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10章 捡了个宝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场内寂静一片,所有人都愣怔怔的望着木木,心中只有被惊呆了这一种情绪!

眼前这小子,还是以前的傻木木吗?那么可怕的蛊虫,竟然被他三下五除二就弄了个干干净净,而且他手上散发出的那些银光,还有那诡异的符箓,究竟又是怎么回事儿?!

所有人看向木木的眼神,都在不断的变化。此时此刻,在他们眼中,木木哪里还是那个只有几分傻力气,呆呆木木的形象,反倒是如同天上下凡的神仙一样,叫人望而生畏。

“罡气,虚空制符,这傻小子究竟是什么人?”祝祭婆婆沉默无言,向着地面上因为发丝蛊燃烧而干焦的地面望了几眼后,然后目光缓缓回到木木的身上,眼眸中满是疑惑。

“木木哥,你真厉害!那么厉害的虫子,两三下就被你收拾了!”别人畏惧木木,觉得他神秘非常,但对于阿润来说,不管木木哥变成什么样子,也都还是那个宠着她照顾她的傻大个,也不顾得羞臊,冲过去就要去抱木木,嬉笑道:“我就知道,木木哥你一定行的。”

但出乎阿润的意料,就在她快要抱住木木哥的时候,木木却是突然闪身躲了过去。这突兀的变数,顿时叫阿润心里边一凉,可怜兮兮的向着木木望去。

难道木木哥变得聪明了,就不是以前的那个木木哥,开始嫌弃阿润了么?想到此处,阿润心里面不禁有些苦涩,低头不语,就想向人群里面走。

“我身上脏,臭,不能抱,你也会臭的。”许是看出了阿润心里的想法,木木又变得如以前那样愣头愣脑的,搓了搓手,胀红着脸道:“等我洗干净了,你再抱!”

“现在就抱,我不怕臭!”阿润闻言先是一愣,然后那双大眼睛顿时如黑宝石般闪闪发亮,带着一串如银铃般的笑声,便冲到了木木身边,紧紧抱住他,似乎生怕自己一不留神,这个往昔疼爱自己的木木哥,就会跟着山风,飘到不可寻觅的天涯海角。

木木看到阿润这模样,想要拍拍这小丫头的脑袋,可是因为之前与发丝蛊搏斗的缘故,手上到处都沾的是那些恶心的粘液,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放好,只是在那嘿嘿笑个不停,那模样看上去,和以前的傻木木可说是如出一辙,甚至叫人觉得之前的事儿不是他做的。

“臭死了,不抱你了!”刚一抱住木木,阿润顿时便想起来,现在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小脸顿时胀得通红,朝四下望了几眼,见大家还都在惊讶,没空注意这边,这才松了口气。

就在此时,原本在发丝蛊脱体而出后,晕倒在地上的秀秀也终于清醒了过来,剧烈的咳嗽了几声,然后茫然无比的向着四下望去,不明白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秀秀……”看到这模样,秀秀的父母顿时喜形于色,老两口涕泪交加的冲到秀秀身边,那她紧紧揽在怀里,一家人哭作一团,而且望向木木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感激之色。

如果没有这个傻木木,恐怕现在秀秀就已经被绑在柴堆上,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然后被烧成一蓬青灰,而他们老两口,也要因为悲痛过度而离世。

如今秀秀好转,他们一家也不用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楚,能够一家三口相依为命,而这些都是往昔被他们看作是傻子的木木给他们的。

听到父母的哭声,秀秀也渐渐回忆到了之前发生的事情,而且因为刚才的搏杀,体力已经完全透支,人也虚弱无比,向木木感激的看了几眼后,便昏倒过去。

“木木,秀秀这是怎么了?”见到秀秀刚一好转,就又晕倒了过去,秀秀父母顿时又是一阵紧张,转头望着木木,疑声道:“是不是那些蛊虫还没清理干净?”

一听到这话,那些见事态平息,凑过来看热闹的村民们,顿时骇了一大跳,忙不迭的向着偏远的角落躲了起来,生怕秀秀再突然暴起伤人,祸害了他们。

“没事儿,秀秀是因为身体太虚弱的原因,所以才又昏过去的。”听到秀秀父母的话,木木急忙赶到秀秀身边,伸手放在她脉门上搭了搭后,缓缓道:“回去之后给她补补身子就行了,不过这半个月内不要沾荤腥的东西,喝些白粥即可。”

