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33章 烈火灼真金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今天的事情,大家都把嘴给我封严实,谁要是漏出去半个字,我拿你们试问!”等到林白挽着装成一幅奄奄一息模样的李嘉程走出急救室后,那老教授目光森然向着周遭的同仁环视一圈,然后中气十足道:“该干什么都干什么去吧,别在这耗着了!”

一众医生嘿嘿干笑几声,打了个哈哈便疾步向着急救室外走去,仿佛这地方是什么鬼蜮一样,多在这里待一会儿就会有性命危险。

至于今天的事情,就算是打死他们,都不会往外面说半个字。就这些稀奇古怪的事情,若是宣扬开来,恐怕他们说破大天去都不会有人相信,说不得都会被人把他们当做神经病。而且林白临走时候撇下的那句话更是杀伤力十足,就他们这几两骨头,谁惹得起那煞星……

先是那些稀奇古怪闪烁的光华,再然后是那尊叫人心中莫名敬畏的巨大虚影,还有最后那股绕着他们身体盘旋不断的黑风……。这哪里是人的手段,这是鬼神的东西,就算他们被人称为白衣天使,但毕竟也还只是血肉之躯的普通人,拿什么去抗争?

“老师……”等到其他医生都离去后,小白医生喊了老教授一声,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知道你心里好奇,别说是你,我也想搞清楚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过就算是咱们爷俩想破脑袋,估计这辈子也弄不明白。”老教授拍了拍小白医生的肩膀,轻叹一声后,笑吟吟道:“别想那么多了,跟着老师走吧,咱们爷俩去讨论下研究的那个课题。”

“老师……”小白医生闻言摇了摇脑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老教授的话,跟着他朝门口走了几步后,才突然缓过神来,双眼绽放异样的光彩,紧盯着老教授,惊喜难耐道:“您找到了唤醒植物人的那个难题的新路线?您不会是看了刚才的事情,才有想法的吧……”

“你小子现在才反应过来啊……”老教授笑骂了小白医生一句,然后颇为慨叹的向着楼道拐角望了眼,道:“说实话,就连我自己都不想承认,是那小子刚才的手段给了我灵感。可事实真就是这样,不过我也不大确定那些法子究竟能不能起效。要是万一有作用的话,咱们爷俩得好好感谢人家一番,而且这普天下的植物人,也得感谢那小子!”

小白医生哑然无语,只有他最清楚,为了唤醒植物人这个课题,他和老师两个人耗费了多少时间和精力,但不管他们如何努力,却根本找不到头绪。但没想到,在今天的机缘巧合下,老师竟然从林白唤醒李嘉程的过程中,找到了一些灵感。

“也许这就是命运吧!所以咱们要感激他!”老教授拍了拍小白医生的肩膀,慨叹道。

因缘际会,世事巧合,别说是小白医生,即便是老教授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会从林白的手段里,想出攻坚这个医学难题的思路。也许这真的就是自己的缘法,但如果真的自己从林白手法里得到的灵感,能够有所作为的话,这天下又该有多少家庭和人去感谢林白?

有多少家庭因为失去意识的植物人而妻离子散,有多少父母因为失去意识的植物人而发白泪枯……也许这些人以后会感激的人只会是自己,但只有他清楚,林白才是那只命运之手。

“走吧,走吧,既然他给咱们指了一条希望之路,那咱们就得将这条路走得宽广起来!”老教授伸手拍了拍小白医生的肩膀,眼中露出坚毅光芒,朝前走去。

小白医生在原地停留了片刻,望着老师的背影,略一沉吟,便大踏步跟了上去。

与此同时,在港岛警署大门外,已是门庭若市,无数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已经昂首以待的向着里面张望不停,所有人的双眸,都注视着大厅里的电梯,等待着里面走出的人。

他们这些人之所以守候在此处,不因为其他,而是因为在吴清风走出医院大门的时候,望着黑压压守候在医院大门口的他们说了一句话,那句话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寥寥几字:

“你们想看真相么,想知道真相么,想知道自己究竟犯下了什么过错么,请跟我走!”

所有的记者都清楚,吴清风跟随在李嘉程身边多年。他的话,实际上也代表着李家的态度,尤其是在这种节骨眼上,他既然说了这话,就代表着李家对这次事件的反击。

但他们不明白,事情到了这一步,还能有什么转机存在,李家手里又是有着什么样的铁证,能够将这几个小时内泼洒在他们身上的污水洗涤干净。

但不管吴清风拿出来的是什么,这都绝对是一个重磅炸弹,一个博取眼球的机会!

