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96章 烛火满钟山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3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通过各方面资料证实,已经确定这场浩劫,很有可能真的像是传言中那样,是因人间通往仙界甬道开启之争而引发。而我们所在的城市之所以没有遭受荼毒,是因为一名叫做林白的男子,通过牺牲自己做出的英雄壮举,才使得浩劫没有彻底扩散。”

“下面我们将连线现在位于钟山的记者,让记者采访位于钟山的祭奠人群。”

话音落下,电视机上的画面骤然转到了人流攒动的钟山脚下。

“我当时看到有人在天上飞来飞去,到处都在爆炸,到处都是刺眼的光华,然后那个林白就直接冲了上去,挡住了爆炸!”一名看起来只有八九岁大的孩子兴高采烈的接过话筒,双手在身前摆动不止,似乎在描绘他记忆中的一切。

一名身材肥硕,手腕带着一串硕大南珠的男子,劈手从小孩手里夺过话筒,以一种无比悲壮的气势道:“我没办法说现在有什么感觉,虽然活着的确很好,但如果这世界上真的存在着像他那样的人,会让我觉得很不安全,而且这一切让我有一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

“少来了,什么一个人拯救了世界,你以为这世界真的有电影里的超级英雄么?”人群中,更是有老人带着哂笑的语气,义愤填膺道:“如果真有那样的人,那他就必须为现在发生的这一切而负责,如果不是他,钟山怎么会这样!而且你们说他存在,那他现在在哪里?”

“不管是持有什么意见,但可以笃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人们对那个传言中拯救了这一切的男人充满了好奇。但他就像当时他突然出现的时候一样,突然的消失了,根本没办法找到他的存在。但不管怎样,请让我们用采访中一位母亲的话,来结束这次节目。”

记者笑吟吟的从那名老人手里接过话筒之后,缓缓道:“我们不能因为这一切的毁坏而去埋怨他,他是我们的救命恩人。知道他的存在实在是太好了,有人在冥冥中守护着我们。不管他现在在哪里,不管他现在身处何方,我只想,我只想说一声谢谢!”

在这话语声出现的同时,镜头缓缓转到了钟山硕大的山体之上。虽然山体残破依旧,地面上仍然密布着形形色色的裂痕,但在那些裂痕的周遭,却是密密麻麻的点满了璀璨的蜡烛。

烛光闪烁不定,就像是天上的星宿一般,那昏黄色的光华,叫人觉得苦寂又温暖。

哔!轻轻一声锐响之后,电视关闭。刘老爷子缓缓放下了手中握着的遥控器,向着空荡荡的屋子看了几眼后,轻轻叹了一口气,向着黑魆魆的夜空中望去,喃喃自语道:“臭小子,你究竟是去了什么地方,为什么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了,我们还是找不到你?”

说着话,老人的目光渐渐变得悠远起来,似乎又回到了那沧桑的记忆之中。

仙门关闭之后,刘老爷子、张三疯、陈白庵、野人老爷子以及贺嘉尔几女,都在第一时间内,赶赴钟山。但不管他们在钟山如何逡巡,即便是刨地三尺,却是连林白的一根毫毛都没找到,就像是他突然在人世间蒸发了一样,举目世间,没有任何他存在过的痕迹。

不仅仅是他,就连当时同样在钟山的姚广孝,还有不死药都全部消失不见,荡然无存,好像都因为那元古一击引发的爆炸下,被冲击到了外太空之中,再无法寻到。

无奈之下,所有人只得用大海捞针的法子,广撒网,寻找各种线索。但整整一年过去了,他们所做的功夫,就像是渔网扔进了汪洋大海之中般,根本没有任何收获。

时光荏苒,一年接着一年,自己在人世还能几年,难道等到那时也还是找不到那小子?

“刘老您就别担心了,不管怎么说,即便是过去了整整一年,咱们毕竟还能感受得到林白的那一丝气息,而且现在咱们又有了无支祁前辈的帮助,搜寻起来,应该会轻松些。”就在刘老爷子轻轻慨叹之际,房门被缓缓推开,先是一阵笃笃声后,张三疯熟悉的声音传来。

“若不是经历过这次,我也不会知道世间竟然还有如无支祁前辈那样的神仙人物。不过想想也可笑,不信了一辈子鬼神,临到最后,却是连仙都见了!”

刘老爷子轻轻叹息,言语间颇为感慨,实际上这世间又岂止只他一人如此。钟山一役虽然整整过去了一年,但带来的余波却还是在影响着世间。那几日发生的事情,已然颠覆了无数人无数年来形成的固定思维,对人心的触动说成是翻天覆地,都丝毫不为过。

“我现在也看透了,不管他们有着怎样的能力,说穿了也还是人,也和我们一样有着七情六欲,也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纷争,不过是活得可能比我们久一些罢了。”笃笃声重又响起,许久之后,张三疯才缓缓坐到了刘老爷子身旁,轻笑道:“还是小师弟看得透,我以前还觉得那些仙人神圣,但现在看起来,其实也不过是有着仙躯,同样有着人心的怪物罢了!”

