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02章 找死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6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砰!”

这一声沉闷的枪响,迅速在夜色之中蔓延开来。而跟随着枪响,一名稍微靠后的工人,胸口骤然迸溅出一团血花,身子在巨大的冲击力下踉踉跄跄朝后退去,而后摔倒在地。

枪声响彻,那些原本正朝着匪徒追击的工人们面色大变,丢下手里拎着的头、铁锹这类工具,双手颤抖着,连头都不敢回就疾步向工棚就冲了回去!

枪!这是和刀剑棍棒完全不同的东西,杀伤力更是不可容日而语,尤其是那沉闷的响声,更是叫人胆寒欲裂!许多曾经上过战场的老兵,战后回到故乡,即便是逢年过年,都不允许家人燃放鞭炮,原因很简单,鞭炮燃放时发出的声音,会让他们回忆起战场上的那些枪炮声。

枪械对人的威胁,远远要比刀剑来得更为恐怖。这些工人刚才见林白下手利落,占据上风,这才热血上头,如今被枪声这么一逼,如何还敢在场内留恋半分。

即便是林白,此时神情都有些呆滞!他不是畏惧枪声,舞刀弄枪的事情,他见得多了,而且他自己也不是没有从那些围剿他的雇佣兵手中抢过冲锋枪。他只是没有想到,这些匪徒手中居然有枪,竟然有胆量开枪,而且是对着李嘉程开枪。

砰!还没等林白反应过来,又一声沉闷的枪声响起!紧随着这声枪响,悚然之下站在原地的李嘉程轰然倒地,只是几个喘息,胸口溢出的鲜血就糊满了他的衣衫!

“他妈的,你以为你他妈很能打么?!你当老子手里的枪是吃素的!”与此同时,大门口黑影处,领头的那名匪徒咔哒一声退出来复枪中的废弃的子弹,猛然抬起枪口对准林白,口中厉声骂道:“小王八蛋,老子非把你崩成个马蜂窝不可!”

“找死!”转头望着地上已经被鲜血覆盖了面庞的李嘉程,林白心中怒火暴涨,杀心陡起。来复枪的威力要远远超过寻常的枪械,一枪下去,子弹便能轻松贯穿胸口!如果李嘉程出了什么事儿,自己该如何跟李秋水交待!

要知道李嘉程之所以大半夜赶来飞鹅山,还不是为了布置五行风水局的事情!如果不是因为这事,他又怎么会身犯险境,又怎么会惹上这样的祸事!而且事情如今还是当着自己的面发生!与其说以后他无法面对李秋水,倒不如说是他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

不杀不足以泄愤!林白脑海中如今只剩下一个念头,就算是上穷碧落下黄泉,也要将身前这名领头的匪首碎尸万段,不然的话,以后他更是无法获得心神的解脱!

听得林白的话,那匪首只觉得浑身一片冰寒,而且不知为何,他觉得顺着身前这个瘦弱年轻人的身上,更是有无边的血煞气息出现,即便是过惯了刀口上舔血日子的他,也觉得自己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就如同是一只小蚂蚁一样弱小。

“我找死,我看你他妈找死!”虽然心中惊惧,但手中冰冷的枪身却是让这匪首的胆气壮了许多,冷笑着抬起枪口对准林白,口中怒骂一声,便扣下了扳机。

但扳机刚刚扣下,他却是惊愕莫名的张大了嘴,浑身颤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消失了!那个活蹦乱跳的年轻人竟然眼睁睁的从自己眼前消失了!那匪首有些不可置信的抬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但此时眼前那里还有林白的身影,他就像是一个神出鬼没的魂魄般,跟随着夜风迅速消散于无形,叫人根本找不到他的影踪所在!

“小王八蛋,有种的给我滚出来!”这诡异的现象,叫匪首心中胆寒莫名,紧紧握着手中的来复枪,朝着四下轰击不断,子弹犹如暴雨一般,向着周遭倾泻而出!

但不管他如何轰击,却是根本找不到林白的半点儿影踪,就好像是他从这片天地间消失了一样。饶是这匪首过惯了刀口上舔血的生活,胆魄要比寻常人大许多,但如今也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像是坠进了冰窖里面一样,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森寒!

那小子他妈的不会不是人吧?!想着林白匪夷所思的非人身手,举手投足之间就将自己带来的人放倒了七七八八,如今又如幽灵般彻底消散不见。这名匪首心里不自禁的泛起了嘀咕,双眼圆睁,朝着四下逡巡,嘴里更是怒骂着给自己壮胆,“小王八蛋,给我滚出来!“

但不管他如何怒骂,四周仍是死一般的寂静。就在他一梭子子弹打完之后,准备更换弹夹的时候,小腿处却是陡然传来一阵冰冷的感觉。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低头一望,却是发现自己的小腿此时竟然断落在地,血肉骨茬森然,显然是被人以猛力扯断的!

