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36章 旧事(三)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无耻!”听到此处,林白再按捺不住心中的愤慨,怒声斥骂道。

古往今来想要谋求长生的帝王不胜枚举,即便是历史记载中的一些明君,也走不出这个怪圈,深陷长生的困惑中,费尽一切心力,谋求长生药,或是参禅炼丹。

但天道之下,岂能容许出现这样的事情;万物变化,又岂能让一切一成不变。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即便是当初始皇帝嬴政,侥幸获得了不死药,但也因为无法做到阴阳调和而含恨离世。可姚广孝却是用他要扶持一位千古帝王这样的筹码,来要挟六代祖师,其心可诛!

世人皆知,天下最难猜测的便是帝王之心。而且在那个君权至上的年代,若是真让姚广孝以秘术为朱棣篡改寿元,让他长长久久的存于世间,天知道会出现怎样的变数!

“我卑鄙,你以为你们天相派的人就不卑鄙,你那位六代祖师就不卑鄙,就没有做过亏心的事情,就是世间人人歌颂的光明伟岸的圣人么?明初之时,那些开国元勋的亡故,你以为就和他刘伯温没有任何牵连么?”姚广孝闻言不屑一笑,淡淡道,话中满是轻蔑和不屑。

林白闻言默然以对,身为刘伯温的后世门人,他如何没有阅读过那段历史,又如何不知道在明初官场之上的勾心斗角,那么多的开国元勋悉数被朱元璋斩杀,若说六代祖师能在权力纠纷中独善其身,那何尝不是刻意去一叶遮目,不见泰山。

奇门江湖虽然险恶,但至多不过是腥风血雨,刀光剑影而已;而官场之上,虽然不见刀枪,却是尔虞我诈,哪个不是吃人不吐骨头的主儿,其残忍程度,远胜奇门江湖!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当初林白才会断然拒绝刘、贺两位老爷子的提议,不去踏足官场半步。虽然权势在手的感觉真的很好,但是只要踏入其中,就等于是在自己身上套上了一层枷锁,要永生永世深陷在那些不见刀枪的心机争伐之中,再不见天日。

恐怕当初六代祖师之所以会使出诈死这法子,也不是没有存了逃避其中的勾心斗角,想要谋求到一丝宁静的想法在里面。这不但是六代祖师面临的难题,也是无数相师心中的难题。

“在听到我提出的条件后,他终于做出退让,许诺我要助我一臂之力,为我打开仙门,但又加上了条件,也要我诈死于世间,和俗世之间的所有牵绊斩断。而且我进入仙门之后,更要配合他竭尽全力将仙门封锁,不让仙凡相接。我念在多年的情分上,欣然允诺,但没想到,所谓为我开仙门,竟然是他静心布置下的一个圈套!”

姚广孝也不去理会心中所思所想,狰狞一笑,恨声道:“我诈死瞒过诸人之后,便赶到钟山,我见他布置阵法,我见他竭尽全力施展术法,只以为仙门临近。而后他更是诓骗我仙门就在这深潭之下,引我进入。可笑我当时鬼迷心窍,见那地方灵气逼人,只以为是真到了传说之中的仙境,竟然一步步中了他的奸计,最后身陷囹圄之中,更是彻底于外界断了联系!”

虽然姚广孝只是寥寥几句,但从他那充满恨意的语气,林白还是能想象得到当年的场景。恐怕六代祖师是耗费了无数的心血,才谋划出了那黑狱,并且极尽所能使姚广孝相信自己,心甘情愿的踏入那黑狱之中,受到禁锢之力的侵袭,永生永世无法脱离。

黑狱之中的种种恐怖,林白也曾亲自感受过。不过让林白不明白的是,既然六代祖师已经洞察了姚广孝的狼子野心,当初又为何只是把他禁锢在黑狱之中,把他困在那里面!这老东西怕是还藏了些东西没有说出来,恐怕这里面还有其他的蹊跷!

“你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做,我也不明白他为何会这么做。后来我在这黑狱之中待了许多年,总算是想明白了,原来在他心里,竟然还可笑的把我当做朋友,想要让我在这绝境之中转换心意。愚不可及的人,就算再有能力,也还是愚不可及。”

姚广孝冷然一笑,面上神情微涩,冷声笑道,言语中满是仇恨之意。

如果当初张三疯、陈白庵他们因为仙门的问题和自己闹掰,自己又是否会在兵戎相见的时候,毫不留情的将他们斩杀?听到此处,林白不禁质问自己。

扪心自问,恐怕就算是真到了那种情形,他也下不去那种狠手,恐怕也是如同六代祖师一般,斩落他们的修为,留下他们的性命,让他们再无法涉足奇门。

但在当时的那个时代,尤其是像姚广孝这种人,六代祖师却又无法用自己的这种方法。因为姚广孝在跟随朱棣靖难之时,虽然立下了赫赫功劳,但怕是也结下了无数仇敌。如果将他的修为斩落,放入俗世,恐怕不出半日,就要被他的仇家斩杀。

