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73章 一个时代的落幕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精血滋润之下,姚广孝的法相身绽无匹光华,遮天蔽日,横扫天际!

此时此刻,姚广孝已将自己这数百年的心得体会,着数百年的苦功淋漓尽致的发挥了出来。无论是举手投足,还是手上印诀的掐动,以及念诵出的咒诀,都与大道暗然相合。

而他的法相,在这无尽术法的滋润之下,身上的裂痕也开始缓缓复原,似乎要恢复往昔的荣光,似乎法则组成的领域,对法相根本没有造成任何损伤。

而且法相越来越强势,摧枯拉朽,散发出的威压更是撼动的钟山摇晃不止,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这狂躁的气息夷为平地,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法则组成的领域中挣脱。

但此情此景,落入野人老爷子那种绝世高人的感知之中,自然不难知晓,姚广孝这老东西,如今是在拿他的性命相搏。他这法子看似与大道相合,但实际上却是在损耗法相的根本,以及他自身的生机,来进行奋力一战,想要来个鱼死网破。

恐怕姚广孝当初在谋划仙门开启的时候,绝不会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眼下这一步。

法相威势虽然无双,但林白却是丝毫没有忌惮,完全不落下风,清啸阵阵,而且在法则的运作之下,那方领域竟然牵动到了虚空之中的满天星辉,为他所用。无数道星气垂降而下,使得法则组成的领域愈发凝实,也使得领域内到处皆是白茫茫一片。

尤其是到了最后,因为这些磅礴星气的关系,在法则组成的领域之内,在林白的身体周遭,竟然出现了日月星辰的虚影,数不清的巨大星子以既定的规律不断运行,将林白环绕在中央,似乎在这一刻,林白就是这方宇宙的中心,是这天地的缔造者。

这就像是无穷无尽的星光,凝聚形成了一把气冲斗牛、无坚不摧的绝世宝剑,对着法相冲刷不断!而法则组成的领域,就像是一处熔炉般,要将姚广孝的法相融化在其中。

轰!姚广孝已经不知道这是自己第几次想要操纵法相来冲击法则组成的领域,但法相的威势固然无双,但轰击到法则组成的领域上,却是如同捶到了棉花团里一样,软绵绵根本找不到受力点,而且拳风所向,没有半点儿存进的可能。

而且最重要的是,顺着这法则组成的领域,其中更是不断散发出无穷无尽的威压,这领域似乎已经将天地都熔炼到了其中,那无穷无尽的威压,犹如海河,犹如山岳,挤压不止。

这种诡异的感觉,叫姚广孝心头颤栗不止,忍不住胆寒,甚至连心底的战意都开始消退。

山河崩碎,天地异变,诡异的气息在虚空中不断弥散,向着天地之间不断散发。乱石穿空,书法波动散发出的能量直冲云霄,此战已到白热化的地步,似乎天穹都要倾塌。

无数人惊诧莫名,心中波澜起伏,全都呆若木鸡,完全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不可思议!”远在极北极寒之地,无支祁心头剧震,目光犹如勘破虚空,能够望到钟山一般,喃喃自语不停,颤声道:“难道那小子是主人的转生?怎么会这样恐怖?”

“刘伯温,你杀不了我!”姚广孝咬牙切齿,盯着林白,目光有些恍惚,在这种情形下,他觉得仿佛此时正在与自己抗争的,不是林白那个年轻人,而是在数百年前,处处强压住自己一头的刘伯温,“我一定会跨入仙门,一定能成就长生,弥补我的缺憾!!”

说着话,姚广孝怒吼不止,本命精血透体而出,向着法相之中汇聚而去,他的血肉此时已经和法相完全相合,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类似于林白一样,踏入炼神还虚境界的气息。

林白根本不去理会姚广孝的怒吼,也不去理会他的垂死挣扎,口中一声轻叱,顿时便将自己的精气神三者提升到了最巅峰的境界,更是将法则组成的领域,完全放入自己掌控之中。

仿佛在这一刻,他就是领域内的一切,他想要毁灭,便毁灭;他想要新生,便可新生!

就是这样心境的变化,使得法则组成的领域内,出现种种异变,领域边缘开始出现一缕缕大道组成的印痕,犹如浑然无缺的一方天地!

在这一刻,诚如林白所言的一般,功夫到了极致,哪怕是一个字都是多余的!这便是法则,这便是亘古不变,永恒不朽的法则,这便是足以镇压一切的力量!