“滚出来,王八蛋,你他妈给我滚出来!“那匪首只觉得小腿处传来的疼痛钻心袭来,脑袋更是一阵阵的发晕,但这却是更激发了他心中的怒火,重又扣动扳机,朝四下轰个不停。

一时间场内尘土飞扬,弹片纷飞。但不管他怎样轰击,场内却是又恢复到了死一般的静谧,任凭他怎样张望,就连半个鬼影子都看不到。

又是一梭子弹打完,还没等他来得及换子弹,那股熟悉的冰冷感却是重又出现,他的身子更是毫无征兆的朝着地面跌落,仅剩的另一条小腿竟然也被生生从关节处扯下!

周围死一般的寂静,但自己的双腿却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扯断。在钻心的疼痛之下,那名匪首的精神已经变得近乎癫狂,口中嘶吼不止。

“你到底是什么人,是谁派你们过来的!“没有任何喘息的时间,那匪首只觉得脖子处陡然一紧,而后耳畔出现了林白那极其熟悉,但冰冷刺骨的声音。

杀人不过头点地,以林白的手段,刚才以天地元气隐匿身形的时间,就算是杀这名匪首一百次也够了!但他不想便宜这个开枪将李嘉程陷入生死未卜境地的王八蛋,所以他选择隐藏在匪首的身边,慢慢来折磨此人,让他在未知的恐惧之中死去!

恐惧,有时候要远远比死亡痛苦!而用恐惧来对付眼前此人,虽然残暴,却再合适不过。

“老子是来杀你们的人!“这匪首怎么都没有想到,林白竟然会毫无征兆的出现在自己身后,他不敢相信,这个面容清峻的年轻人,怎么会凭空消失,又赤手空拳的将持着来复枪的自己双腿折断,但即便是这性命攸关的关头,这匪首却还是不愿说出背后之人。

从今天带着人来工地开始,他就没想过自己还能活着回去!而且他明白,如果自己现在透露只言片语给林白,等待自己的,将会是比死亡还要残酷百倍的折磨!

“不说?好,我成全你!“望着匪首的双眼,林白他知道不管自己用什么手段,都无法从这匪首口中掏出来半点儿讯息,目光森寒,林白双手缓缓朝下一划,口中不带半点儿感情色彩,淡淡道:”到了九泉之下,替我给让你们来的人带句话!这笔账,我慢慢跟他算!“

匪首闻言,嘴角抽动,想要再怒骂几声,但话还没出口,却觉得自己胸腹处一阵轻松清凉之感,就像是有夜风直接吹进了自己的身体一般,整个身躯都变得清爽了许多。

低头望去,这匪首却是惊愕发现,随着林白手指的滑动,他胸口到小腹的肌肤,竟然如废纸般应声而裂,哗啦一声后,身前陡然多了一团黑红紫绿交加的东西。

半晌之后,这匪首才反应过来,为何自己会感觉夜风能直接吹进身体,而那一团花花绿绿的东西又是什么,那些杂乱无章铺在地上的,都是他的脏腑!

开膛破肚!自己这一辈子,怎么落了个和畜牲一样的下场?!望着那花花绿绿的脏腑,匪首心中没来由的生出一个疑惑,但随着夜风的吹拂,他的双眼却是渐渐变得无神,而脏腑朝外散发出的袅袅热气,更是随风消散,最终归于冰冷一团!

“吴老,李老爷子的情况怎么样?“松开紧握着这匪首尸骸的双手,林白疾步朝着李嘉程冲了过去,望着他已经浸满鲜血的身体,心中冰冷一片,沉声道。

刚才林白所做的种种,吴清风尽数收入眼底,他着实没想到林白竟然会有如此杀伐暴戾的一面,但看到李嘉程的模样,便觉得那匪首就算是碎尸万段都不足以泄愤,也只有开膛破肚才能稍稍解些怨气:“心脉还有跳动,但失血过多,怕是危险了。“

听得此话,林白没有任何犹豫,目光如电扫过李嘉程的身躯,双手并成剑诀,朝着李嘉程胸腹间的穴道便点了下去。而后更是眉头都不带眨的,直接划破手腕,而后催动印诀,从体内调出本命精血,朝着李嘉程口中便灌了下去。

望着林白的动作,吴清风和呼延尘沉默以对。相师本命精血何等珍贵,林白竟然以精血来弥补李嘉程损耗的精气,足见他对李嘉程的重视,还有对李秋水的一片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