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15章 病危通知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这老家伙的花花肠子都被咱们看透了,现在竟然还来装死这套,还能瞒的过人么?!”

李嘉程的轰然倒地,不但没将场内那些因为义愤填膺闹事之人的怒火扑灭,反而犹如火山浇油般,将这股邪火点得更旺。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人群里面竟然还多了几个刺龙画虎,染着一头黄毛的小混混,这几人看到李嘉程倒地,疾步冲过去后,大脚就要往下踹!

“谁他妈敢动李老一根寒毛试试!”情势紧急,林白也顾不得去理会刚才感受到的那股寒意是幻觉,还是真实出现过,一个箭步就冲到了那几名小混混面前,大脚飞起,直接把领头的那几个小王八蛋踹得飞出老远,瘫软在地,嘴角冒血。

林白这一脚踹出去,场内刹那间寂静下来。原本想要向着李嘉程围堵过去的众人,畏畏缩缩,再不敢往前多走半步,生怕林白的大脚丫子再踹到他们身上。

“你们还愣在那干什么,没看到人都晕倒了,还不赶紧救人?”双眼怒气冲冲的朝着人群一扫,林白冲人群外围那几名专门接救护车的医护人员扫了眼,厉声吼道。

被林白这一眼扫去,那几名医护人员只觉得像是掉进了冰窖里面,身上汗毛倒竖,后背出了一层白毛汗。生怕惹恼了这小子,等会儿也给他们来一出全武行,急忙推出担架车,七手八脚的便将李嘉程抬到车上,向着医院急诊部便急忙推去。

不过虽然碍于林白虎威,和他们身上的职责,这些人并没有怎么难为李嘉程。可是他们眼中却也是隐隐带有戾色,刚才的一幕幕他们尽收眼底,心中也只以为这些年错看了李嘉程,原来这个老家伙也是个为富不仁的王八蛋,趁着不注意,就把担架车往那不平坦的地方推。

没敢再在这里多耽搁,林白抓起还愣愣站在原地的李秋水,跟在担架车后面就往里走。

正主儿走了,医院门口围聚的那些人闹哄了一会儿后,也纷纷作鸟兽散。

“高明!南宫先生这一招实在是太高明了,这俩弃卒用得是真好!”医院门口外一辆加长林肯内,隔着车窗将医院门口一切尽数看在眼底的孙润一抚掌大笑,冲南宫正一伸大拇指,笑吟吟道:“随手甩给他们张偷渡的船票,就把我心里的这口恶气给出了,真他妈值!”

“可不止是出了恶气这么简单,被这么一闹,而那老家伙又活不过午时三刻,和黄的股价马上就要降下来了,那时就是孙少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南宫正不动声色,微微笑道。

“李嘉程快不行了?那老东西不是装的,是南宫先生你动的手?”孙润一听到这话,先是一愣,然后脸上露出狂喜之色,扭头看着自己的司机,怒骂道:“还他妈愣什么,赶紧把我送回公司,老子后半辈子的荣华富贵,就看这一遭了!”

“孙少你先回去,我这边还有点儿事情要处理。打理股票的事情,您比我清楚。”不等那司机发动油门,南宫正便拦住了他的举动,然后拉开车门,一边朝车下走,一边笑吟吟对孙润一道:“我就提前恭祝孙少您荣华富贵一生享用不尽,从此独霸港岛了!”

想到和黄集团那块大蛋糕,马上就能收入自己囊中,孙润一哪里还有心思再在这里多待一分钟,也懒得理会南宫正要干什么,冲他一拱手,便催促司机驱车回府。

“小王八羔子,等你到九泉之下后,道爷我给你烧一把欧元大钞,你就在地底下安心享受荣华富贵吧!”望着车子渐行渐远,南宫正脸上恭维的笑容尽收,朝着地上猛啐了口唾沫,然后一摇一摆的拐进了医院对门偏僻的胡同里,向着一栋破旧的居民楼里走去。

走进病房之后,李秋水才算长舒了一口气。这小妮子虽然想到肯定会有人拿这次的事情做文章,但是这事情解决起来,应该也算不得有什么难度。而且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就算有些流言蜚语传出去,李家在港岛经营了这么多年,难道还真能被一粒老鼠屎给抹黑了。

不过即便是如此,她心里还是捏了一把汗,刚才如果不是老爷子突然仰头倒地,再加上林白暴起伤人,他们这些人今天还真不好从那里脱身。

“爷爷,咱们到医院里面了,您醒醒……”见李嘉程还躺在担架床上,闭眼不睁,李秋水伸手推了推老人家,笑吟吟道:“我已经打过电话了,等天擦黑,家里就派车来接我们。”

装的,果然是装的!听到这话,那几名推李嘉程进来的医护人员脸上顿时露出不屑之色。

可不管李秋水左推右推,李嘉程却是没有半点儿睁眼的架势,而且一张脸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青紫起来,喉头更是耸动不停,就像是胸口憋着一股气上不来一样。

“爷爷,您别吓我了,赶紧醒醒啊!”此时此刻,李秋水还怎么看不出来老爷子这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而是真的昏了过去,一边握紧老人家的手,一边扭头看着林白,颤声道:“林白,爷爷他老人家这是怎么了?医生,你们快救救他啊!”

