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92章 诡异心算(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跟注!”沉思良久之后,林白缓缓睁眼,直视查理的双眼,推出筹码缓声道。

如今这样的局面之下,如果不跟注选择弃牌,就要丢掉先前押上的筹码,也算是一个不小的损失!所以林白和这两兄弟玩一把大的,他不相信,对方真能吃定自己!

话一出口,场内顿时便掀起一阵小小的波澜。既然林白选择跟注,那这一把赌桌上总赌注就要达到五百三十万。虽说这样的数额在日进斗金的嘉林赌场并算不上什么,但所有人更清楚的是,这一把下来,任何一方下来,手中握着的筹码就要损耗过半。

需知道,这两人手上的筹码,代表着的可是价值数以亿计的资产。而这一局胜负决出之后,不管是哪一方在输掉半数筹码后海想获得胜利,都得有力挽狂澜的本事才行!

“你输了!”雷蒙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缓缓翻开底牌,淡然道:“黑桃9,同花大顺!”

9、10、J、Q、K,同花大顺!场内原本压抑的气氛此时此刻,彻底爆发开来,无一处不是嗡嗡的响声,就连赌场的穹顶似乎都要被这喧嚣的气氛给掀个底朝天!他们着实没想到,在一连隐忍了十三把之后,查理和雷蒙两兄弟,竟然弄出了这么大的一出动静!

那些原本觉得赌局沉闷无比的看客,此时都觉得不虚此行,竟然能看到如此精彩的一场赌局!若不是双方这场赌局的彩头实在太大,他们恨不能捋起袖管亲自上阵,搏杀一番。

“一连玩了十四把,我看大家还是稍稍休息一会儿。”就在此时,何老赌王摆摆手,道。

这一把下去,对方直接从林白手中掳走了三百一十五万的筹码,几乎接近总赌注的一半!何老赌王如何还能再坐视下去。运道这种东西,谁也说不好。万一接下来几把,对方运道水涨船高,一鼓作气将林白手里的赌注全部赢走,那该如何收场。

所以何老赌王便喊出了暂停比赛,想要打乱对方的节奏,再给林白一些平复的时间。

“既然何老赌王都开口了,我们两兄弟也没话说,那就休息一刻钟好了。”雷蒙仿若没有看出何鸿焱心中的打算般,倒了杯果汁递给查理后,笑吟吟道:“林老板,你看如何?”

“那就休息一会儿吧。”林白抬手看了看时间,点了点头,然后起身向着何老赌王和贺嘉尔一行人赶去。他知道自己身后站着的这些人,心中此时肯定有许多疑惑。

“这俩兄弟邪门的很,就像是能看透咱们的牌一样。”何老赌王心有余悸的朝大刺刺坐在一旁的查理和雷蒙两兄弟扫了眼,然后疑声道:“林白,你看出他们的手段没有?”

“没有……”林白苦笑摇头,刚才在进行这十四把的时候,对方做出的每个动作,甚至每次眼神的流转,他都悉数收入眼底,但不管他如何揣测,却是都无法看出分毫端倪。

从接触赌牌以来,甚至是出道至今,林白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邪门的事情!如果不是知晓赌场内部如今是水泼不进,林白真就要怀疑,到底是不是有内鬼在折腾。

“慢慢玩下去,肯定能看出来他们到底是在玩什么花样。”贺嘉尔和宁欢颜温婉一笑,轻轻握住林白的手,温声道:“不就是个破赌场,大不了咱们不要它就是了。”

听得二女的话,林白微笑摇头,没有做声。赌场乃是华夏高层做出的决定,不但是对几女和林白的一次考验,也是高层下得一招险棋,牵扯极大;而且这赌场更是耗费了林白的无数心血,林白实在不愿自己辛辛苦苦收拾出来的赌场,就这么落入他人手中。

一刻钟的时间过得很快,在高亮的主导下,赌局重新开始。

经过这片刻的休息之后,场上的局势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甚至逐渐又回到了刚才那十三局时候的情况。查理和雷蒙两兄弟还是连底牌都不带看的,明牌一发出,就马上弃牌。

而林白也是老样子,每一把都从不弃牌,直接扔出赌注。只是他第十四局的时候,输得实在是太多了一些,虽然对方屡屡弃牌,但是他的筹码并没有增加多少,只剩下六百万左右。

之前的第十四局输得那么惨,林白竟然还能保持如何平静的心态,而贺嘉尔也是和周围几女有说有笑。这一家子的此种风度,着实叫周围观望的那些赌徒心中暗暗赞许不止。能够这样荣辱不存于心、八风不动,怨不得能在暗流汹涌的澳门生生踩下一脚。

