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93章 欢天喜地过大年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虽然最后平白无故挨了几脚,更是吃了一肚子的土,但林白最终还是没能摸上几女的炕头,心不平气不顺的他无奈之下只得重回道观,灌了一肚子酒之后,趁着月黑风高,悄悄的向着山底下的小村庄摸去,想要找个可心的人儿替她们看个全身相。

可让林白没想到的是,往昔那些为他打开,为他守候的‘大门’,今夜居然悉数关上,根本没有可趁之机。这让林白愈发的心中郁结,直叹息人心不古,这些人心里边都没有往日的那个‘白龙哥’了,也枉费自己在这新婚之夜还惦念着她们。

但无奈归无奈,日子还是要这么过下去。不过没了那档子事儿的牵绕,而且林白心知肚明,等到这个年过完之后,自己怕是又要在外面飘荡个三年两载,再回山的时候,怕已是物是人非,索性也放纵自己一回,日日夜夜,醉酒欢歌,好不快活。

不过让林白有些郁结的是,他当晚在酒宴上使诈,以法力逼出酒液的事情,还是被酒醒之后的刘经天给捅了出来。以后每次拼酒的时候,山下的那些小伙伴和刘经天、张三疯他们,都会特意分一个人出来,坐在林白身边,看着他是否又耍滑头。

日子就这么漫不经心的一天天过去,虽然看起来无比平淡,甚至有些醉生梦死的架势,但是这对于在外面习惯了命悬一线的林白而言,却是无比的享受,也是最好的休养。

年关一天接近一天,夏小青和贺嘉尔几女,整日里跟着林白的那几个舅妈,在厨房里忙活不停。包饺子、炸年糕、卤肉、做甜点,收拾一家人过年所需要的食物。

原本在得知刘、贺两位老爷子在茅山休养的消息之后,金坛那边派来了一位星级大厨,说是要替一家人分担家务,减轻老爷子的负担。但那大厨前脚上山,后脚就被两位老爷子给赶了下去,更是发了禁令,谁要是赶上山探望半步,绝不轻饶,这才算消停了下来。

为什么华夏人把一年一度的春节看得那么重,因为这是一年里面唯一的一次阖家团聚的日子。一家人好容易聚在一起,哪里能被这些糟心事儿缠着,而且年夜饭这种东西,纵然星级大厨做得再美味,也不如自己的家人费些事情,亲手去拾掇来得香。

虽说刘家的这些媳妇儿们这些年都是养尊处优的主儿,但她们也都是从往日那个物质极其频发的年代过来的人,对老传统也都极为尊重,是以各个都有一两个拿手菜。而从小就被保姆照料下长大,酱油瓶子倒了都不扶的李秋水,也是忙前忙后,干得津津有味。

饭菜的香味弥散开来之后,直把一家子人肚子里的馋虫都给勾了出来。刘、贺两位老爷子,更是带着李青囡和索菲娅,以及小景行和小利贞,时不时的偷偷摸摸钻进厨房里面,摸上几块好吃的之后,便急忙转身就走,一家人着实是其乐融融。

日子就这么无忧无虑的慢慢度过,眨眼间,便到了年三十晚上。

领着张三疯和刘经天,在老王头家品尝了一番家里自酿的米酒之后,眼瞅天色渐渐暗淡下来,林白便依着往年的规矩,挨家挨户给村里的小娃娃们发了压岁钱,把那些小屁孩乐得眉开眼笑后,他便带着已经是喝得醉醺醺的两人,向着山上赶了回去。

这几天待下来,虽然发现村子里没什么大变化,但还是叫林白心里多了些感慨。

往年到了年关将至这门槛,村里的家家户户都要赶往茅山进香,但如今却是鲜见有人收拾那些进香的东西。信仰这东西,虽说是件玄虚的东西,但是人活在世上一辈子,若是连个寄托都没有,又有什么意思,这变化,即便是林白,都难说究竟是好是坏。

不过让林白有些好奇的是,他在村子里各家转悠的时候,均是闻到屋子里有那么一股淡淡的香烛纸宝味道,却是不知道这些人不上山进香,在家里点这些玩意儿作甚。

但就在这节骨眼上,被山风一吹,心头酒意翻涌的刘经天却是一头扎到路边的小树丛里,哇哇大吐起来。看着自己老表这蹉跎样,林白心知若是让这小子就这么回山,怕是少不了挨老爷子一顿骂,哪里还能坐视不管,便撇下心里的疑问,以法力度入他体内,驱散酒意。

冬天本就是天短夜长,天黑的很快,等到刘经天酒醒的时候,之前灰蒙蒙的天,眨眼间就已是万家灯火。山上山下,更是密密麻麻的响起鞭炮声,漆黑的夜空里更是时不时响起阵阵轰鸣,无数五颜六色的烟花充斥天幕,恍如无数彩色星子闪烁。

“你们几个混账货还知道回来,不知道晚上还要吃年夜饭么……”看到三人酒气冲天的走进屋子之后,刘老爷子眼一翻,眉毛倒竖,向着他们怒叱道。

“大过年的,老爷子您就别发这么大的火了。”林白自知理亏,急忙凑到老爷子身边,给老人家端了杯酒后,拉了个椅子靠着老人家坐下,笑眯眯道:“过年咯,开饭咯!”

