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29章 以念度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急救室内那些怨念汇聚而成的黑风已经完全进入了林白体内,在他体内游走不定。钻心的冰冷痛楚顺着林白的各个感官不断侵袭着他的心神,但不管如何痛楚,林白都竭力咬牙支撑,根本不做任何抵抗,如同迎接小利贞和小景行般,任由那些怨念靠近。

以身饲怨念,这便是林白先前心中所想到的对策!从刚才的接触中,林白得出结论,单单凭借术法,根本无法击退这些怨念。甚至会适得其反,使得这些怨念将他视作当初祸害他们的罪魁祸首,爆发出更为凌厉的攻势,竭力侵袭他的心神,使他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以刚克柔这法子既然没办法用,那就要反其道而行,来个以柔克刚。既然这些怨念之所以如此强大,是因为他们为性命被抛弃而不甘;为不能存于人世而不舍;为槐木芯束缚不得解脱而羁绊,那就要从本源下手,化解掉形成这些怨念的不甘、不舍和羁绊!

而且就林白想来,这些怨念如此恐怖,恐怕还有为当初养育他们的母亲抛弃而感到绝望。所以想要化解这怨念中的负面情绪,就必须要将这些怨念应迎入体内,用自己心中的善,和为父的爱,来感化这些怨念,化解他们的不舍、不甘和羁绊。

如果换做是在没有小景行和小利贞这两个小不点之前,林白绝对不会行这种冒险的法子。但自从有了这两个小家伙,他觉得自己的心境相较于之前多了许多变化,就连心中的戾气似乎都随着拥有这两个小家伙后而消减了不少,所以他决定一试。

说是试,倒不如说是赌来得恰当。但除却这个法子之外,再没有其他方法,也算不上赌!

不过林白此刻的情况并不好受,虽然他竭力将这些怨念视作小景行和小利贞这两个小家伙,勉力想要让自己的心境保持在久久没有见到过这俩小家伙后,然后再相遇时将他们揽入怀中的情景。但怨念入体带来的巨大痛楚,却是如跗骨之蛆般,不断腐蚀着他的心神和意志!

疼痛钻心,阴寒刺骨,耳畔响彻如婴童夜啼的尖叫声,就连心神都如同被冰冻了一般,也亏得究竟生死之战的林白心性坚定,若换了旁人,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虽然疼痛难忍,林白却也明白,自己这法子还是奏效了!因为如此之多的怨念涌入体内,换做寻常人的话,恐怕神识早就被吞噬一空,精血也被蚕食干净。自己现在虽然有痛楚的感觉,但却没有发生那些恶劣的情况,就说明这些怨念不想对自己动手。

忍耐,竭力的忍耐!林白紧咬着牙,如绷紧了的弓弦般,强撑着那钻心刺骨的痛楚。更是保持着心境的平和,不断得回忆着自己和小景行、小利贞这俩小不点在一块的时光,并且将当时的心情最大化,传递给这些怨念知晓,看能否化解他们的执念。

时间点滴而过,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体渐渐得已经习惯了这种痛楚;还是因为因为疼痛过于剧烈,而让心中出现了幻觉。莫名之间,林白觉得似乎自己心神似乎没有先前那般疼痛难忍,而且那种疼痛感更是在一丝一缕的缓缓消散。

难道真的奏效了,这些怨念已经被自己心神中的那种感情所感化了?等到确定疼痛的减退并不是自己身体适应,和幻觉之后,林白心中陡然生出一丝喜色。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这么多的怨念侵袭入体,这小子怎么还跟个没事儿人一样?!

南宫正心中思绪纷飞变幻不断,但不管他怎么思忖,都找不到缘由所在。甚至眼前这诡异的一幕都叫他怀疑,林白这家伙是不是修习了什么歹毒邪门的术法,可以把这些怨念来当做他自身的助力。如果事情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今天怕是要惨了!

妈的,反正也都到这一步了,伸头缩头都有死的可能,还不如竭力一拼!南宫正一咬牙,心里顿时做出了决断,紧捏着拳头向着胸口那道伤疤那猛然捶了一拳,然后捏着槐木雕像向着不断溢出鲜血的伤口便凑了过去,口中怒斥道:“以我精血,饲喂怨灵,斩灭!”

