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81章 再遇陈其灵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见个人?听到这话,刘经天不禁有些疑惑。

他想不通茅山上还有什么人值得林白去见?!难不成是这小子勾搭上了山下哪家的小妮子,想趁所有人都忙做一团的功夫,神不知鬼不觉的来个花前月下?

按照他对林白的了解而言,发生这种事情的可能性极大,绝对高达百分之八十以上!想到此节,他脸上不禁露出个会心的笑容,转头向着正在道观里面谈笑的几女瞄了眼,心里开始泛起了嘀咕,自己到底是该去向几女揭发林白这罪行,还是替他打个马虎眼呢?

“别动那么多花花肠子,那孩子是去办正经事的。”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的刘老爷子,仿佛连眼睛都不用睁,能猜到刘经天的心思般,淡淡道:“林白比你还小两岁,现在人都是当爹的人了,孩子都能满地跑。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也该考虑下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一听这话,刘经天额头顿时满是冷汗。从接到老爷子的命令,让他从部队赶回家过年的时候,他就知道肯定会有人跟自己提这档子事儿。先前因为蒋江那些渣滓的事情,他还庆幸自己总算是躲过了一劫,但没想到老爷子这么快就跟他提这茬了。

只是他现在实在是没有这种打算,而且想趁着自己正是好年纪的时候,多在外面风流着玩玩。即便是不能做到如自己老表林白那般潇洒恣意,但也不能辜负了年华不是。

所以他决定沉默以对,只当没听到老爷子的问话,装聋作哑把事情给糊弄过去。

“不要装聋作哑,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你在外面玩了这么多年,也算够对得起你了。”刘老爷子轻叹了口气,缓缓道:“我知道你心里是不大愿意家里给你指派婚事,但是你看看嘉尔和林白他们,他们俩过得不也挺好的么?”

刘经天闻言不禁撇了撇嘴,心中暗忖道:那是您老人家记性差,不记得当初林白和贺嘉尔两个人逃婚的事情了,若不是中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这俩人怎么可能会走到一起。

“那是林白那小子运气好,侥幸碰到了好姑娘。”刘经天知道自己一直不吭声也不是办法,叹了口气后,苦着脸道:“老爷子您也不想想,万一要是家里给我指派了一头母老虎,您孙子我天天被管的跟什么一样,您老人家难道就不心疼么?”

“既然是我们给你介绍,家世是一方面,品行肯定也要仔细盘查的,不会比嘉尔她们几个差的,你小子就放心吧。”刘老爷子苦笑摇头,话说完之后,朝着几女的位置望了眼,道:“她们几个入了咱们的家门,但连个过场都没有,也着实是愧对他们了。”

“这事儿好办,爷爷您就放心交给我好了,我绝对能让小表弟和她们高高兴兴的过个大年。”刘经天闻言嘿然一笑,搓了搓手,颇为热切道。

“就你小子鬼点子多,说吧,你是想到了什么好法子?”刘老爷子闻言颇有些诧异的向刘经天望了眼,心里对这小子做的事情不禁有些好奇。

“暂时先跟您老苞米,过两天您就知道了。”刘经天神秘兮兮一笑,嘿然道:“不过您老尽管放心,我这法子保准能让您老满意,就等着笑得合不拢嘴吧。”

“还跟我玩惊喜这一套,那我就等着,看看你究竟是想出了什么好法子。”刘老爷子闻言微微一笑,便不再追问下去,但片刻之后,忽然想到这小子眼下怕是故意要岔开话题,便急忙道:“你小子别想着打马虎眼,我刚才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老爷子,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见啊?”只是还在老爷子说话的时候,刘经天却是已经踮着脚悄悄溜走了,听到老爷子的话,只装作耳背模样,大声喊道:“我先去做您刚才交代的事情去了,您放心,我一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

“这小崽子!”看着刘经天的模样,刘老爷子不禁顿足苦笑。不过眼下人都已经跑了,说什么也都晚了,只能等以后揪住这小子的时候,再好好的教训他一顿。

“希望这小崽子能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的,好让我哪怕是到了地底下,也不觉得亏心。”向着几女所在的方向望了眼后,刘老爷子不禁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又向着林白身影消失的方向望去,喃喃自语道:“风吹浪打烟云消,江湖恩怨何时了……”

风雪虽停,但山上依旧满是积雪,一脚下去,雪粉直没进脚脖子。但行走在山路之间的林白,却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这变故一样,步履依旧匆匆,面上神情更是无比的严肃。

