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29章 一碗酒,千里不留行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8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金陵钟山?!

和野人老爷子他们的欢欣鼓舞截然不同的是,林白此刻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实在没想到,最终得出的这个地点,竟然会是在那里。虽然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但当初在钟山发生的一幕幕,在他心中却还是如同发生在片刻之前一般,不能忘怀。

《卜易天书》、黑狱、神秘老人,在那座苍茫的山脉之中,至今仍存在着许多让林白无法解释的疑惑。而且最重要的是,如果自己在钟山那潭诡异湖水之下黑狱中所见不出错的话,曾经将自己和陈白庵、张三疯三人困于其中的黑狱,还是六代祖师刘伯温的葬身之地。

六代祖师的葬身之地,仙门的所在,两者出乎意料的重叠,究竟是巧合还是什么?

而且随着接触到的隐秘越多,林白就越是觉得事情有所蹊跷。按照黑狱之中所见,六代祖师是因为期盼渴望得到那一线冲破仙门,白日飞升,才落得了身陨的下场;可是在六代祖师留下的笔记之中,他却对仙路一途,讳莫如深,甚至还要刻意去进行拦阻。

这样一个将仙路讳莫如深,为了隐瞒此事,不惜将隐秘断绝在门派传承中,甚至还布置下八门锁龙局,控制龙运,不让仙门获得重开可能的人,又怎么会因为追求那一线虚无缥缈的仙路机缘,而落得灰飞烟灭的结果,这一切实在是太矛盾,也太说不通了!

那座黑狱到底是六代祖师为了隐藏事情真相,故意布下的疑云,还是在那座黑狱之中,究竟是藏着什么不为人知隐秘?!在当初,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些疑惑让林白心中满是疑云,也让他头大如斗,觉得如同深陷于云笼雾罩之中!

32,119。沉默片刻之后,林白缓缓执笔在纸上勾勒出一幅河图图式,然后将刘经纶费尽心力,穷尽所有能借助的力量,得出的答案套入图式之中,然后屏息凝神,揣摩不已,试图找出这组数字除却代表着经纬度之外,所隐藏着的另外涵义。

这组数字虽然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实际上从河图图式之中推算出来的数字又岂能是平平无奇,32在河图图式之中,代表着的是阳数;而119在图式中,代表的则为阴数。

三二为六,六为阳;一九为十,但在图式之中,九为极数,是故十代表的涵义便为零。阳数为六,阴数为零。阳数为六,主卦为坤,卦象为地;阴数为六,客卦为兑,卦象为泽。两者相交,便为下坤上兑的异卦相叠,正是泽地萃的卦象!

坤为地,为顺;兑为泽,为水。泽泛滥便淹没大地,人众多便相互争斗,危机必四伏;但若是泽水小,便能润泽大地,繁育众生,为宾朋四座,故人重逢之兆,而且按照水润万物的情况,所遇故人,更是曾经有恩于卦象所主之人。

相遇故人,并且吉凶相存!这诡异的卦象着实叫林白心里泛起了嘀咕,他弄不清楚卦象之中所说的故人代表着的谁。对他有恩的故人,除却已经仙逝的李天元之外,实在是太多太多,诸如张三疯、陈白庵,以及自己身前的药娃娃和野人老爷子等等,不胜枚举。

不过林白也清楚,一时半会儿想要弄清楚这卦象,怕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天机蒙蔽之下,自己能够得出这似是而非的结论,已经算是侥幸,想要追根溯源,怕是难如登天。而且事态到了眼下的地步,多耽搁一分钟,局势就会瞬息万变,也根本没留给自己探其究竟的时间。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处处小心,多多防备留神,万万不能出错。

“既然已经找到真师和仙门所在的位置,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沉吟许久之后,小黑猫忧心忡忡的望向林白,沉声发问,而且声音之中更是带着些苦涩。

身为化形阴灵,拥有传承记忆,他岂能不知拦阻仙门的开启,将会是一件怎样艰难的事情。虽然林白如今的修为不俗,但在真师的拦阻之下,想要达成这个目的,怕也是危机重重,一个不小心,恐怕就要天人相隔。不管怎么说,林白于它,也算是过命之交,如何能不神伤。

“这事情越拖就越严重,变数就越多,事不宜迟,我打算马上就走。”林白不假思索便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如今他唯一庆幸的一件事情,就是钟山距离自己如今所处的茅山并不算远,如果能乘坐客机直飞金陵的话,应该可以在天亮之前,就赶到钟山。

