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87章 两个小女孩的交锋(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小东西,我就知道你的鬼主意最多!”索菲娅不屑的撇了撇嘴,淡淡道:“你有你的办法,我有我的办法,但是有一点儿你必须要记住,你不能和我争他!”

“没见过你这么欺负人,你能喜欢他,我就不能喜欢他么?”李青囡闻言不禁嘟起了小嘴,道:“你在山上欺负我也就算了,但是别的都可以,这个我不能让给你!”

“笨蛋!”索菲娅怒骂一句,一幅气鼓鼓模样,实际上也亏得如今和她说这话的是李青囡,若是换做旁人,她早就拳脚相向,但是面对这个小丫头,她真是狠不下心。

李青囡也不吭声,只是缓缓靠在那棵参天的老松树上,一幅泫然欲泣模样。

看着李青囡这小丫头的模样,虽说索菲娅知道她这表情十有八九是刻意做出来的,但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脸上更是褪下那假装出的成熟,露出一丝孩子气的迷惘,把手里的雪球扔到地上,叹了口气,道:“咱们俩也够没用的,只敢在这里偷偷想想这些事情。”

李青囡默不作声,但泪珠子却是开始在眼眶骨碌碌的转来转去,强忍着,才算是没叫眼泪珠子落下来,把地上的雪面打湿。

“笨蛋,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呢?”索菲娅走到李青囡近前,朝着她的小脑袋重重的敲了一记板栗,然后向身后看了看,缓缓道:“他就快过来了,要是看到咱们这样,肯定要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到时候事情可就不好再瞒下去了。臭丫头,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

“打赌?打什么赌?”李秋水伸手揉了揉通红的眼眶,夯声夯气的疑惑道。

“就赌一件事情。”索菲娅神秘兮兮的一笑,压低声音道:“如果我能在你之前打到猎物,在我没有跟他在一起之前,你就不能跟我抢!你说这个赌约怎么样?”

“好,我跟你赌了!”李青囡重重点了点头,她以前没有发现过自己对林白的眷恋,直到遇到索菲娅之后,从这小妮子充满敌意的眼神里,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有一颗种子在自己心里发芽,这赌约,她怎能不赌,“如果我赢了,你也不许和我抢!”

“你赢不了的!最后的赢家就只有本公主一个!”索菲娅满不在乎的一笑,淡淡回应了一句后,毫无征兆的突然持紧了弓弩,向着密林之中便疾奔而去。

“坏人!”看着索菲娅投机取巧的小把戏,李青囡重重一跺脚,疾步向着她的背影便追了过去,而眼神更是飘忽不定的打量着四下,想要找到一只山鸡或者野兔。

“这俩小家伙……”等到林白他们赶到松林后面的时候,地上已经只剩下两串长长的脚印,看着这小小的脚印,林白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将两女从怀里放下,然后眯着眼道:“她们俩倒是会挑地方,这里是我小时候经常下套子捉山鸡的地方,应该藏着不少野物。”

“师父也给你做弓弩用了么?”贺嘉尔和夏小青这两个生活在钢铁水泥丛林里的小姑娘,在童年的时候,哪里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听到这话,不禁有些诧异的看着林白道。

“师父他老人家除了跟我抢烤熟的山鸡时,跑得快一些之外,平常哪有那么勤快。”林白轻笑着摸了摸鼻子,有些缅怀道:“我的弓都是自己用后山的竹子做的,放在火山稍微一烤,等竹节变软的时候一弯,扯根钢丝当弦,将就着就能用了。”

听到林白的话,贺嘉尔和夏小青不禁哑然失笑,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小小的孩童,持着一杆竹做的大弓,拿着羽箭,跌跌撞撞的好容易在山上搞到几只山鸡野兔,烤熟之后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突然跑出来个老人家,跟他抢东西吃的场景。

“等景行和利贞,还有小青姐姐肚子里的小宝贝长大之后,咱们也带他们来茅山,抢他们打到的猎物吃。”见林白眼中露出一丝缅怀之色,贺嘉尔柔声道。

夏小青闻言脸上也是飞过一抹红霞,轻轻挽住了林白的胳膊。直至此时,她终于明白为何林白要放任这俩小家伙,在山上恣意追逐逡巡,恐怕除了要磨砺这两个小丫头之外,还有想要从这俩小家伙身上,看到当年自己在茅山时的影子,这个心思。

看着身畔的两女,林白嘴角不禁露出一抹憨厚笑容,哪里有往昔半分的杀伐果断、不可一世模样。不管如今的他相术究竟有多高明,武道修为又何等出神入化,在这些他所重视的人跟前,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像普通人一样品味着生活中的宁静乐趣。

