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21章 慧剑斩三毒(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这是你从小就爱吃的四喜丸子,多吃点儿。”刘蕙芸抬手用汤匙给林白盛了一颗丸子,笑眯眯的望着他,温声道:“以前过年的时候,你一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催着我做这东西。”

肉香四溢,葱味扑鼻,汤汁淋漓,顺着丸子更是向外散发着袅袅热气,闻之叫人垂涎欲滴。望着身前碗碟内的那颗肉丸,林白也是情不自禁的提起筷子。

这所有的一切怎么会如此的真实,根本就不像是心中痴念所化的幻象?

“你怎么不吃了?是不是现在口味变了,不喜欢吃这些油腻的东西了?”见林白迟迟未动,刘蕙芸面上不禁露出了一抹失落之色,望着林白,缓缓道。

似幻非幻,似真非真。望着眼前的一切,林白轻轻一笑,微微摇了摇头,然后拿起筷子夹起肉丸,放到嘴边轻咬一口,肉汁四溅,爽滑弹脆,果然还是熟悉的味道。

在林白想来,自己如今已经在这幻象之中,既然暂时无法脱身,与其这样苦苦思忖,倒不如随心而行,且行且看,顺心而为。而且他也着实想知道,如果自己将仙门的事情讲出来,自己的这些家人究竟会是什么态度,是否会同意自己的做法。

“打小就是这个吃相,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改一改。”看着林白狼吞虎咽的模样,刘蕙芸脸上的失落一扫而光,虽然嘴上仍在埋怨林白,但眼神却多了些慈爱,片刻之后,轻轻叹息道:“喜欢吃就多吃点儿,再过几年,我年纪大了,就没法子做给你吃了。”

说着话,刘蕙芸脸上悄悄流露出黯然的神色,就连林白自己也是有些唏嘘。时光容易催人老,自己一天天长大,但随着时光的流逝,皱纹也爬满了刘蕙芸的面颊。人生七十古来稀,纵然是到了现代社会,能够熬到耄耋之年的老人又有几个。

望着刘蕙芸的神情,林白只觉得自己口中咀嚼的肉丸的如同嚼蜡,根本没有任何滋味,而那些咽下的肉块,更是如鲠在喉,叫他喉头处莫名有些酸楚。

也许事情并不像自己所想的那样简单,也许在自己家人心中,并不想终老于这红尘之中,而是想和自己共享长生,和自己永生永世,无牵无挂的生活下去。

也许自己之前想的真的错了,也许长生并没有那么可怕,也许真的可以去做。

既然自己之前瞒着他们有关长生的消息,没有去告诉他们;那为什么不在这幻象之中试验一番,看看如果自己瞒着他们,使用河图洛书配合真师去开启仙路,自己的这些家人会是什么样的反应,是否会对自己为他们谋求得一线长生,而感到欣慰。

幻象之所以为幻,便是所有的一切都由心而动,就在林白这思绪生出的那一瞬间,所有的场景疏忽而散,原本还跟家人坐在年夜饭圆桌旁的林白,一阵微微的眩晕后,就来到了某处烟云笼罩的山峦之间,而在云雾间,更是生长着一株翠绿树木,端坐一名面容模糊的老人。

这恍如扎根于虚空之中的翠绿树木,除却建木之外,又能是何物;而这面容模糊,手上不断掐动印诀的老人,除却真师之外,又能是哪个!

“你终于还是来了,终于还是做出这个决定了。”见到林白之后,幻象之中的真师缓缓停下手上的印诀,向着林白扫了眼后,颇为赞许道:“我辈中人,就该如此!只要能谋求得一线生机,哪里需要去理会外人的死活,哪里需要去管那些蝼蚁是否还能存在。”

林白没有应声,只是盘膝坐于真师的身畔,手上印诀缓缓掐动,开始催动河图洛书,调动天地元气,不断向生长于天地间的那株建木输送生机,促其成长。

只是短短数息,建木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生长起来,枝干耸入云霄,烟云缭绕之间,叫人根本无法看清楚,建木的顶端,究竟是连接到了何处。

“还不够!这建木的生长速度固然快,但还远远不够!”望着不断攀升的建木,幻象之中的真师脸上露出一抹癫狂之色,向着林白阴沉的扫了眼后,沉声道:“想要让建木生长的更快,就必须要给他灌入更多的生机。不如你我联手,收摄四周生机为其所用!”