“这一去你要多加小心。”没有任何征兆,小黑猫突然蹦到林白的肩膀上,用它毛茸茸的脑袋蹭了蹭林白的面颊,破天荒的露出亲昵之态,缓缓道:“燕京的事情有我和我家老爷子在,就算真出了什么事儿,我们也能扛下来,保住他们的安全。”

“你尽管去,别的我不敢应承,但是保住几个人的安全,应该不在话下。”闻得小黑猫此言,野人老爷子也是缓缓颔首,望向林白,情真意切道。

“多谢!”听着这话,林白心中也是不禁一热。此行之艰险,他心里早就有数,两者相逢之下,说是九死一生,都毫不过分。虽然他已经抱定了尽人事,听天命的想法,但实际上还是没到那种心如止水的地步,因为他心中仍然还有所眷恋,有所担忧,还有放不下的东西。

而他所眷恋,所担忧,所放不下的东西,便是远在燕京的几女和家人。

林白不害怕死亡的恐惧,也不怕未知的危险,但他害怕如果自己出了什么意外,自己的家人因为失去了自己的照拂,而陷入危局,甚至会出现什么无法挽回的意外。

如今小黑猫和野人老爷子拍着胸脯子,给自己打下了包票,要竭尽一切力量保护他家人的安全,这就让林白不再有后顾之忧,也可以让他放心大胆的投入战斗中。

对于现在的林白而言,这个保证,要远比世界上的一切承诺,都更让他更为安心。而且他知道,小黑猫虽然不靠谱,但并不是那种放空炮的主儿,既然给自己打下了包票,就一定会尽心尽力的照拂自己的家人,保护他们的安全。

而且以野人老爷子存世悠久不止几何,积累下的经验和手段,即便是形势到了崩坏的局面,就算是不能力挽狂澜,但是让他照拂几个人的安危,应该也是手到擒来。

“小药,你不要和我们待在一起了,你跟林白去钟山。”闭眼思忖片刻后,野人老爷子仿佛是感触到了什么,向着药娃娃招了招手,不由分说道。

药娃娃闻言一愣,想到此行可能遇到的危险,心里不禁有些发颤,但当他望向野人老爷子那双饱经沧桑的睿智双眼时,心里顿时一定,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听到野人老爷子的话,林白也是有些诧异,不过却也并没有出言反对。虽然他不明白野人老爷子此举究竟是何意,但也明白,野人老爷子做的事情绝对不会坑害自己。让药娃娃跟随自己前往,必然是大有深意,到时候自然就能知晓。

而且不管怎么说,药娃娃都是天生地养的生灵,一身气运逆天,再加上记忆传承,就算形势到了崩坏的地步,也一定会有保命的手段,能够不让他受到什么祸患。

“别的不说那么多了,家里的事情交给我们,钟山的事情交给你。”就在此时,小黑猫从林白的肩膀上跃下,蹦到一旁的桌子上,拖出来一瓶陈年佳酿,猫嘴一咬,将瓶盖咬开后,望着林白道:“临行更进一杯酒,此去千里不留行!”

“好!那我就喝了这酒!”林白闻言哈哈大笑一声,从小黑猫的猫爪中接过酒瓶,仰头灌下后,在胸腹间蒸腾的酒意刺激下,那双眼眸变得愈发明亮,朗声道:“若是我能侥幸过这一关,咱们就在燕京好好的把酒言欢一场,到时候不醉不归!”

“我们等你回来。”小黑猫也是不由分说接过林白递来的酒瓶,咕咚咕咚灌下几口后,猫眼有些发红,然后砰然一声把酒瓶往地上一摔,沉声道:“上路吧!”

林白闻言一笑,向着野人老爷子拱了拱手,没再多说话,带着药娃娃,大踏步便向着道观外走去,倏忽起落,身影便淹没在了呼啸的风雪之间。

“老爷子,这小子不会出事儿吧!”望着林白被风雪吞没的背影,小黑猫不争气的抬起猫爪挠了挠通红的眼睛,转头怯生生的望着野人老爷子,眼中满是往昔从未见过的软弱;而一旁懵懂的小蝴蝶‘轮回’,也是趴在小黑猫头顶,怔怔的盯着屋外呼啸的风雪。

“天命使然,这一劫是谁都拦不住的。”野人老爷子长叹一声,望着窗外愈发汹涌的风雪,缓缓叹息道:“是生是死,就只能看天意,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这一别,说不尽的艰难险阻,也说不尽的凶险,谁也不知道,在这场风雪停止的那刹那,会是生,抑或是死!但杯中酒已尽,前路纵是龙潭虎穴,也要千里不留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