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22章 慧剑斩三毒(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你的双手已经沾上了鲜血,你已经回不了头了,既然他们不理解你,那就毁了这一切吧!”就在林白愤懑难平,心中思绪如潮水般翻涌不止之时,真师那极富蛊惑性的声音在他耳畔低低起伏不断,撺掇着他,道:“毁掉这一切吧,毁掉眼前的一切吧!”

毁掉么?既然所做的一切,根本不被亲人所理解,那自己做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不如将这一切悉数毁灭,让所有的一切都归于虚空之中!既然你们不能理解我,那我又何必再去理会你们那么多!不能理解,不能顺从我,那便让一切都毁灭吧!

与此同时,阴阳五行破禁阵外,一股无以言说的狂暴气息,顺着林白的身躯骤然生出。

他的面颊此时已经变得血红一片,就像是全身上下的所有鲜血都汇聚到了脑瓜门上,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爆裂开来!而且顺着林白身体散发出的那股气息,蔓延开来之后,更是叫人心中莫名便滋生出一种无比愤怒的情绪,叫人觉得要将这世间的一切不顺遂彻底毁灭!

“野人老爷子,这是怎么回事儿?”看着林白的模样,小黑猫感觉自己好像是好心办错了事儿,而且直觉更是告诉它,林白如今的情况极为危险,随时可能因为暴戾的怒气而爆体而亡。这发现让小黑猫心中七上八下,慌乱无比的向野人老爷子发问道。

“这是幻象之中的嗔念!”望着林白被充斥着鲜血的面颊,还有从身躯逸散出的暴戾怒意,即便野人老爷子是存世不知道多少年的化形阴灵,也是有些心惊,皱眉道:“但是这和纯粹的嗔念又有些不同,但我可以确定的是,这小子如今怕是到了危急关头,如果他不能撑过这一关的话,不管是他的神识,还是他的小命,怕都要保不住了!”

“小命不保?”小黑猫一听这话,更是面如土色,急忙跃到野人老爷子的肩头,颤声祈求道:“老爷子,这小子平日待我不薄,您老人家看在咱们是同族的份上,帮帮他吧!”

“我帮不了。”野人老爷子缓缓摇头,苦笑道:“身在阴阳五行破禁阵之中,所有的念想都是由他的本心生出,除却他自己之外,任是谁都没办法改变里面的情况。小家伙,这次的事情你办的有些过火了,不该让他没有任何准备就进入阵法的。”

虽然话语间对小黑猫颇有责备之意,但野人老爷子实际上也知道,在如今的情况下,就算是林白知晓阴阳五行破禁阵之中的危险,怕也还是会义无反顾的选择进入。

而且阵中的一切幻象,都是由林白的本心生出,就算是在进入阵法之前,告诉他里面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情,如果他不能拷问本心,得出结论,也一样会是这样的结果。

只能靠这小子自己?听着野人老爷子的话,小黑猫只觉得心如齑粉,浑身上下的毛发都悉数倒立而起,而且那即便是面对各种山珍海味都不哆嗦的猫爪,更是史无前例的颤抖起来。

从它选择跟随林白到现在,一直享受着林白和刘家人无微不至的关怀照顾,而从来没为林白出过一次力。如今在这节骨眼上,自己好容易出手帮一次,却是叫林白遇到了如此危急的情况,它扪心自问,如何能对得起这些年承蒙林白和其家人照顾的恩情。

“这是命,你就算再哀叹也改变不了。”许是看出了小黑猫的愧疚,野人老爷子轻轻叹了口气,摸了摸小黑猫后脑勺处柔软的皮毛,盯着情势看起来越来越恶化的林白,轻叹道:“如果这小子真是天选之人的话,这一关虽然艰难,但料想应该也能平安度过。”

小黑猫闻言沉默无声,但双眸却是紧紧的盯着林白,而且在这习惯了天不怕地不怕,叫人觉得厚颜无耻到了极点的小恶棍眼中,竟然破天荒的露出担忧和关切之色。

“回头吧,不要再受他的蛊惑,我们不要那所谓的长生,我们只想你能如往昔一般,陪在我们身边。即便是寿命有穷,但干干净净,不染尘埃,不沾血垢!”幻象之中,几女和刘家人的虚影悲悯无比的望着被血气包裹的林白,喃喃低语不止。

那声音如梦似幻,犹如盘旋在天地间的一曲招魂曲,想要唤回游子的神魂。

“回头?你回不了头了!”听着诸人的话,幻象之中的真师犹如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仰头狂放笑个不停,更不断得火上浇油,催促林白道:“你看看你的双手,那是洗不净的血污!你问问你的本心,他们如此不能理解你,还是否有存在于这世间的意义?!”

