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34章 旧事(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化神之境的相师,你以为是那么容易死的么?”许是看出林白心中的疑惑,姚广孝冷然一笑,知晓将旧事继续隐瞒下去也没有意义,便淡淡道:“死不过是个借口而已,不然你以为那些帝王将相,能那么容易放弃对我们长寿的觊觎?放弃因嫉妒对我们生出的恨意?”

话一出口,林白脸上顿时露出一抹苦笑。当时之世如此,现如今又何尝不是,因为种种原因,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拥有悠长无比的寿元。而相师们所能够拥有的长久寿元,也一直被这些人当成是觊觎的对象,尤其是在那个皇权的时代,那些帝王们对寿元延续的渴盼,更是要比任何人都要强烈,不知道有多少帝王,一生都在谋求长生之道。

而如果被那些人知晓,像刘伯温和姚广孝他们这些人,能够拥有数百载的寿元,不知道会用什么法子来巧取豪夺其中的秘法,或是因为觊觎而萌生仇恨。所以最简单的法子,就是诈死,待一切讯息烟消云散后,改头换面重现世间。

穷尽朱元璋一生,那些陪他打天下,陪他出生入死的老伙计,不知道有多少人是死在了他手里。六代祖师虽然是相师,但身份却也极为特殊,更是一位权臣,若是被他知晓六代祖师的真实寿元,怕是要穷尽一切力量将他斩杀。

恐怕也正是因为知晓帝王之心,所以六代祖师才做此举,这是无奈之举,也是明哲保身。

只不过这法子虽然能保存住性命,却也等于将自己在这人世的一切牵绊尽数斩断。即便是有子孙后代,碍于帝王心术之凶险,却也不能相见;即便是有亲朋故旧,出现种种变故,但也只能眼睁睁的观望,任由那些事情发生,而无法做出改变。

如果自己生于那个时代,会不会也如他们这般,做出此举?想到此节,林白更是忍不住在心中轻轻慨叹,不过这念头只是出现一瞬,便被他苦笑摇头抹去。

如今情势危急如斯,自己还分神去思忖这些杂念,实在是不智至极。沉默许久之后,他缓缓转头望向真师,沉声道:“六代祖师现在还是否存于世间?”

在林白想来,既然如脱脱、姚广孝等人都能够通过种种秘法存活于世,那六代祖师手段通天,自然应该也有存活于世的可能!而且他向姚广孝发出此问,更是也存了要借六代祖师的名头,以及六代祖师先前对他施展的手段,来威慑此人。

“你不用多想,老夫能存活于世,全拜刘伯温所赐!他那把老骨头,如今怕已是早随他最喜欢的这千古不变之微风,散于天地之间,和这天地大道合为一体了!”听到林白这话,姚广孝仰天狂笑许久,那瘦削的面容扭曲起来,犹如鬼魅。

“我想知道当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六代祖师才会布下黑狱将你禁锢其中?这些年你又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沉吟许久之后,林白双眼平视姚广孝,缓缓问道。

虽然林白心中推断,姚广孝被六代祖师禁锢于黑狱的原因,很大可能是因为此人当年便想要开启仙门,但说穿了,这也不过是林白心中的推算而已,必须从姚广孝口中得以确认。

而且古人最重视知遇之恩,六代祖师终究是于朱元璋相识一场,明朝得以建立,更是耗费了他的大量心血。当年的事,也有可能是因为朱元璋薨后,姚广孝便撺掇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役,推翻了朱元璋的遗命,也许是念及这些旧情,所以六代祖师才会出手,惩治于他。

当年的人早已不在人世,当初的真相究竟如何,也只有姚广孝才能说个清楚。

而且按照史书记载,姚广孝生于元末,按照公历纪元来推算,他存世已经接近八百载这个恐怖惊人的数字!当初脱脱为了谋求生机,将自身变作半人半蛊,已是人虫不分,心智更是彻底混乱,可是看眼前姚广孝的模样,却是丝毫没有心智紊乱的迹象,这着实叫人好奇。

林白也曾深入过黑狱,在那黑狱之中,除却四壁石墙之外,再没有任何事物!林白实在是不明白,姚广孝被六代祖师禁锢其中,这些年究竟是靠什么活下来的!

“为什么,自然是为了你手中的河图洛书!”姚广孝闻言冷然一笑,面色陡然阴郁了几分,向着林白手中持着的河图洛书瞄了眼,神情复杂,道:“刘伯温以为他天机算尽,便能将仙门之事封锁下来,但他未免太高估了自己一些!我此生修为,穷尽儒、释、道三家真义,纵然是他刻意去蒙蔽了天机,将其中这些隐秘瞒下,但瞒得过旁人,又如何瞒得过我!”

