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32章 原来是你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从小在山野间长大,虽然吃了不少苦,但也练就了林白一手奔跑的好本领。

钟山虽然坎坷,但在林白脚下,却是犹如平地,那些陡峭的山石地势,根本就不能成为拦阻他前行的障碍。尤其是如今他的武道修为已经晋阶到先天之境后,周身血气涌动下,速度更是比以往提升了两倍不止,脚步迈动,如兔起鹘落,带起一串串虚影。

随着林白的奔跑,五行相生之气息在他身周形成的那个五彩斑斓大茧,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变薄,原本因为那斑斓的光彩遮挡,林白模糊不清的面庞,变得越来越清晰。

建木神异非常,若不然的话,当初也不可能成为连接仙凡的唯一通道。而真师的修为也极其高深,若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他背着林白布下那么多局,而不被林白察觉。

神异的建木,术法高深的真师,这两者组合在一起,散发出的吞噬气息又岂是那么简单就能够被人破解的。纵然五行为天地之本,但以五行相克的气息,便想要将这股吞噬气息彻底封堵,也无疑是一件痴人说梦的事情。

所以实际上,林白很清楚,这第一次交锋,虽然从表面上看来,看似是自己占了先机,掌握了主动权,但实际上主动权却还在真师手中。而能否把主动权从他手中夺出,就要看自己能否在五行相生气息形成的光茧破碎之前,赶到真师的身前!

只要能赶到,自己就可以阻碍真师控制建木散发吞噬气机,吞噬生机,反哺自身,拖延仙门的开启;若是不能,自己就必须要先和这吞噬气息纠缠下去,陷入被动之中。

越是靠近黑狱之上的那处深潭,天地间那股吞噬气息就越是凶猛,即便是有光茧的抵挡,但林白仍旧觉得自己体内的生机,就像是受到一种强烈的撕扯感般,想要往外逸散。

而且这气机越来越强烈,也直接导致光茧散发出来的五彩斑斓光芒不断变得黯淡,最终只剩下薄薄一层,抵挡着那些吞噬气息的侵袭,守卫林白的生机不受控制。

一点点消融,光茧只剩下薄薄一层,就像是一个五彩斑斓的肥皂泡,只要被风轻轻一吹,就会破裂开来。

这是整座钟山的中心区域,也是建木扎根的方位,尤其是在建木散发出的血色气息笼罩之下,周遭就像是一处魔域,到处皆是猩红色的雾气,叫人望之便觉得毛骨悚然,仿佛在这雾气中有着无匹的吸引力,只要轻轻碰触,就会将生机神魂吞噬进去。

在血色气息的辉映下,深潭中的潭水愈发浓郁深沉,在潭水上方更是有许多血色浓雾漂浮不定,这深潭此时看上去,就像是连接着九幽地狱的无尽深渊。

在这被吞噬气息彻底所覆盖的地方,已成了死地一片,没有光线,没有声音,风雪不可及,似乎一切生命的迹象,都从此处消失了一般。

咔嚓!就在此时,林白听到自己体外突然传来一声如气泡破裂开时发出的脆响,在这无穷无尽的吞噬气息威压下,以五行相生之力衍化出的光茧虽然神异,终究还是无法抵挡威压。

但所幸的是,在光茧破碎之前,林白终于踏足到了这最核心的区域,看到了真师。

没有任何犹豫,将河图洛书持在手中,焕发出阵阵光华,封锁了自己的气息,将吞噬气息的威力隔绝在体外之后,林白疾步向着盘膝坐在潭边的那个身影走去。

死地之中,万物不存,能盘膝坐于此处的,除却真师之外,又能是何人!

虽然林白在心中,在心劫中,在幻象中,已经无数次的和真师打过交道,但自始至终,他还从来没有看清楚过此人的面容,也从不知道他究竟是什么人。

往昔的烟笼雾罩,往昔的种种猜测,在这一刻,终于要得出结果,这让林白有些激动。

越是靠近真师的身影,林白便觉得从冥冥之中不断有威压在压迫着自己,这不是天地给出的威压,也不是吞噬气息散发出的威压,而是随着真师法力变动生出的灵压。

但不知为何,越是靠近真师,林白就越觉得那股淡淡的灵压有着一股熟悉感,似乎自己以前在什么地方遇到过,但具体是在何处,却又记不清楚。

“原来是你!”朝前迈出几步之后,真师的身影终于彻底暴露在了林白眼中,望着那身影,林白瞳孔不禁骤然一缩,良久之后,面上露出一抹苦笑,缓缓道。

蓝底白花,印着无数团形寿字的衣服,这衣服除却入殓的死人之外,再不会有任何人将其穿在身上。而从出道至今,林白见过的穿着这种衣服的,也只有一人。

那便是当初在前往钟山,营救萧薇之时,在出租车中遇到,指点过自己,并且告知了自己有关法相之秘,为自己剖析了相术度人、勘天、化神三境的神秘老人!

