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05章 不能烧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不能烧!”

虽然只有寥寥三字,但说话那人好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似乎每一个字都在心中酝酿了好久,才终于说出了口,而且那话语声更是有些干涩,就像是做了多年的哑巴后突然开腔。

而且对于场内围观的那些山民而言,那声音无比陌生,好像从没在寨落里听到过。

“木木哥,你能说话了!”旁人不知道是谁发出的声音,但距离木木最近的阿润却是听得真真切切,那干涩如木的声音,不正是站在自己身边的木木哥说出来的,这突如其来的改变,顿时叫她面上露出喜色,转头望着木木,急声道:“木木哥?”

“不能烧!”但那木木好像是完全没听到阿润的声音一样,只是在那兀自嘟囔不停,而且他的面上更满是痛苦之色,似乎没说出一个字,都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折磨。

“怎么就不能烧了?”听到此言,周围那些山民脸上顿时露出疑惑之色,也顾不得去想这积年的傻子,怎么着突然就能开腔了,只是在那逼问他不停。

“不能烧!”但不管这些人如何询问,木木嘴里却还只是絮絮的念叨这三个字。

看到木木这模样,再看看秀秀在那不断撕扯咀嚼头发的模样,场内围观的那些山民心里边愈发不痛快起来,冷笑道:“理会一个傻子做什么,他能懂什么!”

这些人如今已经笃定心思,把秀秀当成了可能给寨落惹来滔天巨祸的洪水猛兽,而且也抱定主意,为了消弭这灾祸,要把她一把火烧掉。如今木木突然开腔,且不说他究竟是不是傻子,单单是这种袒护之意,就让这些心里已经存了恶念的山民们,感觉不舒服。

而这不舒服,便是人心中劣根性的一种!在一个人心中存着歉疚,去做一件可能是错误的事情的时候,如果有人站出来拦阻他,往往不但不会拦住做事的人,反而会激化矛盾。

而木木的这句话,便是激怒这些山民的导火索,因为他的拦阻,让这些山民意识到了他们心中的愧疚,而在现在的这种情况下,愧疚是绝对不能有的。

“木木哥可以说话了,怎么可能是傻子!木木哥是从外面来的,要比你们都聪明的多!”阿润心思单纯,哪里知晓这些人心中的思路,只是替木木不停的抱不平。

“你看看他那傻模样,他要不是傻子的话,他是什么?!”听到阿润的话,围观的那些山民冷笑不止,紧紧盯着木木,不怀好意道:“村子里过去几百年都没出过这种怪事,这小子刚来这一年,就闹出这种事情,要我说的话,恐怕秀秀的事情,就是他惹出来的!”

“就是,我看这事儿,就是因为这来路不明的小子闹出来的,当初就不应该收留他,应该把他赶出村子才对!你看看咱们村子里那些女的,平常看他的那眼神,这小子绝对有古怪!”

一哄而起,又有人在那聒噪不止,不过这话语里透着一股浓浓的酸味,显然是嫉妒这木木往常在村子里,那些大姑娘小媳妇儿们看他时候的炽热目光。

“你们……”七嘴八舌的狂轰乱炸,阿润虽然嘴皮子也厉害,但毕竟只是个小女孩儿,眼瞅着诸人气势汹汹的样子,一下子就有些怕了,望着诸人,泪汪汪道。

还没等阿润把话说完,阿润的父母听到动静之后,已经赶了过来,眼见女儿和寨落里的人争论起来,而且看到那些人不善的面容,急忙伸手把阿润扯回怀里,然后拿手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再多说一句话后,这才满含歉意的向着还跪在地上的秀秀父亲望去。

虽然两家关系向来极好,但是他们两个,也和秀秀的父母一样,就只有阿润这一个女儿。如果再纠缠下去,闹出来什么事情,他们两个还怎么活。

“老哥,祝祭婆婆大慈大悲,肯定不会无缘无故的害你家秀秀的……”看着秀秀父亲那悲戚的模样,阿润爹心里着实觉得过意不去,想要安慰他几句,但话一出口,却是又咽回了肚子,只是唉声叹气不止,觉得自己还不如一个毛丫头。

望着这些山民们熟悉而又陌生的面颊,听着他们一句句冰冷恶毒的话语,秀秀父亲长吁短叹不止,脸上写满了无助和悲哀,甚至还弥漫着一股浓浓的死意。

他只有秀秀这一个女儿,如果秀秀真的被火烧死,那他老两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就是这么沉默的片刻功夫,在地上抽搐不止的秀秀却是突然拔地而起,就像是某种捕猎的食肉动物一样,朝着离她最近的一名山民就扑了过去。

