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65章 休养生息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不得不说,林白这场病,其实还生得挺值的,这些日子着实叫他过够了休养生息的瘾!

虽然确认了林白的身体并无大恙,但刘蕙芸也没着急返回燕京,而是选择多在自己儿子身边待一些日子。这些年来,林白整日世界各地的跑,停留在她身边的时间可谓是少之又少。

虽说有林白带回来的灵药滋润身体,但刘蕙芸还是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一年不如一年。人年纪一大,就爱胡思乱想,即便是有小景行和小利贞这俩活宝孙子陪伴,但她还是着实是有些怕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一段岁月里,儿子不能陪在自己身边。

华夏有种说法,叫养儿防老,刘蕙芸也明白,林白的情况和那些普通人不同,自己也不能强求他太多。而且未来的事情,谁也不能提前预知,所以能抓紧一些时间,就努力把握。

这些日子来,林白的伙食,都是由她亲自下厨。纵然是李嘉程怕她辛劳,请来了一位大厨帮忙,也被她婉言谢绝。和那些外国佬不同,华夏人对感情的表达很含蓄,尤其是刘蕙芸他们这老一辈的人,很多时候,那些不能言说的话,都习惯放在食物中来表达。

这种替儿子下厨,做他爱吃饭菜的感觉,对刘蕙芸而言很好,就像是时间回到了二十余年前,每当林白从茅山回到家中后,大口大口吃着自己精心准备的饭菜时候的感觉一样。

林白也很清楚,在刘蕙芸眼中,不管自己如今是不是做爹的人,也不管自己究竟是娶了几个媳妇儿,自己都还是那个急匆匆从茅山赶回家中,只为吃一顿热气腾腾饭菜的少年。

所以这些日子,每次吃饭的时候,林白都是如上战场一样,吃得是大快朵颐,满头大汗。

而每当这些时候,刘蕙芸眼中的神色,就变得愈发慈爱。

不仅仅如此,在林白精神稍稍好转了些之后,刘老爷子就打来了电话。在听老爷子训斥了几句后,林白有些委婉的表达了想要一家老小回茅山过年的想法。出乎林白的意料,刘老爷子答应得非常爽快,在电话里面就直接拍板,商定好等林白身体好转,就在茅山相聚。

老爷子这爽快利落的态度,叫林白喜不自胜;但却叫燕京刘家的上下老小心里犯了难。老爷子早过了期颐之年,身体也是一年不如一年,燕京到茅山虽然不算远,但一路舟车劳顿,对老爷子的身体却也是不小的伤害,万一闹个头疼脑热的也不好处置。

但对于刘家上下的这些怀疑,刘老爷子只用了一句话就给抹去了:老子年轻的时候,两万五千里长征都走过来了,就燕京到茅山这么点儿距离,难道还能难倒自己;而且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从李天元仙逝之后,林白已是许久没回山祭拜,老刘家不能干这种没心没肺的事!

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理由,刘老爷子只是埋在心里,并没有跟外人提半个字。老人家着实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山水,什么样的人物,才把林白变成了现在这模样!也想弄清楚,究竟是什么样的奇人,才把他这个外孙,调教得这样趁他心意。

回山过年这件事情定下来,林白心里的牵挂便顿时消减了许多,心情也变得分外舒畅。

但天下没有完美的事情,虽然最近日子过得颇为舒心,但也不是没有叫他闷闷不乐的事。

一则是在身体好转之后,他便以秘法推算那道天道威压的下落,但不管他怎样推算,穷尽心力,都找不出分毫天机,根本无法察觉那遁去的一究竟是去了哪里;二则是,他竟然连孙润一那小子的下落都没查出来,并且按卦象来看,那小子很有可能会和自己再有交集……

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孙润一和遁去的一之间,并没有什么牵连。这便也让林白放下了心,就算以后真是再有什么牵连,就孙润一那几把刷子,也翻不起什么浪花。

这两者虽然叫林白不爽,但实际上让他闷闷不乐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第三件事情。因为刘蕙芸在港岛的缘故,几女陡然变得内敛了许多,根本不给林白任何一亲芳泽的机会。每每林白想要动用禄山之爪,大快朵颐的时候,几女便会以林白身体没康复为借口,推脱过去。

看得到,够得着,偏偏却吃不到。尤其是每天在跟前绕着转悠的,还是几名风姿万千,千娇百媚的可人儿,这种猫爪猫挠的感觉,任何身体健全的男人,都无法忍受!更不用说,林白这家伙在经历了九紫右弼桃花阵后,在那方面的需求,还要比常人更强一些。