林白实在是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真师,竟然会是这名神秘老人!虽然之前他心中也对这老人的身份有过疑惑,但每每想到当初那神秘老人出手提点自己,为自己释疑解惑的情景,就会让他打消了心里的那个想法,认为神秘老人只是隐世不出的高人而已。

一个曾经指点过自己,为自己释去心中最大疑惑,指点迷津的人,到头来竟然会是自己最大的敌人,这是林白实在没有想到的变数!

但仔细回想起来,似乎不管是丹增,抑或是赵静廷,都清楚无比的跟自己说过,真师只不过是把自己当做了一头‘猪’而已,之所以不对自己动手,不过是想把自己养得更肥一些,等浑身长满了肥脂,才杀了使用。只是当时的自己深陷愤怒,根本没仔细去想这些话。

如今回想起来,自己终究还是too young too simple,太年轻太天真,在玩弄心机计谋这些事情上,和那些老人相比起来,实在是太过稚嫩。若是自己当时能够早一些捕捉到这些讯息,现在也不会变得这么被动,被真师牵着鼻子走。

但现在一切都悔之晚矣,只能在心中留下诸多叹息。

“没有想到是我吧。”许是看出了林白心中所思所想,真师脸上也是露出一抹调侃的笑容,淡淡道;“原本的恩人,现在变作最大的仇人,的确是有些讽刺。”

“说到底,还是我要承着你的恩情,如果不是你的指点,我也不可能那么快找出化神境界的诀窍,让境界稳固下来。”原本在林白想来,自己见到真师的时候,一定会无比愤怒。却没想到,当真师真的站到自己眼前的时候,自己竟然会变得如此心平气和。

其实林白出现这心态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事情已经发生,而且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此时就算是再懊悔或愤恨,也不会对事情产生任何影响。恨而不能,便叫人平静。

“不需要和我谈什么恩情,你不欠我什么,我指点你,一则是投桃报李;二来则是想让你替我出手去做一些事情,那些事情之玄妙,非同小可,你没有足够的实力也不可能完成。”真师淡然摆手,平视林白许久后,慨叹道:“不过你的天份,还是叫我有些惊讶,没想到在这种天地灵气衰竭,风脉崩毁的时代,你竟然还能有这样的晋阶速度。”

“后悔当初帮我了?”林白苦笑摇头,许久之后缓缓道。

“后悔什么?老夫这辈子做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要是件件都让我后悔的话,那还活着做什么。”真师闻言轻轻发笑,手指轻轻敲击着左手手背,淡淡道:“而且就算是你如今的修为,也着实入不了我的法眼,我又有什么后悔可言。”

林白闻言沉默,诚如真师所言,从见到真师的那一刻开始,虽然他表现得风轻云淡,但实际上每时每刻都在承受着无匹的灵压,那种感觉,叫他窒息。即便是当初在尘封之地,在面对无支祁的时候,他都从未有过这种感觉。真师之强大,着实远远超过他的想象。

“你说投桃报李,我是投了什么桃,才让你告知我相术三境,以及法相的隐秘。”苦笑摇头,将心中烦乱的思绪排空之后,林白缓缓发问道。

真师说的第二个原因他相信,但第一句话里的投桃报李,却是叫他有些不明白。自己之前从来没有跟真师有过任何交集,也从来没见过此人,更是没对他做过什么事情,怎么着他会说指点自己,竟然是有投桃报李的意思在里面,这着实叫林白无法理解。

“你可还记得当初你和那诸葛老道斗法之时,金陵城内发出的那声巨响?”听得林白这话,真师脸上顿时露出一幅诡异笑容,望着林白缓缓道。

巨响?林白闻言一愣,他怎么会不记得当初金陵的那声爆响,尤其在爆响过后,林白还感觉到城内出现过一股稍纵即逝的强大气息,但当时的他却是把那气息当做了天地感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