先前侵入秀秀体内的发丝蛊,已经拥有了些许灵识,而且蛊毒进入人体后,更是借助人体的血肉精气滋生,被那发丝蛊这么折腾一番后,秀秀若是还能跟常人一样活蹦乱跳,那才真是出了邪,而且还真要让木木担心,是不是她体内的蛊虫没有祛除干净。

至于不沾染荤腥,那就更好理解了,就算是看了刚才那一幕的山民们,都觉得恶心无比,更不用说是身为当事人的秀秀,小姑娘生吞了人肉,而且还嚼进肚子里那么多头发。若是闻到什么荤腥味儿,怕是不免想起这些恶心的回忆,到时候怕身体才真是难以痊愈。

秀秀父母听到木木这么说了,这才松了一大口气,忙不迭的向着木木磕头感谢,但木木哪里肯受他们这样的大礼,急忙伸手拦住了他们。

老两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抱紧了秀秀,似乎生怕她们家这个掌上明珠再出一点儿事情。这所有的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如果不是因为木木,他们都不敢想象,结果会是怎样?!

“木木,谢谢你了……”被林白搀扶起来后,秀秀父亲目光复杂的向周围那些村民们看了眼,今天发生的种种,那些乡邻的态度,实在是太叫他伤心了,然后低低向木木道了声谢。

“不用谢,是我该做的。”木木闻言连连摆手,然后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缓缓道;“大叔你也别埋怨大家,他们也不知道秀秀是中了蛊,这么做也是为了寨落。”

听到木木为他们辩解,先前那些鼓噪着要烧人的村民们,此时已经羞得很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如果不是木木坚持的话,他们这一次怕真是要酿成大错,一辈子良心不安。

“我记下了。”秀秀父亲闻言愣了下,然后点了点头,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向周围那些山民们点了点头,示意这件事情就此揭过,以后再不会多纠缠什么。

俗话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不用说寨落这些人,实际上和他们老两口不过也只是邻居而已,在紧要关头又怎么可能会替他们担待什么。

而且生活也总归要继续,他们一家三口也不可能离开村落,低头不见抬头见,也不可能就这么一直别扭下去。只是会想到先前那些画面,秀秀父母心里就觉得堵得厉害。

“别在这呆着了,这么一番折腾,秀秀的身体弱,若是着了风,那就不好了。记得我说的东西,过两天,秀秀应该就好了。”将这老两口搀扶起来后,木木宽慰了他们几句,然后沉声道:“等秀秀醒过来了,通知我一声,我想问问她关于这蛊毒的事情。”

不知为何,在经历了这番波折之后,木木觉得自己心里边莫名有许多疑惑。好像冥冥中有个声音在告诉他,自己曾经好像在十万大山里面做过些什么,这里应该不会有蛊虫才对,但秀秀如今却是中了发丝蛊,这和他那些残破的记忆完全不相符。

但这些疑惑却只能存在于木木的心中,他不知道该向谁提及,也不知道谁能给自己答案。

秀秀中这发丝蛊来的莫名其妙,而且刚才那模样又是那样的恐怖,即便是身为秀秀的亲生父母,这老两口心里边也是觉得惊惧万分,如今听到木木的话,自然是千肯万从。

“木木哥,我也没事儿了吧?”说话的功夫,之前被秀秀咬了一口的石头,也是龇牙咧嘴的挤到木木的跟前,捋起袖子给他看了看肘窝后,心惊肉跳道:“木木哥,我不会也变成秀秀刚才那样子吧,你大人有大量,我以前可没得罪过你,你可千万要帮帮我。”

“你能有什么事儿,回去抹点药在伤口上,多吃点儿肉补补就行了。”木木轻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过你得听我一句话,以后不能难为秀秀!”

“放心吧,我是绝不会难为秀秀的。”被木木这么一拍,石头顿时觉得胳膊上一沉,就像是压上了千钧重担般,而且牵动到伤口,更是有那钻心刺骨的疼,但又不敢说什么,强挤出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而且我也不敢招惹她了,再被咬一口可怎么办!”

木木苦笑摇头,没再吭声,缓缓把手抬了起来。他能看出来,这次的事情的确是给石头心里边留下了极重的阴影,以后怕也真是没什么胆子去招惹秀秀了。

“木木就是强,就是厉害!”眼见得傻木木大发神威,举手投足更是透着一股气势,那些山民们哪里还敢如往昔那般轻视他,甚至还刻意去讨好之前收留了木木的阿润父母,道:“你们老两口可真是积了八辈子的福,竟然能遇到木木,真是捡到了个宝啊!”

“有意思,看起来这次真是捡了个宝!”望着被团团围着的木木,祝祭婆婆喃喃低语一声,然后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笑容,眼角更有寒光闪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