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66章 近乡情怯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几女刚走到房间门口,总统套房的大门便轰然洞开,而室内的画面,更是叫几女暗啐不止,原本一路上在出租车司机那诡异目光注视下,变得羞红的面颊,愈发娇艳起来。

倒也不是她们羞怯,而是林白这家伙实在是太没羞了一些。大门拉开之时,竟然全身上下赤条条不着片缕,尤其是双腿间那臭玩意儿,更是高高翘起,一幅枕戈待旦模样。

不但如此,在将几女迎进门之后,林白更是如献宝般,挺着身下那玩意儿,在几女面前转悠不止,脸上更满是得意笑容,仿佛在向几女诉说:看你们老公多生猛厉害!

“看把你给得意的,不知道前几天是谁躺在床上咿咿呀呀,一点儿精神头没有,一根手指头就能戳翻在地上。”贺嘉尔向着林白双腿间瞄了眼,暗啐一口后,佯装正色道:“你赶紧把衣服穿上,我们来之前已经给老妈打过电话了,她老人家马上就过来!”

“什么?”听到这话,林白顿时惊呼出声,小兄弟也不复先前的精神奕奕,如同一条死蛇般垂头丧气的挂在身前。他着实没想到几女竟然这么狠,在收到自己的短信后,竟然会通知刘蕙芸过来,这么一来,自己的计划岂不是全都落空了。

而且这酒店房间,更是他精心挑选出来的情趣大房,就连浴室里都精心准备了玫瑰泡泡浴,准备跟几女尽情的享受一番。难道这些小妮子是铁了心要把自己给急死,让自己体内的荷尔蒙彻底爆表,整个人都被欲念彻吞噬,变成那种丧心病狂的狂徒?!

不对劲儿!就在林白沮丧无比,准备把扔了一地的衣服穿起来的时候,却是看到几女已经嗤嗤笑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他这才知道自己是被几女给涮了。

“好啊,现在竟然敢合伙骗我了,我看你们胆子是越来越大了!”把手里的衣服向着地上一摔,林白佯作狂怒状,怒声怒气道:“都给我准备好了,家法伺候!”

说着话的同时,林白犹如下山的饿虎般,向着几女就冲了过去。大手只是略一搓动,便将几女身上的衣衫尽数褪下。而且此时在林白脸上,哪还有半点儿往常云淡风轻的模样,取而代之的则是无尽的狂野,双手更是上下逡巡不止,寻秘探幽。

只是短短几秒钟的功夫,几女的呼吸便变得急促起来。都说小别胜新婚,她们和林白着实有段时间没聚在一块,尤其是这厮如今身上不着寸缕,厮磨之间,更是能感受到那根火热的触感,这就叫她们心里边觉得更为酥麻,仿佛有无数条小虫子在身上来回攀爬。

说时迟,那时快,短短几瞬后,几人便纠缠在了一起。几女是笃定了心思,要好好逗弄林白一番,一个个是夹紧了腿,根本不叫林白找到进入的位置。但这种旖旎的打斗,她们四两拨千斤的太极拳功夫,显然还没练到家,哪里敌得过林白的抓奶龙爪手。

几分钟之后,几女便缴械投降,任凭林白在那作怪。向着几女身下轻轻抚摸一会儿后,林白抬起沾满了湿润液体的手,在她们面前晃了晃,嘿嘿怪笑一声,先抱起廖漫云盈盈一握的纤细柳腰,开始前后大力耸动起来。

大床在他们身下吱呀作响,廖漫云不由自主的顺着口鼻间发出阵阵呜咽之声,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有些矜持,紧紧咬着红唇。但过了几分钟后,却是再无法忍受那沁入骨髓的快意,不自禁的扬起秀美颀长的脖颈,颤抖着如血的红唇,畅快的尖叫不止。

在廖漫云这模样的感染下,几女心中那种猫爪猫挠的感觉愈发强烈,口鼻间也是不自已的发出阵阵呢喃声音。这种微弱的声响,对于林白而言,犹如赛场上的选手听到观众的加油鼓劲般,心中激动莫名,双眸紧盯着那些完美的腰身,只觉得爽快到了极点。

浑圆饱满的双峰上下纷飞,欺霜赛雪的粉臀耸动不停,乳波臀浪渐欲迷人眼。在这种强烈的视觉刺激下,林白撞击的愈发卖力。没过多久,廖漫云便已是媚眼如丝,乌发纷飞,喉头响起的声音,犹如海潮般,一波接着一波,最终趋于巅峰。

