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27章 怨念(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明明是白昼,明明有灯光,但在急救室内的那些医生眼中,他们的双眼就像莫名被浓稠的墨汁涂抹了一般,一切都被凝滞的黑色所包围,根本没有任何光亮可言。

最叫人胆寒的是,他们觉得顺着身体的周围不时有一阵阵的寒风刮起,风寒刺骨,其中更是裹挟着一阵阵如婴童夜啼的凄厉声响。毛骨悚然,汗毛倒竖,一切都不足以来形容他们此时的心情。在他们的人生中,无力感和恐惧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触手可及。

与此同时,在医院对面的居民楼内。南宫正身躯扭动的速度越来越迅疾,那间小小的陋室内,充斥着阴寒暴戾的气息。而被他持在手中的那尊槐木雕像,更是没有了任何灵动之意,裂隙大张,却显得这雕像愈发的阴森可怖。

而且南宫正面上的表情,也渐渐变得和木雕上表情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他的身躯上缭绕着无尽的黑气,而那些随着他身体不断扭动的黑气,看上去就如一个个孩童般。但那些孩童面容却是没有半点儿纯善,五官模糊,神情扭曲、狰狞,带着一股说不出的诡异。

“槐灵郎,槐灵郎,生在荒郊古道旁,吾今请尔为神将,免在郊野受风霜。四时八节祭祀你,每日血食任你尝。赫赫阴阳,日出东方,顺风而行,阴童并行,怨念咒身……”

随着他话语的落下,攀附在他身上的那些如婴童般的黑气,瞬息飞离,向医院奔袭而去。

这股黑气刚一进入医院,凄厉声响中,似乎医院内的一切负面能量都被一种神奇的力量吸引到了此处,聚拢在了一起,形成了一股肉眼可见的黑色风柱,呼啸着将林白周围牢牢包裹成一团,而在风柱的周遭,更是有无数面容狰狞的婴童面颊。

林白很清楚,这不是风,而是拥有了形质的怨念。他不敢想象,如果被这股磅礴精纯到了此种地步的怨念,侵袭进自己的心神,将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目所不及,便能不动于心。林白微阖双眼,双手在胸前不断勾动印诀,脚下禹步轻轻踏动,不断以河图洛书牵引此地的天地元气,加持那些虚空符箓,试图拦阻怨念的侵袭。

空气中震荡不止,凄厉的尖叫声在耳畔也越来越清晰。而在两者的碰触下,林白凝练出的那些虚空符箓在怨念的侵袭下,明灭不定,光华变得黯淡无比,甚至在符箓和怨念接触的位置,更是被那股精纯无比的怨念,腐蚀出一个个黑色的小洞,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裂开来。

在周遭的那些医生眼中,此时发生的一切,不过是空气中莫名的波动。但对于林白而言,却是身体连带着心神都在不停的承受着巨大的威压。虽然他以法力封闭了自己的五识,想要躲开那些怨念对心神的侵袭,但这手段对那些怨念好像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

虽然双手仍旧在机械的掐动,以河图洛书汇聚出更多的虚空符箓来拦阻怨念的侵袭。但被这股怨念包裹下,林白耳畔的那些婴童夜啼之声越来越凄厉刺耳,那不但是一种尖锐高分贝的声响,刺得人耳朵发疼,而且响彻身周左右,无孔不入。

甚至在这种声响的威逼下,林白觉得自己头顶的法相,似乎全身上下左右都爬满了被红色雾气包裹着,面容模糊,但嘴角带着诡异笑容的婴童,而且这些婴童更是不断在法相周围逡巡不断,似乎是想要从他体表找到一个缺口,然后钻进法相内部。

虽然心神出现了一丝幻觉,但林白的心神并没有迷失,他双眼微眯,手上印诀不动不摇的稳稳掐动不止,仍旧不断操纵着河图洛书,凝聚虚空符箓,弥补在怨念侵袭下损耗的部分。

而且随着法相在虚空之中的运转,在他身下更是缓缓出现了一个闪烁着朦胧的银白色光华的先后天八卦阵法。就像是天地间突然多出了许多裂隙般,无数玄奥的符纹盘旋不定,朝外散发出莹白光华,直接穿透那些怨念,将林白和法相围拢在其中,使其不受外力影响。

“咦,竟然想要以先后天八卦阵法的符纹阻绝自己的气息,割断怨念的侵袭,好想法!”居民楼内,南宫正在感受到那些怨念传来的讯息后,脸上露出一抹阴沉笑意,向着手中的槐木雕像扫了眼,冷笑道:“但是不管你想法再好,也逃不出老子的手掌心!”

