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33章 真面目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难道那股气息就是眼前这神秘老人,也就是真师发出的?!

不是,应该不是!仔细回想了当日的情形之后,林白缓缓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当初那股气息之强大,远在真师散发出来的灵压之上,而且那股气息虽然的确是术法波动,但却不完全像是以人力可以发出的,倒是有些类似禁制之力!

禁制?深潭之下的黑狱?!想到此节,林白心中猛然一动,眼角更是狂跳不止,盯着身前的真师,沉默不言,但眼中却满是狐疑。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眼前此人,绝不可能是自己心中猜测的那人,如果一切真是那样的话,那所有的一切就都乱了套了!

六代祖师,难道眼前此人是六代祖师?!他不敢去想象,如果眼前此人真的是六代祖师的话,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有关河图洛书的隐秘,六代祖师所知所识,恐怕要比自己还要多;而且他也想不通,当日留下遗言如此抵触仙门的六代祖师,怎么会出现这么大的变故!

“你不会是把我想成刘伯温那老东西了吧?”看到林白的表情,真师冷然一笑,寒声道。

不是六代祖师!听到真师这话,林白心中悬着的大石终于坠落。刚才那一瞬间,从接触到的那些讯息,他是真有些畏惧眼前的真师,就是六代祖师刘伯温。

但是如果眼前此人不是六代祖师的话,那他会是谁?按照黑狱之中石壁上的记载,那里乃是六代祖师的葬身之地,那里怎么还会有旁人!难道是自己之前估算错了,那股骇人的气息,并不是黑狱开启之时散发出来的,而是其中另有蹊跷?

“不用再想了,那股气息的确是黑狱开启之时,散发出来的,而从黑狱之中走出的,便是我姚广孝!”望着林白面上变幻不定的神情,真师冷然一笑,双唇微微开启,缓缓道。寥寥两句,却是犹如九天雷鸣响彻于林白耳畔,叫他心神恍惚失守!

“姚广孝?!你怎么可能是姚广孝,你怎么可能还活在这世间?”听到这话,林白不禁惊呼出声,望着身前那神秘老人,脸上满是不可置信和惊惧之色。

姚广孝,长洲人,为大名赫赫的吴兴姚氏后裔,生于元末乱世。此人少年多学,长于吟诗作画,十七岁出家,自取法号道衍。后从灵应宫席应真修习道家《易经》、方术以及兵家之学。终将儒、释、道三家之学杂糅于一身,成就一番威名。

但也许是命运的缘由,在朱元璋征战天下的时候,姚广孝并没有出什么大力气,反倒是明朝建立后,因为给已故的马皇后诵经祈福,而被人举荐给燕王朱棣,当时的他已四十八岁。

及朱元璋驾崩,惠帝朱允炆依次削藩,导致各路王公不满。姚广孝察觉到机会之后,进言燕王朱棣,劝其出兵争夺天下。而他最出名的一句话,便是‘臣知天命,何论民心!”

以此言游说燕王朱棣之后,他更是以卜筮之法,为燕王朱棣坚定了信念,而后提出了以‘清君侧’为旗号,向惠帝朱允炆发起靖难之役。

功成之后,姚广孝更是承担起辅佐太子、太孙的术业功课,时称‘黑衣宰相’。

按照史书记载,姚广孝亡故于永乐十六年,病逝庆寿寺。按史书记载,当日‘帝震悼,辍视朝二日’,以僧礼葬之,文武百官吊唁者更是‘肩摩踵接,添郭溢衢’,更是被明成祖追封为推诚辅国协谋宣力文臣、荣国公、上柱国等等封号。

所谓上柱国,自春秋起便是军事武装高级统帅的尊称,穷明一朝,获得此封号的只有寥寥数人,而以僧人身份,获得此荣勋的,唯有姚广孝一人!

而对于姚广孝,林白更是对他恨得牙痒痒,按照黑狱石壁之上的记载,黑狱便是姚广孝设计坑害六代祖师刘伯温的所在,而六代祖师更是身陨于其中。

原本林白以为此事已经散入历史烟云之中,无论是六代祖师还是姚广孝,都已化作烟云,复仇之事,也是无从谈起!可现如今这真师怎么会自称为姚广孝?!

姚广孝,真师怎么可能会是姚广孝?!按照黑狱石壁上的刻画,黑狱乃是姚广孝设计坑害六代祖师之地,怎么着这个始作俑者会被关在了黑狱之中?!如果眼前此人是姚广孝,那黑狱中的枯骨又会是什么人?而六代祖师又到底是生是死?!黑狱中那行字又做何解?