林白知道,廖漫云的火候已经到了,缓缓放开手中酥软的身躯,哇哇怪叫一声,向着其他几女就冲了过去。一时间场内均是嗤嗤的娇笑声,还有那止不住的低低喘息。

李秋水身为地主,自然要被当做生力军来使用。目睹过几女的酣战之后,她早已是情难自抑,在林白的冲击下,双手如划船的帆板般,不停的上下舞动。如雪的小手,紧紧抓着林白的后背,用力抓紧,扭曲的俏颊上满是酡红。

只是短短一会儿,她便忽的挺直了身躯,如八爪鱼般紧紧抱着林白的身子,一口咬住林白的肩膀,檀口中发出阵阵急促而悠长的呜咽声。

原本由着几女的意思,是打算尽兴之后便离开,但林白哪里肯这么轻易放过她们。禄山之爪前后左右来会不停,直撩拨得几女浑身酥麻,根本提不起走路的力气。

从白昼到黑夜,仍然未见停止。这一夜,对于几女而言,可谓是打熬得厉害。这一日,那叫一个春色美不胜收,端的是颠鸾倒凤,琴瑟和鸣,梅开数度。

直到天光大亮,几女才从昏昏沉沉中清醒过来,感觉着身下那种酸软又带着痛楚的感觉,向着又想颠鸾倒凤一番的林白一翻白眼,哑着嗓子道:“哪来的牛一般的气力,要死了!”

一夜贪欢之后,趁着天光还未大亮,林白带着几女便悄悄赶回深水湾的花园洋房。想要趁着诸人都没起床,神不知鬼不觉的做出个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刘蕙芸年纪大了之后,睡眠极浅,心里又记挂着林白,早早就起床在客厅守候。他带着几女刚一进门,便被老人家逮了个正着。

看着几女那羞怯低头,不可方物的模样,老人家哪里还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伸出手指头没好气的朝着林白重重点了几下后,便开了金口,道:“你外公知道你身体复原得差不多了,就提前去了金坛,在那等着咱们回茅山过年。你收拾收拾,准备出发吧!”

看着老人家的模样,林白正想讨好几句,但没想到话一说完,老人家扭头就走,让林白讨了个没趣儿。几女见状,自然是忙不迭的埋怨林白,只说以后没法子在婆婆面前抬起头了。

林白嘿嘿笑了几声,等几女又掐又拧的把怨气在自己身上发完了之后,揉了揉早已被蹂躏得皮糙肉厚的腰间软肉,向李秋水望去,缓缓道:“秋水,你是留在港岛,还是跟我过去?”

听到林白这话,李秋水面色顿时黯淡了下来。李嘉程虽然应允了她和林白的事情,但老人家骨子里实际上比较保守,肯定不会允许李秋水再关系没确定之前就先去林白家过年。

而且李开泽又被赶去了美国,如果连自己都去了茅山的话,岂不是只留下李嘉程孑然一身在港岛度过春节。老爷子年事已高,而华夏的春节又是最重视合家团圆,如果在他身边没有一个亲人陪伴,就算是自己去了茅山,和林白在一起,怕也不会开心。

“我跟刘老商量好了,一起去茅山。”就在此时,房间内突然传出李嘉程苍劲的声音。

感情老人家也是跟刘蕙芸一样,昨晚一晚都没睡好,而且自己悄悄进门的动静,也全被他听了去。一听到这话,李秋水脸那叫一个羞红欲滴。

但不管怎样,事情总算是就这么定了下来。而且这个结果,不管是什么人,都颇为满意。如春节这种华夏人最重视的节庆,自然是亲人聚集得越多,就越热闹。

刘老爷子已经在金坛相候,林白他们在港岛自然也是不敢懈怠。天色大亮之后,等李嘉程把和黄集团的事情交割完毕,诸人便乘坐林白那架从迪拜王子手里诓骗来的私人飞机,浩浩荡荡的向着距离金坛最近的禄口机场赶去,想要以最短时间赶到茅山。

只要女人聚集在一起,便少不得热闹,而且她们趁着李嘉程交割工作的时候,更是采购了不少孝敬长辈的年货。叽叽喳喳的话语声,还有那些颜色艳丽的年货,机舱内倒也是年味儿十足,而且想到一家人许久都没这么聚在一起,诸人面上更满是喜悦之色。

“几位弟妹,我可先跟你们说清楚。我家这小师弟,在山上的时候,就不是什么消停的主儿,你们到了茅山,可得留神点儿,别让他被惦念着他的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儿给哄骗走了,万一要是撞着哪家的小孩子长得像小景行和小利贞,也千万不要大惊小怪。”

尤其是张三疯,更是在飞机上讲起了林白在茅山时的趣事,逗得诸人愈发开怀。

但如今林白的神情,却是和机舱内的气氛有些格格不入。他眼中的神色有期待,又有恐慌,离金坛越近,那种诡异的神情便越是深重。

这种神情,只有离家久久未归的游子才会懂,这便是所谓的近乡情更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