“这话说得对,他们说穿了也就是怪物。”刘老爷子闻言哑然失笑,转头向着张三疯看了眼后,面上露出忧心忡忡之色,缓缓道:“你现在怎么样了?”

“还不就那样,该吃吃,该喝喝,活得利索着呢。”张三疯轻笑一声,把腿边靠着的竹棍收起来,面上没有任何感情波动道:“就是这对招子,夏天的时候还有一只能模模糊糊看清些东西,但现在看什么都是影影绰绰的,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我不是安排了医生给你检查么,是不是他们觉得时候不一样了,就不尽心了?”刘老爷子闻言微微皱起眉头,缓缓道:“你这是劳心的原因,好好歇一歇,别再那么劳心了。”

“可别怪罪那些医生,人家拿我当神仙一样供奉着。”张三疯轻笑着摆了摆手,言语间带着些调侃的味道,笑道:“瞎了也好,我们这行当,越是瞎子,越是容易忽悠人。”

“瞎说!你愿意这样,难道那克里斯蒂娜就愿意嫁给个瞎子?”刘老爷子有些生气的跺了跺脚,旋即温声道:“别再开玩笑了,听我的,安排医生再好好检查检查,总是有希望的。”

张三疯闻言哈哈大笑,摇了摇头,轻声道:“我这眼可不是因为病瞎的,这是天罚,那些医生们手段就是再高明,也治不了这个。再者说了,不就是个女人么,她要是嫌我瞎了,不乐意跟我了,那就由她去,这世上大屁股高胸脯的姑娘多得是,不差她一个。”

“胡扯!”刘老爷子摆了摆手,怒声呵斥道:“我看你现在真是要因为林白的事情疯了,赶快不要再去想那么多了,你就不想想,等到林白回来,他愿意看到你这样么?”

“这可不成,我现在钻研寻人的易数正钻研到紧要的关头,要是撂下不管,修为没有寸进,那就更不好用那法子去找小师弟了。”张三疯轻笑着摇了摇头,笑吟吟接着道:“人总不能一辈子都被眼睛蒙蔽着吧,看不见了才好,静心,不用想那么多。”

“是我们家欠你的。”刘老爷子听着这话,鼻子不禁有些发酸,盯着夜色里看不清面容的张三疯,缓缓道:“等到林白回来,知道你成了这样子,怕是要痛死了!”

“他会理解的,他也能懂。说穿了,师父也就我们这俩带得久的徒弟,一世人,两兄弟。现在是他出了事儿,若是现在换成了我,他也肯定会不管不顾的费尽手段把我找出来的。”

张三疯不置可否的一笑,那双无比浑浊的双眼向着窗外望了望,缓缓道:

“而且看看弟妹她们的样子,我又怎么可能不竭尽心力的去想办法,要是小师弟再不出来的话,她们不但心要垮,就连人都要垮了!总不能眼瞅着她们香消玉殒,我那俩大侄子,还有那几个大侄女孤苦无依吧。瞎了一双招子,换回这些事儿,值得!”

“那小子欠你和她们几个的,怕是还不起了。”听到张三疯说起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刘老爷子也是禁不住轻轻叹了口气,缓缓道:“她们几个现在找到什么地方了?”

“大江南北总该找了一小半了吧,今个儿日子特殊,我想她们应该在钟山。”张三疯也跟着轻轻叹息了一声,接着道;“我这瞎个眼算什么,真正难为的是她们几个。”

刘老爷子又是轻轻叹息一声,目光不自禁的向着窗外望去,目光悠悠,似要看透虚空。

钟山之上,烛火漫天,香烛纸帛的味道在山间缓缓盘旋,烟气将整座钟山都笼罩得迷离朦胧一片,看上去就像是仙境一般,身处其中,叫人分不清究竟是在什么地方。

经历那一役之后,钟山已是崩塌不堪,到处都是残垣断壁,而且越往山巅,地形就越复杂,甚至时不时的还有碎石坠下。虽然时隔一年,但当初征战的核心位置,却还是鲜少有人靠近,也不知究竟是因为危险,还是因为心底深处对那处的敬畏。

而在这危险之地,此时却是俏生生的立着八位如同冰雪化成的璧人。山风轻抚,烛火摇曳不止,将这八位冰雪美人的面颊荡漾得如水波般,叫人无法看清她们的神情。

春来秋去又一年,烛火此时满钟山,可林白,你究竟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