在后花园躺在躺椅上,晒着太阳,林白觉得自己已经如同七八十岁,全身上下再没半点儿荷尔蒙分泌的老人家一样。他觉得如果任由这种情况继续发展下去,自己的情况会变得很危险,很恐怖,说不得以后要变成清心寡欲的和尚,所以必须要想个办法改善一下才行。

所以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林白突然从深水湾花园洋房消失了,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下落,更不知道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时候从院子里出去的。

虽然这几天休养生息下来,林白的身体状况不断康复,但当日天道余威的画面,以及林白意志消沉的画面,仍然在诸人脑中挥之不去。所以林白的突然消失,无异于是在这座宅子里投下了重磅炸弹,一时间人心惶惶,所有人都奔赴街头,想要找出他的下落。

但不管陈白庵和张三疯他们怎样推算,也不管鲁燕赵和李嘉程如何拨打林白的电话,但这小子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找不到半点儿影踪。

而就在这人心惶惶的时候,几女的手机上却是突然收到了一条诡异的短信,那条消息的内容很简单,只有寥寥数字:奕居酒店,2018房间,我等你们!

“下流!”看到短信之后,几女哪还能不知道发短信的人是谁,又哪能不知道发短信那家伙心里边打得是什么歪主意,一个个俏脸绯红,在那斥责不已。

“无耻,把我们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竟然是在打这个鬼主意。”沈小艺撇了撇嘴,不屑道:“嘉尔姐,小青姐,几位妹妹,咱们就是不过去,馋死那小子!”

“你们又不是没见那小子这几天的模样,天天可怜巴巴的,好像一只偷不到腥的猫儿一样。”宁欢颜望着短信上的寥寥数言,噗嗤笑了声后,道:“我看咱们姐妹们还是可怜可怜他,分几个人过去,把那臭家伙从水深火热里面解救出来吧。”

“那欢颜姐你过去好了,我们才不去。”几女红着脸摇头不迭,把矛头指向宁欢颜。这算个什么事儿嘛,老太太也在港岛,若是传出去,搞得跟偷情一样,保不齐老太太心里有什么想法,那小子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走人,自己这些人还怎么面对老太太。

“我来的时候,看到港岛这边好像有那种特殊服务的电话,你说咱们要是不过去的话,那臭小子会不会打那种电话?”羽山月叶沉吟良久,支支吾吾道。

话一出口,场内顿时寂静一片。虽说她们知道,虽然林白是洁身自好的人,但抵抗力却是不怎么强,万一自己这些人没过去,酒店又询问他特殊服务,保不齐会怎样。

“秋水妹妹是地主,要尽地主之谊,肯定是要去的!”宁欢颜端着下巴想了大半天,缓缓道:“我、小青姐、小艺妹妹肚子里都有小宝宝,不能被你们带坏,就由嘉尔姐带着月叶妹妹、漫云姐和懿兰妹妹过去好了。你们几个一定要组队好好刷刷那小子,让他以后还敢不敢做这种荒唐事,搞突然消失来吓唬咱们!”

李秋水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听得这话,下意识的便连连摆手,支支吾吾说不出一句话。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却是被羽山月叶一把扯住,招手拦住出租车便钻了进去。

“嘉尔姐,你们还等什么,去晚了的话,那小子保不齐可就干出来坏事儿了!”见贺嘉尔还在犹豫,宁欢颜嘿嘿怪笑几声,向着贺嘉尔后背一推,调侃道。

“我看是欢颜你自己想过去吧,你要是再胡说,小心我撕了你的嘴!”贺嘉尔伸手捋起面颊上的秀发,脸颊飘起一朵红云,有些娇羞的朝司马懿兰看了眼,道:“懿兰妹妹,走吧。”

司马懿兰向着廖漫云望了眼,两人目光相接,再想到即将发生的那些羞事儿,情不自禁的便低下了头。可宁欢颜何其泼辣,而且又是练家子出身,虽然如今有孕,但力气丝毫不见减少。根本不给她任何推推搡搡的机会,伸手推着她的后背,便向出租车里面塞了进去。

望着几女的模样,那出租车司机是彻底看呆了!他在港岛这么些年,还是第一次遇到如此之多的美女,而且还是扎堆儿的美女,这实在是百年不遇的事情。

“去奕居酒店,快点儿开!”将诸人塞上车后,宁欢颜满意的拍了拍手,然后笑眯眯的给司机报出了终点站的名字。

听到奕居酒店四个字,出租车司机眼中陡然亮起一段亮光,然后心中忍不住悄悄叹息起来,究竟是什么男人,竟然有这么好的运气,可以有这么多千娇百媚的姑娘相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