仙门,果然是因为仙门!听到姚广孝这话,林白脸上顿时露出一抹苦笑。

为了谋求这一线长生,古往今来,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人为此付出了性命的代价,也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洞悉其中的隐秘,也不知道此事在奇门江湖中已经掀起了多少次血雨腥风。林白几乎可以肯定,自己如今见识到的,恐怕只是这些血雨腥风中的冰山一角。

“当时世间之人皆以为刘伯温死了,但只有我清楚,他绝对不会死!一个能斩断龙脉,布下八门锁龙局的人,怎么可能会只有像那些凡夫俗子蝼蚁一样的寿元!”

也许是这些话积攒在胸中太多年,已经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或许是觉得即便是稍微耽误上一些时间,也不会给林白增添什么翻盘的机会,所以姚广孝没有着急,在他那干如枯槁的面庞上,甚至露出缅怀之色,似乎在怀念当初的那段岁月。

“而且我们还是朋友,他的死能瞒得过那些凡夫俗子,又怎么可能会瞒得住我们这些朋友。经太祖一朝,当初为兴建大明的能臣干将损伤殆尽,以他的心机怎么会不知道,当他为太祖所做的事情完成之后,也难逃诛杀。诈死虽然要斩断于这世间所有的牵绊,但在当时的那种情况之下,却是最好的逃避之法,也能让太祖散却些杀心,宽待他的后人。”

朋友?听到姚广孝这话,林白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心中更是暗暗腹诽不止。六代祖师有你姚广孝这样一个处心积虑谋害他的朋友,真是倒了八辈子的大血霉!

“原本我以为,他诈死之后,即便是改头换面,也定然不会忘却我们这些知晓内情的旧友,会与我们互通有无,一并做些快意恩仇,纵意山水的快事。但让我没想到的是,自从诈死之后,他就真如同从这世上消失了般,再没有任何讯息!”

“刚开始的时候,我以为他是真的被太祖施计诛杀了,放出病亡的消息,不过是混淆视听的烟幕,此事倒也叫我唏嘘了数日。但没过多久,我却意外发觉到八门锁龙局竟然出现了一丝异动,有一股似有似无的诡异气息衍生,盘亘华夏,散入各处龙脉之中。而且以我的修为,竟然无法猜度出那股气息究竟是何物,又能起到何作用……”

“世人不知八门锁龙局,但我如何不知,而且在布置此局的时候,他还曾与我商讨过其中的一些细节。八门锁龙局之精深繁奥,穷尽了他一生的心血,除了他之外,旁人根本无法撼动此局分毫。他诈死之后,不与朋友相交,却去鼓捣这八门锁龙局,着实叫我想不通!”

“他一生行事谨小慎微,我也知道即便是能寻到他,怕也不能从他嘴里掏出来什么有用的讯息。求人不如求己,既然他要做的事情,连我这个朋友都不愿告诉,其中牵涉,就算是用脚趾头想,都可见此事的非凡。这就更让我好奇,更想让我弄清楚其中的原委。”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我这位老朋友竟然将天机封锁的死死的,不管我如何去揣摩,都找寻不出其中的蹊跷。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但钻牛角尖的劲头还是有的,一招不成,我便另寻他门,儒释道三家的手段,被我挨个试了个遍之后,总算是窥得了一线天机。”

听着姚广孝这话,林白心中不禁微微一凛。此人心性之坚韧,以及天赋之强大,果然是可见一斑。六代祖师修为通天,即便是如今的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望其项背,能够在六代祖师施展的手段下,窥探得一线天机,着实是了不得!

也怨不得此人能在历史上能有赫赫威名,能够在朝廷那种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地方谋求的高位,甚至能摒弃世间伴君如伴虎的俗语,成为成祖朱棣唯一的朋友,果然不是没来由的!无论是他的天资,他的计谋,还是他的手段心智,都可说是世间第一流的人物!

姚广孝哪里知道林白心中如今在想些什么,而且他也不想知道林白究竟是在思忖什么。

讲到此处之后,他神情温和无比的望着那如黑洞般的深潭,而且在他的双眸中更是露出一丝喜色,就像是当初窥得了那一线天机一般,缓声继续道:

“我以为我那位老友隐瞒天机是想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却没想到他之所以隐瞒天机,竟然是因为心中的畏惧!而他畏惧的,更是普天之下无数人趋之如骛,无数人梦寐以求,无数相师亘古追寻的一线可能,一线跨入仙门,谋得长生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