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28章 迎怨入体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0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人秉天地而生,构阴阳而成,三月开外,始分男女,可保而不可伤,可养而不可害。命与成人一体无异,误损有落,便成冤债,一日造怨,三世报还。

而眼下自己面对的这些怨念,更是还未成型之时,便被那巫人从母亲腹中摘取,以后天精血灌入槐木芯。甚至林白觉得,这些怨念包含的恐怕不单单只有这些婴童,还有那些孕育婴童的母族。母子双怨一体,是以这怨念的恐怖,更是要比寻常的怨念还要恐怖许多。

恐怕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股怨念才可以凝聚出形质,变成如那黑风般的事物,甚至能够拦阻法相借助河图洛书,汇聚天地元气凝成的八卦图纹。

而且这股怨念更是阴阳相辅,衍化不绝,根本无法凭借外力将他们消解。无法消解怨念,自然也就没有办法对那幕后的巫人施展攻袭术法,斩杀此巫人!甚至很有可能,自己一招不慎,导致这些怨念侵袭入自己的心神,等到那个时候,自己也要束手就戮。

所以想要制服那巫人,就必须先解决这些怨念的拦阻。而想要解除这些怨念的拦阻,就必须要化解这些怨念之所以形成的不舍、不甘和羁绊这三者。只有消除了这三者,才能让怨念自然而然的消散开来,再不会对自己造成什么拦阻。甚至能够反噬于施术的巫人自身。

而且眼下虽然自己还能在这危急的情势下坚持,但是体内尚有红云吞噬神识的李嘉程却是无法再继续坚持下去。所以林白很清楚,自己必须放手一搏,尽快化解这些怨念的纠缠。

而如今想要化解怨念,就只有他刚才推算这些怨念形成时想到的那个大胆假设。

“法相收,符箓散!”心中略一犹豫,林白一咬牙,缓缓将河图洛书收起,而后盘膝坐于地面,更是毫无征兆的将原本正在竭力拦阻那些怨念侵袭的符箓和法相收入体内。

法相和符箓一收,急救室内原本通明的灯火顿时骤然熄灭,室内陷入漆黑一片。无穷无尽的阴风缠绕着林白身周盘旋不止,带起的寒意侵袭得林白汗毛倒竖。但即便如此,林白的身体却如没有任何知觉般,只是静默无比的盘膝坐于地面,双眸微眯平视怨念组成的黑风。

虽说怨念没有神念,但他们毕竟还有一些简单的意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他们有些手足无措,绕着林白盘旋不止,却是没有一个向着林白的身体冲击。似乎他们有些不明白,这个刚才竭力拦阻自己前行的年轻人,怎么会突然放弃抵抗,洞开防御,任由他们冲击。

不光是他们,就连通过这些怨念感受到急救室内情势的南宫正,心中也是无比的不解。他不明白林白怎么着就突然放弃了抵抗,难道是这小子准备故意使诈,诱敌深入,然后再发动突然袭击,把这些怨念一扫而空?

但这个念头在南宫正心中只是存在片刻,便被他迅速打消。怨念的诡异恐怖,只有他最清楚,如果不是用自身的精血喂饲这些怨念,这些恐怖的东西,早就反噬他己身了!就算林白真有天大的本事,只是接触这怨念的短短片刻,怎么可能想出应对的手段。

而且只要怨念入体,便等同于任由诅咒侵入。这槐木雕像内怨念之强,世所罕见,只要涌入人体内,便会将其神念心神一扫而空。就南宫正看来,就算林白心里真是存着什么小九九,想出了什么应对的法子,恐怕也抵挡不住这些怨念的侵袭。

一不做二不休,管这小王八蛋究竟是在想什么,一股脑将怨念朝他涌过去,就算他真有防备,恐怕也难以抵挡这波侵袭!牙关一咬,南宫正手上印诀掐动,催动怨念向着林白扑去,而且随着怨念的冲击,他面上的笑容愈发冷冽,仿佛已经看到了林白被怨念吞噬的凄惨场景。

随着南宫正的动作,原本绕着林白盘旋不止的那些怨念,瞬息向着急救室上空冲去。迅速凝聚成一股后,恍如一条黑龙,黑风盘旋,叫人根本看不到周遭的景致,仿佛这股黑风已经和天际相连接到了一起,叫人看不到尽头,又像是和阴沉无边的黑暗融为了一体。

一阵阵凄厉的婴童夜啼尖叫声顺着黑风盘旋不止,摄人心魄,震得人耳膜发疼。

此时此刻,若是有达到勘天境以上的相师在此,定然会看到顺着林白的头顶,正有一股恍如无数婴童阴影组成的黑风,将林白牢牢的笼罩在其中。

只是短短几瞬,这阴风就彻底将林白包裹。阴森可怖的气息,甚至使得周遭的空气都变得扭曲起来,林白的身躯和面孔也被这些阴冷气息撕扯的扭曲狰狞,恍如人在被石块投入的水面上呈现出的扭曲倒影,又像是被火光辉映下变得狰狞的模样!