只可惜对自己而言,这样宁静的时间实在是太少太少。而且林白更是已经笃定主意,计算好等年过完之后,便抽出手来尽心筹备完善八门锁龙局的事宜。八门锁龙局横贯九州,盘亘于华夏周遭数块大陆之间,到时候怕又是聚少离多的生活居多。

“连这种法子都想出来,这俩小家伙究竟是在打猎,还是在斗法……”就在林白想多享受一会儿这种宁静的生活时候,茅山之上陡然传来一股剧烈的术法波动气息,这气息一出,顿时叫他心中警惕莫名,但刚一揣摩,嘴角便露出一抹苦笑。

贺嘉尔和夏小青两女听着林白这没头没脑的话,正有些不明所以然,但突然听到前方的松树林里骤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而后一大团黑影遮天蔽日的向着这片扑来。

刚看到这架势,着实把夏小青和贺嘉尔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遇到了什么猛兽。但等到看清松林里冲出来的东西后,却也是有些忍俊不禁。

果然是跟着什么样的人,就能学到什么样的本领。这俩小家伙,虽然人小,但手段却实在是高明,竟然催动术法,改动周遭的天地元气,逼迫的那些藏在松洞树枝之间的山鸡、野兔在这股气息的波动下,从藏身之所奔逃而出。

古往今来,用这法子打猎的,除了这俩小家伙之外,恐怕绝对是绝无仅有。

而且最让林白诧异的是,这俩小丫头片子如今不过才这么丁点儿大,但是术法施展开来,散发出的气息波动,却是极为恐怖,甚至要比一些寻常相师还要强大几分,端的是叫人恻目。

不过这也不难理解,这俩小丫头一个是分掉了陈南禹坟墓积聚的气运,和自己的气运休戚相关;另一个则是欧洲的帝命之女,承担着整座欧洲的气运。

有着这样的际遇,再加上长生真人那样师出名门的恩师传道授业,这俩小家伙的起点之高,只在当初的林白之上;而且林白心中早已笃定主意,等到所有的事情都了结之后,便将她们俩接回自己身边,由自己亲手调教,到时候怕是更会如背生双翅般,直冲云霄。

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感受着这股气息,林白心中莫名生出些慨叹,觉得在这俩活力十足,潜力无限的小丫头面前,即便是自己都有些老迈的感觉,而且迫不及待想要看看以后这俩丫头能达到何种成就!

“你小时候不会也是这么胡闹吧?”眼瞅着那些山鸡、野兔如同不要命了般,撒丫子狂奔不已,甚至连看都不带多看一旁的林白他们一眼,贺嘉尔和夏小青不禁促狭笑问道。

“我可没这俩小丫头这么大的本事。”林白苦笑着摇摇头,心里着实有些懊恼,自己小时候,怎么着就没有这俩小妮子这样剔透的心思,想到这种好办法来把野物从藏身之处赶出来。要是当初自己也来这么一手,哪里还用发愁打不到野物。

“小心一些,让开,我们要开弓了!”就在此时,松林内突然传来一阵脆生生的童声,而后因为一通奔波,搞得小脸红扑扑。满头大汗的俩小丫头从里面冲了出来,小胳膊把弓弩举得高高的,对准了那些正往四下奔逃的山鸡和野兔,似乎牟足了劲要比赛一番。

“这俩小家伙……”看到她们的模样,林白急忙伸手揽住贺嘉尔的夏小青向着一边躲去。

但还没等林白的脚步迈出,索菲娅那小妮子却是如发了癔症般,手里握着的弩机陡然松开,一枚闪烁着冰冷寒光的利箭,带着凛冽的风声,就向林白就冲了过来。

还没等林白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李青囡却是猛然一跺脚,急忙抬起手里握着的弩弓,瞅准方向,猛然松开扳机,一枚利箭就向着索菲娅射出的那根利箭迎去。

两根箭矢虽然是一前一后,但因为角度不同,却是堪堪在抵达林白身前之时,猛然撞在一起,砰然一声后,碎成四截,插入雪面之下。

与此同时,索菲娅手里握着的弩机却是又突然松开,不过这次对着的却不是林白,而是一只奔逃出来的山鸡。这一切是如此的突如其来,根本就没有给李青囡任何反应的时间,甚至还没等她抬起弩机,那枚利箭就穿过了山鸡的脖颈,溅起一蓬鲜血。

刺眼的白雪地上,那一抹鲜红,犹如这俩小丫头鲜红的唇瓣,映得人眼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