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57章 诡异消失的天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88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雷云漫散,电光逼人。整座飞鹅山山体都开始簌簌颤抖不止,山上石块滚滚落下,发出阵阵轰隆之声,仿佛在这一刻,就连大地都开始呜咽,在为林白的遭遇感到心痛。

玉泉泉眼涌出的泉水滴答不停,但没有从其中逸出分毫地脉元气去庇护林白。不是地脉不想去守护林白这个赋予了它第二次新生之人,而是它不能去拦阻。

雷声盘亘于天地之间,这是天威的怒火。天地本为一体,如今天威只是反噬林白一人,就等于是天道对地脉做出了让步,不再试图去改变地脉的新生,而是要攻袭林白这个‘罪魁祸首’,如果此时地脉拦阻这股气息,势必会让天地交恶。

天地交泰,万物衍生;天地交恶,寸草不生。地脉以宽仁繁育万物,它不能接受它所繁育的万物被破坏这个结果。所以它只能妥协,只能任由天威去轰击林白。

而且想要平息天道的怒火,也只在此一举,如果林白能够扛过去此次轰击,自然算是侥幸从劫中脱离;如果扛不过去,也会平息天道的怒火,保全地脉衍生出来的一切。

“不好!”飞鹅山下,鲁燕赵再顾不得那些什么威压之感,伸手拉开车门,一个箭步便冲了下来,向着山上狂奔而去,想要竭尽全力去保全林白的性命。

望着鲁燕赵的背影,李秋水的面颊上有两行泪水涌下。她不明白这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能感觉得出来,肯定是山上的林白发生了什么情况。不假思索之下,也不管李嘉程如何拦阻,她也从车上跃下,跟在鲁燕赵的身后,向着飞鹅山狂奔而去。

此时此刻,在她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如果生不能在一起,那死也要死在一块!

“我艹你大爷的!”飞往港岛的飞机之上,感受到那股毁天灭地的威能,张三疯面露疯癫之色,指天怒骂不止,脸上神色愈发焦灼,拳头更是捶得身下的座位咣咣作响。

陈白庵闭目不语,但面上满是悲天悯人之色,他不敢睁眼,仿佛只要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画面,在岁月侵袭下早已干涸的双眸,就会止不住的重新有泪光闪烁。

完了!而在此时,停留在港岛的那些奇门中人心中突然升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他们知道这一波侵袭之后,天威便会散去,这明明是一件喜事,可怎么都叫人欢喜不起来,反而心中还有那么一股子酸涩的味道,一股悲戚的情绪莫名从心底生出。

他妈的,还是有些大意了!与此同时,飞鹅山巅,感受着那股逐渐靠近的恐怖气机,林白微微闭上双眼,心中叹息不停,劲风催动之下,顺着他的喉咙更是有一口鲜血喷出。

血作暗红,其中更是不乏那种浓黑的血块,这是脏腑受到重创,破碎之后的症状。身体机能处于此种萎靡状态,如果再承受到那惊天一击,林白很清楚,自己这次能够保住小命的机会,恐怕连一成都不到了。

就在此时,诡异的一幕陡然发生!

那一波眼瞅着已经逼近林白身躯的强大威压,在临近林白身躯的那一刻陡然消散。紧跟着,天上盘旋不定的诸多雷云更是倏忽而散,天空重新恢复清明一片。

在雷云消失的同时,港岛大地不再颤动,天地元气缓缓平息。紧跟着,沿着港岛的海平面,开始有一缕淡淡的霞光亮起,然后迅速跃出海面,冲破无边黑暗,迅速光照岛上万物。

天地间宁寂一片,没有威压,没有元气波动,只有顺着海面吹来的清凉海风。仿佛先前那一幕幕恐怖无比的画面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只是人心里生出的幻觉。

这是怎么回事儿?原本在那股庞大威压侵袭而来之时,已经开始闭目等死的林白突然睁开双眼,不可置信的向着四下扫视了几眼。他不明白怎么着突然出现了这么大的变数,为什么那道恐怖无匹的天道威压,会就这样瞬息消散,散于虚空之中。

但那股恐怖威压虽然消失,却还是有余波侵入了他体内,弥散在他心神之间。经过此番高强度的运作后,他的心神已经根本无法再思考任何问题,还没等他再看一眼海面升起的朝阳,便眼皮一沉,脑袋歪倒在一边,陷入了昏迷之中。

不过经历此劫之后,五行道局终究是恢复了平稳运转。无尽的五行气息随着风水局徘徊不断,缓缓相生,然后顺着玉泉汇聚入港岛龙脉之中,滋养出无尽的生机运势。

昨夜被折腾了一番的港岛,迅速无比的开始恢复起来,在这股气息的滋润下,不仅无数人心中莫名就萌生出一种拼搏奋进的斗志,就连空气中蕴藏的天地元气都浓郁了许多。

甚至只要呼吸一口空气,那些刚刚经历了恐惧的民众,就觉得满心舒畅,之前心中停留的危机感和恐惧感,都如荡然无存般,不复存在。

这些天地元气,乃是以五行生机灌入地脉之后,自然而然孕育而出,其中更是包含有五行星气。只要恒星不灭,只要五行道局不倒,地脉受到的滋润便不会减少,逸散出来的生机气息,便不会被破坏,这些气息就能成为此地那些民众最宝贵的财富。

“这他妈就是所谓的天道反噬,我看也不过如此,就屁大点儿能耐而已,不足为惧!”

“哈哈哈,老子今天总算见识了天道反噬是个什么鸟样。原来这玩意儿就这么点儿威力,要我说,它就是个狗屁,亏得老子刚才那么惊慌!”

“错了,要我说天道反噬不是狗屁,它就是个小娘皮,咱们这些人要是不想被她压在身上作威作福,就得把她压在下面,好好的磨砺一番,才能把她收拾的心服口服!”

感受着天道反噬消散,一时间停留在港岛的那些奇门中人均是喜不自胜起来。他们原以为,天威之下,绝无完卵,但今天发生的一切,却是叫他们看到了那一线生机存在的可能。

原来自己往昔敬畏的天道反噬,也不是能把所有人都压在它的淫威之下,说破大天去也不过如此,只要你自身够强,还不是一样能够战胜它,把这劳什子玩意儿踩在脚下。

此时此刻,这些奇门中人心中升腾起的情绪,绝对是打死林白都想不到的。他原本只是想在这些人面前立威,却没成想变成现在这模样,抹去了这些人心中对天道的敬畏。

相师不畏于天,能够更随本心,修习相术不再存留桎梏,这自然是一件好事;但如果不敬畏天道反噬,难保其中有些人会如没有监管的狼群,做出糊涂事。

此事究竟是福是祸,是非功过,却也只能任留时间来评说。

“别说这些了,咱们赶紧去飞鹅山看看,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在山上折腾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大言不惭的对天道嘲讽一番之后,那些奇门中人心中不约而同的生出一种好奇感,他们迫不及待的想知道,这一切的一切究竟是什么人折腾出来的。

又究竟是什么样惊才绝艳的人物,才能够从如此强劲的天道威压下脱身!

但当他们这些人火急火燎的赶到飞鹅山山巅的时候,却是发现山上已经是寂寥一片,除却那方汩汩喷涌不止的玉泉之外,再没有任何人迹!

只有地面上那些因为天道威压出现的裂纹,以及一双深陷入地面的脚印,在无声的向这些人缓缓诉说,之前发生在此处的那恐怖画面,那些惊心动魄的场面!

一人之力,竟至于斯!望着眼前的画面,那些奇门中人心中莫名生出一种敬畏,一种对走在他们这些人所行大道最前方的至强者的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