话刚一出口,他手中捏着的槐木雕像顿时传出咔嚓之声,雕像上面的裂开的缝隙越来越大,而顺着雕像瞬间涌出一股血色气息,向着林白所在的方位便疾驰而去。

这股血色气息,并不是怨念,也不是神念,准确得说应该是一道命令。南宫正每日以精血饲喂槐木雕像中蕴积的怨念,也就等于他是怨念的宿主。食君之禄,为君效劳。这些怨念每日吞食他的精血,自然以他命是从,而这股血色气息,便是他以鲜血对怨念发出的敕令。

“阎王叫你三更死,自然逃不过五更!你小子就算有天大的本事,我还真不信,就这么会儿功夫,你能把这些怨念收为你用!”感触着血色气息瞬息便至急救室,南宫正冷笑道。

血色气息刚一出现在急救室内,林白顿时便感觉有些不对劲,心中一凛,刚准备施展术法将这股血色气息驱散。但还没等他动手,身体却是如冻僵了一般,骤然一寒,而那股钻心刺骨的疼痛感又骤然袭上心头。与此同时,那些好容易被他感化的怨念,更是滔天沸腾。

妈的,这王八蛋还真是难缠,要是再多给小爷几分钟,就能把这些怨念全部给度化了!身形僵直之下,林白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股血色气息绕着自己的身体缠绕不停,而体内的那些好容易平复些许的怨念又重新躁动不安。

“小王八犊子,老子辛辛苦苦培育这么多年的怨念,又岂是你能这么快就得手的!”感受到林白的情况,南宫正脸上的笑意愈发深重,拳头捏的嘎巴响。心中更是在那自得不已,自己这些年也算是没白用鲜血饲喂这些怨念,总算没养出一群白眼狼。

室内阴风肆虐,恍如一道道冰刀在林白身上撕扯不停。就在南宫正志得意满,而林白心中在苦思冥想对策,想要找出将自己从这种危局中解救出来的时刻,场内异变骤升!

一股股怨念顺着林白身体的每个毛孔逸散而出,赫然重新组成黑风,在室内盘旋不止。而且这些怨念气势汹汹的模样,更是比先前暴戾了许多,带着股择人而噬的戾气。

“不对劲,这是怎么回事儿?这些玩意儿怎么不留在那小王八蛋体内,跑出来做什么?”感受到急救室内的异变,南宫正心中猛然一紧,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颤声自语道:“难道就这会儿功夫,这些怨念就被这小王八蛋给控制了?”

不光是他,就连林白这会儿都有些发愣。他原以为身体刚才的疼痛,是这些怨念在红色雾气的诱导下重又开始侵袭自己的身躯,却是没想到竟然是因为他们要从自己体内脱离,才带来的痛苦。可究竟是因为什么,这些怨念的变化会如此之大?

就在林白有些诧异时,那股重新凝聚成黑风的怨念,宛如一条巨龙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着那股红色雾气便冲了过去,而后如鲸吞牛饮般,便将红色雾气风卷残云食尽!

这是?!望着这怨念的反常举动,林白心中顿时明悟,眼中更是露出兴奋难耐的激动之色,自己刚才的想法果然奏效了!自己心念触及对小景行和小利贞的感情,心念变化,神识自然也随之而变,而这些怨念在接触到自己的神念气息后,自然而然的被这种父子之情感化。

这些怨念在槐木芯中不知道被羁绊了多少年,心中的不舍和不甘早已到达了顶点。如今他们好容易在林白这里感触到了久违的温暖和心念,自然是恨不能沉浸其中,尽情享受。

可这股红色雾气却是好死不死的出现在此处,想要让它们对林白动手,把这种享受的来源斩断。这些怨念如何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自然要吞噬掉这股红色雾气!

以其人之道,还治彼人之身!你这老东西想用这种法子来对付小爷,现在这些怨念反过头来对付你,我看你这老东西心里是个什么滋味!看着怨念鲸吞牛饮那些红色雾气,林白心中快意无比,心中阴霾尽消,恨不能把南宫正拉到这边,让他亲眼看看这一幕!

红色雾气一消,这些怨念组成的黑风顿时便如一个顽童般,绕着林白盘旋不止。

望着眼前的一切,林白心中一阵悸动。相由心生,神随心动,世间一切果然都是一饮一啄,皆有缘法存在。只是这些怨念也委实太可怜了一些,它们尚未有机会睁开眼看看这个世界,便被人夺去了性命,禁锢于暗无天日的槐木芯中,整日备受不舍、不甘和羁绊的纠缠。

这些怨念,这些执念,并不是他们自己选择的结果,而是被那巫人强加在他们身上的命运!这种玩弄他人命运于股掌之间,将世间一切视为无物之人,如何能再让他存活在世间!

自己这番不除掉他,受此重创之后,此人势必还要再对其他人下手,再剥夺一些尚未出世幼童的性命,取走他们后天至纯鲜血,炼化那槐木雕像!

不义之人,当诛!不仁之人,当诛!草菅人命之人,当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