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23章 股灾(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哈尼,好大……”谢芷蕙焉能不知道孙润一心中的想法,小手缓缓揉搓着手心的滚烫火热,唇齿间更是发出微弱的喘息,试图想要用双手替孙润一解决出来。

“既然这么大,那你不好好品尝一下……”孙润一嘴角翘起一抹淫靡的笑容,手向着谢芷蕙胸前柔软滑腻的丰腴轻轻搓动了几下后,缓缓伸手将谢芷蕙的脑袋向下按去。

“外面有那么多人……”谢芷蕙心中一惊,望着身前黑压压的人群,脸上露出一抹娇红,鲜红的小舌不自禁的舔了下嘴角,道:“要不我们去厕所,我再帮哈尼你解决。”

“你以为现在疯狂的他们会有心思看我们这发生了什么吗?”孙润一狞笑一声,手上微微用力,便将谢芷蕙的脑袋摁到了双腿之间,等到那张温润小嘴包裹下身后,脸上笑意愈重!

“小坏蛋……”谢芷蕙很清楚自己在孙润一眼里不过就是个发泄兽欲的玩物,而且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外面的那些股民根本不会关注这边的情况,便伸手一捋秀发,那美妙的臻首开始在孙润一胯间不停扭动,更是含混不清道:“等哈尼你入主和黄,可要好好对待人家。”

“放心吧,等到这边的事情结束,送你几个包包又算得了什么,我给你买栋楼养老!”孙润一被她撩拨得情动如火,再无法坚持心中的欲念,伸手将谢芷蕙从地上拉起,然后疯狂的将她胯间的裙子褪下,腰腹略一用力,便将那根坚挺顶入她已经湿滑如蜜的双股之间。

那充实的感觉,以及孙润一许下的巨大诱惑,还有当着楼下无数人群进行此事的羞意,让谢芷蕙心中酥麻舒爽无比,红唇发出阵阵娇哼,小腰也扭动得愈发卖力。

“成败就在今天,咱们这一天都要待在港交所!只要今天你把我陪好了,别说是一栋楼,就算是两栋,我也能买给你!”楼下喧嚣声震天,耳边娇喘声不绝,孙润一心中也是无比的畅快,双手扶着谢芷蕙的纤腰,腰间不断用力,卖力的冲撞不停。

而随着他的动作,谢芷蕙那娇软弹嫩的雪臀扭摆得也愈发用力,而回应他许诺的,更是一阵阵急促的娇喘和呻吟,春色充斥室内。

“今天过后,李家的一切都是我的!”孙润一脸上癫狂之色愈发明显,而望着楼下的人群,更是没来由的想起当日自己去李家拜会时,见到的李秋水那张俏丽的面颊。

也许等到和黄这边的事情搞定之后,那个当初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下的小妮子,也能变作自己胯下的玩物。想到此节,孙润一冲刺的愈发卖力,双手紧紧捏着谢芷蕙的纤腰,喉间发出一阵阵犹如落水之人将要窒息般的低吼声,身子更是剧烈颤抖起来。

谢芷蕙哪里知道孙润一心中的想法,她的心思如今都只在孙润一对自己的许诺上。感觉到孙润一快要不行,急忙用力夹紧身体内的火热,小嘴发出一阵阵如小猫般的呜咽声。使得孙润一的火热在他体内就像是被蠕动的小嘴裹住般,不停的吸吮……

“你在想什么呢,怎么突然这么用力……”媚笑一声后,谢芷蕙一边缓缓伏下臻首,以嫣红的小舌替孙润一清理着胯间的秽物,一边有些疑惑道。

“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罢了。”在谢芷蕙周到的服务下,孙润一胯间迅速又变得坚硬无比,朝着那臻首看了眼后,微微闭上双眼,缓缓道:“再好好伺候我一次……”

话音落下,小腹下便开始传来阵阵如触电般的悸动之感,孙润一喉头不由自主的发出一阵志得意满的喘息,与此同时,他脑海中更是开始在那揣测。此时此刻,李家的那个美艳千金,李秋水现在是在做什么,是在医院里面,还是为和黄如今的情况而手忙脚乱。

“从大盘的情况来看,现在应该是有人在努力做空和黄!”和黄集团大楼的会议室内,烟云缭绕,一众陪伴李嘉程打下这偌大江山的老人们悉数汇聚此间,他们的双眼紧紧盯着会议室中间转移上的那个纤细身影,异口同声道:“秋水,现在咱们该怎么办?”

