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54章 人发杀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天发杀机,易星易宿!

这十六字,便是此时飞鹅山的最好写照。天地交感,反噬不止,一道道狂暴的气息不断的侵袭着林白的身躯,杀机盘旋不止,仿佛要将这山上的一切都夷为平地。

说时迟,那时快,只是一瞬息,雷云轰击中降下的那道雷电,已然逼近了林白身周,和铺天盖地盘亘在林白身周的那些符箓撞击在一起。两者相触,顿时爆发出一股庞大无匹的威能,震耳欲聋的的声响顺着飞鹅山,向着四下扩散开来。

飞鹅山上,那些先前畏惧得不敢发声的飞禽走兽,在这轰击之下,生生被震得昏厥过去。但即便是如此,这股声波仍然没有半点儿消减的态势,弥散开来后,连带着港岛那些体内蕴藏着法力的奇门中人,都被震得双耳朝外溢血,心神震颤失守。

此种威势,即便是勘天境的相师都无法避免。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这是天道在对他们的一次示威,是在告诫他们这些人:天道设下的雷池,不能逾越半步,谁敢往前多走半步,谁就要被这无匹的威势所覆盖,要被天地无尽的怒火焚烧成渣滓!

飞鹅山上那个布置五行道局的人,还能在这狂暴的撞击中存活下来么?!此时此刻,那些口鼻溢血的奇门中人,不禁开始怀疑起来山上的林白,是否能顶住天道的第一波怒火!

天雷垂降,符箓拦截,两者相触,那些符箓犹如碎纸般,摧枯拉朽的便被磨灭成粉尘,不在天地间留下半点儿存在过的痕迹!他们的拦阻功效,更是顷刻间就化为乌有!

呜呜,天地之间,寒风哀鸣不止!在这股冲击之下,林白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像是裂开了无数细小的伤口一样,心神在承受无法承受之痛楚,但在这剧烈的痛楚下,他的意志却是空前的愈发坚定,前所未有的展露峥嵘,不断调动周身血气,向着法相汇聚,弥补损失。

“天发杀机,易星易宿!好一个天威!就让我来看看,你们要对我林某人这个不畏天地,逆天而行之人,究竟要降下怎样的怒火,又是否能从这世间抹去我存在的痕迹!”痛楚加身,但林白面上却是绽放笑意,仰头望天,冷冽呵斥不已。

话语声中,武至先天之境后衍生出来的血气,犹如一波接着一波的潮水,向着法相不断汇聚而去!受到血气的滋润,原本在天雷轰击下,变得有些残破的法相迅速恢复如初,而且面目变得愈发灵动,面容和林白如出一辙,尤其是面上那股不服输的架势!

但法相的双手,此时摆动的速度却是比之先前更缓慢了几分。不过却没有任何笨拙之感,只有一股古朴稚拙之感,仿佛这尊法相此时真正成了睥睨天地的神祗!

跟随着法相双手的变动,飞鹅山周遭的元气骤然变得诡异起来,那一股股因为五行道局衍生出的地脉龙气,仿佛是感受到了它们给予了它们再生机会之人的气机般,不停的向着法相汇聚,以九宫八卦的轨迹在林白身周不断汇聚,形成防守之势!

还活着!山上那位并没有在天道的第一波反噬之下丧命!感受到这股似乎要与天道争锋的气息,港岛那一众相师心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而且不知为何,他们心中更是生出狂喜。

似乎感觉到了林白的不敬,天幕之上那些盘亘的乌云轰击的响声愈发震耳,而且顺着它们轰击的位置,更是骤然垂下数道雷光,向着林白就斩落而下!

雷光倏忽而至,犹如盘古开天辟地之时所施展的巨斧,砰然一声,便将地脉龙气和五行元气汇聚出的那九宫八卦图纹之上。光幕寸寸碎裂,犹如萤火虫般,向着夜幕各处纷飞而去,而其中存在着的防守之力,更是顷刻间便荡然无存,再不复存在。

雷光轰碎光幕之后,仍然没有停止,而是想着林白的身躯直直撞击而去!

砰然一声,顺着林白周身的骨节骤然发出一阵响声,而顺着他的嘴角更是溢出一抹鲜血!

