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31章 斩巫度念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跑啊,你丫不是挺能跑的么,怎么不跑了?”饶有兴致的弹了一下烟灰,林白笑眯眯的盯着南宫正那干瘦的身板,笑吟吟道:“没想到就你身上这几两肉,还挺能折腾,楼梯间里摔了一跤,还没把你给摔过去,竟然又跑出来这么老远!”

在神念锁定南宫正,确定这王八蛋没办法躲过自己的监控后,林白便又掐动印诀,分出一缕神念,观测了下这栋居民楼周围的布局。居民楼往里走是条死胡同,只有这条小巷通往外面,而且这地方人流量也不小,拦出租车也方便,所以林白便笃定南宫正会逃到此处。

与其苦哈哈的上楼奔波着追这老东西,倒不如守株待兔来得爽利。所以林白也懒得费力气,就点了根烟靠在巷子口好整以暇的守着,等着南宫正自投罗网。

原本在他神念观测到南宫正摔倒在楼梯间的时候,还有些怕那年轻人把南宫正送到医院,就想往楼道里迎迎,却没想到这家伙还挺耐折腾,还没等自己往居民楼里赶,他就从地上爬了起来,忙不迭的往外冲。既然这王八蛋这么着急‘找到’自己,那还费力气做什么。

看着面带笑意站在巷子口的林白,南宫正不禁张大了嘴,一幅见了鬼的表情。虽说刚才遭到怨念反噬,但在他想来,林白被那么多的怨念侵袭进身体,就算真是有什么化怨念为己用的邪门手段,也应该占不到什么便宜才对。可是眼下,这家伙怎么跟没事儿人一样。

这他妈太不对劲了!难道怨念对这小子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还是这小子也是怨念?!

“给我一根烟!”思来想去,南宫正实在想不明白在急救室内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蹊跷事,此时此刻,他只觉得自己的喉头跟火烧火燎一样难受,伸手揉了揉鼻子后,望着林白,沉声道:“我想问你一件事情,你究竟是怎么在那些怨念里还能毫发无损?”

“你倒也光棍,不过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传承了上古先民巫术的人,也当得起我这根烟。”听到南宫正的话,林白哑然失笑,伸手从口袋里摸出根烟扔过去,见南宫正将烟点着后,轻笑道:“我估计你肯定是以为我有什么化怨念为己用的手段,不过我坦白告诉你,没有!我之所以能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原因很简单,靠的就是心这个字!”

不舍、不甘、羁绊,这是那些怨念之所以如此暴戾,之所以沾碰到就难以消解,之所以无法用术法硬碰硬消解的原因。相由心生,神随心动,而林白之所以能够从怨念脱身,靠的便是这个心字。天地万物,皆有灵性,怨念有所执,自然也有所灵,自然能感受到林白的心。

“不用想了,依我看,你这辈子都不可能知道我这个心字是怎么写的。”望着皱眉苦思冥想不已的南宫正,林白一脸嘲讽,喷出一口烟气后,淡淡道。

“你跟那个老怪物是不是一伙儿的,你们是不是故意合起伙来坑我?”南宫正疑惑道。

“老怪物?你说的是那劳什子真师吧?我和他不是一伙儿的,也不可能是一伙的,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是在做什么,但是我知道他肯定不想我好过。”林白听到这话,伸手弹了弹烟灰,他早已猜到了这个可能,神色无比平静,道:“他许诺了你什么?”

“不可说,不能说,说了死得更快……”南宫正神情苦涩,捏着烟的手指头都有些颤抖。

“不说就不说吧,我也懒得多问。”和真师推出来的那些人接触久了,林白也早习惯这些人被下封口令的事实,抬手抽了口烟后,将烟头扔进水坑,望着南宫正青白不定的面颊,神色平静道:“快点抽,早点抽完,我早点送你上路,小爷我还有好多事情要办。”

南宫正闻言神情凄然,捏着烟放到嘴边,但嘴唇颤抖着却又放不到嘴里。望着他这模样,林白也没催促,只是安静等待。

约莫着过了两三分钟,南宫正手里的烟头烧到了底,烟屁股紧紧得黏在嘴唇上,将灼热的烟头连带着嘴唇的老皮扯下后,舔了舔略带血腥味的下唇。南宫正向着小巷内望去,阳光明媚,微风不止,他似乎也不知道是该咒骂一通还是鬼哭狼嚎一番……

许久过后,他重重叹息一声,转头望向眼前这个叫自己着实是大跌了一次眼睛的年轻人,咬紧了牙关,苦笑道:“我非得死么,我能干好多事情……”

“就你的手段,我看不上。说句实话,你也早把上古先民留下的巫术传承给糟蹋了,要是你用的法子不这么阴损,说不准我真能留你一命。”林白笑着摇了摇头,淡淡道:“而且你觉得你使了这么多手段,还让我那便宜老丈人去鬼门关转了两次,我能心慈手软饶你么?”

