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74章 比比谁更横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砰!清脆的枪响,骤然响彻山谷,回响不绝,震得雪沫子铺天盖地扬起,渐欲迷眼!

从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结束之后,刘老爷子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愤怒。而且这种愤怒,要比当初他领着部队,收割那些小鬼子性命的时候还要来得猛烈!

因为当时他拿枪对付的,不是人,而是畜牲!但现如今临到半只脚踏进棺材板了,把他逼着又抬起枪口的,不是那些畜牲,而是身上流着和他一样血的炎黄子孙!

而且他们当初打江山,洒热血,为的就是世间不再有这种混账事儿,但如今这世道却是又变成了那模样,这叫老人家如何能遏制心中的愤怒。

轰鸣之声,在天幕之上盘旋许久,才渐渐归于平静。场内那些吆五喝六的醉汉,此时完全都呆住了,一个个更是抱头蹲在了地上,生怕万一再干出什么不开眼的事儿,惹得这位老人家也朝着他们来一梭子。他们着实没想到这个身材瘦削的老人,竟然真的会开枪!

在枪声响起的那一刹那,在老爷子身前蹦跶不止,叫嚣着要老爷子开枪的那名醉汉,只觉得脑子里的那股酒劲,瞬间消散,一股寒意顺着脊椎骨往上。而当那炸雷般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更是从来没有像那一刻般,觉得死亡离他是那么的近在咫尺。

完蛋了,这老王八蛋,怎么着这么狠!醉汉觉得有什么东西擦着自己的脑瓜门飞过,他知道那是子弹,在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完了!这条命,绝对是留不住了。颓然之下,他双腿一软,不禁瘫倒在地,双眼死死的盯着天空,心里开始有些后悔自己过往做过的一切。

许久之后,贴着他脖颈处的那些冰雪缓缓融化,化作冰水向着后背流去。那刺骨的冰冷感出现的时候,这醉汉不但没有像往常那样指天骂地,反倒是激动莫名,甚至有种想哭的冲动!他知道自己没有死,那一枪终究是没有打到自己身上!

醉汉只觉得脑瓜门不知道为何冰冷一片,伸手一摸,却是没摸到狗皮帽子那熟悉的手感,畏惧无比的朝四下扫了眼后,他心里不禁咯噔一声,只觉得半截身子都是冷的。

刘老爷子那一枪的确是朝他开的,但打的并不是他,而是他头顶上的那扇狗皮帽子!

此时此刻,那扇狗皮帽子正静悄悄的躺在雪地里,朝外一股一股的冒着袅袅青烟,散发出一股刺鼻的焚烧臭味,而那烟气的来源,则正是从帽子中间穿过的子弹大洞!

神枪手,这老家伙绝对是神枪手!看着冒着青烟的帽子,醉汉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寒意。

虽说刚才刘老爷子和他站得极近,但从老人家抬手准备开枪的那一刻,直到摁下扳机的那一秒,他的眼珠子连转都没有转一下。但偏偏就是这样连瞄准和准备都没有做的一枪,却是堪堪擦着他的脑瓜门顶皮而过,将那扇狗皮帽子击落。

这诡异的情形,只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这位老人家怕是已经摸了半辈子的枪,而且更是把枪用得跟他自己的胳膊一样顺溜,所以才能达到这种弹无虚发的境界。

别说是他,就连林白和刘经天看到老爷子这一手,都是完全惊呆了!他们着实没想到,已经年逾百岁的老人家,竟然还有着如此卓越的枪法。虽说刘经天在部队里也没少听说有关那些神枪手的传说,但是却没想到,真正的高人竟然就在自己身边。

在军营里面,有这样一种说法。真正的神枪手,不但是用子弹喂出来的,还是在实战里面锻炼出来的。而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虽然物资奇缺,但最不缺的就是实战的机会。更不用说,当年和刘老爷子搞实战的,还是那些无恶不作的畜牲!

而且因为有限的子弹,就更是要求拿枪的人要尽可能的做到弹无虚发,每一枪都命中一名敌人。而在这样的要求之下,在那个年代,神枪手层出不穷,就不算什么稀罕事儿。而刘老爷子,便是这些神枪手大军中的重要一员。

而且和其他的那些将军不同,即便是到了后来提拔升干,刘老爷子也始终都是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于第一线。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这么多年下来,老人家的枪法才没被丢下。

“滚回去把让你们过来强拆的人给我叫来!我要看看他究竟是长了多少脑袋,竟然敢这样胡作非为!”把枪栓一拉,刘老爷子犹如虎罴一般威风凛凛,盯着那领头的醉汉,冷笑道:“老子当年打鬼子的时候,你还在家里喝奶的,想跟我耍横,回去吃几年奶再来吧!”

