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58章 昏迷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79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燕赵,小师弟怎么样了?”火急火燎赶到港岛后,张三疯带着陈白庵,便直奔李嘉程在深水湾的那栋花园洋房赶去,把门敲开,便对鲁燕赵急声发问。

“我也说不清楚。”鲁燕赵面色沉郁的摇了摇头,然后向陈白庵施了一礼,缓缓道:“师兄,陈老,您两位术法高强,你们来看看小师弟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儿。”

听到鲁燕赵这话,张三疯和陈白庵两人相视一眼,心中更是不禁一沉。虽然说鲁燕赵如今的修为不及他们两人,但毕竟也是勘天境的相师,如果连他都看不出来林白如今的情况究竟如何,足见林白如今的情况之危急。

疾步赶到卧室之后,朝病床上林白望了眼,老泪顿时便在张三疯眼眶里不停打转。

如今的林白,哪里还有半点儿往常生龙活虎的模样,面色苍白如纸,双眸更是紧闭,嘴唇更是没有半分血色,那模样就像是得了癌症的病人刚刚进行过化疗一样。

“林白是怎么扛过最后那波天道威压的?”伸手放在林白的脉门,一边观测脉象,陈白庵一边对鲁燕赵疑声发问道:“还有他身上的这些伤口,怎么复原得这么快?”

陈白庵也不是没有经历过天道反噬,和天道对抗,在那种威压之下,身躯会受到极大的外力,经脉和骨骼都会出现破损的迹象。但如今的林白情况却是极为特殊,不但骨骼经脉毫发无损,而且好像在其中还蕴藏着一股极强的力量,在抵挡陈白庵的探查。

如果不是能感觉到那股气息并没有恶意,说不得陈白庵都要以为,林白如今的情况不是受到天道反噬的结果,而是被人暗中使了手段,才会变成这模样。

“我也不知道小师弟是怎么扛过那波天道威压的,我赶到山上的时候,他就已经是这样了。”鲁燕赵缓缓摇头,沉吟片刻道:“至于他身上的伤势,我估计是飞鹅山山巅那口玉泉的缘故,我去的时候,玉泉有一股水流溢出,小师弟就包裹在那些水液里面。”

“玉泉?”陈白庵闻言一愣,有些诧异的向鲁燕赵问道。

鲁燕赵见状,便将玉泉形成的原因跟陈白庵讲了一遍。听闻玉泉乃是地脉与水龙汇聚之后形成的泉眼,更因为五行道局的原因,成为了贯通港岛龙脉和五行道局的渠道后,陈白庵微微颔首,更是明白了为何林白会是现在这幅情况。

按照他之前的经验来判断,林白在于天道反噬抗争之下,必然会受到极重的威压,之所以昏迷是因为周身骨骼、经脉和脏腑被威压所震伤,层层状况叠加,稍有不慎就会丢掉小命!

而现在之所以他身上没有这些状况,想来应该是地脉念及林白的恩情,所以特意以玉泉之水来滋润林白肉身,恢复了体内的骨骼、经脉和脏腑。

但让陈白庵无法想通的是,如果按照他的推断,有玉泉之水的滋润,再加上林白自身的法力修为,在骨骼、经脉和脏腑复原的情况下,绝无经过了这么久还不苏醒的道理。

但现在偏偏林白就是睁不开眼,而且还气若游丝,一幅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的可能,这实在是叫陈白庵搞不明白,究竟是因为什么才出现这种情况。

“陈老,师兄,你们一定要救救林白!”陪伴在一侧,紧握着林白另一只手的李秋水,看到陈白庵眉头的沉吟之色后,眼泪珠子如断了线般,哽咽道。

又是一个痴情种子,看着李秋水的模样,陈白庵心中不禁轻叹一声。林白这小子的桃花也真是太旺盛了一些,最要命的是,他这些桃花偏生还犯得叫人无可挑剔。

“放心吧,林白的事就是我们的事,我们一定会竭尽所能。”轻叹一声后,李嘉程颇为怜惜的朝李秋水瞄了眼,缓缓道:“你也不要太伤心,这小子福大命大,出不了事!”

“陈老,小师弟现在究竟是什么个情况?”张三疯是个急性子,见陈白庵沉吟不定,心中愈发焦灼,望着陈白庵急声问道。

“我也弄不清楚……”陈白庵缓缓摇头,沉吟片刻后,用商量的口吻对张三疯道:“要不咱们带着这小子去找无支祁前辈,看看他老人家能不能找出原因所在。”

张三疯很清楚,如今陈白庵的修为已经在自己之上,如果林白的情况连他都看不出个究竟,那就真的只有去求那位神秘莫测的无支祁老猴这一个办法。只是如今林白气如游丝,而尘封之地又在极北极寒之地,他实在是吃不准林白是否能经受得起这舟车劳顿。

而且尘封之地的洞府主人,更是对无支祁下过禁足令,严禁他走出尘封之地半步。无支祁来不了,林白又不知道能不能经得起这番折腾,这究竟该如何是好!

张三疯知道这个道理,陈白庵又如何能不明白。望着病床上面色如纸的林白,他不禁轻轻叹了口气,心中止不住有些黯然,难道真的是天妒英才,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了?!

“要不先让我看看?”就在诸人心中为难之时,突然传来一个怯怯的声音。

诸人闻声望去,只见说话之人,不是那如粉雕玉琢般可爱的药娃娃又能是哪个!

“小家伙你别在这胡闹,把我惹急了,小心我把你剁吧剁吧灌小师弟肚子里!”张三听到这话,脸顿时拉得老长,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向着药娃娃训斥道。

在他看来,这小家伙跟小黑猫就是一个德性,都是正事儿半点不干,只知道吃吃喝喝的玩意儿!而且这货虽然是不死药化形,但哪里有什么帮人看病的本事。

“你要真把我剁了喂他,恐怕他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药娃娃在澳门就没少受张三疯的气,如今听到他这冷嘲热讽,更为愤懑,小嘴一撅,自顾自嘀咕道:“不想让我看,那我就不看,等到你们这小师弟不行的时候,你就是去求遍漫天神佛,也没人帮得了你们。”

“你……”在林白这情况下,张三疯已是急火攻心,听到药娃娃说林白不能再醒转,心中更是暴起无名火,伸手就想去教训这小家伙一顿。

“先别着急。”陈白庵见势不妙,急忙伸手拦住张三疯,然后正色望着药娃娃,道:“小家伙,你有几成的把握将林白救醒?”

俗话说得好,久病成良医。在张三疯想来,药娃娃既然是不死药化形之物,药力之强绝对非同一般,说不得真的在这家伙的传承记忆中有什么神异的治疗法门。

“不看看我怎么知道……”药娃娃大刺刺的嘀咕了一句,然后三蹦两蹦,蹦到林白身前,有模有样的伸手放在他脉门位置,然后闭起眼睛,做起那沉思状。

时间滴答而逝,场内静谧一片,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药娃娃身上。但是这小家伙也不知道是入定了,还是睡着了,大半天都没睁眼,身上更是连半点儿动静都没有。

“小王八蛋,你他妈是不是睡着了?”张三疯哪受得了这种煎熬,抬手就朝药娃娃弹去。

“你是不是真想你小师弟就这么挂了?!”只是还没等他手指头碰到药娃娃,这小家伙已是将头扭到了一边,缓缓睁眼,怒斥了张三疯一句后,淡淡接着道:“想救他的命,很简单!你们俩一起出手,凝聚法相,努力威压这小子,破坏掉他的骨骼、经脉和脏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