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03章 袭警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68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林先生,昨天晚上在飞鹅山到底是发生了什么?那名被开膛破肚的匪徒是不是被你杀的?”望着座椅上不动如山的那个年轻人,陈警督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发憷,眼角更是跳个不停,仿佛眼前坐着的不是面容清秀的林白,而是一个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魔。

飞鹅山昨夜发生的暴力事件,可说是港岛自回归以来最大的恶性斗殴事件,按照工地那些工人的描述,参与斗殴的小混混人数超过三十人;而按照警方从现场勘查得出的结果,场地那里二十余人重伤,李嘉程中枪之后失血过多昏迷不醒,而场内更是有两人死亡。

飞鹅山本就是港岛的偏远地区,为了维护生态环境,交通并不方便。更不用说,事情是发生在午夜,等到警方赶到的时候,工地那里已经只剩下残局来让他们收拾。

但就是这残局,却已经叫那些赶到现场的警察们心魂失守,从心底生出萌生出一阵阵的寒意。地上到处都是断掉的残肢,胳膊、腿不一而足。不管是这些被卸掉胳膊,还是卸掉腿的,按照法医的判断,都是一击即中,而且按照伤痕来看,似乎是什么东西以巨力撕扯导致。

而最让人胆寒的,不是那个被子弹击中之后,鲜血模糊了身躯的工人,而是另一具已经没有任何血色的尸体!那尸体的小腿杂乱的断折在一旁的地面,而顺着他的胸腹位置,则是有一道道长长的伤疤,恍如利刃划过,一直延伸到小腹,就连身上的衣衫都完全破开!

顺着尸骸胸腹间的那道长长伤疤,散发着一股子恶臭的脏腑从其中流出,花花绿绿的一大团滩在地上,更是有无数苍蝇闹嗡嗡的趴在上面,叫人见之闻之就想呕吐。

按照回来的一些警察说,当时跟随出警的一名小女警,在看到地上的场面后,直接昏倒在地。即便是经历过港岛在英治下那段混乱时期的陈警督,在赶到现场的时候,也是转身抱着工地外围的一棵大树,把胃里的隔夜饭都给吐了出来。

而最让陈警督无法理解的是,当警察们赶到现场的时候,根本没有见到那些断肢的主人。虽然派出了大量的警力在港岛各大医院搜寻,但都是一无所获,但那些前往工地滋事的小混混却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叫他们连半分有用的讯息都找不到。

而唯一的线索,就是仍旧在原地待着,好像对周围那些血腥味恍如不觉,早就做好准备,好整以暇等待着他们的林白。但可惜的是,不管他们这些警察如何引导林白,也都无法从他嘴里套出半句有用的讯息。这小子就像是铁了心一样,要把昨晚上的事情给瞒下来。

“陈警督你不去捉那些逃逸的匪徒,反倒是向我要他们动手的动机,难道你认为我和他们是一伙的么?”林白面无表情,微眯双眼,朝着逼仄的审讯室看了眼后,淡淡道:“至于人是不是我杀的,陈警督你有证据么?如果没有证据,我是不是可以把这当做对我的诽谤?”

听着林白的话,陈警督面色难看至极,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诚如林白所言,他们没有证据,赶到飞鹅山的那些警察几乎挖地三尺,都没有找到任何能证明是林白动手的证据。而且按照法医所说,地上那些残肢,和那名开膛破肚之人的状况,不像是人,而像是猛兽所为。

可偌大一个港岛,经过这么多年的开发,除却动物园外,哪他妈有什么劳什子猛兽!

而如今唯一留在现场,而且身上沾染了不少血迹的林白,显然就是做出这些事情的最大嫌疑人。可就算有这些血迹又能证明什么,眼前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又不是什么猛兽。若是牵强附会,把工地上发生的那些事情扣到林白头上,万一传出去,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是如果不从这小子嘴里掏出来一些消息,自己又该怎么去给外界交待。飞鹅山发生暴力事件,伤亡惨重的事情早已传了出去,而且如今李嘉程还生死未卜。虽然没有走出警局大门,但陈警督也能想象得到,警局的大门,定然已被无孔不入的记者堵得严丝合缝。

看着身前那面上带着微微笑意,对衣衫上血痕浑然不在意的年轻人,陈警督知道,对方这是吃定了自己没有证据这一条,但就算心知肚明,他也只能无可奈何。

当时枪声四起,工地内的工人都钻进工棚里面,连头都不敢露一下,根本没有人看到林白是怎样动的手。而且早在进入工地之前,料想到会有一场鏖战的林白,就用手帕缠手,根本不可能留下指纹。一切种种,林白都经营的天衣无缝,就算这些警察本事再大,又能怎样!

