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48章 启局(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相术本就神异非常,尤其是在摆布阵法的时候,很容易弄出巨大的动静。更不用说五行道局乃是古往今来都极为少见的盛举,开启阵法的时候,必然会有许多异动,所以不能不小心对付,趁着夜色迷离之时动手,以免引来不必要的纠纷。

虽然林白兴致极高,但是吴清风和鲁燕赵眼中却还是带着些许担忧之色。

之所以古往今来都罕见五行道局,一则是因为材料难以寻觅,五行之力难以调和;二则是因为道局牵涉太广,尤其是在林白加入了八卦阵法后,变得更为复杂。而且这阵法改善的港岛这一重镇的风脉,更是难免会引发天道感应,若是过程中有一个偏差,就要出大事!

虽然五行道局已经初具雏形,但林白还是有些不放心,趁着还有时间,便重新去东方甲木局、南方丙火局、西方庚金局和北方壬水局转了一圈,看看其中是否有什么偏差。

这一圈转下来,林白是满意无比,饶是他慧眼如炬,也没找出来任何不对劲的地方,可见鲁燕赵、吴清风和李嘉程这次真是竭尽了心力做事。

“臭小子,我这次可是把身家都押在这上面了,就等着敲那些王八蛋一笔了,你可千万要把这事儿给办好了,否则的话,别怪我翻脸不认人,让秋水和你撇清关系!”在东方甲木局的时候,极为眼馋的向着那棵巨大的乌木,对林白笑骂道。

虽然这只是一句开玩笑的话,但实际上也是李嘉程的心声。这五行道局规模的浩大,可说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尤其是每个局法的布置,都是一笔极大的开销。

尤其是布置西方庚金局和南方丙火局,每一处都是耗资过亿。庚金局那边的合金,包含金银铜铁铝各色金属,且不说火耗,就超过数千万之巨;而丙火局的那些太阳能光伏板,更是李嘉程联络欧洲的高科技工厂,花费重金请他们设计出来的,单设计费也高达千万。

虽然李嘉程不是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但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吹来的。这数亿的投资,已经引发了和黄内部董事的不满,如果五行道局出现异常,导致开启失败,自己不能从其他那些港岛富豪手中弄来股金,恐怕会导致集团内部的反弹。

虽然上次股灾的时候,和黄也算小赚一笔,但也伤了元气,如果再出现什么纰漏,恐怕就算是李嘉程再亲自出手,也是无力回天。这一回,可说是他将希望都押在了林白身上。

“老爷子,您就请好吧,我这次绝对能让您好好敲那些家伙一笔!”林白嘿然发笑,调侃道。虽然他面色平静,但实际上心里边也是颇为慨叹。

古往今来,诸多相师没有行如五行道局这样逆天的事情,恐怕不仅仅是因为修为不够,怕引发天道反噬,导致出现危机;最重要的原因,恐怕就是因为这种逆天的道局所花费的金额,实在是叫人匪夷所思,尤其是其中的一些材料,就算当时的帝王将相,都不见得能拿出。

天刚一擦黑,林白一行人便向着飞鹅山奔去。一行无话,所有人的面色都分外凝重,只是望着车窗外深沉的夜色。他们明白,虽然如今夜色遮掩下,飞鹅山周遭清净无比,但实际上周围怕是已经藏了无数双眼睛,在盯着此处的变动。

甚至其中不乏想要对林白出手之人,若是阵法出了一丝偏差,他们都会群起而攻之。

“小师弟,你确定不要我和吴老先生帮你护法?”赶到飞鹅山的中央戊土局后,向着天幕上明灭的星光扫了眼,鲁燕赵不无担忧的对林白沉声发问。

“不用了,我一个人在这就够了,你们替我照顾好李老和秋水就行。”林白大刺刺的摆了摆手,向四下扫了眼,淡淡道:“要是真有那不开眼的家伙过来,那他们来了,就别想溜走,刚好当做五行道局开启的献祭品,用他们的鲜血来浇筑道局!”