听着林白的话,原本还摸黑在院子里看索菲娅放烟花爆竹的几个小家伙,顿时一窝蜂的钻进了屋子里,叽叽喳喳的童声充斥在房间内,端的是热闹无比。

不得不说,索菲娅这小妮子真是投错了胎,根本没半点儿女孩子家的娇气劲儿。玩起炮仗来,那简直要比男孩儿还要利落,听着炮仗那轰鸣声,连眉头都不带眨一下的。

这几天忙活下来,几女着实是收拾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什么孔雀武昌鱼、什么鸳鸯虾、什么葱烧海参、什么步步高升、什么五福临门、什么上汤娃娃菜、什么松鼠鳜鱼、什么芙蓉蒸蟹、什么虾仁滑蛋,密密麻麻的摆了一桌子,着实叫人眼花缭乱。

“放炮,吃饭!”老爷子言简意赅的来了个宣言之后,一挥手,让索菲娅拿了根炮仗点着往院子里一仍之后,笑眯眯的便开始对着一桌子菜肴发起攻势。

望着熙熙攘攘的一桌子人,林白心中着实有些感慨。从他出生到现在,还从来没像现如今这样,一家人围在一起,过一个团圆年。这种感慨,甚至叫他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但他明白,即便这只是一场梦,自己也只愿长眠不复醒,全然不知身是客。

“外公、外婆,爷爷、老妈、舅妈、小姨,我祝你们几位老人家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永生永世都能尽享富宁康乐。”伸手不动声色的抹了抹眼角后,林白扯了几女一下,然后领着她们缓缓起身,向着几位老人家敬了一杯酒。

“好好,好孩子……”看着这一大家子人,几位老人家那真叫是打心眼里高兴,急忙起身,从他们手里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酒虽烈,但看着端酒的人,喝到嘴里却是甜的。

看着他们这模样,刘经天也是讪讪的端着个酒杯起身,向着几位老人家敬酒,嬉皮笑脸道:“祝几位老人家年年有余,富贵平安,子孙满堂……”

“子孙满堂,就你小子这德行,不知道等我闭眼的时候还能不能看到。”刘老爷子接过刘经天的酒杯,饮下杯中酒后,没好气的训斥道:“你看看林白,再看看你自己,之前我没逮着你,今天当着大家都在的面,你得给我下个保证,年后一定要成家立业!”

刘经天无奈之下,只得点头应承下来,但坐下来之后,却是长吁短叹不止。真是人比人得死,看看老爷子之前对待林白的态度,再看看对待自己的态度,自己哪里像是他的亲生孙子,倒像是林白这个外孙,才是他亲孙子一样。

看到林白和刘经天他们的举动后,李青囡和索菲娅,更是带着小景行和小利贞这俩小家伙,呼啦啦凑到几位老人家身前,撅着屁股磕了几个头后,便眼巴巴的盯着老人家们的口袋。

看着这些小家伙的模样,几位老人家都已是笑得合不拢嘴,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红包,逐个塞到了那些小家伙的手中,拍拍他们的小脑袋,示意他们赶快吃饭。

但这一应小家伙哪里是这么好打发的,从几位老人家这里讨要过红包后,便向着林白、陈白庵和张三疯他们凑了过去。尤其是索菲娅,从林白口袋里摸走一大把红包之后,还不满足,悄悄凑到他脸上猛亲了口。瞅到这一幕,李青囡也趁没人注意,急忙凑过去跟着亲了口。

小家伙们哪里是正经吃饭的主儿,几口菜下肚之后便再坐不住了,由索菲娅带着,跑到屋外面放起烟花来,看着这些小家伙们的嬉闹模样,一众人均是笑哈哈乐成一团。

菜色动人,酒酣耳热,一家人欢天喜地的聚集在一起,也没人去理会那什么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屋内一直洋溢着喧嚣的欢笑声。在这里,没有什么元勋,没有什么高官,也没有什么军人,也没有什么奇门相师,只有浓厚的亲情,只有血脉相连的一家人。

“欢天喜地过大年,师父您可看到了?”看着这一幕幕,林白心中不禁有一丝丝暖流涌出,趁着没人注意自己这边,端起一杯酒缓缓洒落地上后,心中暗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