不是装的,是真的晕了过去?!眼看李嘉程没有半点儿反应,那些原本在心里腹诽不已的医护人员也不禁着了急,李嘉程这些年大力在港岛做慈善,他们医院也没少跟着李嘉程享受福利,如果老人家真因为他们的耽误出了事儿,那他们以后也就别想在医院待了。

“让一让,让一让!”眼瞅李嘉程呼吸越来越微弱,脸色也越来越难看,那几名医护人员哪里还敢再这么耽搁下去,一个个迈起脚步,飞一般的推着担架车就朝急救室冲去。

看着急救室迅速关上的大门,李秋水茫然无措的拉住林白的手,俏目含泪道:“林白,爷爷这次一定还能像上次那样化险为夷,不会出事的吧?”

“有我在,老人家不会有事儿的!”林白紧握住李秋水的小手,将她拉到一旁的座椅那坐下,然后将她揽在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肩膀,温声安慰道。

虽然嘴上宽慰李秋水,但林白的眉头却是紧紧皱着,眼角余光不停的在急救室门口闪烁的灯光上来回扫动。此时此刻,他也有些吃不准李嘉程身上是发生了什么事儿,是重伤初愈,又遇到围堵,导致急火攻心;还是之前在门口,他感受到的那股气息做的怪?!

但那股气息存在的时间极为短暂,即便是林白,都无法确定,那是幻觉,还是真实存。而且他更清楚的是,医院外面如今闹腾的程度,已经远远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范围。

他和李秋水不同,他不止一次接触过这种黑白颠倒的事情,舆论的力量要比任何人想象得都要恐怖。而且今天这事情发生的如此蹊跷,尤其是那几名突然现身,并且想要对李嘉程下狠手的小混混,都充分证明,这件事情的背后和孙家脱不了干系。

一边安慰李秋水,一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开始浏览各大媒体的网站新闻。

几个网站浏览下来,林白的眉头皱得愈发深重,即便是他都隐隐有些震惊此次事端掀起的风波之大。各大门户网站的新闻头条,无一例外,均是以硕大的红字标注着刚刚发生的事件,新闻标题更是出乎意料的一致:《港岛首富为富不仁,无视公理,欺压弱小》!

在这些新闻里面,不但言辞却却的抨击李嘉程,而且大幅度的引用现场那些人辱骂的言论。不仅如此,更是有数十张发生在门口事件的图片被醒目的放在首页。

陈警督和老费两个人弯腰弓背,跪在李嘉程身前,而他们身后则是乌泱泱的愤怒人潮。

如果不是因为深谙其中的原委,就算是林白自己,在看到这些文字和图片的时候,心里也会暗暗腹诽李嘉程为富不仁,简直嚣张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而且在这些文章里,更是含沙射影的指出,之前李嘉程在飞鹅山所受的枪伤,根本就没有李家人所说的那么严重,一切都是李家在自导自演。而证明他们这一观点最为有利的证据,就是李嘉程仅仅过了两天,就可以从枪伤里康复,红光满面。

看到这里,林白心中怒骂不止,但却也无可奈何。但寻常人哪里能知道,李嘉程是靠着自己无比珍贵的本命精血,才获得了这个如奇迹般的痊愈速度。在那些人眼中,李嘉程能好端端的站在医院门口,已经是十成十的确认了他作伪枪伤,实则报复的可能。

而且最让林白心惊的是,在这些文章里,更是含沙射影的说到了飞鹅山工程的事情。声称是李嘉程破坏港岛风水,引发居民不满,所以才会半夜上山,引发纠纷。

消息已经扩散,就会迅速蔓延开来,众人悠悠之口,除却实打实的证据,再无法堵住!

“李老先生的家属呢?”就在林白思忖要给家里打个电话,让人联络白相先放出自己在警局遭受严刑逼供的视频时,急救室大门突然推开,走出一名穿着白大褂的老教授,沉声道:“病人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我们医院暂时还无法找到病因,请你们做好心理准备!”

病危通知!听到这话,李秋水花容失色,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坠落一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