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61章 遁去的一(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你家那毛孩子还好生生在澳门待着的,在你面前的是药爷爷我!”药娃娃听得林白把他错认成小景行,不屑的一翻白眼,而后微微仰头,目光四十五度角上扬,一幅既明媚又悲伤的模样,道:“你这条小命是药爷爷我花了头上的一颗红果救的,好好想想怎么报答我吧!”

“多谢,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竭尽全力帮你!”林白闻言,颇为震惊的向着药娃娃打量了几眼,然后拱拳苦笑道。

要知道那三颗果子,说成是药娃娃的命,都不为过,他着实没想到药娃娃竟然舍得拿出其中一颗,来为自己续命,这份恩情,实在是太大了。就算叫林白上刀山下火海都无以为报。

见林白如此诚恳,药娃娃搔了搔头上顶着的那片绿叶子,摆了摆手,道:“现在还不着急,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到要你怎么帮我的时候,再告诉你好了!”

“你这家伙也真是太莽撞了,天威那种东西,你竟然都敢去抗衡,也真是不怕死。既然你想布下五行道局,就该跟我和三疯说一声,我们俩虽然不济,但怎么着也能扶持你一些,让你少受些苦。”见林白精神振作了许多,陈白庵不禁有些苛责道。

抵达港岛之后,陈白庵和张三疯便感受到了五行道局散发出的磅礴五行生机。虽然之前他们就知道,林白这次布置的风水局极为大手笔,却是没想到他竟然如此的冒险,玩了这么惊心动魄的一手,以一人之力来开启风水局,即便是如今想想都有些后背发凉。

虽说相师自古至今都是在逆天行事,但实际上大多数相师所做的,都是在天道规范的范畴之内。林白如今布下五行道局,改变了天道定下的三元九运,甚至还调动四象和紫微垣来垂降五行星气,辅弼五行道局来反哺龙脉。纵然是陈白庵熟读相术典籍,也是闻所未闻。

如此庞大的阵势,又如何能不引起天道极强的反噬,又怎么能不降下天威!虽然陈白庵和张三疯都自认术法不及林白,但他们如今毕竟也是化神境界的人,如果当时有他们襄助林白,分担一些天道威压,也许林白就不会出现刚才那叫人惶恐的一幕。

“我不是想着让你们帮我照看嘉尔她们嘛,而且时间紧迫,我也没机会通知你们。不过还是得谢谢陈老和师兄,如果不是你们,我怕也是没办法躲过最后那一波天威的侵袭。”林白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郑重其事的对陈白庵和张三疯道。

虽然受到药娃娃头上那颗红果的滋润,他体内的伤势好转了许多,但身躯仍然还有些虚弱,不过如今神智倒是完全清醒了过来,想到最后一波天威垂降时的威势,再想想当时自己已经无力抵挡的状态,即便是胆大如他,也不禁起了一身的白毛汗。

在出手开启五行道局之前,林白的确知道很有可能会降下天道反噬,但是却没想到这一波怒火居然恐怖到这样的地步,即便是自己如今的相术手段几近巅峰,都差点儿难逃生天。

虽然他出道以来,也没少经历过劫难,甚至没少和天道碰触。但唯独这次却是彻底明白了何为天道怒火,何为天威。那股天道威严,简直叫他心中无法生出与之相抗的念头。现在想想当时自己慨然挺立雷劫之中,指天骂地的画面,他也是后怕不已。

在他想来,如果不是在那个危急时刻,陈白庵和张三疯赶到,恐怕他真就难逃此劫。

“那一波天威不是你自己弄消失的么?”但让林白不解的是,他这话说出来,陈白庵和张三疯两人却是露出怪异的神情,然后疑惑无比的盯着他异口同声问道:“海面上出了些状况,我们赶到港岛的时候,天威已经结束,是接到燕赵的消息,才赶来了这里。”

“不是你们出手的?”听到这话,林白先是一愣,然后颇为狐疑的扭头望着鲁燕赵,沉声道:“鲁哥,你有没有注意到当时的情况,是不是山上还藏着什么人?”

“没有,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感受到任何古怪的气息……”鲁燕赵缓缓摇头,道。

听到鲁燕赵的话,林白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以他对相术的理解,他很清楚最后那一波天威的恐怖。也知道天要杀人,绝不会半途而废,就像是阎王叫人三更死,绝不留命到五更一样。如果当时没人出手拦阻的话,那最后一波天威绝不会半途而废。

在那个电光石火的瞬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究竟是什么人抵挡住了那道天威余波?而且那道只是针对自己的天威余波,最后又是被弄到了什么地方?

