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71章 防火防盗防白龙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2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天就像漏了一样,鹅毛大雪无穷无尽的飘飞不止,看那架势,似乎下个几天几夜没问题。

茅山这边已经有好些年没见过这么大的雪了,而且大雪兆丰年,如今又是年关将至,按照往年的习惯,遇到这样的大雪天气,村里的山民都会放下往常的作息习惯,美美的躺在被窝里睡上一觉,或者是点个炉子,一家人围在炉子边吃点儿热乎东西,那叫一个不亦乐乎。

但和往年不同的是,在村庄里,今夜却是无人入眠。尤其是那些老人家,更是提心吊胆,时不时往窗外瞄几眼,仿佛感觉有什么事情马上要发生。而之所以让村里的山民出现这么异常的情况,原因就只有一个,因为林白这个浪里小白龙回了山上。

虽然过去了这么些年,但那小子干得缺德事却还是牢牢的刻在这些山民心中。虽说有目共睹,林白如今着实是出息了,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谁能保证这小子出息了之后,就没有干那些缺德事儿的喜好。而且那小子的手段,用憨子范伟的话说,那是防不胜防啊!

“明知道那小王八蛋回来了,还要烧水洗澡,这不明摆着要白送给人家看么?!”朝孙媳妇所在的屋子瞄了眼,老王头重重的朝地上啐了口唾沫,但碍于老公公的身份,却也不能多说什么,只是走到围墙旁,将电网的闸刀缓缓推上,看到电网闪烁火花,才满意的点点头。

“小王八羔子,我看你还怎么爬墙头!敢上我们家的墙,小心把你电个半死!”

兴奋莫名的搓了搓手后,几粒雪花落进了老王头的脖子里,冻得他打了个哆嗦,迈着碎步就朝屋内走去,但走了半道,却是又折返回来,确认鸡棚的大门已经用铁锁锁好后,这才志得意满的哼着小曲向屋内走去,“我手持钢鞭将你打,包叫你有来无回,呀嘛一乎嗨!”

雪夜寒风呼啸,回到屋子钻进被窝没多久,老王头便沉沉睡去。听到他震耳欲聋的鼾声缓缓响起后,老王家孙媳妇屋子的大门吱呀一声开了道小缝,然后从里面钻出来了一个俏丽的人影,三两步便走到闸刀旁,将闸刀推下,然后又走到鸡笼旁,取出钥匙放在转头上。

“小没良心的,一走就是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给嫂子看个全身相。”那俏丽的老王家孙媳妇做完这一切后,俏脸微微有些发红,如同做贼般向着院子四下瞄了几眼,向着火热的胸口摸了把,喃喃道:“怎么就忘不了你这小没良心的……”

不单单是老王家,这样的场景在村内的各家都在不断上演,如出一辙。

寒冬腊月,躺在被窝里自然是无上美好的享受。但晨光刚一微露,老王头就从床上惊醒过来,以远超往常的速度将棉袄披上后,朝着屋外便冲了出去。一边走,嘴里一边哼着小曲,眼中满是得意的神采,那模样就如同逮到了偷鸡黄鼠狼的猎狗般得意。

但刚一走出屋门,老王头的脸顿时就白了!按理来说,雪下了一晚上,院子里地上的雪面该是无比平整才对,但如今却是多了数个脚印,而且看那脚印的大小,和往年间下雪时候,院子里留下的脚印如出一辙,不用想,这特么绝对是小白龙那王八蛋的脚印!

浑身颤抖之下,老王头余光不自禁的向着鸡笼望去。这一眼望去,老王头身子顿时如筛糠般,颤抖个没完。昨夜明明用大锁锁上的鸡笼,如今竟然大门洞开,里面只剩下几只半大的小鸡仔在呼啸的寒风中瑟瑟颤抖,最肥美的那几只大黄鸡,如今已是不知去向。

天杀的,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自己明明设了电网,怎么着那小王八蛋还能翻进院子里,把那几只大黄鸡给掳走了?向孙媳妇那不断传出低低娇笑声,以及情情爱爱歌曲声的房间瞄了眼后,老王头心里顿时就明白了个七七八八,抖着手,缓缓向电网的闸刀处走去。

刚走到闸刀旁,老王头便觉得鲜血直冲脑瓜门涌了上去!昨夜被自己拉起的闸刀,如今竟然高高抬起,彻底和电路失去了联系,墙头上的那些电网能起到个鸡毛作用!

“防不胜防,家贼最难防啊!”轻叹一声,向着孙媳妇的房间望了眼,老王头老脸煞白,撇着嘴,喃喃自语道:“怎么着会这样,这小王八蛋到底是怎么把她们的心给拴住了!这事儿一传出去,老子还怎么做人,还怎么在老李头他们面前抬起头啊!”