但即便是到了此时此刻,林白仍旧稳如泰山的盘膝坐于地面,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没有做出任何应对的手段,似乎已经笃定了主意,要让自己被这股怨念组成的黑风吞没。

“小子,既然你自己这么想死,那老子就成全你!”感触着即便是在怨念的侵袭下,林白身上仍然没有流露出半分术法波动的气息,南宫正脸上的神情愈发狰狞,身躯狂乱扭动,向天一拜,向地一拜,再向槐木雕像一拜,冷声道:“怨念出,夺魂勾命!”

无穷无尽的黑色彻底笼罩在林白身畔,那些怨念形成的黑风越来越凝实,甚至单单凭借肉眼,林白都能看到顺着那黑风流转的时候,从各处涌出的如婴孩头颅般的虚影。

呼啸声声,在南宫正的操纵下,那些怨念如潮水般向着林白的身体冲击而去。而且让它们意外的是,在林白的身体内,它们没有受到任何拦阻,似乎他已笃定主意要它们进入。

“哈哈,小王八蛋,看起来你是真打算就此认命了!”感触到林白的动作,南宫正狂喜莫名,双拳紧握。此时此刻,他已无比的笃定,林白再无法在这些怨念的侵袭中存活下来。

怨念虽然与阴煞气息有着本质的不同,但它们的效力却是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些怨念刚一进入林白的身体,他便觉得自己如同坠进了冰窖中一样,全身上下一片寒彻,就连心脏都在微微颤栗不停,而且体内法力和气血的运转更是变得阻塞莫名。

“进来吧,都进来吧,这里是你们的归宿!”牙关紧咬,竭尽全力不去感受身体传来的那种冰冷痛楚,林白双眸缓缓睁开,眼中露出一抹异样的神采,望着那些黑风,缓缓道。

那目光中的色彩复杂无比,既有愧疚,又有慈爱,但惟独没有任何负面的情绪。更准确的说,那是一双在外打拼多年后,回到家中望着久别之后有些认生的儿子,心中百感交集之时的父亲的眼睛!而这世间最无私,最不计回报的,便是父母之情。

而且这目光中的感情,并不是林白刻意而为,而是他想到小景行和小利贞两个小家伙后,自然而然流露出的神情,没有任何矫揉造作,只有最为单纯的父爱。

相由心生,神随心动!在这一刻,林白的身体虽然仍旧没有任何术法气息波动的迹象,但是对于那些盘亘在他身周的那些怨念而言,顺着他的身躯,却是有一股玄之又玄的气息。

那股气息即有些让他们抗拒,但又让他们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而且不知为何,在这怨念极为简单的神念中,更是觉得这种气息对他们不会产生半点威胁。

在这股玄奥气息的吸引下,那些怨念情不自禁的开始进入林白的身体。而且它们觉得在进入林白的身体后,有一种久违的,一种陌生而又熟悉的温暖感觉在无声无息的浸润着他们。

他们那简单的意识渐渐开始转变,有一种奇怪的解脱感渐渐出现。这些怨念觉得无比的奇怪,似乎他们心中的那些执念在这一刻荡然无存,似乎往昔困惑着他们的不舍、不甘、羁绊,在这一刻都开始渐渐消散,最后一种莫名的充实温暖感游走于黑风之中。

随着这股气息的蔓延,急救室内组成黑风的那些怨念,犹如流水般,向着林白的身体不断汇聚,似乎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在呼唤着他们:这里是温暖的海洋,这里没有任何羁绊,在这里存在着的,只有他们最为不舍,也最为眷恋的气息,也是他们之所以盘亘此间的缘由。

“小王八犊子,我看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不对,这股气息,这是……”眼瞅怨念组成的黑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无比的全部冲进林白体内,南宫正脸上的笑意愈发灿烂,但这笑意只是短短停顿了片刻,他心中不知为何隐隐生出一种不妙之感。

怨念之恐怖,他清楚无比,只要有一丝怨念入体,便会使人心神惶乱;而是槐木雕像汇聚出的这股怨念,更是可以吞噬人的神念,吞噬人的精血生机。

可眼下如此之多的怨念涌入林白体内,为什么这小子却是没有半点儿异动,仍旧如往昔般不动不摇的盘膝坐于地面,甚至气息还没有半点减弱的迹象。似乎那些源源不断冲进他体内的神念,都如泥牛入海般,被化为无形,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望着眼前这无法解释的一幕,南宫正心中骤然萌生退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