两种声音的呼唤之下,林白的表情痛苦无比,颤抖着抬起手,放在自己的面前。早已被血气所玷污的双眸扫视之下,天地之间一切皆为血红一片,而他的双手,更是在一滴滴得往下滚下冰冷凄寒的血珠,那红色是如此的耀眼,又叫人心如此颤栗!

何去何从?是悖逆几女和家人的意思,继续去收摄血气滋润建木,打开仙门;还是放弃之前所做的事情?矛盾充斥林白心中,望着自己的双手,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都要爆炸了,那以血气沾染而成的刺目鲜红,就算回头,还能洗干净么?

“回不了头了,杀了他们,杀了这一切拦阻你的人!”真师癫狂的怒吼不止,催促不止。

声音如同滚雷,在天地间盘桓徘徊,炸的林白头皮发麻!

而此时此刻,在阴阳五行破禁阵外,顺着林白身躯传出的那种暴戾的愤怒气息,更是不断增长。即便是如野人老爷子这种存在,心中都生出一种躁动烦闷之感。

一切还能有转机么,这小子究竟能不能扛得过此劫?!望着林白面上越来越浓郁的血色,野人老爷子双目微眯,双眸之中的神采变幻不定。

“你能回头,回得了头!”就在林白缓缓抬起被血气玷污,完全化作鲜红之色的双手之际,几女和刘家诸人凄然一笑,望着林白,温声道:“你手上沾的鲜血,即便是用风霜雨露都无法洗去,但用我们的鲜血,却是能够将其涤荡一空。”

“不!”听到此言,林白身躯猛然一颤,抬头向着虚空之中望去。

但根本不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也不给他任何拦阻的机会,虚空之中的那些人影手中持着利器,决然而然的向着他们自己的脖颈抹去。

寒光闪烁,一片温热的血雨顿时从虚空之中溅射而出,向着林白的身躯涤荡而去。那些血雨沾染到林白的身体后,犹如世界上最为纯净最为纯粹的甘霖雨露,只是短短几个刹那,便将林白双眸和双手之上沾染的血气,悉数涤荡一空。

无止无尽的悲怆陡然从林白心底生出,而且在那如血雨碰触到他的身躯之时,从他心底深处更是突然生出了一种明悟感。此时此刻,他终于想起,这一切都只是幻象。

随着他心绪的变化,天地之间的那些庞大驳杂的元气波动渐渐消散,而那受到血气滋润而不断攀升的建木,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缩小,最终重归于一棵青翠小树。

“愚蠢,真是愚不可及!长生之门就在眼前,你竟然会在这一刻放弃!”看着这异变,幻象之中那面容模糊不清的真师,愤怒大吼不止,望着林白,怒斥道:“他们不能理解你为他们所做的牺牲,你又何必去顾及他们的生死,现在重新出手,还来得及弥补!”

“弥补什么?”林白缓缓抬头,目光冷冽如水,望着真师,淡淡道:“这是我的本心,这是我的本性,也是我对他们的了解,这还有什么弥补的意义?!”

话音落下,林白缓缓挥手,随着他手势的变动,这原本充斥着肃杀气息,充斥着浓烈血腥味的世界,顿时如多米诺骨牌一般,一点点崩塌,化为虚无。

“即便是你毁掉现在的幻象又如何?”身躯正随着这幻象世界不断消散的真师,桀桀怪笑不止,盯着林白,冷笑道:“这不过还只是你自己做的选择,不过还是按照你的心而来!你还是不曾去询问过他们,他们不曾知晓仙门之秘面,你又怎知他们不想长生?”

“你之前说的是错的,你不是我的本心,你是真师留在禁锢之中的神念投影,为了拦阻我破禁的桎梏!”林白闻言面色如水,根本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淡淡道:“既然你这么想知道他们究竟是什么态度,那就让我告诉你!就让一切重来,你睁大眼睛看清楚!”

话音落下,林白双手一搓,真师的虚影跟随着这正在不断碎裂的世界,彻底消散不见。

无数混沌的气流弥漫不止,一阵熟悉的晕眩感过后,天地间骤然一亮。

“傻小子,你夹着那四喜丸子在看什么,难道还舍不得吃么?”画面重归于年夜饭团圆宴之时,刘蕙芸笑眯眯的望着夹着丸子出神的林白,温声道:“我在后厨还做了许多丸子,足够你吃的了!等等我把这做丸子的法子告诉你媳妇儿,以后让她们做给你吃。”

林白闻言轻轻一笑,夹着丸子送到嘴边。周而复始,随心而动,这幻象着实有些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