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20章 破禁·痴(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64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真师,你还真是无处不在……”许久之后,林白缓缓张开双唇,声音之中带着些苦涩,对声音传来之处,那似乎被无数云朵遮蔽,显得极为渺茫的身影望了眼,淡淡道:“无论是在我的心劫,还是在这痴念之境,竟然都有你的影子。”

三言两语,便能勘破自己的道心,便能破灭《清静经》的效力,举世之间,能做到这一步的,在林白看来,除却真师之外,又能是何人?!

而如今在和自己交谈的,恐怕就是真师在这禁锢之中留下的神念投影。

“你又错了,不是我无处不在,而是在你的心里,存在着我的影子。”听得林白这话,幻象之中的真师闻言轻轻一笑,缓缓道:“你心之所向,便有我之所存。”

心之所向,便有真师所存?听得这话,林白先是一愣,旋即释然苦笑。事情恐怕真是自己想多了,眼前与自己交谈的幻象,并不是真师的神念投影,而是自己内心深处的执念,也即自己内心深处,最为根本,最为桎梏的痴念!

自从得知真师的谋划,自从周身法力被禁锢以后,他朝思暮想的就只有一件事,那便是破开这些禁锢,找出真师和仙门的所在,改换他的图谋!这些思绪经久不散,徘徊于他的心中,早已成了执念,而执念已深,岂不是所谓的痴?

“既然你当我做真师,那我便问你,你究竟为何不想让我开启仙门?”良久之后,真师重又悠悠开口,质问林白一句后,话中多了些蛊惑的气息,接着道:“以你的修为和材质,只要仙门开启,未尝没有踏入仙路的可能,难道你不想要长生,不想成仙?”

“修为如你,这世间之大,又有什么敌手,又能有什么朋伴?难道你不想去看看彼岸那边的风景,去看看那边的景致与这边有何不同,去感受一下传说中的仙人,有怎样的威能?”

“我想,但我不能。”沉默少许,林白缓缓开口。既然这是自己心中的痴念,他也没必要刻意去控制自己的心态,刻意的控制,反而更为着相,更为加深痴念,倒不如随缘而动。

但凡是人,岂有不畏惧死亡的,又岂有不渴盼能与日月同辉,星宿同寿者?至于成为仙人,自小便受到华夏那些光华陆离的志怪神话熏陶,又有哪个人不想成为如一击即中,便远遁千里的空空儿那般的剑仙人物?又有哪个人不想如天仙般无拘无束,逍遥自在?

“不能,你如何不能?”听得林白这话,幻象之中的真师似乎对他的话极感兴趣,缓缓道:“既然你想,这便是你的本心,你为何又要去违逆你的本心?”

“仙门彼岸有什么,无论你我谁能说得清楚。若是彼岸也如这世间般鱼龙混杂,哪怕只是有一条臭虫通过仙门抵达这世间,在他们眼中,这众生和蝼蚁有何差别,又有谁能承担得起这变局?仙门一开,众生皆苦。”林白轻笑一声,缓缓道。

“仙门一开,众生皆苦……”幻象之中的真师听得林白这话,不禁摇头大笑,反驳道:“果然是不智,众生自从出生那一刻便是苦的,生老病死本就是常态,早一些晚一些,又与你有什么干系?要我说,恐怕是你在害怕,怕那边的人,害怕仙门一开,你就失去这身荣耀!”

“荒谬!”林白轻笑出声,淡淡道:“你说你是我本心之中的痴念,既然是我的本心,难道你以为我是那种畏首畏尾之辈!我又岂是那种因为前路艰险,就不愿往前的人?”

“而且世人皆道长生好,但长生不死,又有什么乐趣?你所熟悉的一切,都将因沧海桑田而变化;你的亲朋故旧,也终将在岁月长河中化作一抨尘沙,百年之后,便空留下你孑然一人,纵然红尘滚滚,又有何乐趣可言?若是一切成空,这仙我看不成也罢。”

沉默许久之后,林白陡然发笑,双眸缓缓向着真师望去,淡淡道:“所以我想长生,我也想看看仙门彼岸究竟有什么,但我不能也不愿去做!”

“荒谬,真是荒谬!要我看,说穿了,你不愿开启仙门,说到底还是自私!”幻象之中的真师听到林白这话,几乎笑得连气都快喘不匀了,断断续续道:“什么大义,都是假的,归根结底,还是你不愿意去面对你一人成仙,长生之后,独守寂寥的场景。”

话音落下,林白沉默以对。此时此刻,他愈发笃定,这幻象之中的真师,的确是自己心中的痴念所化。诚如这幻象中的真师所言,林白之所以不愿意打开仙门,最大的原因,并不是怜悯众生皆苦,而是不想承受千百年后,荒郊野坟,无处话凄凉的悲戚孤独。

林白不是无欲则刚的圣人,也不是视一切为无物的狂人,虽然他修为高深,但归根结底,还是一个人,一个极普通的人!他心中所挂念的,还是那个小家,而他之前所拼搏,所努力做得一切,与其说是大义,倒不如说是想让他守护的小家,能够生活的更好,更无忧!

林白又如何不知,有河图洛书此种异宝存在,假若仙门开启,他跨入彼岸的可能,几乎可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但如果跨入彼岸的只是他一人,那即便是能到达彼岸,却要承受无边的孤寂之苦,就算是再逍遥自在,无拘无束,又有什么意义可言?

“难道你忘了,传说之中的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如同完全洞悉林白的内心般,那幻象组成的真师虚影,言语之中蛊惑的味道愈发浓烈,淡淡道:“假若仙门开启后,不但你一人能够跨出那一步,你的亲人,你所眷恋的人,都能步入其间,你还会坚持么?”

“这……”林白闻言一愣,心中思绪盘旋片刻后,他苦笑摇头,缓缓道:“如果真是这样,恐怕我的亲人,我所眷恋的人,还是不会同意。”

他之前也不是没想过这种可能,如果他能跨入彼岸,成为彼岸之中的一员,竭尽所能周旋之下,守住小家的安全,也不是没有可能!但他更清楚的是,以他对家人的了解,恐怕他们不愿接受这样的结果,不愿仙门开启之后出现的变局,让这熟悉的世间陷入混乱。

“是么?”幻象之中的真师闻言微微一笑,犹如阴谋得逞,缓缓道:“那你可曾问过他们的意愿,可曾问过他们,是否会跟随你而去?”

“我不曾。”沉默片刻,林白缓缓道。从事情发生至今,因为其中牵涉实在太大,而且为了避免让家人担忧,有关仙门和彼岸之事他一直隐藏于心中,根本不曾向他们透露半句。

“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让你问问他们,看看他们的想法。”幻象之中的真师古怪一笑,缓缓道:“看等你问过他们之后,你是否会还如现在这般坚持。”

话音一落,这原本烟云缭绕完全无法辨别方向的幻象,场景骤然变幻,居然回到了之前家人团坐于桌前,享受精心筹备的年夜饭的那晚。

人面清晰,炮声轰隆,恍如一场无法从中自拔的大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