“我要生!我要入仙门!”姚广孝怒吼不止,全身血气鼓荡,悉数向着法相汇聚而去,似乎已经将性命置之度外,血气逸散,他的身躯开始出现丝丝缕缕的死气,那不是术法,而是他身体腐朽的征兆,这一战已将他的力量尽数释放。

对他而言,如果不能进入仙门,一旦落败,此生便不会有任何活路可言!

“生灭皆在我手,我要你生,你便生;我要你灭,你便不会有任何活路!”林白冷然一笑,双手缓缓聚拢在一起,手掌贴合,缓缓摩擦,淡淡道:“法则合,道生相灭!”

话音落下,那由法则组成的领域骤然收缩,发出阵阵巨响,散发出的余波犹如摧枯拉朽般,直冲九重天幕,即便是那些垂降下来的璀璨星气,在这波动下都显得那样黯淡。

在这巨大的威压之下,姚广孝陡然感觉到了一缕死亡靠近的气息,他想要躲避,他想要逃跑,但深陷法则领域之中的法相,却是如同脚上长了根一样,根本无法挪动分毫!

喀嚓!喀嚓!那叫人牙关发酸,耳膜刺痛的尖锐响声,一声接着一声。在法则领域骤然收缩,骤然旋转的威压之下,姚广孝的法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裂开!

而且在那磨灭的功效之下,法相破灭之后,顿时化作无数散碎的颗粒,在虚空中不断漂浮,就像是一滴滴老人的眼泪,看上去无比悲怆。

一点接着一点,一滴接着一滴,法相的身躯在不断的消融,光雨越来越多,而后缓缓散入了法则组成的领域之中,成为这领域内的无数星辰,反哺领域自身。

这画面和先前林白法相碎裂之时的场景是那样的相似,但又截然不同!

林白法相的碎裂,乃是他刻意为之,是为了谋求获得晋阶炼神还虚境界的孤注一掷;但姚广孝法相的碎裂,却是兵败如山倒之后,所付出的的代价。

“我怎么会败,我怎么会败?!”望着不断消散的法相,姚广孝呼吸急促,面容犹如陡然又苍老了数百岁一样,整个人身上透着一股老暮气息,在那喃喃自语不止。

他的目光无比恍惚,他的神情无比呆滞,他不想相信这一切,但那种力量失去的感觉,却在不断的提醒着他,这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都是无法逆转的。

“赢了!成功了!姚广孝那老贼败了!”感受着这股不断攀升的气息,远在燕京的诸人都已石化了,他们不可置信的感知这股气息,他们想要欢呼,但眼泪却是不自禁的流下。

这一战,虽然短暂,但实在是经历了太多太多,每一分,每一刻,都让他们的心如同是在坐过山车一样,不断的大起大落,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谷底,什么时候是巅峰……

而且为了这个胜利,他们付出的也实在是太多太多,钟山周遭那些无辜的生灵,药娃娃的牺牲,以及林白濒临死亡的体验,在那时候,谁能想到,竟然真会有力挽狂澜的时刻!

不仅仅是他们,无数正在关注此战的奇门相师,都慨叹不停。这是一种他们穷尽一辈子,恐怕都无法达成的成就,只能如仰望高山,仰望海潮一般,诚心诚意的仰望,无法企及。

“我怎么会败?”姚广孝脸上已是老泪纵横,喃喃自语不停,那些过往的岁月在他心中不断浮现,那些为了谋求计划成功,挥刀斩断子孙根的痛楚;那些操纵靖难之役,血流成河的残忍;那些待在黑狱之中,暗无天日的折磨,都清晰无比的在他眼前一幕幕掠过。

这是命,还是运?姚广孝此时已经没有办法去体会其中种种,在他的心中只剩下无尽的疑问,只剩下无尽的疑惑!为什么自己付出了这么多,还是这样的结果。

百年红尘弹指而逝,但结果却是如此的相似,可过程又是那样的不同!

这是一场年轻人取代了老辈人,成为这个世界新的主宰的一个篇章,一个里程碑!

无数年来,奇门江湖中那些诸如姚广孝这样的人,都如一颗颗巨大的星辰一般,即为林白他们这些晚辈照明了前行的道路,也成为了压在他们身上的大石。

他们从前人身上修习术法,但不管怎样穷尽心力,都无法企及前人的高度!就像是盛宴之后,必将是杯盘狼藉一样,甚至有时候都叫人不禁怀疑,是不是相术的传承真要式微断绝。

但如今这个篇章,却是彻底改写了先前的一切!千百年前那些前人的荣光,并不是真的牢不可破,也并不是真的坚不可摧,只要尽力拼搏,依旧能够被强压一头!

不管过程如何,这场鏖战,所代表的,远不止是胜负那么简单,而是一个时代的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