现如今这世道,搞传媒的想要出人头地,什么最重要?不是真伪,而是眼球!这种机会,不管是哪家报社、电视台,都绝对不能错过,都想借着这场东风,将火烧旺。

“来了,他们人出来了!白署长也出来了!”也不知道是谁先起哄喊了一句,那些守候在警署大门外的记者顿时炸成一锅沸粥,然后争先恐后的向着警署内冲去。

“白署长,请问你怎么看待李家的这次事件?对于受到欺压的那两名警察,你们警署会怎么处置,您是不是会将他们恢复原职,重新起用?”

这是立场稍微显得中立一些的媒体记者们问出的问题,但即便是这些人的言下之意也很清楚,显然他们是相信了之前陈警督和老费的一面之词,认为是李家以强权压制司法。

“白署长,这次李嘉程借助自身的财富,无视公理,踩在法制身上,您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会不会承担起那两名警察因为反抗强权,而丧失公职的责任?你和吴先生在里面这么久,是不是又要拿出一些官商勾结的东西,来糊弄我们?”

这种问题就尖锐了许多,甚至已经笃定吴清风和白相先将要拿出的所谓证据,是李家借助自身的财富,堆聚出来的伪证,又是一次官商勾结,欺压良善的结果。

“华夏有一句俗语,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但是法理不是俗语,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两者没有办法偷换概念!”白相先没有从正面回答那些记者的问题,冷然说了句后,向吴清风看了眼,淡淡道:“在我说话之前,我想请大家看一段视频!”

话说完之后,白相先缓缓将手机调到播放视频的选项,然后平平举在一众记者的面前。

手机上的画面有些昏暗,但是上面的人像还是能够分辨得清楚,而这段视频的两个男主角,赫然便是当初在医院跪倒在李嘉程身前的陈警督和老费二人。而且在这两人的身边,还有一名坐在椅子上,面容稍稍有些不清晰的年轻人。

这个场景似乎是在警局的审讯室内,刚开始的时候只有陈警督和那年轻人两人,然后老费推门进来。也不知道老费和陈警督说了什么后,陈警督面上带着冷笑走出房门。

而后的画面跳跃得飞快,但望着那画面,场内一众记者却是以经说不出话来。因为在这画面上,被他们视作抗击强权的警官代表老费,满脸暴戾的向着那年轻人厮打不已。而且看他那架势,似乎恨不能将那年轻人直接给打死……

“遭受毒打的那位,正是当夜在飞鹅山救了李嘉程老先生的人。我们将他请到警局,是想要对他进行一些简单的问询。但是没想到陈警督和老费两个人,竟然会把人拘留起来,甚至严刑逼供。事发之时,我刚好赶到现场,才拦下他们对这位年轻人正在进行的暴行!”

“他们被警署开除,和李家没有任何关系。而且警署内务处的人在调查这一事件的时候,搜集到了这两人大量严刑逼供的证据,和一些贪污受贿的材料。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我才解除了他们的公职,但是正准备进一步调查的时候,他们却是突然失踪……”

缓缓将手机收起后,白相先向着场内扫视了一圈,缓声道。

全场一片死寂。所有的记者都像是没有回过神一般,一脸呆滞的站在现场,任由手中扛着的摄影器材,记录下手机上显示的这一幕幕残暴画面。

“我们怎么知道这是不是你们官商联合运作出的假证据……”一名先前大肆抨击过警署和李嘉程的记者心中有些不服,望着白相先冷笑逼问。

“我知道会有人不相信这段视频。”白相先面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向着场内一扫,缓缓道:“你们可以动用你们认识的任何权威机构,来验证这段视频的真伪。也可以随时来警局调出这段视频的原本,审讯室的每段视频,都有对应的日期编号,任何人都不能作伪!”

“我想请问大家一句,各位都在港岛生活了这么多年,李老先生的为人究竟怎么样,我想诸位都清楚,你们觉得他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么?”一直冷眼旁观的吴清风,低头向突然震动手机看了眼后,眼中露出抹喜色,缓缓抬头,道:“烈火灼真金,李老先生正在去港交所的路上,视频里那位受到严刑逼供的年轻人也在那里。你们若是不相信,可以去自行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