“话没说错,咱们奇门里的人就是得快意恩仇!你小子够狠,我看老怪物估计也是小瞧你了!糟蹋了老祖宗留下的东西,我也是早该死了!”脸色苍白、嘴唇青紫的南宫正沉默片刻后,放肆大笑,笑得眼角都流出眼泪,笑着笑着声音就变得哽咽起来。

哽咽了许久,南宫正眼中露出一抹癫狂神采,道:“我想让你看在同为奇门中人的份上,帮我做件事。姓孙的那小子身边,有个叫谢芷蕙的骚娘们,那娘们奶大屁股圆,之前天天在我眼前边晃,我忍着没搞她,现在心里真有些后悔。你收拾了姓孙的那小子之后,能不能替我搞她一次,要是她不对你的胃口,就找个人上了她,最好刻成光盘,烧给我瞅瞅!”

林白委实是有些哭笑不得了,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可这孙子倒好,死到临头了,脑子里边装着的竟然还是这些荒唐事情。不过这荒唐里,多少也有那么股子凄凉。

“我有女人,她我不会碰。”林白摇头苦笑,然后道:“不过我有个师兄,他喜欢这种奶大屁股圆的女人,等有机会了,我问问他,看他想不想上。他要是想的话,那就算了了你这个念想,要是不想,我也不能勉强。不过刻光盘这事儿,太荒唐,我答应不了。”

“人生自古谁无死,伸头缩头都是一刀!要是能上她,到时候就跟她说,是我南宫正让做的!”南宫正大笑几声后,呼出一口浊气,双眼一闭,道:“来吧,给我个痛快!”

林白默然无语,手上印诀微微掐动,顺着河图洛书一股阴冷的气息顿时逸散而出,向着南宫正的脑袋便侵袭而去。小巷内虽然阳光灿烂,但冷气却是骤然逼人。

印诀掐动后,林白便没再在这里停留,顺手摸出根烟塞在嘴边,深抽了一口,扭头便走!

又一门奇门术法断绝了,不过这种害人的东西,留着也是祸害。而且接下来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阳光辉映之下,林白的神色坚毅无比,更是多了一丝叫人胆寒的冷意!

等到林白走回急救室后,室内的那一幕,着实叫他有些哭笑不得。

南宫正身死,他施展的那些巫术自然也随之而烟消云散,之前收到巫术干扰晕倒的那些医生,如今也悉数清醒。不过他们不醒还好,这一醒,却是又被吓了个半死。

也不知道是因为埋怨林白出门没带上它们,还是这些怨念仍留着孩童顽劣的性子,竟然分出一股股黑风,将那些医生团团缠着,也不侵扰他们的心神,就是当困兽般守着。

这些医生哪里见过这种阵仗,感受着身周黑风的森寒意念,吓得那叫一个三魂出窍。等他们看到林白进来之后,那些原本围着他们的黑风疏忽而散,宛如宠物般,绕着林白盘旋不止。更是叫他们看林白的目光跟看恶鬼一样,恨不能在地上给林白叩几个响头。

“真是顽劣……”望着缠绕在自己身边的那些黑风,林白苦笑着嘟囔了一句,也不管那些医生乐不乐意,顺手又摸了根烟点上,抽了口后,望着身周的那些黑风,缓缓道:“之前祸害你们的那王八蛋没了,你们是想继续跟着我,还是想早点从这羁绊里脱身,找到归宿?”

这些怨念似乎能听懂林白的话,恋恋不舍的绕着林白的身子转了几圈后,疏忽又化作黑风,向着天花板涌去。这涵义明显无比:这些怨念被束缚在槐木芯中年月已久,虽然对世间还有不舍,但被林白心念化解后,却也再没了牵挂,只想尽早化作烟云,再入轮回。

“既然你们想,那我就帮你们一把。”望着盘旋在自己头顶的黑风,林白嘴里也是有些苦涩,抬脚将烟头踩熄后,手上印诀骤然掐动,催动法相悬浮于头顶,口中缓缓念诵道:“晨昏孕度,晨昏运度,耀明古今。万类受稟,结化成形,冤业误染,三世相侵。正一之气,解免冤魂,闻之即散,听之离分。天丁甲卒,扶护无倾,速生速免,各得安宁!”

法相之声与林白之声混于一体,犹如晨钟暮鼓,有着一股说不出的庄严肃穆。随着太上三生结怨妙经的念诵,那股黑风饶着林白身周盘旋片刻后,倏忽而散,天地重归清明……

室内一片寂静,一众心中原本恐惧莫名的医生,听着这玄奥的咒诀,看着一丝一缕消散于天地间的那阵阵黑风,莫名觉得心中有些酸楚,眼角更是骤然湿濡。

那是眼泪,是神随心动,感触到夙怨得到解脱后,心中生出的空明感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