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90章 诡异心算(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好利落,果然是大玩家!”雷蒙闻言开怀大笑,朝着嘉林赌场内外望了眼后,缓声道:“希望林老板你不要让我失望,不然的话,这座赌场恐怕就要换个主人了!”

“我林某人是有名的铁公鸡,想从我手里弄走东西,那要比杀了我还难受,恐怕你打错主意了。”对雷蒙的激将法,林白视若无睹,缓缓拈起一张纸牌,淡淡道:“开始吧。”

被人从床第间打扰起来的男人脾气很糟糕,现在表现得如此平静,已经是林白竭力忍耐,不想在嘉林赌场那些客人面前表现得太过火。这雷蒙再三挑拨,林白心中怒火早已是熊熊燃起,他不相信这对兄弟能在自己手里翻起多大的波澜!

大江大浪都过来了,又怎么可能在这条小阴沟里面翻了船!

场内聚拢的那些赌徒此时已经兴奋得不能自已,如果不是赌场内有严禁拍照的规矩在,恐怕不少人会把手机摸出来,将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惊心动魄一幕记录下来。

数以亿计的古玩,还有这一座富丽堂皇的赌场,这样疯狂的彩头,就算是久在赌场盘亘,见惯了大手笔的那些老赌徒,都是咋舌莫名。如今的这场赌局,已经不是意气之争那么简单,而是上升到了一个决定未来澳门赌业格局的地步。

而且这不但关系到未来澳门赌业的格局,相对而言,还代表着贺嘉尔和何鸿焱在澳门的颜面。如果林白这一场败在雷蒙和查理两兄弟手中,输掉的就是他们两人的颜面,而不管是是他之前赢来的银沙赌场,还是葡京赌场,从此都将一蹶不振,跌落万丈深渊。

“有些托大了,虽然对方拿出来的彩头很诱人,但他们既然敢这么明目张胆,肯定也是有备而来,恐怕不好对付!”看着已经落座在赌桌上的三人,何鸿焱摇头叹息道。虽然心中并不想让林白坚持接下赌局,但他也明白,事到如今,已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我相信林白,他不会输的。”听到何鸿焱的话,贺嘉尔缓缓摇头,转头向身旁的宁欢颜扫了眼,温声道:“欢颜姐,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他一直没输过,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也都不会输!”宁欢颜眉眼如画,轻抚高耸的小腹,望着林白的背影,冷艳的面容上闪过一抹脉脉柔情,淡然道。

听着两女的对话,还有其他虽然没有开腔,但显然也和她们抱着一样心思的几名女子。何鸿焱摇头苦笑不已,别的且不说,单就是虏获几女芳心这一点而言,林白就已是人生赢家!

想到此节,他不禁想起了那个尚在港岛,跟随李嘉程正忙着布置港岛五行风水局法的机灵鬼。以那俩人的关系,如果以后出了什么波折,恐怕也够自己那老朋友喝一壶的了!

能够让这么多女人信任,身上更是担负着那么多的责任,这个男人也许真的不会输!望着林白端坐赌桌旁如青竹般的背影,何鸿焱的双眼不禁有些昏花,脑海之中更是不自禁的想起了一句极有名的宋词:‘生子当如孙仲谋’,如今怕是‘生子当如林白’!

从坐到赌桌旁的那一刻开始,林白的双眼就在仔细观察和自己相对而坐的查理。刚才雷蒙对自己百般使用激将法,即便是说出那巨额赌注时,查理都跟闻所未闻一样。只是端坐在座椅上,把玩着手中的纸牌,似乎外界的一切对他都根本起不到任何干扰。

而且单从查理和自己相对而坐,而雷蒙却是站在查理背后这一点儿看来,也不难发现,在这两兄弟里面,真正起主导作用的是这个一言不发,看起来有些痴呆的查理。

目光呆滞如一潭死水,不泛分毫波澜;神情凝固如一尊雕塑,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这年轻人表现出来的一切,似乎都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傻子。而且即便是林白以面相之法,揣度此人,也是得出了五舛六难的结论,乃是五行无力,先天不足的痴傻之人。

虽然面相得出的结果如此,但林白并不认同自己的结论。首先,面相只是决定一个人命理的一部分,生辰、祖荫起到的作用更甚;其次,如果真是一个痴呆之人,又如何能够在赌桌上玩得这样得心应手,让拉斯维加斯的大小赌场把他列入黑名单。

“我很喜欢你,你和我应该是一样的人……”就在林白打量查理的时候,这个看起来无比痴呆的年轻人脸上露出一抹异常灿烂的笑容,但即便是笑起来的时候,也难以掩饰他脸上透露出来的傻气,而且看着那表情,林白总觉得有点儿像野兽找到同类,叫他心里不舒服。

“世上没有一样的花,也不会有一样的人。”林白礼貌性的冲查理一笑,然后转头朝高亮扫了眼后,对那两兄弟道:“就由高哥来担当我们此次赌局的荷官,你们有没有意见?”

