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60章 施救(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36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放心吧,有药爷爷坐镇,就算是耽搁个一时半会,也出不了人命。”药娃娃听到这话,不屑的撇了撇嘴,但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儿都不慢,抬手就朝自己头上摸去。

就在诸人为药娃娃这动作感到不解的时候,这小子竟然一抬手扯下了头上顶着的一枚红果儿!这红果子一摘下来,室内顿时便弥漫起一股馥郁的清甜香气,犹如百花绽放,又如数百种药物堆积在一起,又像是许多水果切开后流出汁水的气味……

看着药娃娃的动作,张三疯终于明白,为何这小家伙会如此的有恃无恐,大包大揽说能将林白救醒。虽然药娃娃一直没有说明他头顶那三枚朱红果子的来历,但林白却是跟张三疯说过,他觉得这三枚果子很有可能是药娃娃全身生机的汇聚。

当初在始皇陵寝的时候,张三疯想要对这三枚果子下手,就在药娃娃手下吃了个暗亏;而且即便是在给陈白庵炼制七窍灵丹的时候,药娃娃也不过是将药材吞入肚中,并没有消耗这三枚红果,足见这三枚果子对他的重要程度。

而起就张三疯所见,从小黑猫那贼东西在见到药娃娃的那一刻开始,就没有一分钟不在打这三枚果子的主意。甚至张三疯觉得,小黑猫带药娃娃出去大吃大喝,都是为了降低药娃娃对它的防范之心,好伺机动手,把这三枚果子抢走。

小黑猫的眼光是何其毒辣,张三疯是再清楚不过。如果这三枚果子没有神异功效,它绝对不会那么处心积虑想把这东西弄到手。

但不管小黑猫用什么手段,哪怕被灌了一肚子酒,只要有人对这三枚果子动手,药娃娃就会迅速苏醒,竭力防范。而从他的这种珍重程度,也能看出来这三枚果子的神异。

但是如今这小家伙竟然舍得拿出其中一颗给林白服下,这实在是出乎张三疯的意料。甚至回想起刚才自己对待药娃娃的那种态度,饶是张三疯脸皮大厚,都觉得有些愧疚。

“掬开他的嘴!”伸手将头上红果子摘下之后,药娃娃没有任何犹豫,向着张三疯怒吼了一句后,看到张三疯按照自己的指挥将林白的嘴掬开,便伸手将红果给扔了进去。

红果入喉,沾到林白口中的津液,便如冰雪遇到太阳一般,瞬间化开,便为一丝丝的药力向着林白体内冲刷起来。一道道诡异的红色丝线缠绕着林白的身躯,更是有丝丝缕缕的香气弥散开来。虽然没有尝到那果子的味道,但单单是闻着那股香味,都叫人觉得心旷神怡。

短短片刻之后,顺着林白的毛孔,开始向外浸出黑色块状如污垢般的事物。

望着那些如黑垢般的事物,陈白庵心知这是林白在抵挡天威之时,体内存下的最细微痼疾!这种痼疾只存在于穴窍与经脉之中,以寻常药力只能调解分化,哪怕是如同林白这样的化神境界相师,也只能靠不断运转法力冲刷,才能将其恢复个七七八八。

但其中细微处,根本无法化解。这并不是法力不精纯的缘故,而是人力有穷尽,世上一切本就是不完美的事物,所以才会如此。但如今这枚红果入肚,却是把林白体内这些最细微的伤势形成的痼疾都排挤出体外,无异于要将林白的身体变成一块无暇的璞玉。

片刻之后,林白面上的那种金纸之色开始缓缓消散,他的肌肤周遭不断闪烁着淡淡的乳白色光华,犹如神辉一般闪耀不定!而且从他的身躯中,更是开始不断向外散发出蓬勃生机,叫人觉得他的血肉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浑身精气澎湃到了极致。

但即便是到了此刻,这股能量仍然没有穷尽,而是不断向着林白体内更深处不断侵入。他的躯体此时就如同是一块巨大的水晶般,精光闪烁,旺盛的生命气息弥散而出,肌体上那些受到威压的伤势彻底痊愈,生命精气犹如潮水,滚滚流动,汹涌澎湃!

而他的五脏六腑也是五色湛然,没有任何杂色,纯洁无垢,就连骨骼都开始向外散发着灿烂的光辉,如同神华一般,流光溢彩,炫目无比。那模样根本就不像是血肉之躯,倒像是以世人虔诚叩拜之下,凭借念力生成的神祗。

而且林白体内的那些经脉,在这股庞大的生机游走之时,也是在不断的壮大坚固,甚至连林白的丹田,都在不断的向外扩散,比起之前扩大了一倍不止。

相师法力之所以有穷尽,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经脉和丹田没有办法承受长时间运转术法的压力。但是如今林白被药力伐骨洗髓,体内纯净无暇,对天地元气的把握自然愈发敏锐;而且经脉丹田无比坚固,更是可以让术法持续的时间更长,发挥的威力更大。

“因祸得福,小家伙,你这次的牺牲实在是太大了……”望着林白身体出现的种种异变,张三疯不禁有些口干舌燥,甚至有些想要也如林白这般半死一次,然后让药娃娃摘下一枚果子给自己服下,好把体内的桎梏尽数洗清,让身躯被生机洗涤得如美玉般纯粹无暇。

但他这话还没说完,剩下的半截话就被吞进了肚子里。摘掉这枚红果之后,药娃娃的身材竟然如吹气球般长高了许多,竟然达到了两三岁小孩儿的高低。

只是这小家伙的身体虽然长大了些许,却根本没有孩童那种旺盛的精气神,原本红扑扑的小脸蛋如今惨白一团,而且顺着额头更是不断淌下汗珠,那模样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看着他这模样,张三疯终于明白,药娃娃之所以先前身躯那样微小,很有可能是将体内的生机尽一切可能压缩,使躯体凝实到无以复加地步的结果。如今红果被摘掉,失去了那股压缩之力,体内的生机陡然扩散,自然而然就会扩大一些。

越是这么想,张三疯便越是觉得愧疚,想想先前自己说话的那口气,和对待药娃娃的那种恶劣态度,他简直恨不能抽自己两耳光。

“妈的,这次是有些托大了!”就在此时,病床上的林白陡然张开双眼,剧烈的咳了几声后,口中喷出一蓬紫黑色的淤血,一抹嘴角,疑惑无比望着诸人,道:“你们给我吃了什么,怎么甜丝丝的?这娃娃又是谁家的,不会是小景行吧,怎么着长得跟药娃娃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