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56章 龙战于野,其血玄黄(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劫雷如浪。波涛汹涌,浊浪滔天,在天地之间肆意徘徊侵袭,自虚无之中生出,而后威压天地,使这世间的一切,皆受到它们的威压,使世间一切都无法在劫雷之前抬起头来!

因为劫雷所代表的的便是天,便是上天的怒火。匹夫一怒,血流五步;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更不用说,如今散发出怒火的,乃是这主宰世间一切的天道!

但就是这样的怒火,此时却生生被阻拦了它们一往无前的去路。

顺着林白身躯散发出的玄黄之气,犹如一道道巨龙,冲天而去,与劫雷不断争锋!

一声声比方才还要剧烈数倍的轰鸣声,自天地相接之处不断发出,回荡于整片苍穹,仿佛这一片天地,在这一刻都为之震颤,世间万物,都为之颤栗,日月河水都要为之颠倒!

玄黄之气乃是大地苍生生存之根本,也是龙脉之根本,在龙脉之引的牵动下,不断逸散,可说是世上最为强大的存在。但这相较于于劫雷,却还是略微有些不足!

而在此时此刻的情形下,哪怕是一丝的不足,都要被无限量的放大,即便是这不足只有头发丝那样细微,但对战局却是可以造成致命的影响。

这便是劫雷,这便是天之怒火,这便是天发出的毁灭杀机!在这劫雷之前,不管你是谁,不管前方阻挡着的究竟是何物,都会被其无情的抹杀,只有毁灭,不论其他!

劫雷细密如发,猩红如血,疯狂冲出,裹挟着无匹的毁灭气息,在天地间掀起一场剧烈的毁灭风暴,仿佛要将这天上地下的一切都悉数毁灭,使其不复存在!

细密的红雷犹如渔网,只是短短几瞬,便将那玄黄气息组成的苍龙迅速包裹。伴随着这一幕的出现,整座天地都为之一暗,而后那苍龙瞬间分崩离析。

随着这玄黄之气组成的苍龙的分崩离析,使得那天地间如血的劫雷,色泽愈发艳丽,恍如刚从人动脉之中流出的鲜血!而且在这苍龙崩碎开来的同时,天地之间似有悠悠哀鸣之声响起,在诉说着不公,在诉说着不公,在抗议着这天道的无情!

好!来得好!望着正在以肉眼可见速度不断分崩离析的玄黄之气,姚广孝喜上眉梢,在心中暗暗叫好不停。玄黄之气可说是林白最大的依仗,如今此物既然被劫雷所破灭,那连带着的,林白也终将被这抹杀天地一切的劫雷所吞没,连飞灰都无法留下!

仙门,我终将打开,但凡是拦阻在我身前之物,不得善终!姚广孝心中暗忖。

心中一边思忖,姚广孝一边竭力催动着手上的印诀和法相,调动建木不断向外散发出吞噬气息,竭尽全力的吸食这世间的一切生机,使其尽快连接天地仙凡!

“这便是劫雷么,这便是无情的天道么?”林白冷然一笑,双眸之中的光芒愈发悲悯,向着山下虚无之处扫了眼,他仿佛能够看到,此时此刻,在山下正在不断发生着的惨剧!

“地育苍生,为苍生祈福,让苍生有立足之地,这是世间大德大仁!”眼中目光愈发悲悯,林白仰望着天幕上的劫雷,淡淡道:“劫雷纵然凶猛,纵然威势无双,但地脉对我等而言,却是犹如生育之母,血脉至亲,覆巢之下无完卵,怎能不拼死一战!”

“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履霜坚冰,阴始凝也。驯致其道,至坚冰也!”

“六二之动,直以方也。不习无不利,地道光也。含章可贞,以时发也!”

“或从王事,知光大也。括囊无咎,慎不害也。黄裳元吉,文在中也!”

“龙战于野,气血玄黄;龙战于野,其道穷也;龙战于野,大道无咎!”

说着话,林白体内那股子浩然正气不断澎湃向上延伸,使得林白的身躯愈发如标枪般挺拔,愈发如苍松古柏般有着一股子斗雪傲霜的气节。

几乎是电光火石之间,林白整个人的气息都在不断的改变,而那些被劫雷分崩离析开来的玄黄之气,也开始如星子,在天幕上闪烁不止,仿佛在诉说着生之大道。

这股气息,似在诉说着林白的执着,哪怕是还有一线希望,都不会放弃;似乎是在说着林白的勇气,与天斗,其乐无穷;似乎在诉说着林白的决心,不管前路有多少艰难,也不管前路有多少险阻,哪怕是刀山火海,哪怕是油锅地狱,但定要一身横渡!

