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77章 围山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你通知人过来了吧?”好容易把老爷子劝回道馆里面之后,林白揽着刘经天的肩膀,寻了个僻静的地方,兄弟俩点上烟抽了几口后,林白笑吟吟道:“不然的话,咱们这一大家子说不好就真要交代在我这破道观里面了,要变成无名的枉死鬼。”

“少说这些风凉话,就你小子的本事,我还不清楚,山下那些家伙就算是有三头六臂,还能从你手里讨得了好?”刘经天抽了口烟,苦笑着摇了摇头,道:“我已经给省军区打过电话了,由我家那位经得手,没通知地方上,估计这会子人已经在高速上了。”

“那就行。”林白闻言缓缓松了口气,道。虽然说他不畏惧山下那些想要营救蒋老三的人,但是也不能由着刘老爷子的性子,扎根在这里,来一波捉一波,不然事情就要闹得更大,不好收场,“金坛这次怕是要来次地震了,老爷子铁了心要看看这棵果树坏到了什么地步。”

“来之前我就跟老爷子说了,不让他搞这种白龙鱼服的事情,不然的话,哪有这么多的麻烦。”刘经天听得这话,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缓缓道。

“老表,你这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还是你觉得老爷子这做的不对了,我记得你可不是这样的人啊?”林白闻言,觉得刘经天话语里颇有些埋怨的意思,不禁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当我这段时间是白在部队里面待的?”刘经天自嘲的笑了一句,缓缓道:“不是我埋怨老爷子要插手这些事情,而是这里面的情况现在有些复杂。老表你经常在下面转悠,肯定知道,现在各地像这边的情况,已经是屡见不鲜。但是这件事情谁都可以管,惟独我们不能管,如果贺老在这的话,我绝对不会有二话,拿着猎枪就上去跟他们对着干!”

“这是个什么说法?”林白闻言眉头顿时拧成了个疙瘩,他着实没想到,只是这么段时间没见,自己这以前唯恐天下不乱的老表,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还是那句话,情况很复杂,不光是下面,上面也一样。”刘经天把烟头踩熄之后,向四下望了望,压低声音道:“你别忘了,咱们老刘家一直是在军部这一亩三分地里转悠,上面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老爷子插手地方上的事儿,难免会让人以为我们别有用心。”

“那难道就这么看着,默不作声,任由发展下去?”听着这话,林白着实有些郁结,道:“什么能破,但是公理不能破,这些人这样蛮干,迟早要坏到根子去!要我看来,就要像老爷子说的那样,大刀阔斧的来一次整顿,刹刹这股风气!”

“老表你还是在燕京待的时间短了,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绕。上面现在有很多的约束力,不管是咱们刘家,还是贺家,都有很多的牵绊,有时候只能通过妥协来实现各自的主张。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通过快刀斩乱麻的手段来解决这些事情,实在是不是一件好办的事情。”

刘经天轻叹了口气,缓缓道:“不过今天这事儿,也不能怨老爷子什么,这些人做的实在是太过火了。而且上面现在不少人,对这种事情也颇有微词,应该不会出什么变故。”

“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听着刘经天的话,林白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这位老表变得成熟了许多,还是该苦恼他世故了许多,狠吸了几口烟后,道:

“反正我是觉得,不管是什么时候,只要我遇到这种事情,就一定要伸手管一管。总不能眼瞅着这棵果树要坏掉,上面没有打药,咱们就不动手去捉虫吧?虽然手捉的慢一点,甚至有可能会被虫子反咬一口,但是总比什么都不做要来得好。”

“所以说咱们家就数你和老爷子最像。”刘经天闻言哈哈大笑,拍了拍林白的肩膀,不无感慨道:“有时候我也真是羡慕你小子,不在其位,自然就能随心所欲。而且有你这份本事在,就算是谁想做什么,也得掂量掂量几分斤两,不能乱来。”

一时间,林白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伸手想要摸烟,却是听到山下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警笛爆鸣声,便又伸手把烟塞回口袋,轻笑道:“不管上面到底是打算什么时候打药,但是这伙虫既然已经来咱们这了,我也不能让他们再继续这么活蹦乱跳下去。”

刘经天轻轻一笑,没有言语,跟在林白的身后,就朝山路口走去。诚如林白所言,不管怎样,事情已经发生,注定已成定局,不捉去这些虫子,心里也着实无法通达。

“王八蛋,听听这是什么声音,你们马上就要去蹲大狱,吃枪子了,想想肯定就觉得有些激动吧?”听到山下尖锐的警笛声,蒋老三脸上顿时露出欣喜若狂之色,狂笑不止,那肿胀的面颊此时完全被挤在一处,看上去无比的狰狞可笑。

听到蒋老三的话,那些守在山路口的村民,心中顿时一沉。这些年林白不在茅山,自然不知道蒋老三和蒋江的名头,但是他们如何不知道这两尊蒋门神的大名。如果这些警察上山,说不定真是要把人拉到警局里去蹲些日子,就算林白是小白龙,怕也没法子拦阻。

而且警察和这些小混混可不一样,他们能对小混混动手,可总不能向那些警察下手吧?