错了,一切都弄错了!就在惊疑不定之际,林白心头猛然一动,重新想起了黑狱石壁上的那句话,他突然想到了自己当初在阅读那些文字之时,犯下的一个巨大错误!

那个错误,便是现代人的阅读习惯与古人阅读习惯的不同!现代人习惯横排书写文字,而且书写和阅读的习惯是自左向右;而古人的书写习惯则为竖排,而且书写和阅读习惯是从右自左!所以那句话并不是‘姚广孝害我刘伯温’,而是‘刘伯温害我姚广孝’!

而且也只有这样念,一切才能有完美的解释!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的通,自己体内法力遭受禁锢的时候,为何那明明是以相师术法,凝聚香火愿力,汇聚而成的禁之世界中,竟然存在着贪、嗔、痴这佛家三毒,甚至那三毒之凶恶,更是世所罕见。

普天之下,举世之间,以儒入道,再以道入佛之人甚多,但能够深得这三家精髓之人,却是少之又少,但凡是有成功者,无一不是鼎鼎有名的大人物,而姚广孝更是其中的翘楚。

只是六代祖师向来宽仁,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才会对姚广孝下这样的狠手,甚至布置出这样的绝杀之局,引诱姚广孝深入其中,将其禁锢于黑狱?!

难道这已经不是真师第一次试图开启仙门,而是在数百年前就已经有过一次尝试,也正是因为那次尝试,所以六代祖师才会施此辣手?越是想,林白越是觉得这想法的可能性极大,望向身前真师,更准确的说是姚广孝的眼神也就愈发忌惮。

“想明白了?”姚广孝咧嘴一笑,但那笑容确实要比哭还要难看,望着林白轻笑道:“只可惜刘伯温千算万算,怕都是算不到最后把我从黑狱里放出来的,会是他的后世门人!而且他的后世门人,更是被我姚广孝一步步操纵,为我重新开启仙门,出了一份大力!”

轮回,一切就是一个轮回!听着真师狂狼的笑声,林白只觉得如坠冰窖,毛骨悚然。

姚广孝,他一定是姚广孝!也只有当初被相神袁珙作出‘是何异僧!目三角,形如病虎,性必嗜杀’的评价,撺掇燕王朱棣发起靖难之役,并且为其出谋划策,被后世称作‘黑衣宰相’的姚广孝,才会有这样的术法修为,才会有这样的心机!

林白震惊无言,他生平第一次如此惊惧,也是第一次临阵之时,向后退却一步!

“哈哈哈,想不到吧,谁又能想得到,我姚广孝竟然能从黑狱中谋求到一线生机,残喘苟延至今!”看着林白的表情,真师狂笑不已,而且随着他的笑声,他的面容更是急剧变化!

面容瘪瘦如干果,头顶的发丝犹如一撮撮干枯的杂草,眼窝深陷,牙齿更是全部落光,全身上下的肌肤也都完全失去了光泽,犹如一截截的枯木。嶙峋的骨头外包着一层如树皮般干枯的皮肤,那模样看上去,就如同一具被反风吹日晒形成的干尸。

人一瘦,眼眶就会深陷,更不用说是受到了姚广孝这比皮包骨还要更甚的地步,他那深陷的眼窝,看上去就像是两个幽深的黑洞,一眼望不到底,极为恐惧。但偏偏就是在这样深陷的眼窝里面,透出来的眼神却是带着无比的圣洁和慈悲!

但只有知晓这枯瘦如干尸的老人,曾经做过什么事情的人,才会明白在这如神佛般慈悲圣洁的目光之下,包藏着怎样如豺狼虎豹的祸心。

画虎画皮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这话用在姚广孝身上,再恰当不过!

此时此刻,过去种种,已经尽数被林白洞悉,但他没有明悟的欢欣,心中反倒满是苦涩之感。如果当初自己在黑狱之时,能够再谨慎一些,仔细去研读石壁上那些文字的涵义,早些察觉其中的隐秘,又怎么会让事情变成现在这样几乎覆水难收的境地。

只是一切都悔之晚矣,也许一切真是冥冥之中注定,以人力根本无法去改变什么。

而且林白还有一事不明,按照自己得到的种种记载,以及传言来看,六代祖师远在明太祖朱元璋还未亡故的时候,就已经归于天地;而姚广孝虽然在明太祖之时就已成名,但真正大放光彩却是在成祖朱棣之时,不管是正史还是野史,两人似乎都没有什么交集。

但按照此时姚广孝所述,似乎事情和自己得知的并不一样,六代祖师并没有那么早仙逝,甚至还活到了靖难之役之后,阻拦了姚广孝想要开启仙门的举动!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在那个年代究竟是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