就在此时,顺着老李头家的方向,寒风里裹挟着怒骂声陡然传来。听见这声音,老王头赶紧踮起脚尖,侧耳倾听不已。这一听不要紧,却是叫他心里边怒意尽消,嘴角满是得意的笑容,甚至情不自禁的更是开始哼起了小曲儿。

老李头那如破锣嗓子里喊的话虽然被风吹得有些模糊不清,但大概意思也能被老王头揣摩出个七七八八。大意就是昨晚上他在孙女门口栓了条大狼狗,可没成想,早上起来,大狼狗的铁链却是被人解开了,而且在孙女的窗户前面,还留了双大脚印。

不用想,恐怕也是老李家的孙女趁他不注意把铁链解了,故意给林白留了观摩的机会。

虽说老王头也知道,林白虽然有爬墙头的毛病,实际上也不算无耻,看归看,但不往别人头上扣绿帽子!自己孙媳妇是生过孩子的人,而且自己也算成过那小子的情,勉强也能把自己糊弄过去;但老李家那个,可是正值豆蔻年华的黄花大闺女,便宜那小子白看个精光了。

不过老李也真是不明智,这种事情只能像自己这样烂在肚子里,哪能往外大叫大嚷,不然的话,岂不是都被人知道了!还是自己聪明,知道忍耐啊!

老王头志得意满的向孙媳妇的房间门口瞄了眼,然后重重咳嗽了一声,意思是昨天晚上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但是不想追究,以后别再这样了,便迈着方步,向老李头家的方向挪去。

昨天自己被那老东西,当着林白那小王八蛋和老首长的面,好一顿奚落。今天怎么着也得把这个场子给找回来,看看这老家伙以后还有什么颜面来调侃自己。

越是想,老王头便越觉得心里舒坦,更是把自己家里丢了鸡和电网被关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嘴里叼根烟,迈着八字步,哼着小曲儿,一步三摇的走到老李头家墙外,嘿然笑道:“老李啊,这是干嘛呢,怎么着发这么大的火?莫不是家里进贼了?”

“进你娘的贼,老子不想见你,赶紧给我滚蛋!”老李头哪里能不知道这老家伙的来意,听着这话,心里愈发恼怒,更是指天骂地道:“小王八蛋,连个娃娃都不放过……”

“老李啊,你这话可就不对了。”老王头惬意的抽了口烟,促狭笑道:“我昨晚上听到你把狼狗拴在门口的动静了,可是一晚上狗都没叫一声,我看啊,这事儿有蹊跷。说不定是大孙女她真是喜欢上林白了,你就别难为孩子们,不如成全了他们这事儿吧!”

“放你妈的屁,你怎么不去成全你孙媳妇儿和那小王八蛋!”老李头那叫一个急火攻心,在院子里转悠了一圈后,伸手抄起还没来得及倒的尿罐,就朝院墙外丢去,嘴里更是骂道:“你以为你能瞒得过老子,你们家昨天怕也是一身骚,还有脸来埋汰老子!”

“你说你这老东西脾气怎么这么不好呢,就喜欢乱扔东西,怨不得大孙女不待见你!”老王头笑吟吟的躲过砸来的尿罐后,往后退了一步,笑眯眯道:“老李啊,不要发火了,出来咱们老哥俩好好唠唠嗑,我跟你支几个对付那小子的招儿,保管你们家今晚上没脚印。”

“防火防盗防白龙,可他妈这是防不胜防,还是家贼难防!这小王八蛋,回来干嘛啊!”老李头喃喃的嘀咕了句后,朝屋外怒吼道:“姓王的,你敢不敢拉我去你家看看,我就不信你们家院子里没有脚印,我也不信你家那孙媳妇儿,舍得让电网就把小白龙给电成死鱼!”

“我们家的事儿不劳你操心,有没有我自己心里清楚就行。”老王头哈哈一笑,缓步走到老李头家的大门前,轻笑着敲了敲大门,道:“老李,你让我进去看看呗。”

“滚!”老李头怒不可遏,疾步冲到大门前,用后背紧紧顶住大门,怒声道:“哪远你特么给我滚哪儿去,回去看好你们家孙媳妇儿,别让她得空往山上跑!”

“放你的臭狗屁。”老王头笑骂了一句,但一想到昨晚上神不知鬼不觉,电网闸门就被拉下来的事儿,着实叫他心里有些发慌。虽然说小白龙做事还算有底线,但他毕竟也是个男人,如果自己家那孙媳妇儿主动投怀送抱,谁敢保证那小子能坐怀不乱。

想到这儿,老王头心里不禁有些发慌,又嘀咕了老李头几句后,转身便想要回家。但刚一转过身,却是听到村口传来一阵突突突的发动机轰鸣声,几辆陌生的车子冲进了村中。

“老李,出来吧,有人给你出气来了!”若有所思的向那几辆车子瞄了眼,老王头重重朝大门捶了几下,道:“上山拆道观的人来了,你还不出来看看?”

“看个球!”老李头勃然发怒,吼道:“防火防盗防白龙,咱们这些老骨头都防不住他,就他们那些王八蛋还能收拾得了小白龙,去了知道干不过那小子,更叫老子心里堵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