“爷爷,外公威武霸气!”见老爷子如此生猛,林白和刘经天在一旁也是溜须拍马不停,试图以好听话来缓解老人家心里的愤怒,以免使他因为血压陡然升高,出什么差池。

“老王八蛋!”看着林白和刘老爷子的模样,领头的那醉汉心中愈发愤懑,一把抓起地上的狗皮帽子,兜头就朝刘老爷子扔了过去,口中更是不干不净骂道:“臭老狗,还有你们这几条小狗,老子先把你们弄死,再好好收拾那些小母狗!”

虽然刚才那一枪把刘老爷子的枪技展现的淋漓尽致,但在这醉汉看来,刘老爷子那一枪不敢要他的命,就说明还是没什么依仗,充其量也不过是个老猎人而已!再者说了,若是今天的事情传出去,自己以后还怎么领着兄弟们厮混,又怎么在外面那些大佬面前抬得起头。

而且自己带了这么些人,还真就不信,收拾不了眼前的这几老几少。

“兄弟们,给我上!”领头的那醉汉大手一招,领着身周乌泱泱的人群,向着林白他们便逼近了过来,想要靠着人海战术,狠狠的把林白和刘老爷子一行人收拾一通。

白净的雪花,黑衣的人群,这截然不同的两色,恰似这世间的公义和邪佞!

“你们谁敢乱动我老首长(白龙哥)一下!”就在人群冲到近前之时,山间的道路上猛然传来山下村民的大喝声,他们这些人在山下听到枪响,顿时觉得不妙,刚一上山便看到这阵势,只以为林白他们受了欺负,一个个怒不可遏道。

领头那壮汉刚开始听到这动静,心里还有那么点儿担心,但是转过头一看,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双拳难敌四手,他原本还有些忌惮这些上山的村民,但这一转头,却是看到这些家伙虽然操着家伙什儿,但都是土里刨食用的工具,无非是镰刀、头什么的。

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而已,领头那醉汉不屑的撇嘴一笑,冷冷道:“不想死的王八羔子就赶紧给我滚,谁要是给他们出头,等会儿磕着碰着,可就别怪我蒋老三不给乡邻们脸面了!”

“老首长,没想到这么多年,俺们还能有机会跟着你揍恶人……”但话音落下,却是连个鸟他的人都没有,老王头和老李头俩老东西,更是热泪盈眶,望着刘老爷子喃喃不休。

“白龙哥,你真不仗义……”村里年轻的一辈,则是挺着胸脯子在那埋怨林白,道:“你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总算有机会领着俺们干一票!有这种好事儿,竟然还不通知我们!”

听着这些人的对话,还有那跃跃欲试的表情,领头的醉汉,也即蒋老三有些傻眼了。前几次他上山查看道观的时候,也不是没和这些个村民打交道,但当时这些人一个个老实巴交,话都说不囫囵,可今个儿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有血性,难道是一个个在上山前打了鸡血不成?!

“就你们这群人还想翻了天?”蒋老三狞笑连连,转头望着老王头和老李头,怒气冲天道:“我告诉你们,今天谁敢拦,我非把他放点血不成!”

“还放我们的血,老子跟着老首长打鬼子的时候,你这鸡拔玩意儿还在尿炕呢!”老王头和老李头嘴上那是分毫不肯让步,朝前逼近一步,怒声道:“跟我们耍横,你倒是来呀!”

“来呀,够种的就干啊!”不光是他们,村里那一众后生晚辈闻言,也是冷笑连连,一个个跟在老王头和老李头身后,粗着脖子,梗着脑袋,对蒋老三冷嘲热讽不已。

一时间山上遍是骂娘之声,各种脏话是层出不绝,而且村里边骂人的花样本就极多,如今更是尽拣着下三路的招呼蒋老三这群人,直听得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是有些面红耳赤。而且那唾沫星子与嘴唇齐飞,头与镰刀齐舞的画面,看上去还真是颇有些冲击力。

还真别说,看着这群山民的架势,那些跟随蒋老三来的醉汉心里还真是有些发憷。

他们着实搞不明白这群村民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明明一群老实巴交的庄稼汉,怎么着一夜的功夫就变得这般生猛!甚至还敢跟他们顶牛,互相耍横!

华夏有句俗话,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山下的这些村民往常的确是老实巴交不假,但如今有了刘老爷子这个老首长,还有林白这个当初在村里兴风作浪的小白龙牵头,就算是泥人都能被他们带出三分火气。如今在这些村民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

小白龙和老首长都在这,你们这些王八犊子还敢耍横,那咱们就比比谁更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