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27章 争分夺秒的科学疯子(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一切都是天意使然,你也不要强求,尽快调息,休整状态,等等还有鏖战在等着你。”望着林白因为等待而变得焦灼的神情,野人老爷子缓缓摇头,出言告诫道。

林白闻言沉默,没有应声,不过还是依言盘膝坐下,双手重叠,放置于丹田方位,开始调转体内法力缓缓游走,滋润周身各处因为最近受到禁锢,而变得干涸的经脉,按照大小周天运行,努力使自己的状态达到完美巅峰。

他怎能不清楚,如今的形势正如野人老爷子所言,一切只能靠自己的机缘。虽说因为五行破禁阵的关系,他体内法力的禁锢终于被解开,但因为之前禁锢的原因,他的法力远没达到往昔的巅峰状态。即便是强行去使用十二字推算秘术,怕也是得不到什么结果。

而且此事之大,几乎已经达到了天机的状态,以他现在的状态,施展秘术推算,一个不留神,就会引发天道反噬,让他的状态再下一个台阶,那时候就更是得不偿失了。

虽然至今他还没有见过真师,也不曾知晓他的面容,但从这几次在幻象之中的接触,还有真师对自己施展的手段看来,他心中也算是有了一个结论:此人的修为绝对已经打到了化神境界,而且他的境界有很大的可能还在自己之上。

就算自己此时勉力推算,找出仙门和真师的下落,但出于强弩之末的自己,也根本无法去和真师进行对抗。所以眼下的他,只能如野人老爷子说的一样,将寻找真师和仙门的希望放在刘经纶身上,而他自己则是尽心调息,使身体恢复到巅峰,拥有一战之力。

法力游转,内心也渐渐变得平静,但林白脸上的隐忧还是没有消散。兹事体大,他如何能平心静气的面对,又如何能不担心刘经纶是否能争分夺秒的完成任务。所幸的是,如今的他有赤子之心相助,虽然心神并不安宁,但法力的运转倒也平稳无虞。

“竟然能破开老夫神念分出的禁锢,这天相派的余孽果然是不能小觑。”与此同时,在那未知山脉之中,正在竭力催生建木的真师脸上也感触到了禁锢被破,神念投影消亡的气息,这发现让他不禁有些诧异,但片刻之后,便冷笑连连,淡淡道:“即便是能破开禁锢又如何,我还不相信,就这么短短时间,你还能找出老夫和仙门的位置!”

虽然言语间信心满满,但真师和其法相手上印诀掐动的动作却是明显变得迅速了许多。

一股股诡异的气息顺着他的身躯和法相不断向外弥散,在吞没了山脉之中的所有生命气息后,更是不断向着更遥远的方向攻袭而去。只要被这诡异气息碰触到,所有一切生物的生机顷刻间便陷入断绝,鲜血和生命消散汇聚出的生机,迅速返汇入建木之中。

如今的建木,哪里还有半点儿往昔的苍翠,无论枝干,还是那些叶片,都如同是用鲜血染成的一般,通体鲜红刺眼,更是向外散发出一股浓烈的腥味。

不过建木的形态却是比之前变得磅礴了许多,那恍若扎入虚空之中的根茎愈发牢固,似乎要将这片天地彻底操控于它手,让所有一切的生机都被它吞噬。

“等了那么多年,也是时候让这天地换换模样了,这一世,不管是谁拦我,我都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望着不断向上攀升,蔓延的建木,真师面上露出癫狂之色,狂笑道。

林白在争分夺秒的调整状态,努力让自己的法力和心神达到前所未有的完美巅峰,好让自己拥有一战之力;真师也在争分夺秒的催动建木收摄生机,尽快赶在林白之前开启仙门。

不过让真师没想到的是,与此同时也还有一个人在争分夺秒,而且是在和他争分夺秒!而且这个人是他从来没有考虑在计划之内,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会在谋划中出现的巨大变数!

这个在和时间赛跑,不断争分夺秒的人,便是如老僧坐定般,枯坐在计算机前的刘经纶!