这是天雷,但却又不是天雷,而是杀机!这股气息刚一碰触到身体,林白便觉得犹如是被无数把锋利的巨剑插入身体般,周身上下传来阵阵痛楚之意,胸前的骨骼更是碎裂数根,就连胸腹之中的脏器,都被这股气息震荡得移了位置,法力运转更是变得桎梏无比。

面容惨白,周身皆是细密的伤口,身上的衣服,更是被血汗悉数渗透!如今林白的模样,变得无比的惨烈,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倒下,但他脸上的笑意却是愈发深重。

“你要杀我,我便杀你!以我杀机,以我仁念,破你这无情无义的苍天!”冷笑数声后,林白冷然抬头,仰望着苍穹,仿佛他的双眼已经穿越了时空,看到了天道那张潜藏在那无数乌云后,没有任何生机,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感情,只有空洞无知的面庞。

话一出口,林白猛然挺直了身躯!顺着他的身躯,整个人陡然爆发出一股无匹的杀意,在那股杀意冲刷下,林白的整个身躯更是如同一柄利剑般,挺立天地,要将这世间戳个通透!

从林白出道至今,手上已经不知道沾染了多少人命,这股杀伐煞意虽然被他隐藏得极好,不被外人所发觉,但实际上却是已经侵入了他的命理之中。此时骤然爆发开来,只见顺着林白身周,陡然形成了一道几乎形成实质的黑色雾气,猛然汇聚一股,冲天而去!

出道至今,虽然林白杀的人多,但那些人都是可杀之人!而他救的人更多,不仅仅有公羊然,不仅仅有唐家的幺仔,更有番禹一城,百万之众;金陵重镇,千万之数……从他手中谋求得一线生机之人,可说是不可计数!而这便是林白的坚持,也是他的仁道,仁念!

而如今,这股意念缓缓弥散开来,顺着林白的身周开始出现一股乳白色的光华。那光华的颜色中正平和,没有任何杂色,仿佛是这世间最为纯粹的白!

而且这白色和医院的那种死气深沉的白不同,而是带着一股生机,一股无比神圣,叫人心中莫名就想向他靠近,叫人觉得高山仰止的神圣气息!

杀该杀之人,救可救之人!杀机与仁念并重!这便是林白一路走来,所坚持的道!

杀机出,仁念现!一黑一白,恍如阴阳!两股气息围绕着林白的身躯,和法相不停盘旋转动!在这一刻,顺着他的身躯,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仿佛他们成了一幅阴阳鱼图,而林白和法相,便是这阴阳鱼图的两枚鱼眼所在!

道生于阴阳,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为和!道之所存,便是因为阴阳所存的道理!阴阳不测即为神,也可以说即便是神圣如天道,也是阴阳的产物!

而如今林白想要借助杀机和仁念,将自身衍化成阴阳,无形中就等于是在告诉天道,自己才是衍生他的主人。这对于天道而言,何尝不是赤裸裸的羞辱,在抽打他的面颊!

“天发杀机,易星易宿!”仰望着天幕,林白冷笑连连,淡淡道:“但即便是如此又如何,人发杀机,天地反覆;天人合发,万化定基!既然我敢逆天而行,又岂会被你这所谓的天道磨灭,又岂能让你毁了我苦心所做的一切努力!”

伴随着林白的话语声,天幕之中骤然响起愈发剧烈的雷声!仿佛这是天道对林白的抗议,在嘲讽林白话语中的狂妄,在不屑林白这种微小的存在,竟然胆敢做出如此狂妄之事!

一声接着一声比刚才剧烈不知道多少倍的雷声骤然轰鸣,瞬间响彻整个天幕。整个地面都为之颤栗不定;围绕着港岛的海面,都随其波浪翻滚。

日月颠倒,天翻地覆!天道仿佛要彻底将自身的怒火垂降而下!

杀机为寂灭,仁念为新生!寂灭为阴,生机为阳,阴阳运转!在铺天盖地的狂风之中,林白头上发丝飘舞,即便是在这种危急的时刻,他的面上仍然带着淡淡的笑意!

“杀!”一声低吼,林白猛然抬手,他所汇聚的那股杀机,顿时疯狂朝上涌出,不等天雷降下,便向着雷云中冲去,似乎要将那无穷无尽的雷云都夷为齑粉!

在这股杀意的侵袭下,林白左眸通体赤红,仿佛犹如魔神一般!

“守!”又是一声低吟,林白缓缓将手下压,他身周凝聚出的那些仁念,瞬息便围拢在他身周,乳白色的光芒将他彻底包裹于其中,将四周狂暴的元气波动尽数阻隔在外!

而在这股气息的改动下,林白的右眸犹如水银,悲天悯人,犹如神祗察觉人间疾苦。

这便是林白和其他相师的不同之处,他的杀心之强,所做的杀戮之巨,甚至为他赢得了‘人类公敌’这个半褒半贬的赞誉;但他并不像那些邪门相师一样,困惑于杀心之中,反倒是他所做的是要以杀止杀,用杀戮来守护心中的仁念!

杀机与仁念并重,这便是林白的攻守之法,也是他修习相术的道之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