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07章 书呆子显神威(二)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小师弟,这个法子真的能管用么?”看着拿到那些讯息后,在林白指引下,把各种讯息分成白圈、黑点,然后抓耳挠腮准备建模的刘经纶,张三疯心里着实有些犯嘀咕,轻轻碰了碰林白的胳膊,缓声道:“我怎么总觉得让刘老二这书呆子来办这事儿有点儿不靠谱。”

“是啊,咱们真要把这一线希望放在这小子身上么?”别说是张三疯,就连陈白庵也有些狐疑。尤其是看着刘经纶兴起之下,把被子那么猛然一掀,穿着短袖,浑然不觉寒气逼人,自顾自在那手持铅笔,在纸上狂乱画动的模样,愈发觉得事情有些不可靠。

虽说有林白的解释,但在他看来,刘经纶干的事情,实在是和相术有些八竿子打不着。而且从他出道到现在,还从来没听说过有人用这种法子来推衍相术的。甚至他都有些怀疑,林白现在是不是病急乱投医,才会选择把这件事情交给不靠谱的刘经纶来处理。

“问题应该不会太大,万法相通,而且按照老二之前的表现看来,解决起来虽然可能会比较复杂,但问题应该不大。”林白沉默片刻,缓缓道。

八卦源于阴阳概念一分为二;而文王八卦,也即相师常用的易理,根在河图。河图虽然神秘,但实际上却也可以当做一种数学概念。早在南宋之时,数学家杨辉就将其改善为纵横图,而在国外有幻方之称,是以河图之数的概念实际上也不容易小觑。

河图之数包含有天地之数,即河图共有十数,分为1、2、3……9、10。其中1、3、5、7、9为阳,2、4、6、8、10为阴。阳数相加为25,阴数相加得30,阴阳相加共为55数。即天地之数为55,取大衍之数以成变化而行鬼神,也即万物之数皆由天地之数化生。

不仅如此,河图之数更是包含万物生存之数。也即天一生水,地六成之;地二生火,天七成之;天三生木,地八成之;地四生金,天九成之;天五生土,地十成之。所以一为水之生数,二为火之生数,三为木之生数,四为金之生数,五为土之生数。

六为水之成数,七为火之成数,八为木之成数,九为金之成数,十为土之成数。万物有生数,当生之时方能生;万物有成数,能成之时方能成。所以,万物生存皆有其数也。

而且河图之数也包含五行之数,所谓五行之数即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又名小衍之数。一、三、五、为阳数,和为九,故九为阳极之数。二、四为阴数,其和为六,故六为阴之极数。阴阳之数合而为15数,故化为洛书则纵横皆15数,乃阴阳五行之数也。

既有小衍,便有大衍,所谓大衍之数,即五行乘土之成数10,也是天地之数的用数。天地之数55,减去小衍之数5得大衍之数50,其中小衍为天地之体数,大衍为天地之用数。

所谓‘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九’,就是用大衍之数预测的占筮之法:以一为体,四十九为用,故其用四十又九。而这也可说是卜筮的根本所在。

而且其中更包含天干交合之数。河图之数十,乃天干之数也。交合之数为:一、六共宗,二、七同道,三、八为朋,四、九为友,五、十同德,正是万物生存之数。所以甲己合为一、六共宗,乙庚合为二、七同道,丙辛合为三、八为朋,丁壬合为四、九为友,戊癸合为五、十同德。十天干经交合之后,化为天干交合之五行,将河图五行之体化为天干五行之用。

不但如此,河图之数更是包含六甲纳音之数。天地之数55加上五行之数5,合化为60。便为甲子五行纳音之数。十天干之阴阳五行与万物相交,同气相求,同声相应各发出12种声音,无声无音不计,按河图北、东、南、西、中成象五位五行共60纳音。

天地之数、万物生存之数、五行之数、大衍之数、天干交合之数、六甲纳音之数,便是以河图推算的基本所在。万变不离其宗,即便是林白独创的十二字推算秘术,也是基于这个根本。如今只要刘经纶能够建立起包含这六项的模型,便能完美推算出方位所在。