甚至若是姚广孝‘死而复生’的事情,被朱棣听闻,不知道又要生出什么祸端。甚至朱棣极有可能会穷尽一切手段,从姚广孝口中掏出他‘死而复生’的真相,掏出长生之秘。古往今来的那些帝王,哪个是省油的灯,不管是什么人发现姚广孝,他怕都是有死无生。

所以只能削掉他的修为,将他禁锢于黑狱之中,保住他的性命。这法子虽然惨烈,但又何尝不是良苦用心。只可惜,姚广孝已经鬼迷心窍,看不透深意!

“咱们奇门中人,就是要快意恩仇。我姚广孝虽然不是什么良善之人,但也愿赌服输,被他算计了,我也不是无法接受!即便是当时他一刀把我砍了,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但是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不杀我,将我关在那黑漆漆的鬼地方!”

“他以为他不杀我就是善人,但在我看来,他不杀我,只不过是为了折磨我而已!”

说到此处,姚广孝本就枯瘦的面容,更是彻底扭曲成了一团,那漆黑幽深眼眶中的眸子,更是喷射出入鬼火般怨恨之色,从他喉间发出的声音,更是如毒蛇般凄厉刺耳。

“他毁了我的希望,又将我仍在这鸟不拉屎,有安不见天日的黑狱!把我当成一只野兽一样,仍在这牢笼里面,让我终生不见天日,让我承受那无尽的孤独和绝望!”

“他可曾想过,老夫在里面待这数百年的滋味?他可曾想过,仰头俯首,皆是四面石壁的感受?他可曾知晓,目光及处皆是黑暗,不见半点光亮的痛楚!他可曾知道,让一个人待在那孤独绝境之中,最寂静的空气都会是最大的折磨?!”

姚广孝神情极近癫狂,眼眸望向林白的时候,仿佛望着当初亲手将他关在了此处的六代祖师刘伯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无比,声音愈发凄厉,恍如一只幽魂厉鬼!

“最恐怖的还不是这些,而是饥饿!他可曾想过,有朝一日,那些闻之便叫人想要呕吐的腐尸,都会成为我最为甘之若饴的美味!甚至饥饿到发狂的时候,你恨不能将自己身上的肌肉,都一片片的切下来,送到嘴边,送入你干瘪的胃里;恨不能将自己的手腕划开,让滴出来的鲜血去湿润干涸的嘴角,自己想吃自己,这是多么的荒谬,又是多么的可笑?”

听着姚广孝的话,林白不禁想到了自己在黑狱中见到的那两具枯骨,也终于明白了那些枯骨上为何会密布着细碎的印痕,因为那是被姚广孝咀嚼啃咬过的痕迹。那一幕幕阴暗的画面,在姚广孝的描述下,是那样的清晰可见,叫林白不禁有种想要作呕的感觉。

“你不曾体会过那种感觉,你不会明白,在人饥饿到极致的时候,就连呕吐都是一种奢望。而且不管你吞下了什么东西,你都舍不得将他们吐出来,哪怕你吃的是腐肉!因为你明白,只要你把那些东西吐出来,你就再也不会有生的可能!”

此时此刻,姚广孝那深陷的双眸中,再没有任何光彩,他那枯瘦而又密布皱纹的面颊,就像是一块坚硬的岩石,他那干瘪的双唇如冰般,在那麻木的讲述这数百年的生活。

“如果我是魔鬼,那他又是什么?!他比谁都要清楚,既然我贪恋长生,那便绝对不舍得自裁死去!可即便是他知道这些,还是将我禁锢在了那黑狱之中,让我承受这无尽的黑暗,让我面对这无尽的折磨,让我沉沦其中,无法自拔!”

“但我终究还是活下来了,即便他费尽心思,把我变成了一个怪物,但我还是活下来了!”

说到此处,姚广孝陡然张狂大笑起来,但那笑声没有快意,反倒是蕴藏着无数的凄楚,声音更是无比的尖锐,就像是一只潜藏在茫茫荒野中,心中藏满了怨恨的山鬼。

随着他那凄厉的笑声,他脸上皱褶如树皮的面皮渐渐扭曲在了一起,就像是一只面布袋挂在他的脸上,也许这就是他为了活下来所做的代价,摒弃了身体对营养的一切不必要需求。

笑着笑着,顺着姚广孝那深陷的眼窝,更是有一滴浊泪流下,也许是身体有太多年没有吸收过水分的原因,那滴泪珠极小,而且极为浑浊,就像是掺杂了无数杂质。

为了长生,这样活着,真的有必要么?望着姚广孝的模样,林白心中默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