诚如刘老爷子所言,林白如今要去见的人,的确不是什么山下的大姑娘小媳妇儿,而是一个对他而言极为重要的人,甚至对于整个天相派都极为重要的人。

那人,便是陈其灵,天相派自立门至今,走出的第一位叛门之徒!而且想要将那座象征着天相派传承的旧道观拆掉的,也正是此人。这些讯息正是刘老爷子在亲自审讯蒋江和谷利民的时候,从他们嘴里盘问出来的,言之凿凿,没有半点儿虚假。

蒋、谷二人如今已倒,林白明白,陈其灵自然也不会再躲藏什么,而且一切成空的他,势必会前往李天元所在的坟墓前,找自己把这段江湖恩怨彻底了结。

而林白之所以如此惶急,原因也很简答,因为他着实存着许多疑惑,想要仔细盘问陈其灵一番。当初这货跟自己抢夺河图洛书传承之时,说出的那句‘只要抢到天相派传承秘宝,解开千年疑惑,天下一切都是他的’这话,实在是叫林白无法忘怀。

当初第一次听到这话的时候,林白只以为是这老王八蛋得了失心疯,所以就没有深究。但随着他相术的进阶,接触到那些一直隐藏在奇门江湖暗流之下的隐秘,尤其是越来越多的发现河图洛书身上的神异功效后,心中回想起这句话的次数就越多。

但可惜的,当他察觉到这一切的时候,陈其灵身上的天机却是已经被蒙蔽,根本找不到他的下落所在,这老小子就跟个缩头乌龟一样,不知躲到了什么地方。

而且林白更是被诸多杂事缠身,也无暇分身去寻觅他的下落。如今这老东西终于重现,林白怎能不仔细盘问他一番,把那些积年往事弄个清楚,看这老家伙究竟是知道些什么!

而且林白心中甚至还有些怀疑,那一直躲在背后针对自己的真师,会不会就是陈其灵这老东西!因为除了这老家伙之外,林白实在是想不出还有哪个人跟自己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

且思且疾行,短短片刻之后,林白便到了李天元的坟前。和他猜测的如出一辙,陈其灵果不其然正待在坟前,手里提溜了一瓶酒,在那自斟自饮,一幅畅快模样。

虽然积年未见,但陈其灵仍是‘风采依旧’,头顶那几根杂毛变得愈发稀疏,但仍然是一丝不苟的梳成了大奔头的模样,脖子里小拇指粗的金制‘狗链’,如今更是加粗了许多,变成了大拇指粗细,看上去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把他那细脖子压断一样。

“来了,赶快坐下陪我喝两杯。”听到脚步声之后,陈其灵朝林白瞄了眼,脸上堆满了笑容,仿佛真如转性了一般,道:“我就知道你小子一定会过来的。”

“你说我是该还叫你师叔呢,还是该叫你一声王八蛋呢?”陈其灵这态度,弄得林白也是有些诧异,轻笑一声后,缓步走到跟前,也没多言语,捏起一个酒杯,在手里掂量了掂量,轻轻放下,道:“当着师父他老人家的面,你老实说吧,想要个什么死法,我成全你。”

“你这小子,就是跟你师父一样性急。就我这二两肉,什么时候割不是割,不用着急,先坐下,咱们爷仨喝杯酒,好好聊聊。”仿佛根本没听到林白的话一样,陈其灵热络无比的抬起袖子擦了擦身侧的石块,嘿然道:“来来来,赶快坐下。”

看着陈其灵的模样,林白轻笑一声,知道这家伙心里怕是在打什么鬼主意,但也没再多言语,坐下之后,朝陈其灵手里的酒瓶瞄了眼,轻笑道:“看起来你这两年小日子过得还不错,这是骗了多少人,才能使得蒋江他们那些鬼替你推磨?”

“还不是坑蒙拐骗那些事儿,师叔的日子过得再好,又哪能比得上你小子,竟然傍上了这么一座大靠山。”陈其灵嘿然一笑,仰头灌了口酒,目光灼然的盯着林白,沉声道:“你小子有没有想过跟师叔我一起干,有你的人脉和本事,何愁成就不了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你想成什么大事业?”林白淡淡一笑,不动声色道:“还是跟当年一样,想要把传承秘宝从我手里弄走,解开那劳什子千年疑惑,让这天下一切都变成你的?”

“不是让天下一切都变成我的,而是让这一切都变成我们的!”听到这话,陈其灵眼中露出狂热之色,沉声道:“只要咱们叔侄俩联手,天下有什么办不成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