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78章 白龙鱼服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24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惊慌,惶恐!

望着满头白发迎风飘扬,手中猎枪往外冒着袅袅青烟的刘老爷子,以及那些陡然开车驶来,犹如神兵天降的军车。除却这些词汇之外,华夏语言中再没有任何词语来形容蒋江、谷局长以及那位邬局长此时的心情。

“这是怎么回事儿?”饶是蒋江往常无比镇定,此时都不禁有些慌神,就像忘了刘老爷子刚才放了一枪的事情一样,转头看着谷局长,急声道:“老谷,这是怎么回事儿?他们这些人是从哪来的,是不是你通知过来的?”

“没有,我没有往上边汇报这件事情啊。而且这些人也不是武警,而是部队的人。”谷局长额头上如今也满是大汗,慌乱的伸手抹了把后,朝刘老爷子扫了眼,然后碰了碰邬局长的胳膊,缓声道:“老邬,你有没有收到什么风声,有什么老首长来咱们这里视察?”

“没有……”邬局长脸色也是铁青一片,连连摇头不止,他现在真是后悔自己跟蒋江来蹚这档子浑水,不管这些军人是不是为眼前这些人上山的,但是事情到这地步,势必会宣扬出去,若是一旦被人得知今天他们的所作所为,即便是他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没有就好,应该还有一搏的机会。”谷局长一咬牙,向着蒋江碰了碰,沉声道:“估计这些人是碰巧来这里的,等会儿咱们跟他们好好说道说道,看能不能把今天的事情捂下来。”

说着话,这三人便向着那几辆军车之前领头的一辆越野吉普赶去,想要在最快的时间内见到车内的人,和他们说和一番,看能不能把这些军人调走,或者是和他们合作行事。

他们前脚到,后脚车门便被一把推开,而后从车里走出来一名肩上扛着大校军衔的清瘦中年人。不等他们三人说话,这名大校便闪身躲开三人,疾步向着刘老爷子所在的位置赶去,一边走,一边整理风纪扣,面上更是带着股说不出的严肃。

这他妈是怎么回事儿?!虽说现如今是军政分家,但是部队里的人和地方相处的一向也还算融洽。这名叫乐亮的清瘦大校,虽然是毗陵军分区的一把手,但一向是出了名的和气佬,往常他们也不是没见过面,怎么着今天突然变得这么严肃,甚至连多一个字都不愿和他们说。

就在他们惊疑不定的时候,顺着那些搭着迷彩搭棚的军车上,如同下饺子一样,开始不断往下跳人。这些士兵清一色的迷彩装扮,面容也是如乐亮一般严肃,而且怀里抱着钢枪,警惕无比的向着四下扫视不停,一幅如临大敌模样。

甚至他们都有些怀疑这些士兵是不是走错了地方,他们要去的是战场,而不是茅山。

与此同时,这名大校在疾步冲到刘老爷子面前后,猛然抬手,向着刘老爷子毕恭毕敬的敬了个军礼,朗声道:“毗陵军分区司令员乐亮,代表毗陵军分区官兵,见过首长!”

疯了!完全疯了!听到这句话,不管是蒋江,还是邬局长,抑或是谷局长,都如被一道亿万伏特的电流击过身体一样,浑身颤栗不停!他们不可置信的望着乐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乐亮怎么会称呼那位老人为首长?!

一名军分区的司令员,在见到这名老人的时候,竟然要如此毕恭毕敬的称为首长,难道这位看起来其貌不扬,端着猎枪犹如一名猎人模样的老人,还是位将军不成?!

“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谷局长这时候只觉得天都要塌了,他不明白,怎么着自己会如此的糊涂,竟然会带着这么多警察,把一位老将军和他的家人围在这里。

“刘……刘玉成……”就在这个时候,邬局长脑中突然闪过刚才刘老爷子的话,恍若身体被一把利剑刺穿了一样,瘫软着坐在地上,颤声道:“他是刘玉成……”

刘玉成?!听到邬局长这话,蒋江和谷局长瞳孔骤然收缩,他们突然想到了早在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领着队伍,在这片山脉中,杀得那些小鬼子屁滚尿流的老人!

而且他们也终于明白,他们这次惹到的并不是一位将军,而是将军的爹!

“首长,这些人过来是做什么的?”向着刘老爷子行了一礼后,乐亮恭声道。

如今年关将至,军分区那边刚刚放假,乐亮也是趁着这短暂的假期,跟妻小团圆待在一起,享受少有的安宁。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前脚坐到饭桌,后脚省军区就打来了电话,让他带着军分区的戍卫部队尽快赶往茅山,保卫一名老首长的安全。

而且在电话中,省军区的一把手言辞更是少有的严厉,直截了当的告诉乐亮,若是赶到茅山之后,若是有人敢对老首长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可以就地正法!

话都说到这份上,乐亮哪里还敢多打听半个字,没有任何犹豫,换好衣服,召集戍卫部队,做了一番简单的战斗动员,带着人便荷枪实弹的一路从高速赶往茅山。

“他们来干什么,你问问他们自然就知道了。”见到乐亮带来的一众英姿勃勃的士兵后,刘老爷子心中的怒火这才稍稍减弱了一些,缓声道:“通知下去,给我查清楚这些人!”

“你干的好事,你干的好事……”谷局长面如死灰,也顾不得那么多,抬手朝着蒋江猛抽了一耳光,带着哭腔道:“你他妈把我害死了,我他妈这回算是被你害死了!”

蒋江捂着面颊,任由血腥味充斥口腔,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觉得自己的面颊如今已经彻底麻木了,根本感觉不到任何痛苦,而且他知道,他的死期怕是已经不远了。

白龙鱼服,但就算是换了鱼的衣衫,那始终也是龙!而他们这些连杂鱼爬蟹都算不上的小水草,竟然当着龙的面,干出这种荒唐事,甚至还想要给他们玩一出杀人灭口的把戏,又怎么可能会有半点儿活路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