在林白看来,刘经纶在数学一道的天赋,绝对非寻常人所能比拟,虽然他不懂相术,但是万法相通,只要找出其中的根本,刘经纶就一定能设计出模型,进行运算。

但即便是如此,林白心中实际上也还是有担忧存在。河图之数传世已久,古往今来动过这方面心思的能人恐怕不在少数,刘经纶究竟有没有建模的本事,怕是只有老天才知晓。

但如今的形势下,自己无法调动法力,也只能凭借刘经纶的手段来解决。他只能祈求老天垂怜,不要把这仅存的一线希望也断绝,能够给他们留下应对的时间。

“老二啊老二,但愿是三疯子我以前都看走了眼,你真是个牛掰人物,能够帮着咱们从这次的险境里走出来。只要你能帮了我们这个忙,以后我见着你就喊二哥。”望着在那不停勾勾画画的刘经纶,张三疯轻叹了口气,喃喃道。

“聒噪!你们都出去,赶快出去!”听到张三疯的话,刘经纶脸上突然露出一抹不悦之色,拿起两团棉花把耳朵一堵,竟然喧宾夺主起来,光脚蹦到地上,一边把林白和张三疯他们往门外推,一边嘟囔道:“好容易抓住点儿思路,等会全被你们搅合乱了。”

听着书呆子刘老二这话,张三疯是恨不能给他俩鸭梨吃,但如今自己这些人有求于他的时候,又岂能发作。就在他准备吹捧恭维刘经纶几句,为他加油打气的时候,刘经纶却怒气冲冲的把两扇大门猛然关上,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是老二的疯病又犯了?”恰在此时,刘老爷子闻声赶了过来,目睹这一幕后,怒不可遏,怒声道:“你们在这待着,我去把那书呆子揪出来!都这节骨眼了,这小子竟然还这么不分时候,要是敢耽搁什么,看我不把他的皮剥了!”

“老爷子,您可千万别去闹腾,我们现在全靠经纶表哥了!”林白见状,急忙伸手扯住刘老爷子,把他拉到一侧后,压低了声音陪着笑道。

刘老爷子一听这话,彻底蒙圈了,不可置信的望着林白,他实在是不明白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着这档子事情要全靠书呆子刘经纶,这实在是叫他无法理解。

刘经纶这个刘家老二的古怪脾气,他是再清楚不过。这臭小子整日就知道把脑袋扎在旧纸堆里,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而且专攻的也是高精尖的理论物理。这种东西不管怎么想,似乎都跟林白他们要做的事情八竿子打不着。

“这事儿三言两语我也跟您解释不清楚,等到事情弄明白了以后,我再慢慢跟您老人家说。”看着老爷子的惊诧模样,林白不禁摇头苦笑。别说是老爷子,即便是林白自己,都没想到过,竟然会在这危急关头,把所有的希望放在刘经纶的身上。

但这桩看起来极像是病急乱投医的举动,却是他们如今唯一的选择。虽然看起来无比荒谬,但终究还有一线成功的几率,远比坐以待毙要强得多。

刘老爷子闻言轻叹了口气,却也没再追问,只是面色阴晴不定的向着刘经纶所在的房间望去。他也知道,如今的情况既然把林白和张三疯他们都逼得如热锅上的蚂蚁般坐立不安,那恐怕真是到了无比危急的时候,若不然也不会对书呆子老二这么重视。

事到如今,也只能希望天可怜见,莫让这仅剩的一线机会也变成死胡同。

不仅仅是刘老爷子,林白也是仰头望着乌云弥漫,雷光飞舞的天幕,目光中满是复杂的阴沉之色。如今天象诡异变幻不定,而且他更是感觉到有一股淡淡的古怪气息在天地间游走周旋不定,但碍于法力无法施展,他无法捕捉那抹气息究竟是在做什么。

但他清楚的是,这股古怪气息定然不会是什么好东西,而且极有可能是真师在修复建木之时,逸散出来的气息。如今他只能希望建木的损耗情况,要比自己想象的还要严重一些,这样真师就不能在段时间内修复,给自己留下足够的应对时间。

可这终究只是盼望,建木的情况如何,除却真师之外,谁也不清楚。而且谁也不知道在自己法力未回复的这段时间,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

“老二,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也不要让这苍生失望,所有人的希望如今可都悬在你小子身上了。”向着在风雪遮掩下,显得无比萧索的房门望了眼,林白心中暗暗慨叹道。

就在此时,那扇紧紧关着的房门陡然传来吱呀一声,而后蓬头垢面,提拉着人字拖的刘经纶手里捏着一张薄纸,眉头紧皱,从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刘经纶的面容,所有人心中不禁一沉,目光更是不自禁的汇聚到了他身上,所有的心神高度集中,想要听听从这个书呆子口中究竟会说出好消息还是坏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