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10章 今宵别梦寒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纵然真师心思再巧妙,布局布置得再精妙入微,但又如何能想得到,世上竟然还有如刘经纶这样的异类。竟然能够触类旁通,将河图图式这种匪夷所思的东西,抽象化为数学难题,通过精妙的运算,再借助高科技的力量,进行计算,找出答案所在。

别说是真师,就算是林白自己,以前也从来没有想象过这种可能。竟然能够把无比感性化的卜筮,用如此理性的方法,进行抽象化的研究和解读。这也无异于是给林白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也让他愈发觉得古老相术的神秘莫测和非凡。

要知道刘经纶如今所用的手段,借助的乃是这种高精尖的科学仪器,甚至计算能力达到每秒万亿次以上,而相师们推衍天机,所凭借的全靠一心。而就是靠着那颗心,靠着那些积攒出的法力,竟然能够完成这种比抽丝剥茧还要复杂的事情,这如何不叫人惊叹。

如果不是现在法力被封锁,又被刘经纶想出了变通的办法,恐怕就连林白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往昔所做的事情,竟然是如此的复杂与繁琐,竟然是如此的不可思议。这个发现,甚至让林白自己都觉得有那么一些小小的骄傲。

但这份骄傲在心里并没有徘徊多久,就被林白抹去。他知道,虽然事情出现了一线转机,但现在还远不是自己庆幸迷醉的时候,越是在这节骨眼上,就越要比往日还要冷静。而且眼下最要紧的,就是赶快把一家人给送出去,让刘经纶尽快破解难题。

想到此节,林白心里不禁就有些酸楚。在茅山过的这个新年,可说是林白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不但让他终于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和快活,而且也让他终于有了好好陪伴几女和家里那些小家伙的时间,这对于经常漂泊在外的林白而言,着实是弥足珍贵。

但到了今日,这快活却要就此斩断,从此又要相隔千里,而且在这种未知的情况之下,这一别之后,怕是连生死,都要变成未卜之数,这也是此前从未有过的情况。

不管怎样,都要竭尽全力去搏这一把!不然的话,不单单是自己的小家要被真师所祸害,这片世界怕都是要陷入乱局之中,等到那时,所有人都要承受因真师而引发的恶果。

“小师弟,出去跟他们告个别吧!”听到道观外传来汽车鸣笛声之后,张三疯轻轻扯了扯林白的衣袖,目光里带着些悲悯和同情,缓缓对林白道。

他知道,虽然离别对于林白而言,已经成了家常便饭。但往昔的离别,所有人却都是知道,别离之后,终会重逢。但此番谁都没办法保证,是否还能全身而退,又是否还有相见的机会。他孑然一身,无牵无挂,而林白却不同,上有老下有小,如何能不伤神。

林白缓缓点头,没多言语,缓缓朝着道观外便走了出去。只是走在这积雪之中,他的脚步无比沉重,就像是脚上灌了千钧重铅一样,每一步迈出的都极为艰难。

因为多往前走一步,多走快一步,惹人神伤的离别就要早来一瞬。

等到林白走出道观的时候,几女已经在道观外安静的守望着他。没有眼泪,没有笑容,所有人的目光都无比安宁平和,仿佛面对的不是生离死别,而是一场极为普通的短暂分离。

“又要跟你们告别了!”林白生平第一次有些局促不安的望着几女,越是看,他的鼻梁骨深处就越是有些发酸,良久之后,他挠了挠后脑勺,喃喃道:“抱一个吧!”

说着话,林白缓步走到几女身前,张开双臂,缓缓的一个个将她们深情的拥入自己怀中。

那拥抱,是那样的用力,仿佛要把全身的力气都掏空,又像是要把几女用力的揉进自己的身体里,用力的揉进自己的心中,变成和自己永世无法分开的一部分。

那拥抱,又是那样的深情,又是那样的眷恋。仿佛这就是最后一次的拥抱,都试图想用自身的温度,把对方那颗在风雪弥漫下变冷的心脏点燃,重新燃起火焰。

“我们等你回来。”伸手揉了揉发酸的鼻梁,几女脸上勉强挤出了笑容,望着林白道。

“等我回去找你们。”林白闻言眼角愈发湿热,强忍着泪水,缓缓抬头,揉乱几女头顶柔软的发丝,轻笑道:“我是天字第一号的大坏蛋,坏人大多都比较长命。”

几女闻言哑然,望着这个自称为天字第一号坏人的男人,她们想笑却笑不出来,她们想哭但又不敢哭,只怕眼泪一出来,就会像这漫天的风雪,再无停止滚落的时候。

已经早早坐进车里,隔着车窗望到这一幕的刘老爷子,饶是老人家戎马半生,早已见惯了生离死别,看淡了人情冷暖。但在这一刻,眼角却也是忍不住微微有些湿热,泪水顺着满是沟壑的面庞,缓缓滑落,滴落在他的衣衫上,缓缓洇开。

“等风雪化了,寒风止了,我们就又见面了。”索菲娅再无法抑制心底的情感,推开车门,狂奔到林白身前,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压低声音喃喃道:“你一定要活着回来,一定不要还没等我长大就不见了,因为等我长大了,就要嫁给你!”