话一出口,南宫正伸手从桌上捉起一把水果刀,牙关一咬,当即便调转刀身,锋锐的刀尖向着自己胸口处便划了下去。水果刀本就无比锋利,只是轻轻一划,一道嫣红的血线顿时便出现在南宫正的胸口方位,朝外散发着腥咸的气味。

仿佛对这疼痛没有任何感觉,南宫正随手扔掉水果刀,而后双手郑重其事的将槐木雕像捧起,向着自己胸口靠近过去。在槐木雕像,感触到南宫正胸口鲜血的气机后,顺着雕像周遭莫名出现一种诡异的颤动,雕像本身更是颤栗莫名,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雕像乍一接触到南宫正胸口的鲜血,一股比先前不知道浓郁了多少倍的红色雾气骤然爆发开来,向着室内迅速蔓延开来。而且随着这股红色雾气的溢出,槐木雕像身上的裂隙也变大了许多,甚至有些位置都从雕像身上剥落坠地。

而且随着这红色雾气的蔓延,南宫正的身体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瘦削起来,似乎那槐木雕像是吸血怪兽,正在不停的吞噬着他体内的精血气机。

但就像没有感受到这股诡异的吞噬感般,南宫正脸上的神情变得愈发阴森可怖,身躯扭动的越来越剧烈,在室内不停的盘旋,叩拜不止,口中更是叽里呱啦的念诵不止。

室内的怨念,在先后天八卦阵法绽放出的光华拦阻下,黑风扭动不止,似乎正在承受无边的折磨,又像是想要奋力挣扎,一鼓作气冲破林白的拦阻,冲进他的心神和法相内部。

但随着居民楼内南宫正以血饲像和口中咒诀的念诵,这股黑风陡然一滞,而后就如梦幻泡影般,一瞬间消散不见,仿佛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随即顺着急救室的各个角落,一道道黑风重新汇聚,宛如一把把鬼头大刀,向着林白便疾刺而去。

嗡!四周的空气颤动不止,仿佛场内有无数发动机在同时轰鸣般,带出阵阵滔天的声响。场内那些医生哪里见过这阵仗,只听得脑中一片轰鸣,便软趴趴得躺倒在地。

黑风乍来,只见顺着林白脚下的先后天八卦阵法陡然爆射出一道道金芒,这金芒旋转不定,在林白身周形成了一道水泼不进的透亮光幕,将那些如鬼头刀般的怨念悉数拦阻在外。

怨念组成的黑风,刚一碰触到那光幕,便被彻底绞碎。但这些被绞碎的黑风,只是短短一瞬,就重新复原汇聚成型,犹如一波波海浪般,无止无尽的又开始对着光幕冲击不停。

妈的,这些玩意儿真他妈难缠!眼瞅着这些怨念的缠人劲儿,林白眉头不自禁的皱起。他从来没见过像这些怨念一样难缠的东西,仿佛它们无穷无尽,永不停歇。

斩贼先斩王!林白眉毛一挑,顿时想出了一个大胆的应对方法。既然眼下无法对付这些怨念,便先去杀了那巫人,等到那老东西丢了性命,这些难缠的玩意儿自然烟消云散。

说干就干,林白没有任何犹豫,分出一缕神念,便汇入了法相之中。说时迟那时快,神念刚一进入法相,法相的双手顿时便微微抬起,似虚还实的环抱在胸前,十指掐动不止。随着他双手的动作,一个小小的八卦图纹出现在双手之间,影影绰绰。

而且和地下的先后天八卦阵法不同,法相双手间的这八卦图纹没有任何外泄的光华,只有世间最为纯粹的白色。八卦图纹甫一成型,林白便操纵着法相,双手缓缓向前推出,想要将这八卦图纹送入南宫正所在的位置,对他造成致命的打击。

但还没等林白手上的动作完成,急救室内的那些黑风顿时分出一股,向着法相就扑了过去。只是短短几息,黑风便将法相悉数覆盖,而且那些滔天的怨念,更是向着八卦图纹中就冲了进去。阴阳相触,恐怖无匹的术法波动气息顿时爆散开来!

卧槽!望着眼前这一幕,林白彻底无语了!这些怨念也太他妈邪门了,看这架势,这些东西是打算把自己堵死在这急救室内,如果不破开这些东西,根本不用想对南宫正下手。

而且在这短短碰触的几息,林白就觉得身体和法相的气息流转变得阻滞了许多,举手投足更是有着一股子排斥力出现。可是怨念无形无质,只有一股诅咒之力,如何去破除这东西!

何为怨念,即是在强烈的不舍、羁绊、不甘心之下,生出的强烈怨恨!

想要破开这股怨念,自然就要找出如今盘亘在急救室内的这些怨念心中最不舍,羁绊他们最深,又让他们觉得最不甘心的是什么?这个答案很明显,对这些怨念而言,自然是它们对生命的不舍,对盘亘于槐木芯中得不到解脱的羁绊,对还未降生便死亡的不甘心。

不舍、不甘、羁绊,想到此处,林白双眸陡然露出亮光,心中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