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08章 斗蛊(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秀秀!”

眼瞅秀秀犹如恶鬼一般,全身扭动着,张着血盆大口,不断的向着四下疯狂撕咬。而且在蛊毒恐怖的传说下,那些山民们狂乱的动静,扑进场内的木木一抹额头的冷汗,脑海深处陡然生出一个念头,莫名中有一股气息自丹田生出,直冲喉头,怒吼出秀秀的本名!

这一声一喊出来,犹若春雷初绽,金刚怒叱,狮子怒吼,直叫周遭那些村民觉得,就像是冥冥中有那自九天垂降下的雷霆,在他们耳边炸开一样,叫他们半边身子都麻了。

而伴随着这轰鸣,疑问也从他们心中生出,怎么着人的声音可以轰鸣到这种地步?!

这毫无征兆的一声,不仅仅是这些围观的山民们呆愣愣站在一侧,不知该做什么好,就连那状若疯虎的秀秀,在这毫无征兆的一声之下,也是生生停住脚步,扭头向诸人望去。

这一扭头不当紧,恰好和那些想要奔逃的村民和木木打了个正对脸。这一对视,顿时叫那些山民们毛骨悚然,不自禁的就朝后退了一步。

只见此时秀秀的面庞已经狰狞得再没有往昔的半点儿影子,而且从她面颊上那些血道子里,更是有些黑魆魆的发丝生出,使得她的五官变得无比模糊。

不仅如此,秀秀嘴两边的牙齿居然生生从嘴唇下伸了出来,看上去简直要比那些得了狂犬病的恶狗的犬齿还要锋利许多。那模样着实是说不出的恐怖,说不出的骇人。

“赶快退下!”见围观的那些山民还呆愣愣站在原地,木木眉头微微一皱,沉声呵斥道:“还站在这里做什么,难道是打算让她再扑过来咬你们几口么?”

听到木木这话,场内那些呆愣在原地的山民,这才恍然大悟,朝四下奔逃而去,但因为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却也没有逃得太远,只是远远躲起来,探头探脑的看着这边的动静。

等到这些山民散去之后,木木缓缓转头,目光如电般,向秀秀望去。只见秀秀的眼神凶狠无比,眼眸中更是有着一股子嗜血的气息,但在她眼神的深处,在木木那一声如雷鸣般的怒吼下,却是多了一丝丝迷惘,似乎有些不明白眼前这一幕的缘由。

还好,发丝蛊还没有彻底侵袭她的神智!看到那一丝迷惘后,不知为何,自木木脑海深处有一种庆幸感生出,而且莫名中更是有超强的信心自心底蔓延开来。

“吼!”就在此时,秀秀眼眸深处的那丝迷惘瞬间消散,她陡然抬头,血红的双眼紧盯着木木,然后猛然一声咆哮。那咆哮的声音,简直能跟木木刚才吼出的声音一拼,震耳欲聋不说,而且里面更是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恐怖,似乎在恐吓木木,又像是在警告他什么!

这不是一般的发丝蛊,似乎能够觉察到我的想法,似乎感受到了我对它的威胁!听到这吼声,木木的神色顿时严肃了许多,心中更是有一种无比怪异的感觉升起。

就在此时,秀秀却是陡然转身,向着木木便急扑而来!那速度快的根本不像是人类所能够拥有的,就像一阵风一样,围观那些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便看到秀秀已经扑到木木身前。

这变故来得太突然,而且秀秀的速度又实在太快,木木只觉得一阵风吹到脸上,然后身体就像是被一块飞速移动的炮弹撞了一下般,整个人顿时朝后倒飞而去。

“木木哥……”看到这异变,阿润的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不禁惊呼出声。

不仅仅是阿润,就连那些围观的山民,也是完全惊呆了。看着秀秀的动静,那些在他们记忆中存着的有关蛊毒的恐怖记忆,一时间悉数涌上心头,更是骇得三魂出窍,七魄升天。

蛊毒可怖,人力怎么可能相抗,更何况是个傻子,若是秀秀发了狂,木木也没办法,他们岂不是也要遭殃?!想到此处,那些围观的山民心中更是不断得开始埋怨起木木,若是由着祝祭婆婆的意思,一把火把秀秀和石头俩人给烧了,岂不是干净利落,哪会有这种变数!