“老大,吃点儿东西吧,我看一时半会儿恐怕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实验室内,刘经纶的小助手蹑手蹑脚的端进来一个饭盒,望着双眸紧紧盯着屏幕,默不作声的刘经纶,压低声音道:“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咱们吃了饭才有力气干活不是。”

没有言语,刘经纶伸手接过递来的饭盒,打开盒盖之后,摸索到勺子,便开始一口一口的往嘴里灌饭。从始至终,他的双眼没有离开过电脑屏幕一秒,即便是在咀嚼饭菜的时候,眼睛连眨都不带眨的,那模样看上去就像是双目失明的盲人一样。

看着刘经纶这模样,他那小助手不禁苦笑摇头。他可以确信,自己这时候递给刘经纶的即便是一盒糠麸,他也能甘之若饴的将其咽下。不是因为这家伙饥不择食,而是他的心根本就不在像食物这种旁枝末节上,吃饭喝水不过是他身体的本能反应而已。

也许只有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的科学狂人,才正是因为这份投入和认真,才是这怪物能完成像核裂变模型那种惊世骇俗科学突破的真正原因所在吧!

不过即便是这样,此时的情形也真是怪异的叫他有些想不通。超级计算机的运算速度有何等骇人,他是再清楚不过,但偏偏叫人纳闷的是,即便是那种每秒计算次数超过百亿次的恐怖设施,耗费了数个小时,竟然都没有演算出那页薄纸上图式的结果。

这个结果叫他惊讶无比,也让他无法明白,在那个简单的图式里面,究竟是潜藏着怎样的玄机。甚至他都有些怀疑,刘经纶这次是不是钻进牛角尖里面去了,那个图式最后的答案,根本就像是‘一除三’那样,答案可以向无限延伸。

而且他最想不通的,这几个小时里,他一直在研究那个图式所蕴含的涵义,但不管是他如何结合自己所学的理论数学知识,发散自己的思维,都弄不明白那个图式所蕴藏的玄机。

这些发现让小助手不禁有些兴致阑珊,甚至觉得刘经纶做这种无用功实在是没意思,而且心里甚至开始怀疑起来,刘经纶究竟是否如研究所里那些人传的那样神奇!

虽然刘经纶是天才,也是疯子,而且有时候做一些事情,也真还就需要这股子疯劲儿才成,但按照小助手此时心中的剖析来看,不管刘经纶再怎么疯狂,也不可能解开这图式!

但那小助手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不仅仅是他,即便是刘经纶,都开始有些怀疑他自己。在他来研究所之前,心里其实也如小助手想的一样,只要有超级计算机那匪夷所思的百亿次计算功能帮助,从图式里面得到结果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即便是有超级计算机的帮助,怎么着代入河图图式里面的这些东西,计算起来还是这样的繁琐复杂,就像是永远都不会得出演算的结果一样。

这让他心里情不自禁的有些烦躁,但他明白的是,既然林白他们可以通过强大的心算通过种种情况,来推衍出来结果;那自己通过这种科学手段,也一定会得出结论。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这站在最前线的科技手段,竟然还有些不如林白他们那古老的方式。

但他在失落之余,心里却是莫名有些兴奋。在林白和陈白庵他们眼里,河图图式的作用只是用来推衍命理和事情的进展,但在刘经纶接触这一番之后,却是发现,自己完全可以在以后的科研工作中,将河图图式代入其中,通过这个图式,来剖析某些量化的研究。

也正是这个原因,所以即便是心中有所疑虑,他才会继续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时间如白驹过隙,秒针滴答滴答,实验室内没有白天黑夜之分,只有液晶显示屏上不断跳动的数字。长时间的静默之下,只有液晶屏幕上数字跳动时候发出的滴答声,这枯燥而单调的声音,使得刘经纶那小助手不免觉得有些枯燥,而且随时间的推移,更是有些发困。

“导师,要不我们先去休息吧,这图式怕是不会有结果了。”打了个哈欠之后,小助手意兴阑珊的向着液晶屏幕上不断跳跃的数字瞄了眼,小声嘀咕道。

“你去吧,我再待一会儿。”刘经纶摆了摆手,双眼仍旧紧紧的盯着屏幕,面上仍然没有显露出半点儿松懈之色,似乎铁了心,不把这图式的结果剖析出来,就誓不罢休。

这次怕是真钻进牛角尖里了!小助手向着显示屏望了眼后,苦笑着摇了摇头。此时此刻,他心里的热情已经尽数消退,也不想再跟着刘经纶继续在这个牛角尖里耗下去。而且他也实在是想不通,刘经纶把这么多宝贵的时间,花费在这个毫无目的的研究上,究竟是为了什么。

“那我先回去了,导师您也早点休息,不要熬得太晚。”虽然心里有些腹诽,但小助手也明白刘经纶的性子,也明白自己只能在心里嘟囔几句,明面上是万万不能表现出来的。

叮咚!就在他一只脚刚刚迈出实验室大门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脆响。虽然这声音极为细微,犹如银针落地一般,但却叫他浑身一颤,情不自禁的止住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