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42章 魔音禅唱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7

斑斓的光华,似乎要覆盖整座苍穹,而在光华闪烁间的那两道身影,更是神秘非常。

突如其来的风雪,以及之前听说得种种诡异讯息,已经让许多人心中惶恐,但此时看到这奇异的画面,更是叫金陵城内的民众心中惶恐无比,想要尽快从此处逃离。

这诡异莫测的画面,在天穹下所发生的一切,注定要引发一场轩然大波,通过种种渠道,传递到世间每个角落,每个人的耳中,而钟山也必将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所在!

但无论是这些惶恐,还是颤栗,都和此时此刻身在钟山的林白和姚广孝无关。他们两个人的眼中,都只有对方肃穆无比站立的身影。

“天相派的传承秘宝,果然有些门道,不愧是开启仙门的一线契机。”向八卦图纹望了眼,姚广孝先是赞叹了一句,然后有些不屑道:“这法器固然神异,但终究不过是外力罢了。”

“外力又如何,天地生育,若是没有外物应用,你我岂能立足于天地之间。”听得姚广孝这话,林白哂笑不止。虽然姚广孝的话,听起来颇有几分道理,但实际上人存在于世上,便是因为有氧气的关系,而氧气也是外物,若是悉数摒弃外物,那人岂能存活?

而且早年间在南海边画了个圈的那位老人说得好,黑猫白猫,只要能抓住耗子,就是好猫!不管内力还是外力,只要善用,只要能够奏效,又有什么要紧。

而且在林白看来,姚广孝这话说起来看似无心,但以这老王八蛋的心性,恐怕是故意要用这言语来讥讽自己,好让自己道心不稳,中了他种下的圈套。

“好个巧舌如簧的小子,老夫倒是要看看,你的本事是否跟你的口才一样好!”话一出口,姚广孝双手骤然掐动,双唇也开始轻微翕动起来。

一阵阵若有若无的禅唱开始在林白耳畔萦绕开来,那声音恍如是从遥远无比的天外传来,但又像是如春雷炸响在耳畔。禅唱忽远忽近,缭绕不定,无孔不入的侵袭着林白的身体,让他的心神和禅唱相应,犹如琴弦般,不断颤动,忽高忽低,忽近忽远,变幻不定。

伴随着禅唱,姚广孝头顶的法相骤然变化,通体灿烂如金,恍如西方极乐世界的神佛临凡,尤其是那法相的面庞,更是带着说不出的庄严肃穆,金光连绵成一片,犹如波动的汪洋。

但法相的双眸,却满是如血的红色,不但如此,从那双眸中,更是透着一股叫人心颤的邪门气息,而且在那眼眸的深处,更是有一股狂野的杀意!如果说法相如佛祗临尘,那么这双眼眸就是从九幽魔域之下攀爬出的血鬼恶魔,方会有的眼神。

法相佛光耀眼,恍如佛子临尘,神圣庄严;而眼眸却是血腥大作,透着阴森与嗜血。这两者虽然看似无比矛盾,但在此刻,却是叫人觉得它们本来就是一体般自然。

便如那世间许多宗教,有那许多出家人,巧言令色,以那虚妄的种种无上妙法哄骗信众,表面上假装是要赐福给那些信众,但实际上却是渴求那些信众的家财,心思恶毒。

佛与魔的区别本就在一线之间,高尚的背后,往往便是龌龊,这是禅唱,也是魔音。

靖难之役四年,淮北之地皆成草芥,而且此战结束之后,更是有颇多异己被诛杀,甚至有夷十族这种匪夷所思的刑法。而身为此战的推动者和策划人,姚广孝虽为佛子,但造下的杀孽,手上沾染的血腥之重,恐怕是世间所有佛徒之中最重的一人。

面容慈悲,眼含杀念,而那禅唱也正是如此,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丝毫没有杀气,仿佛真如佛祖亲手书就的经典,蕴含着天地之间的真善之道,叫人不自禁的沉陷于其中。

但这沉陷,便是这禅唱的最可怕之处。因为只要投入其中,意识便会变得消沉,变得沦丧。双方相争,心为最重,若是心不稳,一切法便如乌有。

初始之时,禅唱尚如洪钟大吕,叫人迷醉,但少顷之后,这禅唱声调却是骤然变幻,似哭非哭,似笑非笑,古怪至极,叫人心神为之颤栗,惊悚!