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眼瞅着木木的身子倒飞出去,就要撞到地面的时候,木木的右手却是突然伸出来,朝着地面就那么轻飘飘的一拍,整个人便如泰山般,巍然站起。

那动作犹如行云流水,不带分毫桎梏,更是有一种奇异的美感。看着这画面,那些围观的村民只差没把下巴掉到地上,一个个愣怔怔的望着木木,只觉得无比不可思议。

“好一个发丝蛊,竟然连蛊都能有灵智,看起来我还真是小觑了!”站稳之后,木木双眸如剑般,带着一股肃然气息,盯着秀秀,淡淡道。

虽然声音和木木先前说话的语调一般无二,但声音中的意味却是起了一种天壤之别的变化。在这简单的语句里面,有着一种不可言说的崇高之感,就像是天地在与他的声音共鸣,叫人从心底深处,生出一种敬畏感,觉得说出这话语的人,有着不可违逆的力量。

话音落下,木木缓缓抬脚,朝着身前寸许见方的位置踏了下去。虽然那脚步看似平淡无奇,但一脚踩出,却是给人一种行云流水的感觉,甚至有些飘逸之意。

而且随着这一脚踏出,木木整个人的气息更是瞬间大变,虽然只是小小的一步,但他整个人就像是和这方天地融合到了一处般,带着股说出的神圣玄奥气息。

若是有那精通堪舆地理一道的相师在此,定然会发现,木木这平淡无奇的一脚,恰恰和天地七星之理契合一体,乃是不折不扣的玄奥罡步。

不过对于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围观山民而言,虽然他们看不出这一脚的玄奥,但也是瞠目结舌,尤其是那些往昔就觊觎木木俊美容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更是觉得眼睛里就像是弥漫着无数桃心,世上怎么还有这样的奇人,就是这么平平无奇的一脚,看上去就如此帅气迷人?

看到这一脚踏出后,秀秀的眼神中陡然露出一丝惊讶之色,然后又是一声怒吼,瞪着一双如血般的诡异瞳孔,身体又像是一阵风般,向着木木就冲了过来。

而且寻常弱不禁风的弱女子,此时却是如同一头下山的猛兽般,一举一动,都有腥臭的阴风相随,而且她血盆大口中的那对犬齿更是又狰狞了几分,甚至还闪烁着如锐兵利器般的淡淡寒芒,直叫人觉得只要被这玩意儿碰到,身上就要剐下来半斤肉!

“蛊者,孽物也,今日你灵性既成,我又岂能容你!”但对于秀秀的攻势,木木却是没有任何惊疑,脚下步伐微微变幻,人缓缓就迎了上去,而后双手一缠一带,竟然生生把秀秀那如千钧重击般的攻势给化解开来,甚至还把她的身体踉踉跄跄得带到了一侧。

若是有那武道高手在此,定然会发现木木这一手乃是最为精纯的太极拳法,而且更是将太极以柔克刚,四两拨千斤的法门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甚至在这简单的招式里面,更有着一丝‘水之至柔,利万物而不争;水之至刚,攻万物无不催’的玄奥韵味,仿佛在这一拳之中,就暗暗蕴含这水之大道!

被木木这一摆一带给扔到了一侧,中了蛊毒的秀秀愈发癫狂,愤怒无比的咆哮一声,狰狞无比的就朝木木又扑了过去,血盆大口猛张,似乎要将木木一口吞进肚里。

而且跟随着秀秀此时的攻袭之势,她头上的那些发丝,就像是活过来的灵蛇一般,在风中不断摇摆,向着木木的面颊冲击不停,而且自那发丝间,还有一股淡淡的腥咸味道。

“发丝为蛊,摄血精而为毒!”闻到那淡淡的腥咸味道后,木木眼中厉芒乍出,双手缓缓向前平推而去,而且手指就像拨动乐器般,在空气中轻轻拂动,带起某种诡异的韵律。

若是有人定睛细看的话,定然会发现,在林白十指拨动之时,虚空之中有一道淡淡的白色气流生出,那淡白色的气流,就像是至坚至柔的水波般,缓缓向着秀秀的身躯缠绕而去。

但还不等那气流碰触到身躯,秀秀脸上却是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而且她的血盆大口更是猛然张开,似乎在嘴里酝酿着什么东西,向着木木的面颊便吐了过去。

血盆大口一张,一股腥臭的风声便向着木木的面颊吹了过来,不仅如此,自那血盆大口里喷出的,更是有无数细黑如发丝的诡异黑色细丝。而且那些细丝就像是从秀秀的胃里面跑出来的一样,沾着湿漉漉、黏糊糊的胃液,那酸臭味扑鼻而来,直叫人恶心欲呕!

“木木哥,小心……”望着那黑漆漆的细丝,马上就要喷吐到木木哥的脸上,阿润只觉得自己那颗小心脏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惊慌无比道。

她实在想不明白,往昔善良可亲的秀秀姐怎么会变成这样,肚子里又怎么有那么多头发!

“黔驴技穷,要调出蛊毒本体了么?”但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面对着那些腥臭的发丝,木木脸上没有丝毫惊慌,反倒是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而且那笑意里面更是带着淡淡的促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