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19章 巫医(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29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巫存世间之时,法门虽然万千,但传承早已随着岁月断绝。林白不相信此时在李嘉程身上施展出这术法的巫人,能够传承到完美的巫术。

只要是不完美的术法,就一定有破绽存在,眼下最重要的便是找出这破绽是什么!

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那些医生看向自己的诧异眼神,林白缓缓伸手搭在李嘉程手腕的脉门上,双目微眯,脑海中思绪纷飞不断,不断在心中推算此法。

槐,木中有鬼,是为阴!而九男九女未成型婴儿的后天至纯精血,则是阴阳调和,放置入地心至阳火元之处滋润,应该也是要调和槐木之中存着的阴,使其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

而施术的木人达到了阴阳平衡,也就意味着此法几乎达到了一个完美的平衡,依靠外力极难改变术法的运转。

人体是一个阴阳平衡的产物,而这术法也是阴阳平衡的产物,所以李嘉程体内的那两团红云便可以完美的与身躯相契合,如果贸然以外力去改变术法的阴阳,便会在李嘉程身上加上一个同等的作用力,使李嘉程生机损耗的更严重。

而且李嘉程的生机损耗的越严重,紧跟而来的就是他体内的神念变得愈发弱小,那两团红云吞噬他神念的速度就会变得更快。眼下贸然出手,恐怕还没降服他体内的那两团红云,李嘉程的神念就已被吞噬一空,使其彻底被红云所控制。

即便是在这过程中侥幸能制服红云,李嘉程也要变成无知无觉的植物人。

上古之人对这片天地的敬畏之心,远非现代人所能企及。也正是因为这份敬畏之心,他们所能从这片天地内感触到东西,要远远超出于现代人。这也是为何越是到现代社会,越是难以出现如老子那种,可以以寥寥数百言,便将天地运转之本源彻底论述之人。

上古巫术,果然非同一般!望着李嘉程愈发苍白的面色,以及脖颈处越来越慢的起伏,林白一时间心乱如麻,甚至破天荒的有些手足无措之感。

“老师,这小子到底是在看病还是干什么,怎么这么久了一句话都不吭?咱们要不要把这小子推开,不然的话,耽搁了救治李老先生的时间,可就不好了。”之前训斥林白的那医生见林白脸上神情变幻不停,不禁皱着眉头向身边的老教授疑声发问。

“还不着急。”老教授望着林白的侧脸,缓缓摇头,阻止了那医生的动作,道:“小白,你我都很清楚,单凭我们根本找不出李老先生的病因所在,既然刚才他说得这么笃定,那就不妨让他多试一试。就算真出了意外,李家的人也不会把罪责降到我们头上。”

小白医生闻言摇了摇头,但也没没再接腔。他很清楚,刚才自己几乎把所有能够用来检测病人身体的手段用了一个遍,如果真能检测出病因的话,早就检测出来了。

而且他也明白自己老师那句话里的深意是什么,假如林白能救活李嘉程那就最好不过,但如果李嘉程真要命绝于此的话,那他最好还是死在李家自己人手里,而不是死在手术台上。

因为死在林白手里,他们还能有耽误了救治的说法;如果死在手术台上,那所有的责任就都在他们这些人身上,以后也要背上救治不力的罪名。

林白根本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医生心里的想法,他勉力控制着自己错乱的心神,将自己的心态调整为平静温和状态后,重新开始寻找破解这巫术的可能。

不能以外力去碰触李嘉程体内的那两团红云,那就必须找到另外一个可以改变这术法运转的支撑点,因为只有找到了新的支撑点,才能顺利的将这巫术从李嘉诚体内破除。

新的支撑点?!想到此节,林白双眸突然睁开,向着李嘉程的身躯望去。虽然如今红云正在不断吞噬李嘉程的神念,但他的生机并没有因此而减少,而且因为先前他服食了自己的本命精血后,体内生机更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

虽然年纪老迈,但也足够承担起外力产生的副作用。而且不去碰触那两团红云,而是选择改变李嘉程身体这个受体,也会对他体内神念的影响降低到最低限度。

最重要的是,只要改变了李嘉程身躯的阴阳平衡,那这两团红云就无法再与他的身体完美契合,自然而然的会从他体内脱离而出。虽然施展此术,也有一定的危险,但是要比直接去撼动那两团红云的危险要小许多,而且就林白看来,这应该也是眼下最好的方法!

但是要依靠什么来改变李嘉程体内的阴阳平衡,河图洛书内阴煞气息太过精纯,如果直接汇聚入李嘉程体内,怕是会产生更大的副作用,同样也会伤害到他的神念。

而布置阵法来凝聚医院内的阴煞气息,现在也根本不现实,李嘉程体内那两团不断在扩散的红云,也不会给他留出足够他布置这些手段的方法。

所以现在最省事的办法,就是找出一件即含有阴煞气息,又不会太浓郁的物件。直接借助那物件上的阴煞气息,来改变李嘉程身体的阴阳平衡,但要去哪里找这么个物件?

缓缓转头,林白的双眸如火炬般在急救室内逡巡不断,许久之后,他的目光缓缓汇聚到了病床旁放着一些医疗器械托盘上,沉吟少许后,缓缓转头,望着身后的小白医生,道:“你们在这急救室里应该给不少病人做过手术,不知道有没有病人死在你们手术刀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觉得我们这些人医术不精湛,习惯了草菅人命么?”小白医生闻言勃然色变,冲林白怒声训斥道,不过他的眼神在说话时却是有些躲闪,显然诚如林白所说那般,的确是有病人在他们做手术的时候就突然病故。

“有就是有,遮遮掩掩的怕什么,我又不给你们说出去!”林白微微一笑,也不多加解释,伸手从托盘中取出朝外散发着森然寒光的手术刀,向着急救室的西北角走去,一边走,一边道:“借你们的手术刀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