那些小混混在自己出手之后,惊惧之下已经搀着受伤的同伙,坐着那辆依维柯冲下了山。

没有苦主,昨夜种种,自然死无对证。而且林白心知肚明,就算警察捉到那些小混混,恐怕也还是件无头案。自己以命相逼那名匪首,他都不肯松口,这就说明躲在幕后策划此事的人,已经用了什么阴狠手段,给他们下了封口令!

不过林白清楚,昨夜的事情定然会在港岛引发巨大反响,如果没人撑起事情,这些警察肯定不会对李嘉程善罢甘休。李老爷子如今性命垂危,哪里能经受得起什么折腾,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选择留在工地,等待警察的询问,让吴清风和呼延尘先把李嘉程送到医院治疗。

“陈警督,这小子既然不肯开口,不如交给我来审讯好了。”就在陈警督和林白两人相对无言之时,陈警督身后站着的一名满脸横肉的警察转身将审讯室大门关上,然后皮笑肉不笑的向着林白望了眼,搓了搓手,冷声道:“小子,你嘴挺硬啊?”

这是问询不成,想要严刑逼供了!望着那满脸横肉的警察,林白依旧面无表情。

“你最好现在就把事情说清楚……”陈警督朝林白望了眼,见林白没有任何动静之后,轻叹一声,缓缓起身朝门外走去,道:“老费,你先替我审审,熬了一晚上,我出去透透气!”

老费的心狠手辣,早在警局里面出了名,只要经过他手的犯人,哪怕是铁打的汉子,最后也得乖乖松口,他不相信林白能熬过这皮肉之苦。而且这老费不但手黑,心更黑,动手的时候,更是不会在犯人身上留下任何查验出来的伤痕,更是能免除后顾之忧。

老费的年限如今也是到了一个坎,想要再上一步,就得看他自己的造化。现在他想要对这小子动手拷问,应该也有借着这桩大案,给上进的路添点儿助力。

而且虽然当日李秋水出事的时候,他见林白和李家的人走得极近。但在他看来,两者之间应该不会有太深的交集,否则自己在港岛这么多年,也不可能没听说过什么传闻。

李嘉程如今生死未卜,李家的人现在肯定也都堵在医院,应该也不会为了这小子花什么力气!按着老费的路子来,等到那些人想起这小子的时候,自己也能从他嘴里掏出些东西。

不过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想目睹这些事情,以免日后出了什么事情,牵扯到自己身上。

“就交给我吧!”那名叫做老费的警察闻言冷厉一笑,拳头更是捏的嘎嘣作响,望着被手铐铐在椅子上的林白,嘿然道:“小子,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你的嘴硬,还是我的拳头硬!”

“难道你想严刑逼供?现在是法治社会,难道你身为警察,连法纪都不懂么?再者说了,我只是你们请回来协助调查的,没有证据,我别说是犯人,就连嫌疑人都算不上,你这么做,就不怕给自己惹麻烦?”林白闻言淡淡一笑,漫不经心的朝着老费扫了一眼。

被林白这眼一扫,纵然是心黑如老费,此时心里边都有着那么股子毛骨悚然的感觉,好像此时此刻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人,而是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

“小子,既然你不想说,那就老老实实吃些苦头吧!”虽然心中有些畏惧,但在他看来,如今林白被铐在椅子上,哪怕这小子是头猛虎,也没办法露出爪牙,伸手捋起袖管后,冷笑一声,“费爷爷我别的本事没有,可要是论起折腾人,那可是说个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正说着话,老费脸上的笑容猛然收起,眼中狠戾光芒毕露,猛然一拳朝着林白的肚子就捶了下去!这老王八蛋手黑之名,果然是一点儿没有虚传!这一拳正是刁钻无比的捶到了林白的小肚子上面,拳力震荡脏腑,但却不会在身体表面出现任何淤青或者血痕之类的痕迹。

“你会后悔的……”一拳下去,林白恍若未觉,双眸森然盯着老费,淡然道。

“没想到你小子竟然还是个硬茬,既然你不想说,那费爷我就再给你换个手段尝尝!”老费见一拳下去,林白没有半点儿反应,脸上横肉微微抽动,猛然挥拳,朝林白后心捶去。

这一手可说是老费的得意之作,后心受到重捶,直接牵动心脏,而且剧烈的疼痛更是会使人连呼吸都变得无比艰难,每一口喘息,都会带着刺骨的疼痛。想当初,就有无数嘴硬的嫌疑人,在老费的这一手下面,老老实实的将做过的事情吐了出来!

在他看来,自己这一拳只要捶到林白身上,他也会像往昔那些嫌犯一样,把知道的事情一字不漏的讲出来!但可惜的是,他太低估林白了,也不清楚林白是什么样的人!

拳风还没碰到林白的后心,林白脚下已经微微用力,人连着椅子来了个后空翻,而后手腕更是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抄起身下的椅子,朝着老费脑门就砸了下去。

砰然一声,鲜血四溅,老费那魁梧如狗熊的身躯,摇摇晃晃几下后,轰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