面上虽然神情不动,但林白心中却是已经开始泛起了嘀咕。九星银河水局凝聚的气运,经过这段时间的损耗,能够被他抽调的已然在不断减少,恐怕要不了多久,好运就会消散一空。这一点儿,从林白手上拿着的牌面在不断减小这点儿,便能看得出来。

自己的运气在不断降低,但对方的手段却还是没有揣摩清楚,这种情况很危险。林白知道,自己必须加快速度,在九星银河水局的气运还没消散之前,看透对方的情况,和对方来上一场生死较量,才能保证此局不输,否则得话,真要跌入不得翻身的境遇。

话虽如此,但眼下的情况,着实叫林白心里边泛起了嘀咕!也不知道这查理和雷蒙兄弟到底用得是什么诡异的法子,饶自己慧眼如炬,却也根本看不清分毫端倪。

时间一点一点的消耗过去,赌桌上的气氛变得沉闷无比。但所有人的心,此时却都是提到了嗓子眼,一场赌局有规定的时限,如今双方只剩下十分钟的时间。也就是说,双方至多再比拼两局之后,不管他们乐意不乐意,都要进入最后的搏杀阶段。

到了此时此刻,即便是林白,额头上也开始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但坐在他对面的查理,却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时间的流逝般,仍旧漫不经心的弃牌不止。

看着两人在赌桌上的搏杀,身为荷官的高亮,此时内心也是一片焦灼。俗话说得好,人以国士待我,我便当以国士报之!从他加入嘉林赌场开始,贺嘉尔对他那真是没二话说,单单是刚才宁欢颜朱唇微启,许诺给他寻常赌场赌术总监无比艳羡的额度,就足够他感恩戴德。

他知道这种赌局,根本不会给自己耍花样的机会,而他唯一能够做得,就是努力在洗牌的时候,手速变得快一些,快到让对方根本无法捕捉牌面上数字。但让他心寒的是,即便是刚才他已经竭尽所能,对方好像还是能清清楚楚的把握牌面,这让他感到无比无力。

他不明白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这传说中的‘心算’,真的如此神异?!

虽然心中波澜起伏,但高亮知道留给林白的时间已经不多,在赌局结束之后,便竭尽所能的以最快速度洗牌,薄薄的纸牌在他手中,宛如一只只穿梭的蝴蝶,扑朔迷离,无法把握。

难不成这次真要在阴沟里翻船,眼睁睁的看着嘉林赌场被人赢走,而对方带来的那些国宝,也要重新蒙尘?!望着高亮手上纷飞的纸牌,林白的精神微微有些恍惚。

而后他不自禁的向着查理望去,他实在想不通,眼前这家伙究竟是有什么门道,竟然能够在自己面前神不知鬼不觉的将牌面的情况把握得如此透彻。

面容依旧呆滞,双眼中仍旧是热切的光芒,双手也如抽风般在桌面上微微颤抖。盯着眼前痴痴傻傻的查理,林白心中愈发恍惚,如果不是从对方身上感受不到任何术法波动气息,他说不得真要以为对方是一个不世出的奇门高手,所以才会如何诡异。

许是感受到林白的目光,查理呆滞的面容上突然漾起一抹微笑,笑容如他的面孔一样痴痴傻傻,而且即便是抬头的时候,他的双手也还是如鸡爪疯般,动个不停。

难不成是这手上的动作有古怪?!看着对方的动作,林白心里不禁生出了一个恍如天方夜谭般的想法,但盯着他双手看了半晌后,林白却是无语的得出了一个结论:对方手上的动作毫无章法,根本没有任何奇门高手所用的动作,也跟术法扯不上任何关系。

邪了门了!朝查理扫了一眼后,林白有些无语的转头向着高亮望去。但这一眼望去,林白心中却是微微一动,不知为何,他总觉得高亮双手的动作似乎有些眼熟,却又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在哪里见过。思前想后之下,林白微微转头,余光却是不自禁的瞥到了查理。

那痴痴傻傻的笑容,那恍如抽风般的双手,一切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不对!就在林白想要将目光移开,继续思忖之时,心中却是猛然咯噔一声,差点儿就要惊呼出声!但他知道,现在自己不该表现出这种情绪,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后,双眸不动声色的缓缓从查理的双手转移到了高亮正在不断洗牌的手势上。

纸牌在空中划出的痕迹,在林白目光的注视下缓缓变得飘渺不定,只剩下高亮双手洗牌时候在空中划过的一道道轨迹;而查理双手杂乱无章的动作,也渐渐化为一道道轨迹。

但让林白诧异的是,就是这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似乎两者根本没有任何牵连的动作。他们划出来的轨迹,竟然一个模子刻出来得般如出一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