鲁燕赵想要再劝林白几句,但见林白面色坚毅,也知道自己怕是难以改变林白的主意,只得摇了摇头,反身上车。他知道,林白不让自己和吴清风留在这里为他护法,并不是嫌弃他们术法低微,而是因为五行道局一旦开启,势必会引发天道感应,降下反噬之力。

他和吴清风两人的修为,都没有到达化神境界,若是留在此处,必然会使天道反噬,侵袭入他们的体内,使他们沾染上这番因果,若是一个抵挡不住,小命怕都要保不住。

而他们一旦出现异常,林白必定要分心救援,这对开启阵法也极为不利。而且林白一心扑在五行道局的事情上,难保不会有人再打李嘉程和李秋水的心思,由他和吴清风守着这俩人,也能让林白没有后顾之忧,不用分心他顾。

“小师弟,多加保重!”望着林白渐渐被夜色吞没的身影,鲁燕赵轻叹口气,心中暗道。

车辆的灯光渐渐消失之后,飞鹅山重新被夜色环绕,似乎就连山里的那些飞禽走虫都觉察到了今夜将有大事发生一样,都选择缄默不语,山上寂寥一片。

星月熹微的光芒照耀下,飞鹅山犹如笼罩在一层淡淡的雾气之中,山体若隐若现,犹如传说中那些被云雾笼罩的仙山一般,扑朔迷离,叫人心生敬畏。

这种神异的景象,是往昔的飞鹅山所没有的。自从五行道局的初具雏形之后,才出现的情况,寻常不明白其中所以然的港岛民众,都以为是自然的奇观。但只有修为高深的相师才知道,这些云气,实际上并不是水雾,而是五行气息过于浓郁,所显现出来的异象。

盘膝坐在八卦阵法内,将河图洛书放置于阵眼所在,林白微微眯起双眼,感受四下。

虽然五行道局还未曾开启,但是这里的五行气息之浓郁,实际上已是世所罕见。只是盘膝坐在中央戌土局这片刻,林白就觉得自己周身上下似乎都要与身下的大地连为一体,成为其中的一部分,变化为最为纯粹的土性元气。

李嘉程等人乘坐的车辆,并没有离开飞鹅山多远,而是在距离山体数百米的地方停下。

“还有多久才到开启阵法的时候?”从上车开始,一直一言不发的李秋水突然开腔。

“估计还得半个小时左右。”鲁燕赵翻手看了看手表显示的时间,回了一句后,安慰李秋水道:“我这个小师弟虽然胆大包天,但也是真有本事,而且福大命大。这些年风里来雨里去,也冒过不少险,可是都没出过什么差池,秋水你尽管放心。”

李秋水没有吭声,实际上她的神情,相对于吴清风和鲁燕赵而言,看上去还要平静许多,仿佛即将在山上发生的事情,都和她没有半点儿关系。

但鲁燕赵清楚,李秋水此时的神情,不过是强作镇定的原因罢了。她把所有的事情都藏在心里,不想表露出来。之所以她没有在山上和林白告别,也是因为她想要通过这个举动告诉林白,不告别便不是分离,也就还有再见的时候。

且不说自己这位小师弟修为如何,单就是他身边的这些女人,就已经足够旁人艳羡一生。世间向来不乏奇男子,但是却少见至情至性的女人,而自己小师弟身边的这些女孩儿,哪个不是将身心都扑在他身上,不论缘由,不管结果,只求不离不弃。

仰头望着星光熹微的夜空,林白面色变得越来越平静,甚至他的眼睑微微下垂,看上去就像是那种正在打瞌睡的老人一样。但只有懂行的人才知道,林白这并不是假寐,而是心神高度内敛到了某种程度,才出现的这种返璞归真的情况。

时间分秒而过,而林白则是在等待最完美的时机。虽然心神内敛,脑海中清净无比,但实际上他也并不是如之前表现的那样大刺刺,而是颇为凝重。

五行道局的开启有多艰难,世上再没有比他这个始作俑者更清楚的人。五行道局若是成功开启,借助五行相生元力,以及天干之阳,必然能够滋润港岛风脉,使其从三元九运的疲态之中走出,达到新的高峰;但如果一着不慎,阵法反噬,也无比险恶,动辄便要取人生机。

更不用说他又在中央戊土局这里多加了一个八卦阵法,虽然保证了五行道局取五行相生之力的可能,但也大大增加了凶险程度。要知道,虽然说八卦和五行都是由阴阳衍化而成,殊途同归,但毕竟还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阵法。

五行道局主管的是凝聚金、木、水、火、土这五行元力,但是它并没有运转的渠道,而且当五行元力集聚到一个巅峰的时候,若是产生冲击,导致相克,后果不堪设想。

而八卦阵法的作用,在此时就彻底表现出来。它可以凭借八卦运转之力,以及通过玉泉与港岛龙脉的沟通,将五行元力的相生,淋漓尽致的作用于这片大地。

凶险与机遇并存,林白很清楚,此次阵法的开启,即便对自己而言,也是次巨大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