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11章 我好像叫林白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2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夕阳依旧如火,将天地染得通红一片,而在夕阳余晖的照耀下,一长两短,两人一树的倒影被夕阳拉得悠长无比,这两人自然就是木木和阿润,而那树,便是绿树。

望着夕阳照耀下,木木哥那张分外添了些红润,而且变得愈发刀砍斧削般英俊的侧脸,阿润心里边不禁有些发躁,更是不自禁想起之前从寨落出来时,那些姑婶姐妹们看木木哥的眼神,那些眼神好像要比以前更炽热了几分,似乎恨不得把木木哥吞到肚子里去。

不过仔细想起来,这一天发生的事情真的像是做梦一样。原本傻傻呆呆,木讷无比的木木哥,突然就变得聪明起来,而且就连祝祭婆婆都看不出来的那么厉害的蛊虫,他都能够轻易而举的除掉。这么厉害的手段,而且这么俊的脸,也怨不得那些姑婶姐妹们那样看木木哥。

木木哥变得这么聪明,以后恐怕就不会跟以前一样,对阿润言听计从,百般宠溺了吧?想到那些炽热无比的眼神,阿润心里边莫名觉得有些酸涩,就像是喝了口老陈醋。

不过木木哥和以前比起来好像也没有改变什么,还是像以前那样喜欢看夕阳,而且还是跟以前那样,不舍得小阿润走路,而是背着自己上山。

这么想来的话,似乎木木哥变得聪明些也没什么坏处,嗯,没有坏处,木木哥还是那个木木哥,也还是阿润一个人的木木哥!想到这里,阿润轻轻捏紧了拳头,然后把小脑袋轻轻的靠在木木的肩膀上,眨巴着那一双大眼睛,紧紧的盯着木木在夕阳下的侧脸。

眉毛就像是墨染的一样,漆黑发亮;眼睛里就像是藏了无数灿烂的星一样,熠熠生辉……

木木哥怎么会生的这么好看,而且他这么安安静静的坐在这里,就像是和天地都融合在了一起一样,和他待在一起,莫名其妙的也会叫人觉得心里边无比安静。

可是为什么木木哥的眉毛却皱在了一起呢?偷眼瞥着木木的外貌,越是看,阿润的脸颊便越是发烫,心里便越是觉得羞怯,但一会儿后,她却是发现木木哥好像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不那么爱笑了,只是楞楞的望着远处发呆,似乎心里边装了无数事情。

木木哥以前可从来不是这样,他只会傻乎乎的笑,看起来变聪明也不见得就是好事,看到木木的模样,阿润不禁有些心疼,便柔声问道:“木木哥,你在想什么呢?怎么不说话?”

“我在想我究竟是谁,又怎么会来了这里……”被阿润的话惊醒之后,木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不过那笑容里面,莫名待了些苦涩,看在阿润眼里,似乎夕阳余晖都没以前漂亮了。

原来木木哥并没有真的变聪明,他还是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谁,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听到这话,阿润心里不禁有些失落,举得木木哥有些可怜,但心底深处却有些小欣喜。

在经历了秀秀的事情之后,木木觉得自己脑袋里面好像突然多了很多东西,而且那些东西好像是一直就存在在他脑海里面,只是被他短短的遗忘了些时间一样。

虽然忘记,却依旧深刻,是以经过了秀秀之事的契机,那些东西便自然而然浮出水面。

可是除却这些东西之后,他脑海里却是没有想起任何有关自己的记忆,那些东西似乎都是被冰封了一样,只有一些残存的碎片,千丝万缕,没有任何头绪。

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在那些残破的记忆里面,自己好像是经历了许多事情,甚至是那种惊天动地的大事,而且自己来到这个寨落,好像也是因为一件石破天惊的大事导致的。

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不能更多的从那些残破的记忆里面发掘出来更多有用的东西,就好像冥冥之中有无数乌云,把这一切都遮蔽了,叫自己没办法窥探得到。

我究竟是谁,我又是从何处而来,我又要向何处去,又该做些什么?就像是人类用有了灵智之后,在脑海中突然多出来的永恒命题一样,从傻子到聪明人的木木,同样的也在纠结这个颠扑不破,永远存在于人类脑海中的命题,只是这个命题对于他而言,却更为沉重。

因为他知道自己曾经在这世间留下过许多印记,但又完全不知道那些印记是何物……

无数的疑问充斥在木木的心中,叫他觉得烦躁莫名,而且越是思忖这些事情,他就越是觉得脑袋胀痛,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限制自己去回忆起这些东西一样。

“阿润,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沉默了许久,见身边的小姑娘有些兴致阑珊,木木摇头轻笑了一声,然后揉了揉阿润的小脑袋,盯着她的双眼,缓缓问道。

