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80章 一怒澄寰宇(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44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这一年的冬天,金坛下了一场大雪,积雪及尺,端的是亘古少有。

大雪过后,艳阳高照。冬雪乍晴,年关又将至,端的是喜庆无比,怎能不叫人高兴!

但高兴的只是金坛的民众,而金坛的官场,却是仍旧停留在极度的深寒之中!

一场巨大的恐慌陡然笼罩在金坛官场之上,所有人都如履薄冰,战战兢兢,任是他们哪个人都没想到,在临近年关的时候,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一场大地震!甚至说成是此事之后,直接影响到整个金坛,乃至苏省的格局,都毫不夸张!

金坛市委办公楼内,更是完全没有了往昔的热闹,各部门之间也少了许多走动。甚至连一年一度的团拜会,都像是完全没了踪影一样。而且从这座大楼内走出的那些人脸上,更皆是带着侥幸和担忧之色,仿佛生怕自己走进那座大楼,就再也没机会走出。

这倒不是他们这些人在杞人忧天,而是在这座大楼内已经在不断出现这种事情。先是大楼内陡然多了许多陌生的面孔,而且无一例外的都是挂着纪委的牌子,甚至还有从中纪委那几大科室里面走出来的,拿着天子令箭,代为执掌刑狱的大吏!

每一天都有无数的人在接受问询,每一天都有无数的会议在召开,每一天都有人垂头丧气、如丧考妣般灰溜溜的夹着尾巴,被人从这座大楼内带走。

多年过去后,甚至有人戏称这是金坛官场享受过的史无前例的高规格待遇!中纪委几大科室的人直接插手,部分事宜甚至连省里都不能碰,这是这个县级市什么时候有过的‘礼遇’!

这种不安的气氛,刚开始的时候,还只是在那座大楼内蔓延。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这些事情便通过各种渠道渗透到了民间。直至此时,那些正沉浸于年尾欢庆中的民众才发现,已经有好久没有在金坛见过蒋家的那两个混账门神!

而一切到这一步还没有结束,数天之后,电视新闻里面陡然播报了一条叫人震惊的消息。

拆迁公司经理蒋老三,以私存枪支、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等案,判处死刑;拆迁办主任蒋江被巨额受贿,包庇黑社会的罪名双规,投入大狱,被判死刑,缓期一年执行;而跟他作伴的,还有警局局长谷利民、城建局局长邬安邦。

利民、安邦,起着这样的名字,最后不但锒铛入狱,而且一个被判处终生监禁,一个被判处三十年徒刑,这是何等讽刺的笑话!

在看到这则新闻之后,金坛民众只觉得喜不自胜,更有甚者还拿了鞭炮到街道燃放,以庆祝这一盛事!

但也不是没有狐疑在他们心里,蒋江和蒋老三兄弟,在金坛猖狂已久,怎么着突然间就被投入大狱,甚至还被判处死刑这种严重的罪名,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无数流言在金坛纷飞,甚至有说蒋江和蒋老三这俩兄弟冲撞了领导人座驾,所以才会被上级大领导重点批示,依法查处的不靠谱流言传出。

但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这件事情的一手操办者,正是林白和刘老爷子!而且从头至尾,所有的审讯,刘老爷子都从旁参与,甚至有那么几次,把老爷子都气得拍桌子骂娘。

也正是因为老爷子的坚持,所以这件事情才没有被拖到年后处理,而是一改惯例,选择在年前的时候,陡然收网,将这一干蛀虫尽数网起。而且如今透露在民众面前的还只是冰山一角,在年后,苏省更是有一场巨大的风暴在悄悄酝酿。

“臭小子,这次我跟你来的不值。临到老了,跟你走这一遭,都把我给弄得心寒了!”

将一应事情处理完毕后,刘老爷子重归茅山,但老人家却是时常慨叹不止,而且神情更是变得萧索了许多,不过这事儿也不难理解,老人家流血流了半辈子,最后却是发现自己还有那些老伙计们,一手缔造的新社会,竟然被部分人弄成这样子,如何不感到心寒。

“老爷子,您这话可就不对了,这一趟您来的怎么不值!要不是有您老人家坐镇,那些王八蛋怎么可能会被绳之以法,这金坛的天又怎么会恢复清明!要我说,您这一趟不但来得值,而且是您来晚了,要是早点儿来,就能早些发现这些弊端!”

林白嬉皮笑脸的恭维了老爷子一句后,温声宽慰老人道:“而且这次查下来,也不是所有人都跟那群渣滓同流合污的,里面还是有不少人能兢兢业业,尽心尽力办事的。找出他们这些国家的中流砥柱,找出他们这些继承您老人家光伟使命的接班人,怎么会不值得。”

“就你这小猴子会说话。”被林白这几记马屁一拍,刘老爷子也是觉得心里畅快了许多。

“老表可不是猴子,要我说,贺老那才是真正的猴子!”刘经天给老爷子和林白分了根烟后,有些不忿的撇了撇嘴,嘟囔道:“咱们这些人辛辛苦苦把事情查出来,可最后他老人家却是把果子给摘了,顺势还往苏省插了些人。您说他不是猴子,是什么?”

“那老家伙鸡贼惯了,当初打仗的时候就是这样,我们在前面冲杀,他在后面捡便宜。不过现在都是一家人了,也不计较那么多了。不过这老猴子的外号起得真是不错,等回了燕京,我以后就这么称呼他了。”刘老爷子闻言哈哈大笑,敲了敲刘经天的脑袋,道。

不得不说,这次事件的最大受益者,的确不是保住道观的林白,也不是一手经办此事的刘家,而是坐镇于燕京城的贺老爷子。他老人家在得知事情后,第一时间派出在纪委的得力干将,不但把那些杂碎一锅端了,更是私底下把脚踩进了苏省的地面。

不过虽然贺老爷子这事情办的有些不地道,但是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别的虽然不敢说,但是从贺老爷子手底下出来的人,没有一个风评不佳的,能让那些人来苏省,也算是造福一方百姓。而且终归大家都是一家人,资源在谁手里,最后也要共享。

见老爷子经过自己表兄弟俩一番插科打诨后,心情变得愉悦了许多,林白心里的大石也算是落下,给老爷子捏了捏腿后,缓缓道:“老爷子,我去后山一趟。”

听得林白这话,刘经天不禁有些不解,“你去后山干什么?”

“去见个人。”林白微微一笑,眼中一抹精光缓缓散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