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84章 一指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无论陈其灵如何蛊惑,无论他表情如何丰富,林白都如没有听到一般,只是微眯着眼睛,在心中不停的推演,想要找出自己能有几分把握,可以改变已经发生的一切!

但越想,林白便越是心惊。当初破解八门锁龙局的时候,不管是他的修为,还是见识眼光,都不能和现在相提并论。直至此时,他才真正发觉八门锁龙局的精妙,即便是按照他现在的修为,在破开之后,都没了重新开启此局的可能。

而他也明白,李天元在得知了这一消息之后,没有告诉自己的原因,肯定是怕因为此事迷了自己的心智,影响了自己修为的晋阶,所以哪怕是到了生命最后一刻,都不吐露半字。

并且隐隐之中,林白更是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真师究竟是想要做什么。恐怕那人和陈其灵一般,都是明了仙路斩断这件事情的人,而他之所以派人拦阻自己,为的就是要磨砺自己,让自己能够更快的成长,更快的打开那些束缚,让仙路具备更多重续的可能。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才能有如此精妙的心思!越是想,林白便觉得越是胆寒,更是感觉自己先前所做的一切,似乎都是被人设计好的,每一脚的迈出,都在别人的计算之中。

而唯一让他感觉值得庆幸的,就是河图洛书至今仍然能保存在他手中,没能被旁人获得。不然的话,恐怕仙路重续就不是一件夸夸其谈的事情,而是要变成真实发生的事情。

只是那所谓的真师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以那人计谋的精准,不可能想不到仙路重续之后,可能会发生的危机。但明知道可能会发生的危机,却还是做出这样的事情,那就更说明那人所要谋划的事情,绝对不在陈其灵之下。

但还有一点儿,才是林白最为不解的地方。按照陈其灵所说,他为了找出六代祖师遗留下的这本笔记,乃是纠结了一众土夫子,下墓探寻而出。而且散落的几页笔记,也一直保存在陈其灵手中,那真师又是怎么获悉这一切的?!

难道是自己猜错了,一切实际上都是如自己去拆掉八门锁龙局一样,只不过是机缘巧合而已,那人做这一切,也只是为了针对自己,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这件事情,你还告诉过什么人,还有什么人知晓?”许久之后,林白望着陈其灵,道。

“只有天知地知,我知,你师父知,你知而已!这种事情,我自然是能瞒就瞒,知道的人越多,图谋的人就会越多,虽然我需要帮手,但也不想让好事落在别人头上。”陈其灵听到林白的问话,只以为林白被自己的条件打动,热切无比道:“师侄,怎么样,你想通了没?”

“你确定除了我们之外,再没人知晓此事?”听到这话,林白心里稍稍松了口气,盯着陈其灵的双眸,沉声发问,似乎想要从陈其灵的双眸,看透他的内心。

“这世上知道这件事情的,就只有师兄、你、我三人,如今师兄没了,就只剩下我们叔侄俩知道这件事情。”陈其灵重重点头,双眼中喷出炙热的火花,沉声道:

“师侄,你师父是个顽固的老东西,而你不一样。你想一想,你在年纪轻轻的如今,就走到了如此之远的一步,如果不能重续仙路,你便不能再有寸进!而且你有如此多的家人,我想你也不想看着他们弹指白发红颜老,只剩下你孑然一身在这世上吧?”

不得不说,陈其灵的这句话恰好是戳中了林白的心事,对他的诱惑也要远比那些所谓的什么权势力量来得更为吸引人。因为自小在李天元的教导下,潜修道家典籍,再加上经历的那些事情,林白早已没了什么名利之心,而且以他如今的实力,也足以看淡这一切。

但无论是相师,还是其他的奇门中人,之所以潜心修习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也是为了能够多往前走几步,看到一些旁人看不到的风采。林白已入化神,便意味着前路断绝,对接下来的路有什么,他怎能不好奇,又怎能不想着看看那些人的风采。

当初刘伯温在费尽心机布置了八门锁龙局,锁住华夏龙运,又斩断凡尘于仙路的牵连后,却还是留下几页笔记,恐怕原因就也在此处。高处不胜寒,而人不但是群居性的动物,还有奋发之神,在想找到一些旗鼓相当的人当做同伴的同时,也想奋力一搏,再进一步!