想到此节,一众人心里不禁有些发憷,齐刷刷的转头向林白看去。

“谁去蹲大狱,谁去吃枪子这种事情,现在就下定论,怕是有些早吧。”林白似笑非笑的向着蒋老三瞄了眼,向着一名儿时的玩伴使了个眼色,淡淡道:“既然这家伙笑的这么开心,那就让他更开心些,再赏他两耳光。”

“好嘞!”听到林白这话,他那名儿时的玩伴顿时怒从胆边生,一捋衣袖,猛然抬手,一耳刮子就朝蒋老三脸上抽了下去。

这小子从小就出了名的力气大,还跟着林白学过一段时间的功夫,而且这些年又经常出去干力气活,气力就更足了。这一巴掌下去,蒋老三只觉得自己耳边响起了一声炸雷,耳畔满是嗡鸣之声,嘴里不但满是血腥味道,甚至连牙床都变得有些松动。

“王八蛋,你们干什么呢?”这一耳光刚下去,警车恰好冲到山道口,这一幕恰好落入蒋江的眼中,兄弟连心,看着蒋老三那张脸已经肿成猪头三模样,蒋江一把推开车门,向场内诸人扫视了一眼,颐指气使道:“你们还有没有王法了,竟然敢持枪绑架,是想造反不成?”

“哥……”看到蒋江的模样,蒋老三的眼泪顿时滔滔滚落,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了一声后,咬牙切齿道:“哥,你看看他们把你兄弟给糟践成什么样子了,你赶紧让谷局长带人把这群渣滓都给突突了,让他们这群王八羔子还嚣张!”

“你们既然绑架了人质,那就说吧,究竟是想提出什么要求?”蒋江没有理会他的哭诉,转头向着林白上下扫视了几眼后,皮笑肉不笑道。

这王八蛋果然一肚子坏水,听到这话,林白心里顿时一阵冷笑。他怎么会听不出来蒋江的弦外之音,从这货下车开始,就把事情定为持枪绑架,显然是打算把自己这些人灭在山上。

“我们的要求的很简单,只是想替金坛的老百姓捉一次虫,把你们这些臭虫、寄生虫一网捞了。”如果换做旁人,想通此节后,肯定是胆寒无比,但可惜蒋江遇到的是林白这块铁板,他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识过,又岂会在意这种威胁。

“捉虫?”蒋江冷冷一笑,沉声道:“睁开你的狗眼看清楚,到底谁才是人,谁才是虫!”

“蒋主任,和这些人废这些话做什么,这大冷天的,兄弟们跑来跑去多麻烦。”领队的谷局长闻言呵呵一笑,冷眼朝林白扫了眼,淡淡道:“山上现在已经被我们的人围了,我再给你一个选择,把人交出来,乖乖跟我们去警局,还能留你的命!不然的话,呵呵……”

听着谷局长的话,跟在他身边的两名警察更是故意把腰间别着的枪给露了出来。言下之意再清楚不过,如果林白敢不合作的话,等待着他的就是负隅顽抗,被击毙这一条路!

“连警察都来了,还把山都围了,你们真是好大的威风,真是给我们执政党人脸上增光。”就在此时,刘老爷子扛着猎枪缓缓走来,恨铁不成钢的向着这群人瞄了眼,道。

“老东西,你又是哪颗葱?还扛着猎枪,你以为我们没见过枪么,吓唬谁呢?”谷局长闻言冷冷一笑,阴沉道:“刚才持枪劫持人质的主谋就是你吧?我告诉你,你最好别在这跟我倚老卖老,想要得个周全的话,就老老实实的配合我们!”

“周全?”刘老爷子猛然拉动枪栓,咔嚓一声脆响后,望着这一众人,淡淡道:“山都围了,你们竟然还要周全,你们以为到了我刘玉成手里,还能有周全么?!”

说着话,老爷子猛然抬起枪管,陡然扣下扳机,一声清脆的枪响猛然冲向云霄。

与此同时,山下陡然传来一声悠长的鸣笛声,数量搭着迷彩车布的军车缓缓从山间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