而且声音徘徊之间,虚空中竟然形成了颇多青面獠牙,恍如魔头的虚影,向着林白袭来。这是凝成了将近实质的煞气怨念,若是被这虚影近身,纵然心智再为坚定,怕都要沦丧。

这些煞念形成的如魔头般的虚影,就像是拥有了生命一样,煞气滔天,不但望之便叫人觉得毛骨悚然,有那么一股子望而生却的威势,甚至那股气息弥散开来之时,甚至叫人觉得似乎回到了血流成河,尸骨如山的古战场,无数孤魂野鬼疯狂好觉不止。

姚广孝上来便使出了这惑乱心神,明为禅唱,实为魔音的术法,虽然看起来并没有藏着什么太深重的杀机,但实际上却是诛心之举,可见他早抱定了一动手便彻底摧毁林白的打算!

音波盘旋,疏忽而至,但林白却像是完全没有察觉般,面上满是迷醉之色,似乎已经被最早出现的禅唱所吸引,根本没有注意到现在出现的变数。

“我当你小子是有多大的本事,看起来也不过如此,竖子不足为虑,看起来老夫还是高看你了。”看到林白那迷醉神情,姚广孝冷然一笑,心中暗忖一声,手上印诀迅疾掐动,不断催动那如魔头般的煞意,向林白侵袭而去。

只是疏忽起落,那煞意凝聚而成的魔头便已抵达林白的身前,血盆大口猛然张开,向着林白便吞噬了下去,似乎要将林白的心神彻底吞噬,使其化为乌有!

“慧剑出,戒定慧!”就在姚广孝得意之际,林白双眸却是猛然睁开,双眸中哪有什么迷惘之色,反倒是清亮如水,不带分毫波澜,而后更是堪堪在那煞意汇成的魔头靠近他身躯之前,左手并成剑诀,向着身前缓缓一划,口中淡然道:“煞意散!”

剑诀一挥,仿佛这空气中真多了一把寒光闪烁的利剑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息间穿过了那些煞意组成的魔头。恍如一阵天风吹过,而那些煞意形成的魔头又是烟云般,只是顷刻功夫,便被林白涤荡了个一干二净。

而且随着这煞意聚成的魔头消散,空气中那股阴邪血腥之感骤然散却,空气中弥散着的那些诡异声响更是骤然断绝,只剩下风雪翻涌之时传出的清寂之声。

“魔音禅唱,若是佛祖知晓有你这样的弟子,怕是早挥起手中利剑,将你这老贼斩个粉碎!”但出乎姚广孝的意料,在这音波的侵袭之下,林白的眼眸中的迷惘之色只是出现一瞬,便迅速消散,重又恢复了清明,而后更是抬头笑吟吟的盯着姚广孝,淡然道。

这魔音禅唱的手段固然邪异,固然叫人防不胜防,若是换做往常时候,受到这魔音的侵袭,林白的心神必然会受到影响,但这法子对如今的他而言,却是起不到任何作用。

不因为其他,便是因为林白的赤子之心。所谓赤子之心,便是能叫人心神空灵,抱元守一,道法自然,魔音禅唱固然神奇,但如何能蛊惑得了空灵的道心。

尤其是经历了阴阳五行破禁阵中禁之世界后,对于贪、嗔、痴这三毒的效力,林白更是清楚无比,这煞意形成的魔头虽然玄虚,但它们形成的基本还是这三毒!戒定慧这慧剑该如何运用,早在禁之世界之时,林白就以了然于胸,此时施展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

这些煞念形成的魔影虽然古怪,但对于林白而言,却是雕虫小技,不值一哂。

“怎么回事儿?”听得林白的话,姚广孝心中不禁咯噔一声,面带疑惑的向林白扫视一圈后,不可思议道:“赤子之心,你什么时候竟然有了这样的际遇。”

“还不是拜你老贼所赐,若不是你在我体内种下禁锢,我又怎能慧剑斩三毒,除却我心中的诸多杂念,让我道心空明,不受外力之侵袭!”林白冷然一笑,寒声接着道:“你我还是别做那试探的无用功,不妨放手一搏,孰胜孰败,听天由命!”

“你小子倒是好运气,竟然有此种际遇。”听得林白的话,姚广孝颇为诧异的向着林白扫了几眼,缓缓道:“我有惜才之心,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现在收手,协同老夫开启这仙门,我还能留你一条生路,甚至可以带你一并踏入仙门之中,博取长生!”

“废话少说!”林白冷然一笑,淡淡道:“放马过来,手底下见真章吧!”

说着话,林白猛然催动法相,操纵河图洛书悬浮于自己头顶之上。八卦符号盘旋不定,黑白两色游走起来,古朴而又自然,巧夺天工,却又重剑无锋,不带分毫烟火气息,给人以道法自然,心念天地之感,仿佛它便是这天地之间的大道至理。

八卦符纹缓缓徘徊,不断变动,将林白悉数包裹于其中,让他仿佛是被这天地大道包容在了一起,举手投足,便裹挟了天地大道的威势,叫人陷入粉身碎骨之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