而且如陈其灵所言,在林白到达化神境界之后,只要不出意外,他的寿元便会悠长无比,甚至在长寿度上,还会超过陈白庵。这样悠长的生命,是一种幸运,但又何尝不是折磨。

因为能够存活于世如此久远的,就只有你自己一人,这份殊荣,哪怕是你的血肉至亲都无法享受到。而且生老病死,更是谁都没办法逆转的事情,所以你所能做的就是在这悠长近乎于无尽的岁月中,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渐渐老去,最终陷入沉眠之中。

而等到这世间所有与你有关联的人,都完全消散之后,存在于心中的就只剩下无法言说的寥落。每当看到熟悉的景致,遇到相似的人,心中难免会有痛楚。

林白不渴望名利,对未知的好奇也可以抑制,但惟独没办法割舍的,便是对家人,对几女的情感。情发乎于心,无法止也。他无法接受自己的以后,会变得像陈白庵,或者李天元一样孑然一身,孤苦老于深山之中,不入红尘半步。

林白最为畏惧的,便是发生这样的情景。但他更明白的是,即便是以他如今武至先天,相术臻至化神境界的修为,都根本没有办法逆转这一事实。但如果再往前踏出一小步,走上那斩断的仙路,说不定就会就有办法改写这悲剧的一切。

“只要踏出那一步,便可以改写这注定的一切,解去这些枷锁。师侄,难道你舍得下家里那些如花似玉的娇妻,舍得你的外公和母亲撒手人寰?据我所见,且不说你外公已年逾百岁,时日无多,就连你母亲,都已经开始渐渐出现疲态。这生机的损耗,绝非药石所能及!”

见林白沉默不言,陈其灵明白自己这话是触动了林白的心,便沉声接着道:“如果你不跟我合作,等到他们即将百年的时候,知道你有过一次可以让他们不受死亡侵扰的机会,却没有去善用,你觉得他们会原谅你么,你觉得你能原谅你自己么?”

“师侄,你师父他孑然一身,自然没有那么多牵绊,不用去考虑那么多事情。但是你不一样,你不能用跟他一样的思维去考虑这些事情。听师叔我的,同我放手一搏,搏取那一线天机,只要我们能够成功,这世间的一切都不在话下,他们也能永远和你红尘为伴!”

陈其灵越说越大声,语气更是变得愈发语重心长,仿佛真是一位对晚辈无比慈爱的长辈,试图用自己的苦口婆心,来劝服晚辈,能够从歧途脱身,重归正道。

“够了!”林白脸上陡然露出怒色,猛然挥手,双眸紧盯着陈其灵狂热的面颊,沉声道:“你不用再蛊惑我,师父他老人家当年没有这么做,我也不会这么做!”

“糊涂,愚蠢!”陈其灵咬牙切齿,紧盯着林白,愤恨道:“我好说歹说,你却还不听我的,我看你比师兄还要愚蠢。他孑然一身,自然无牵无挂,你明明有那么多亲眷,却还是不愿意替他们求得这一线生机,我看你不但愚蠢,而且冷血!”

“师叔,你错了。我和师父不是愚蠢,也不是冷血,只是我们清楚,如果真的续上仙路,哪怕只有一丝偏差,就会让这世间变成怎样的惨景!”林白面上微微露出痛苦之色,喃喃道:“我相信,如果我真听了你的话,为我的家人去做这事情。他们不但不会为我的做法感到高兴,相反的他们会比以后离开我而更痛苦,因为生生世世,他们都要生活于歉疚之中。”

“混账!”陈其灵勃然大怒,额头青筋暴起,头顶仅剩的那几缕头发也是颤动不已,脸红脖子粗的盯着林白,怒声道:“你不帮我,我便去找你所说的那真师!我就不信了,这世上除了我陈其灵之外,就再没有想要将这条仙路续上,看看彼岸场景的人了!”

说着话,陈其灵更是抬手便把酒瓶朝着林白面门上摔了下去,枯瘦如柴的黑手,更是向林白手中的河图洛书抓去,显然是打算将连接仙路与凡尘唯一契机的河图洛书夺走。

“师叔,你疯了。”望着陈其灵逼近的身影,林白不退不让,缓缓挥手,向着他脑后的玉枕穴轻扫了一下,而后眼中露出悲悯之色,淡淡道:“从今以后,世间知道这秘密的,就只有我林白一个。你放心,从今以后,我会竭尽所能,拦阻仙路的重续!”

“你敢……”陈其灵愈发恼怒,双眸几欲喷出火来!

玉枕为升清降浊之门,更是控制人记忆的脉门所在。林白指尖劲风乍一碰触,陈其灵口中的话先是一滞,而后面上露出迷惘之色,盯着林白道:“师兄,我怕,我想回家。”

林白伸手将他缓缓扶起,柔声道:“师叔,不怕,我带你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