“放心吧,我一定等着你长大。”林白闻言不禁哑然失笑,伸手捏了捏索菲娅梨花带雨的小脸,然后脸上露出郑重之色,附在她耳边,缓缓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遇到了极大的难题,遇到无法决定的事情,你要和利贞弟弟一起做出决定,记住了么?”

索菲娅虽然有所不解,但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赶快回车上去!”林白见状,轻笑着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道。

他这么安排并不是无的放矢,也不是不相信刘老爷子的心机和判断,而是因为他知道小利贞身上承载着潜龙之穴的龙脉,秉承着紫微帝星的庇佑;而索菲娅乃是欧洲帝命之女,这两个小家伙身上的气运之旺盛,绝非等闲之人可以比拟。

如果真的遇到什么难以选择的问题,凭借他们两人身上的气运,应该能做出最好的抉择。

“我等你回来!”索菲娅重重一点头,抹去脸上的泪水,然后突然抬起头,嘴唇在林白脸上轻轻一啄。双唇的温度滚烫,恍如道观内点燃的烈火,也如这小丫头跌宕的内心。

“我也等着你。”就在这时候,李青囡那小丫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紧握着林白的大手,人儿小小,但目光却无比坚定,脸上更是带着一抹与年龄完全不相符的成熟,沉声道:“如果你不回来,我和索菲娅就找遍世界每个角落,去找到你!”

林白沉默无言,轻轻握住李青囡冰冷的小手。他不知道这段时间,在这俩小家伙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总觉得怪怪的,而且也没想到这俩小家伙居然如此依恋自己。

“长生真人,鲁哥,您去了燕京之后,就去神算局找沈哥。我家人和这俩小家伙的安危,就交给您了!”目送李青囡离去后,林白转头望向长生子和鲁燕赵,转头一揖及地,沉声道。

虽然知道几女和刘家诸人回京后,会受到神算局和当局的庇佑,但林白心中仍觉得有些不妥,所以他决定再让长生子跟随他们回京。长生子师承长春真人丘处机,鲁燕赵距离化神境界只有一线之遥,有他们俩坐镇,也能让林白内心稍安。

“放心吧,我会尽心尽力。”长生子和鲁燕赵急忙将林白挽起,拱手施礼之后,郑重其事道:“此间的事情我也悉数拜托给你了,千秋功业,是否毁于一旦,就看你的了。”

林白闻言轻笑,却沉默不言。如今的情势下,他根本无法保证什么,他所能做的,只有竭尽一切可能,竭尽自己所能做的一切,努力让局势不会向着最坏的边缘滑落。

雪越下越大,风吹山谷,缭绕不绝,而离别的时刻,也终于到了。

望着装着自己所有依恋,所有寄托,以及所有牵挂的车辆从视线之中缓缓离去,林白鼻间突然一酸,两行热泪不自禁的顺着面颊滴落于地。泪热雪寒,情深意重,泪珠滴落地面,直将那看起来似乎已经变成了牢不可破坚冰的地面,砸出了两个小洞。

渐行渐远,茅山的一草一木最终渐渐变作一团虚影,在风雪间影影绰绰。

望着身后杳杳不可察的一切,几女再无法按捺心中的悲伤,从茅山离别之时,一直积蓄到这一刻的泪水,也彻底爆发。低低的啜泣声,缓缓在车厢内弥散开来,那声音混杂于呼啸的风雪中,说不出的凄清冷怨,说不出的彻骨冰寒。

小景行和小利贞两个小家伙,望着面色悲伤的大妈小妈,年幼的他们还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喃喃叫着‘妈妈别哭’,然后抬起肉呼呼的小手,不停的为几女擦拭眼泪。

但越是擦拭,流下的眼泪却越多。因为几女明白,虽然林白没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越是这样,就越是危险,今夕一别,已不知道能否再见,唯有千古冷寒浸于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