这股气息,叫天下所有人都为之动容,这是股之大义之士的气息,也是圣人之道!

原本已经分崩离析的玄黄之气,在这话语的催动下,在这信念的鼓动之下,陡然开始向着一处凝聚,而天地之间那似有似乎的低吼声也越来越清晰,而且其中那些悲怆气息,更是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战意,无尽的拼搏之念!

只是短短几瞬,玄黄之气骤然凝聚,所有的气息都凝聚在了被林白法相持在手中的龙脉之引之前,气息浓郁至极处,一条金龙的形态若隐若现在天地间不断扭动。

与此同时,林白法相猛然挥手,那抬手的风采恍若仙佛,举世无双!

一股无以复加浓郁的玄黄气息,如龙似虎,向着劫雷便轰击而去!

在这一刻,整座天地,似乎都回到了鸿蒙未开之时,这玄黄气息便是地;这如血的劫雷,气息,便是天!那玄黄,代表着的是生之守护;那血色的劫雷,代表着的是死之毁灭!

天地之间,便只剩下这最为简单的红黄二色,犹如洪荒!

两者相触,两者碰撞,天地争锋,惊天动地。这剧烈的碰撞散发出的气息弥散开来,更是叫这整片天地,以这钟山为圆心,都为这道气息而颤抖,而地动山摇。

砰砰,咔嚓,咔嚓之声不绝于耳,不断自地脉之下与虚空之中回荡而出,似乎无数惊雷在这两者之间炸响,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让天地之间的一切变为灰烬。

无数滚石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向着山下滚落,将前方所拦阻的一切事物,夷为平地。

甚至连诸人脚下所踩踏着的地面,在这无尽的威压下,都往下陷落了数分!

砰砰的爆裂之声,在天地间不断弥散,那碰撞气息带来的爆炸性气浪,更是狂暴无匹的在天地间徘徊不定。即便是如建木那种神异之物,此时都有些瑟瑟抖动,似乎无法承受威压。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怎么会这样……”姚广孝喃喃自语不止,眼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他不能明白,以林白的实力,怎么可能会坚持到这一步!

但不管他如何不想相信自己的眼睛,但这一幕还是真实无比的在他眼前不断上演!

无穷无尽的压力压在林白双肩之上,就像是有无数做大岳凭空出现在了他身上,甚至连他的骨节,都不断发出沉闷的响声。在这一刻,林白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处身于天地摩擦,形成的乱流之间,随时都有可能让全身上下的每一块骨骼,都变为最细碎的骨砾!

这种感觉,让林白不自禁的想起了他年少之时,在茅山看过的一部家喻户晓的电视剧。如今自己身上的这种感觉,恐怕就跟电视中那个扛起了数座大山,咬牙坚持的猴子一样!

但不管这气息的威压有多沉重,也不管身躯在这巨大的冲击之下,裂开多少道血痕,但都必须咬紧牙关撑下来,哪怕骨头寸寸碎裂开来,也要咬牙继续向前!

而在林白的头顶之上,那在林白的信念鼓舞之下,重新汇聚起来的玄黄之气,就如同是一条金龙般,在遮天蔽日的劫雷细线之中,不断翻涌咆哮……

沉闷的响声在天地之间不断震颤响动,两者就如同是角力般,各自拼尽全身的力气,想要争一个上下。而在这抗争之下,原本看起来似乎无物不摧的劫雷,明显变得软弱了许多,甚至在玄黄之气的冲击之下,天幕一角的血红颜色,被冲淡了一丝!

虽然只是一丝,但看起来却是那样的扎眼,又是那样的叫人欢欣!

“散!”林白眼中精光闪烁,但眼神却是要比先前更为坚忍不拔,双手印诀猛然掐动,向着天幕一挥,沉声道:“劫雷开!”

话音落下,那玄黄之气汇聚而成的苍龙虚影,陡然爆发出一声怒吼,而后犹如一枚冲天而起的流星般,向着劫雷各处猛扑而去,长尾摇曳,涤荡澄宇!

几乎是电光石火之间,那原本无穷无尽的血色劫雷,骤然消散!

在这血红劫雷消散的那一刹那,地脉终于不再震动,虚空与地下的轰鸣声终于不再!

但整座钟山之上,整座天地之间,那股如潮水般的威压气息,却是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愈发汹涌,犹如一股诡异的压抑气氛,缓缓袭上诸人心头!

天发杀机,劫雷自九天而降,毁天灭地,又岂是如此简单便能缨其锐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