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59章 施救(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52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凝聚法相,以威压破坏林白在玉泉滋润下复原的骨骼、经脉和脏腑?!

张三疯闻言怒火直奔脑瓜门而去,双眸之中寒光闪烁!药娃娃这哪里是在救人,分明是在杀人!要知道林白如今的情况本就极为危急,命如游丝,只剩下一口气在吊着性命。

而这口给他吊命的气,就是玉泉对他身体的滋润,是他复原了骨骼、经脉和脏腑。如果现在连这三者都要破坏掉,让林白重新回到先前在天道威压下的状况,那他这条命还能保持多久,恐怕连一时三刻都撑不了!

“小王八蛋,放你妈的屁!”张三疯一个箭步踏前,怒视药娃娃,沉声道:“我小师弟不但把你从始皇陵寝那死地带出来,又在尘封之地给你讨了机缘,还让你在澳门跟着小黑猫那犊子胡吃海塞,他到底是哪里亏待你了,你竟然想把他往死里整?!”

“这法子不行!”就连陈白庵听得此说,都是连连摇头,断然否决了药娃娃的提议。

如今林白能保住性命,全靠这一线生机恶,而且这一线生机更是地脉的恩赐。如果擅自就将这股生机破坏掉,那他还靠什么来存活。

“你们两个就不能听我把话说完么?”被他们俩这态度一弄,药娃娃也是有些气急败坏,小眼珠子瞪得溜圆,怒声道:“你们只看到这股生机延续了他的性命,可你们想过没有,也正是这股生机,拦阻了他体内那些淤血和元气波动的排除。如果不把那些东西从林白体内弄出来,就算是大罗金仙下凡,拿着起死回生的丹药,也没办法把他救醒!”

听着药娃娃的话,陈白庵和张三疯顿时面面相觑。他们想要反驳药娃娃的话,却根本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点,而且越是仔细品味,越是觉得药娃娃这话有道理。

刚才他们情急之下,的确是没有想过这种可能。地脉凭借玉泉生出的生机气息,的确是将复原了林白的骨骼、经脉和脏腑不假。但没有那些伤口,他体内淤积的那些气血和元气波动,就没有宣泄出来的渠道,而这些东西停留在体内,的确很可能就是林白无法苏醒的原因。

看到张三疯和陈白庵吃瘪的表情,药娃娃脸上的神情愈发得意。就你们两个家伙,还想跟我斗,你们这些愚蠢的凡夫俗子知道什么。这小子可能会遇到这种情况,可是伟大的无支祁大人早就跟我交待过的,刚才药爷爷我故作姿态,不过是想彰显下自己的神异罢了!

“陈老,三疯师兄,要不咱们就按他说的试一试?”虽然不大明白几人交谈话语里的意思,但李秋水也能看出来张三疯和陈白庵态度的转变,似乎证明了药娃娃有将林白救醒的手段。如今哪怕是只有一线希望,都要竭力一试,不能让林白停留在这种状态。

“可以一试。”沉吟许久后,陈白庵点头应了下来,然后望着药娃娃道:“我和三疯联手催动法相,以威压破开他体内愈合的创伤后,你要怎样保全林白的生机?”

“这就是我的秘密了,不过你们放心,我有十足的把握,只要按我说的做,绝对能给你们再变出来一个活蹦乱跳的臭小子!”药娃娃老神在在的炸了眨眼,故弄玄虚道。

但不知为何,他脸上的肌肉却是在那抽动不止,仿佛要做的决定极为肉痛。

“三疯,要不要试试?”听到这话,陈白庵转头望着张三疯问道。

“那就试试!”张三疯知道除了听药娃娃这小家伙的话外,再没有其他的手段,一咬牙做出决断,然后望着药娃娃恐吓道:“你这小王八蛋给我听好了,要是按你的说法,我小师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我一定把你大卸八块,端去喂狗!”

“药爷爷我什么时候骗过人,说了能救醒他,就一定能做到!”药娃娃不耐烦的摆了摆手,道:“赶紧动手吧,再拖下去那些淤血和术法波动撞击,这小子就更难救活了。”

张三疯一捏拳头,转头跟陈白庵相师一眼,而后不约而同的手上开始掐动印诀,缓缓催动体内的法力和周遭的天地元气生起感应,然后缓缓调动法相汇聚而出。

轰然两声之后,卧室上空顿时多了两尊法相。虽然他们两人晋阶化神境界,都是在机缘巧合之下,不如林白那般自然而成来得好。但张三疯经过无支祁的几次三番敲打,如今已然不俗;而陈白庵则是吞服了七窍灵丹那种神物,法力经过生机冲刷之后,也是庄严无比。

虽然这两尊法相并没有林白的法相那般凝实,但出现之后,也透着一股不可言说的庄严神圣之感,而且伴随着这两尊法相出现后,卧室内的空气就如同凝固了一般,每个人都感觉到身体周遭有一股极强的威压感,叫人想要敬畏低头,不敢仰望。

奶奶的,这就是作为万物灵长的好处,什么时候药爷爷也有这种威风就好了!有些艳羡的向着虚空中两人的法相望了眼,药娃娃不禁有些意动和自卑,但这想法很快就被他自认为天地之灵高人一等的念头给打消,沉声呵斥道:“赶快威逼这小子,越狠越好!”

听到药娃娃这话,张三疯和陈白庵又相视一眼,然后牟足了劲开始催动法相,室内那股庞大的威压越来越重,放着的一些瓷杯甚至咔嚓嚓裂开细密的缝隙。

而被这股威压针对着的林白,周身关节也开始爆发出嘎巴嘎巴的声响,仿佛骨骼都在段段碎裂,而且他的面色更是不断由苍白向着潮红转变。

“噗!”就在这威压达到顶点的时候,躺倒在病床上的林白上身陡然直立,剧烈咳嗽几声后,一口带着腥臭气味,色泽暗红发黑的淤血喷出。

看到这口鲜血喷出,陈白庵和张三疯脸上顿时露出喜色。从这淤血的颜色来判断,显然压抑在林白的脏腑中已久,如果不能排除,定然会抑制生命的恢复,如今能够把这口淤血吐出来,脏腑处自然就会变得清明许多。

但这喜色只是出现片刻,便转瞬而逝,因为这口鲜血喷出,也意味着地脉给林白的那口吊命之气彻底被威压击溃。只是短短几瞬,林白的面色便从潮红向着金箔般的颜色变化。

面如白纸和面如金纸,虽然只有一字之差,而且两者代表的,都是出现此种状况之人性命垂危,但实际上却是有着极大的差别。

面如白纸,意味着出现这种状况的人还有一口气吊命,还有存活的可能;但面如金纸,却是说明出现这种状况的人,连吊命的那口气都快没了,马上就要失去存活的可能。

“小王八蛋,赶快动手啊!”眼瞅着情形,张三疯不禁破口大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