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18章 破禁·嗔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50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如今林白已然明白了自己究竟是在何处!这是阴阳五行破禁阵和自己体内禁锢的世界,更为准确的说,应该是禁锢的世界,也就是禁之世界。

而先前那条缠绕在自己脚踝上的铁链,恐怕就是封锁自己法力的禁锢之一。而且那条禁锢产生的根源,怕就是信仰愿力之中的贪欲。

人生而为万物之灵,乃是由阴阳调和而生,本身就是一个极为强大的能量场。而所谓的信仰愿力,便是由人体这个能量场发出的能量,对周围环境或者其他人产生的影响。

大多数情况下,信仰愿力指代的都是善缘功德之力,对周围环境和其他人产生的影响,也都是正面的增益效果;但在一部分情况下,信仰愿力的效果却适得其反,例如人在将死之时,如果怨气极大,就也会形成愿力,而这种愿力拥有的就是破坏性的能量。

而真师通过在山下动手脚,借助太岁和阴晦,让山下的村民对林白生出敬畏和贪婪,甚至还有部分诅咒。这种愿力自然也是恶愿,乃是由那些山民们的恶愿或者邪法生定。这种愿力不但极为歹毒凶险,而且拥有极强大的破坏力。

不仅如此,这种通过恶愿和邪法形成的信仰愿力,想要破除,更是极为艰难。即便是有阴阳五行破禁阵,通过阴阳和五行本源来涤荡心神经脉,也无法完全破除。

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便是因为这种恶愿和邪法形成的信仰愿力,乃是有贪、嗔、痴这三毒组成。贪为渴取世间一切,为恶鬼之源;嗔为所遇逆境生出忿怒,为地狱之源;而痴则为心智懵懂,不明事理,颠倒妄取,起诸邪行,为畜牲之源。

人生之所以会有诸多痛苦,便是因为有贪、嗔、痴这三毒的存在,贪婪让人永不满足;嗔念让人心生恶意,痴让人产生错误的认知,而错误的认知又会导致贪欲、憎恨、愚痴。

贪、嗔、痴这三毒,可说是人自出生之后,就拥有的恶缘。不管是圣人,还是贩夫走卒,都逃不出这三毒的掌控,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极难破除。

就林白看来,刚才他所破开的那道铁链,便是贪欲之念。而在那个幻象中的‘张三疯’便是他心底的贪婪之源,所以才会百般蛊惑他去斩杀旁人,谋取太岁。

而他之所以能从贪欲的锁链之中走出,其一是因为林白自幼在茅山长大,受到李天元淡泊名利的熏陶,心底的贪欲本就极少;其二则因为,就林白对张三疯的了解,虽然张三疯在小事儿上比较贪婪,但绝对不会做出那种撺掇自己夺宝杀人的事情。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他才能轻易就破开贪欲的禁锢,打开其中的一条封印。而且在这条铁链斩断的那一刻,林白便觉得自己体内的法力多了一丝松动的迹象。而这个发现,就更让他坚定了心中的猜测,恐怕只有扫破贪、嗔、痴三毒的枷锁,才能完全回复法力。

缓缓摇头,将心中的杂念破开之后,林白双眸微眯,向着五彩云朵的缺口处凝神望了眼后,缓缓踏脚向前走去。不出林白所料,只是往前走出十余步,在他的脚踝方位,便又重新生出一条铁链组成的枷锁,禁锢他的行动,让他寸步不能往前。

没有再多犹豫什么,林白微一皱眉,操纵神念便向着铁链撞了过去。两者相触,一股熟悉的晕眩感顿时在他脑海中扩散开来,而后场景疏忽转换。

阴风呼号,冬雪阵阵,天地之间肃杀一片,而且空气之中更是有淡淡酒香弥漫。

“这里是……”向着四下一扫视,林白眼角不禁狂跳,脸上更是露出诧异之色。他着实没想到,这禁之世界形成的幻象居然如此真实,竟然会让他的意念重新回到了李天元的坟茔。

不过和先前一样,一股诡异的情绪在他心底不断攀升,但和之前的那股贪婪欲望不同,这股情绪犹如最暴烈的朝天椒,又如同是一锅滚油,叫他只觉得愤懑难平,从头顶到脚底,各处皆是存着蠢蠢欲动之感,似乎在胸膛里藏了数吨炸药,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爆裂。

“臭小子,你究竟想好了没有?难道你真要跟李天元那老糊涂,和刘伯温那大傻缺一样,畏畏缩缩不敢越雷池半步,不敢打开仙门,谋得一线长生之机么?”就在林白想要平息心中愤怒之际,墓碑前却突然传来陈其灵的怒骂,言语中满是讥讽哂笑之意。

“你说什么?”听到这话,林白心中顿时一沉,那股愤懑不满之意更是直冲脑海,直叫他觉得脑袋胀得都有些发疼。需知道李天元对林白不但有教导之情,更是有养育之恩,如今陈其灵这样百般谩骂羞辱,这让林白如何能忍受此种愤怒。

“我说李天元是个老王八蛋,是个没种的东西!”陈其灵听到林白的话,愈发嚣张起来,端起手中酒杯泼了林白一脸酒,然后轻笑道:“不是没种的东西,怎么会连个后人都在世间留不下来?我看你小子也跟他一样,都是没种的玩意儿!”

酒液扑面,酒臭味刺鼻,而且这酒气就像是经过高度提纯的酒精,酒味一入咽喉,便让林白心中愤怒之意骤然暴涨,如同火焰漫天滋生。

“你信不信我杀了你?”伸手抹去脸上的酒液,林白冷然望着陈其灵,一字一顿道。

“杀了我,来杀了我啊!”陈其灵闻言不怒反笑,愈发猖狂起来,指着林白嘿然道:“你要是不杀了我,你就不是带把的男人,就是有爹生没爹管的野种!”

野种!这话一出,犹如霹雳,直刺林白耳膜,直叫他觉得心中怒火砰然而起,全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如即将喷发的火山般,随时可能溅射出滚烫的岩浆。

这是林白的禁忌所在,也是他的命门所在!虽然生性洒脱,但自幼丧父之痛,对于林白而言,绝对是任何事情都无法弥补的伤害,如今陈其灵直指此事,让他如何能平息愤怒!

“动手啊,来啊!”看着林白渐渐开始发红的双眼,陈其灵愈发张狂,怒吼不止。

“动手,让我杀你?”林白缓缓闭上双眼,沉默许久之后,双眸直视陈其灵的双眼,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冷笑,缓缓道:“师叔,你这法子未免也太拙劣了一些吧?我师尊当初可是代师授艺,咱们之前也不是没玩过这一出儿,当时的你好像没这么大怨气吧?”

话音落下,林白缓缓伸出一指,向着地上默然以对的陈其灵后脑勺,轻轻拂去。

指尖还未碰触到陈其灵,只见他的身影就如一盘散沙般,在风雪之中疏忽而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