“小赌神在澳门鼎鼎大名,能够屈尊当我们的荷官,那自然是我们的荣幸,而且我也相信以高先生的身份,绝对不会做出什么针对我们的事情。”雷蒙闻言一笑,不动声色道。

林白似笑非笑的点了点头,对雷蒙的话不置一词,但一旁的高亮脸上却是露出不屑之色,冷声道:“一个真正的赌徒该有的品行,我不会拿自己的品行在赌桌上开玩笑!”

话说完之后,高亮没再多说任何话,抬起胳膊将袖管捋起,然后从一旁抽出一幅扑克牌,撕开塑封之后,将大小王从牌中取出后,将牌分为两沓,向着双方面前一晃,便开始洗牌。高亮洗牌的速度很快,一张张牌面恍如花丛纷飞的蝴蝶般,叫人觉得眼花缭乱。

“这么多年,小高手上的本事还是没有落下。这一手快洗出来,就算是那对兄弟真的长了火眼金睛,恐怕也记不住牌面的内容。”盯着高亮的双手看了一会儿后,何鸿焱只觉得有些眼晕目眩,不禁微微慨叹。他明白,这其实也是高亮在帮林白的手段之一。

林白此时也在注意着高亮手上的动作,但看着纷飞的牌面,只觉得眼花缭乱,叫他有些晕眩,便缓缓摇头,收回目光,向着桌对面的查理望去。只见这个原本看起来无比痴傻之人,此时眼中竟然露出完全不像他的激动神采,而且双手更是微微颤抖,在那拨动不停。

难不成这小子真的有什么邪门的手段,可以看透牌面?!看着查理的动作,林白心里边不禁有些开始泛起了嘀咕。他十来岁的时候,正是港产赌片大行其道的时候,即便人在茅山,他也没少看,那些神乎其神的赌术手段,即便是到了今日亲自接触这个产业,仍然心存敬畏。

而且在某些赌片里面,就有那种高手,可以在荷官洗牌的时候,凭借极为高超的目力强行记住牌面的位置,然后通过匪夷所思的心算技巧,揣测双方底牌。如果对面这看起来傻乎乎的查理,真的有那种本事,恐怕今天这场赌局真就有些悬了。

但林白焉能不知,那些只是电影人用的夸张手法而已,如何做得真!这两兄弟,恐怕还有其他门道!想到此节,林白法力运转,开启法眼,向着查理望去。但这一眼望去,却是看到查理身上气息浑浊,和寻常人一般无二,根本没有任何术法波动的迹象。

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知道就算再看也看不出什么门道,林白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神后,双手缓缓垂到桌下,在桌布的遮掩下,缓缓掐动,运转体内法力,开始和嘉林赌场的九星银河水局产生呼应,调集汇聚的海量气运催旺自己的运气。

但不知为何,在调动气运之时,林白总觉得似乎坐在自己对面的查理眼中的光彩愈发炽热,那种同类相见的惺惺相惜之感愈发深重;而雷蒙嘴角更是翘起一抹玩味的笑容。

就在此时,高亮已经开始发牌!先给双方发了一张暗牌之后,紧接着发出明牌。九星银河水局的好运气似乎已经开始眷顾林白,他拿到手中的明牌是一张红桃A,而查理面前放着的则是一张黑桃8,林白摆出的明牌牌面最大,由他决定是否加注!

小心驶得万年船,林白缓缓抬手,翻看了纸牌的边角后,心中不禁泛起一丝喜意,他拿到手的底牌竟然也是一张A,看起来运气已经开始显现作用,继续下去,最起码能捉三张。

“跟注。”林白随手拈起几枚筹码,向着桌面上一放,不动声色道。

“查理先生,林老板下注三十万,请问您是否跟下去?”高亮面上没有任何表情,手紧紧捏着纸牌,不让露出分毫边角,然后向查理沉声问道。这便是梭哈的规矩,林白加注之后,必须由查理跟注,这局牌才能继续,否则他就要继续拆牌,重新洗牌。

查理没有吭声,朝着林白看了眼后,缓缓将手中的纸牌推到了桌中央,示意弃牌。

“查理先生弃牌,本局结束!”高亮伸手以木尺将赌桌上的底注划到林白身旁,道。

听到高亮的声音,再看看赌桌上查理还没掀开的牌面,场内那些围观的赌徒中间不禁传出一阵低低的叹息声,似乎他们觉得查理如此之早弃牌着实不智。

但林白的眉头却是微微皱起,有些狐疑的向着查理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