看着那双璀璨如星的眼眸,阿润莫名觉得有些心慌,急忙低下头,心不在焉的掐着手指,缓缓道:“阿润也不知道木木哥你是怎么来的,我们是在一年前的一场大雪后发现你,发现你的时候,你就躺在村头的雪堆里面,阿姆看你可怜,就把你带回了家。”

木木闻言沉默,脸上的神情愈发苦涩。他脑海里面也记得这些事情,那是一场很大的雪,天地间都是冰洁一片,而自己躺在雪里,很冷,好多人围着自己看。

而阿姆,也就是秀秀的母亲,觉得自己可怜。就让阿爹,也就是秀秀的父亲,把自己从冰天雪地里带回了家里,给了自己衣服穿,又给自己做了热饭吃。

然后寨落里就多了一个傻子,一个被大家叫做木木的傻子……想到此处,木木的神色不禁有些黯然,轻轻叹了口气,然后向着天地交界处,那不甚刺眼的落日望去。

“木木哥,那你有没有想起来什么东西呢?”看到木木哥的神色,阿润有些不忍心,轻轻握住了木木的手,然后一边眨巴着大眼睛,故意做出欢乐的样子,去逗木木开心,一边接着问道:“比如说木木哥你真正的名字啊,还有你的阿爹阿姆是在哪里?”

“记不得了,不知道他们在哪里……”木木缓缓摇头,眼里的神色愈发黯淡。

阿爹阿姆也不知道在哪里了。听到这话,阿润心里愈发失落,也越觉得眼前的木木哥孤苦可怜,便捏着她的手,安慰道:“木木哥你也不要伤心,阿润想他们现在肯定也像阿爹阿姆担心阿润一样,担心你的,而且他们现在肯定也在到处找你,也许等等就要找来了。”

“也许吧。”听到阿润装大人安慰人的话,木木脸上终于露出一丝轻松之色,笑道。

“怎么会是也许呢,一定是阿润说的那样!”阿润见自己的话起了效,喜笑颜开,信誓旦旦道:“他们一定像阿润说的那样,到处在找木木哥,也许不久就能找到你,然后带着你回家,去见你的亲人,去过你以前的生活……”

说着说着,阿润的声音却是渐渐低沉下来,而且心里莫名有些悲伤,就连眼眶里也有些泪水在打转,最后更是轻轻的哽咽起来,然后突然抱住木木道:“木木哥,阿润不想你离开村落,也不想你不和阿润在一起,不想你变成别的人,只想你是我的木木哥!”

“傻丫头,不管我变成谁,不管以后怎么样,我肯定还是你的木木哥啊!我这么个傻子,这世上还有谁能把我当成是哥哥呢!”听到阿润这话,木木不禁沉默了下来,然后轻轻拍了拍阿润的肩膀,轻言轻语的安慰道;“我答应你,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你的木木哥!”

“你答应我的,可不能骗我,不然的话,你就要变成……变成小黑那样的小狗!”听到木木这话,阿润终于破涕为笑,然后便替她的木木哥立下了誓言,不过小丫头本来是打算说‘不然的话,就变成猪猡的’,但后来想猪猡太丑,还是小黑可爱些,便改成‘变成小黑’。

“我答应你,如果骗你的话,我就变成小黑!”木木闻言哑然失笑,轻轻揉了揉小丫头的脑袋,刚想再说些什么,但人却是突然一愣,然后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对着阿润道:“阿润,阿润,我好像想起来了我的名字了,我好像想起来了!”

“木木哥,那你其实是叫什么呢?”听到木木哥的话,阿润也是屏气凝神,疑惑道。

虽然不舍得木木哥离开,但小丫头也真的是有些好奇,木木哥实际上该是有个怎么样的名字,看他对付蛊虫时那么厉害,一定会有个无比响亮的名字吧!

“林白……我好像叫林白……”木木略略沉吟了一下,然后脸上露出一抹笑意,重重点了点头,郑重其事的望着阿润,道:“对,我就是叫林白!”

林白?听到这名字,阿润心里顿时有些小小的失望,这个名字有些普通,并不像自己想的那样响亮。不过这名字倒也挺适合木木哥的,他的脸是挺白的,甚至比阿润的脸还白些。

“林白!木木哥终于有名字了!”小姑娘也是欢欣鼓舞的刚着林白呼喊起来,但刚喊了两声,却有些不放心的紧紧抓住林白的手,道:“可是不管你叫什么,你也还是我的木木哥!”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是你的木木哥!”林白轻笑,缓缓起身,望着群山坚定无比道。

山风吹来,绿树轻轻摇摆,似乎也是无限欢欣鼓舞。名字有了,过去还会远么?!