李秋水沉默无声,双眼无神的望着身前投影屏上显示出的港岛大盘走势。虽说她在国外也学过一些金融知识,而且又经过李嘉程和李开泽的耳濡目染,看懂大盘的走势并不难。但如今她的心思全都在医院的病房内,担忧着林白是否能将自家老爷子从生死线上拉回。

“老李也是的,在这节骨眼上把开泽给赶出国,现在连个拿主意的人都没有!”见李秋水沉默以对,坐在李秋水身边的一名老人狠狠的将雪茄摁熄在烟灰缸,面上露出不悦之色道:“我早跟老李说了,不要搞那什么工程的浑水,现在可好,把整个和黄都给拉了进去!现在闹到这地步,咱们还能怎么办,我看不如把手里的股票抛了,还能留点晚年的花销!”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喧嚣声一片,会议室内那些和黄元老看向李秋水的目光顿时变得不善起来。虽然从事情发生到现在没过去多久,但在媒体疯狂的报道下,最近发生的那些事情就是相瞒都瞒不住他们。在这些看来,和黄走到这一步,林白就是罪魁祸首。

如果不是林白在那蛊惑李嘉程,他怎么会在飞鹅山被枪击,又怎么会缠上这种官非;而且如果不是因为林白和李秋水的事情,李嘉程又怎么会把李开泽从港岛赶走,导致如今的和黄连个李家的主事之人都没有,只留下这个惊慌失措的小妮子坐镇。

“胡闹,和黄是老李和咱们这些人的心血,怎么能说抛弃就抛弃!你姓许的难道就差这点儿养老的钱不成?”没过多久,一个老人颤颤巍巍站起身来,向着许姓中年人斥责了一句后,转头望向李秋水,沉声道:“小妮子,叔伯长辈们都在这里,你说吧,咱们到底怎么办?”

这老人的话虽然看似在斥责许姓中年人,但实际上又何尝不是在向李秋水施压。而且言下之意更是昭然若揭,如果李秋水再不做出决断,他们就要不管李家做出自己的选择。

听着场内闹哄哄的话,闻着刺鼻的烟味,李秋水只觉得头大如斗,心如乱麻。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孤立无援过。望着场内那些看似关切,实际上却是在观望的面颊,再想到医院内生死垂危的爷爷,她突然想大哭一场,不去理会这些事情。

穷有穷的过法,富有富的过法,她就不信没了这份家业,李家的人就要死绝!

但她更清楚的是,现在不是她使这小性子的时候。虽然没了这份家业,李家的人还能活下去,但必定要在千夫所指之下苟活;而李嘉程即便能被林白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恐怕也无法承受他亲手创立下来的公司,被人越俎代庖的结果。

而且当她从医院离开的时候,林白言语间更是表现出对她的绝对信赖,相信她能够完美的解决这次危机。如果她选择放弃,即便林白不会说什么,但以后又怎么会对她还有信心。

所以现在她必须坚强,必须把到了眼角的泪水和咬碎的牙齿吞进肚子,必须做出决断,将那些人对和黄集团的图谋斩断,使自己不辜负李嘉程和林白的信任。

“和黄集团是我爷爷和各位叔伯长辈的心血,不管是谁,都不能把这份心血化为乌有!”沉默良久之后,李秋水缓缓起身,在诸人眼中,她身躯虽然依旧瘦削,但却像是突然增多了无数勇气般,平静得朝着场内诸人扫了一眼后,转头向着许姓中年人和老人望去,沉声道:

“我知道许伯伯你刚才说的是气话,胡爷爷你的话也是为了和黄,为了我们李家好。但是我想问你们这些叔伯长辈一句话,你们现在究竟信不信任外面的传言,相不相信我爷爷能从生死线上撑过来,重新走进咱们和黄大厦,坐在我眼下坐着的这张椅子上!”

话音落下,场内顿时一片沉默。诚如李秋水所言,和黄的确是他们这些人的心血所在,和黄出现如今的情况,他们之所以愤怒,还不是因为心在滴血!而且这些年来,对李嘉程的为人,他们又如何不清楚,那位老人家怎么可能做出这种糊涂事来!

可是信赖又如何,不信赖又如何,这些消息已经在港岛传得沸沸扬扬,难道仅凭他们的信任,就可以扭转现在的危机。人心固然重要,但没有真金白银,又有何用?!

而且李嘉程已经被下了病危通知书,难道就凭医院那小子,真能把他从鬼门关拉回来?

“如果你们相信我爷爷的为人,相信李家不会做出这些事情,相信我爷爷还能够苏醒过来,就请把这份信任放在我身上。我会证明给各位叔伯长辈们看,我们李家的人不会垮,我们的和黄集团也不会垮,那些想要打和黄集团主意的人,也要承受他们自己种下的恶果!”

目光缓缓在会议室内那些神情复杂的面庞上一一扫过后,李秋水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坚毅,她瘦削的身躯更是微微有些颤动。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些话,是否会打动这些和黄元老的心,也不知道这些人究竟是否会听从自己的安排,对此次事件,发起一场狙击。

而且她知道,真正的战场,实际上并不在此处,也不在港交所,而是在那座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