林白闻言眼角微跳,向着真师看了眼后,略一沉吟,手上印诀缓缓改动,法相骤然悬挂于头顶的天幕之间,而且跟随着林白心意的变幻,法相的双眸变幻出一种诡异的血红之色。

幻象之中的真师见状,哈哈大笑,跟随着林白的动作,骤然捏动印诀,顺着他身上的法相也开始向外散发出一股古怪至极的法力波动。这两股波动连接到一处之后,迅速向着四下便弥散开来,只是短短几息,便将山峦周遭的村落城镇尽数覆盖。

“收摄血气!”感受到法力波动覆盖范围内,传来的蓬勃生机,林白双眸露出一抹狠辣之色,手上印诀猛然掐动。跟随着他的动作,法相散发出的那些诡异气息,犹如一把把利箭,向着那些山村城镇之中存在着的一切生物冲击而去。

两名化神境界,而且是已经几近巅峰的化神境界相师联手,声势是何等的骇人。这邪异的术法只是刚刚碰触到幻象之中的那些生灵,连反应的时间都不给他们,这些生灵的身躯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来,海量的血气生机跟随着波动,缓缓向建木汇去。

哭嚎之声不绝于耳,惨状不断弥散。望着那些被抽摄了血气生机之后的躯体,在风中缓缓化作粉尘;听着那因为惊恐而发出的嚎哭声,刚开始的时候,林白还觉得心中颤栗莫名,犹如无数把刀剑搅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目光变得越来越冷,表情越来越麻木。

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如今是处在由痴念所化的幻象之中,而且心中更是只剩下一个念头,为了谋求长生,不管牺牲什么,都在所不惜。

血光成为天地间唯一的颜色,哭嚎声带起的声浪,成为天地间唯一的声响。而在这巨大的血气生机舞动之下,林白身躯周遭更是缓缓升起一团淡淡的血光,双眸更是清冷至极。

此时此刻,恐怕就算是张三疯和陈白庵,都不一定能看出眼前的人是林白。

“混账小子,你在做什么,你还要做多少错事,还要死多少人?”就在死亡如同永无止境般不断蔓延,恐惧如风暴般席卷开来之际,在林白耳畔却是突然响起刘老爷子的斥责之声。

“儿子,不要做了,我们不要长生,我们也不要你这样。”紧接着,刘蕙芸略带哭腔的声音,也在他耳畔缓缓响起,一字一顿,都带着说不出的怜悯和失望。

“林白,收手吧。”不仅仅是他们,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的虚影也开始缓缓出现在虚空之中,她们目光之中带着失落和同情,颤声道:“收手吧,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林白心中莫名生出一种愤懑,一种不被人理解的愤怒。此时此刻的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忘记了自己处在幻象之中的事实。

他的心里只剩下愤怒这一种情绪,他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这样!自己双手沾满血污,自己违背本心,去做这种血腥残忍之事,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让这些家人能够长生,能够和自己永生永世的生活在一起!可为什么到头来,自己却要被他们横加指责。

“收手吧!”就在林白只觉得脑袋快要炸裂的时候,那些家人的虚影发出的声音在他耳畔缓缓盘旋不断,缓声道:“如果你现在收手,我们还能原谅你,不然的话……”

原谅?为什么我要被你们原谅,我所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你们么?!听着这些话,林白更是觉得脑袋几乎都要炸开,双眸更是彻底被血光所占据。

“一群愚蠢的人,你为了他们付出了这么多,但他们却视若无睹?真是可笑,可笑的善良,可笑的良知!”与此同时,顺着真师模糊的面容,飘出一句哂笑的话语。

愤怒蔓延而生,林白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愤怒都快把血肉撕裂。无数嘈杂的声响在他耳畔不断呼喊,两者此起彼伏,犹如潮水一般,彻底将林白所吞没。

实际上,幻象之中的神念,根本无法感受到痛楚的感觉。但在此时此刻这种状态之下,林白的情况却是无比诡异,那种钻心蚀骨的疼痛感,从身体的各处萌生,犹如密密麻麻的蚂蚁般,在他的身体上不断的攀爬,向着他的心神不断侵袭。

尤其是望着家人的那些虚影,还有他们不理解的眼神,林白更是觉得自己就像是万里江河中的一叶扁舟般,孤独无依,随着江水的起伏而不断起伏。而每一次江水的翻滚,都会让他心神感受到的痛楚再加剧几分,让他觉得身体中就像是关着一头蠢蠢欲动的猛兽。

自己所做的抉择明明是为了他们,可他们为什么不但不理解,甚至还反过来责问自己?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自己所做的一切,究竟是对的,还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