这变故来得实在太突然,周围的人根本没有防备的时间,只是这么一愣神的功夫,一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的胳膊就被秀秀死死咬住。

许是人已经吓呆了,那人高马大的小伙子不但忘了挣扎,甚至连呼痛的本能都忘了。

诸人慌乱之下,急忙抬手就去抢夺,但秀秀却是下了死命的劲咬着,一大群老爷们废了牛鼻子劲的功夫,才算是把那小伙子从秀秀嘴里夺了过来。

但就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那小伙子的胳膊上,竟然就少了一大块肉,血肉模糊之间,更是隐隐然露出一点儿白色,显然已经快伤到了骨头。

而且此时此刻,地面上根本就没有那块肉的踪影。不用想,那块肉恐怕是被秀秀给吞进了肚子。看着这一切,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即便是阿润脸上都满是惊慌的神色,望向秀秀的眼神除却同情外,还有点儿惊惧,有那胆小的,也是连隔夜饭都吐出来了。

“疼,疼,这脏东西要把我咬死了!”直到此时,那人高马大的小伙子才反应过来,朝着胳膊上血肉模糊,可见骨头的伤口望了眼,眼泪鼻涕一大把,呼喊不止。

这变数一出来,场内那些人望向秀秀的眼神更是大变,不仅仅是望向秀秀的眼神,即便是望向先前维护秀秀的阿润、秀秀父母,以及木木,都极为不善。

“你们现在还有什么说的,你们还能说这秀秀不是脏东西么?你们还要拦着祝祭婆婆,要等着她把咱们村子里的人都咬死,都吃了么?”有那年纪大些的老者,怒声道。

如果说先前,他们心中还对秀秀存着一丝同情的话,那现在在秀秀暴起伤人,并且吞食了血肉之后,那点儿同情已是荡然无存,只剩下无边的憎恶和仇恨!

这世上什么东西会像秀秀那样撕扯自己的头发,吃自己的头发,还去吃人的血肉!这样的东西,不是怪物,不是脏东西的话,又是什么?!这样的脏东西,不烧的话,怎么处置?!

“别愣着了,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动手吧!”祝祭婆婆向着场内扫了一眼,然后向地上的秀秀父亲看了眼,寒声道:“秀秀他爹,不是我不救秀秀,你也看到了,现在这已经不是秀秀,而是脏东西,为了咱们的寨落,我只能把她烧了!为了寨落,你就牺牲一下吧!”

嗬……嗬……,秀秀父亲眼下哪里还能说出半个字儿,胸口如抽风箱般,急剧起伏着,面色更是惨白如纸,而且眼眸深处的死意越来越重,显然秀秀一死,就绝不独活!

阿润的母亲缓缓摇头,轻叹了口气,缓缓抬起手,捂住了阿润的眼睛,不想让她看到这世上最泯灭,最残忍的一幕,不想让她在心中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一切在这一刻,似乎都已经无法再阻止一场大火的燃烧,一条性命的流逝!

“不能烧……不能烧……”就在此时,一旁的木木却是突然大声嘶吼起来,而且双手紧紧抱着脑袋,双眼通红的盯着周遭的山民,犹如一头发怒的野兽。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这木木也被脏东西撞了?”看着木木那狂暴的模样,再想到这小子身上的牛力气,围观的那些山民不禁往后退了几步,甚至有人已经开始向周围的人交换起眼色,示意等下若是事情不妙,就尽快动手,把这小子也给捆起来。

“木木……这是祝祭婆婆的意思,你就别闹了!”阿润爹听到木木的话,脸上露出慌乱的神色,这一年下来,他早已把木木当成自己家中的一分子,原本听到木木能够开口说话,是一件大喜事才对,但在眼前的情况下,哪有半点儿喜意可言,只剩下无边的惊惧。

“木木,咱们回家,别闹了!”阿润妈一只手捂着阿润的嘴,另一只手用力的去扯木木,试图把他拉回到自己的身边,“木木,乖,咱们回家!”

“上去几个人,把他拦住,别让这傻子耽误了寨落的大事!”局势一波三折,许是惹得祝祭婆婆心中颇为不快,言语间带上了些不耐烦的意思,摆了摆手,道:“堆柴堆,烧了她!”

“不能烧……她不是脏东西,她……”就在此时,木木脸红脖子粗,就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忍受着无边的痛楚般,从嘴里一字一顿的憋出了四个字,“她……中……了……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