但不管他怎样回想,都回想不起来在那个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习惯性之下,他微微闭上双眼,开始调动神念,在心中不停推算,想要找出最后那波天道余威的下落。但是神念刚一催动,他便觉得五脏之间陡然一阵针扎般的刺痛,顺着嘴角一口嫣红的鲜血喷出。

“臭小子,你不想活了,就你现在这模样,还想推演天机,找出天威的下落?”

看到林白的模样,药娃娃顿时勃然大怒,爱惜无比的抚摸着头顶的红果,怒声怒气道:“还是你刚才没品出味道,想再吃一颗药爷爷头上的红果子。我告诉你,药爷爷头顶剩下的两粒红果,可是给我自己留的保命的东西,你连想都别再想了。”

“我没那意思,只是习惯性的推衍天机,是我大意了……”林白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后,苦笑不已。虽然有药娃娃头顶红果的伐毛洗髓,但归根结底,林白也毕竟还是肉体凡胎,并不能突破那层桎梏,根本无法超脱于这凡尘俗世,更不用说要以人力去推算天机。

“你小子还是好好休息休息,别想那么多,不管最后帮你拦下天道余威的是什么人,毕竟还是救了你的命。”陈白庵伸手拍了拍林白的肩膀,沉吟片刻后,面色有些阴郁道:“要我说的话,恐怕最后拿到天道余威,就是你小子命中遁去的一,这是你没法子揣测的!”

“命中遁去的一?”听到陈白庵这话,张三疯不禁有些讶异,疑惑道。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虚一不用,这便是那遁去的一。”缓缓念出此句后,陈白庵缓缓接着道:“这是我从陈抟老祖留下的笔记里看到的东西,意思就是天道五十,但只能掌握其中四九,虚一之数,变动不止,无法把握。”

听完陈白庵的话后,林白缓缓点头,面色也是变得沉重起来。诚如陈白庵所言,天道五十,穷尽外力,只能追寻其中的四九之数,余留下的一,根本无从把握。而这恐怕也正是命理虽然由天既定,但仍然会受到外力的影响,诸如祖荫、风水、人力种种、

而这些外力,改变不定,发展的方向更是无从揣度,便是那遁去的一。

如今那道本来要终结掉林白性命的余威陡然消散,无处可寻,和那些影响人命理的外力何其相似,恐怕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陈白庵才会说,那道天威余波成了遁去的一。

但越是想通这些关节,林白心里就越是忐忑。那道天道余威的威力有何等恐怖,他再清楚不过,如今这余波神秘消散,化作自己命中遁去的一。虽然看似救了自己的性命,但谁也不知道这个遁去的一,会给自己命理带来怎样的变化,又会给自己身边的人带来怎样的变化。

天道余威如此恐怖,却还是有人能够以如此巧妙的手法,将其化去!越是推算,林白越是觉得出手帮助自己那人的可怕,尤其是对方如今潜存于黑暗之中,根本无法分辨是敌是友,这就更叫人担心。尤其是在尘封之地经历过丹劫中的心劫后,林白对命运更是多了往昔未尝有过的恐惧,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弄清楚一件事情背后的真相。

“大道有缺,这是谁都没有办法改变的道理,不管是我,还是你小子,抑或是药娃娃这种天地生养的灵物,都没办法改变这个既定的事实。”陈白庵缓缓摇头,轻声接着道:

“虽然有那颗红果救治,但是你小子的状况,怕还是要休养十天半月才能好。越是担心这些事情,越是会影响你的康复,你要是真想弄清楚背后的秘密,最好现在不要想那么多,等康复之后,再去仔细推算,也许等到那个时候,你能找到那个遁去的一。”

虽然是如此劝慰,但陈白庵却也明白,想要找出那个遁去的一,恐怕没有任何可能,即便是林白,怕也没有任何机会。这不是因为他不信赖林白,而是因为那一股消失的力量,也即遁去的一,它可以相互融合,相互抵消,最终变化到无穷,但又是恒定不变。

这个一,和华夏常用的‘三’是一个道理,它即用来形容多变的一切,又用来形容亘古不变的真理,代表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人力有竟,这是谁都没办法改变的事实。

叮铃铃……,就在屋内陷入一片沉闷之际,坐在病床一侧的李嘉程口袋里的手机却是骤然蜂鸣不止,仿佛电话那边的人牟足了劲,不把这个电话打通,就誓不罢休一样。

铃声震动,所有人的目光都向着李嘉程望去,想要知道这个电话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